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飞望着百步外的靶心,咽了咽口水,输了,三爷再怎么自信,也不可能做到百步十箭全中。但你让三爷不比就认输,那绝不是三爷的性格。

    三爷立马拿起了弓,拈弓搭箭,一箭、两箭、三箭、四箭,五箭,三爷一口气连射五箭,结果三箭中靶心。输了,虽然输了,但剩下的箭还得射完,接下来的第六、第七、第八箭都没中,而最后两箭则射中了。

    十比五,三爷输了第一局。虽然输了,但他也没太沮丧,反而对杜礼一抱拳,“兄弟,佩服!”

    杜礼则面无表情地来了一句:“手熟而已!”然后就回了杜家阵营。

    杜仁和杜义过来恭喜他,这回杜礼可不像对张飞那样面无表情,而是开心地和两位兄长说着话。

    三爷一阵纳闷,看来自己作为对手被人无视了,也难怪,水平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啊。

    这时,之前宣布比试的那个青年又出来了,“第一局,射术比试,杜家杜礼胜!”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休息一会儿后,进行第二局比试。第二局比试马上功夫,各持兵器,双方比斗到分出胜负为止!”

    话音刚落,杜仁喊道:“不必休息了,我随时都可以上场!不知你们如何?”说完还挑衅地看了眼张雄一方。

    崔安一见也不甘示弱,大声说道:“随时奉陪!”

    “好,那就开始吧!”说完,杜仁提枪上马,摆开了一副单挑的架势。

    崔安也上了自己的马,取下了画戟,也摆出了战斗的姿势。其他的人见状都躲开了两人好远,毕竟骑马厮杀离两人太近,绝对是要被殃及的,只要能看见看清就算远点儿也没关系,安全重要啊。

    两人各自摆开了架势,不过谁也没着急进攻,过一会儿还是崔安先忍不住了,挥着画戟直取杜仁,杜仁心说来得好,也挥着长枪就迎了上去。

    两人打斗在一处,交上手后,都各自惊讶,惊讶对方的武艺。崔安惊讶的是杜仁有着二流上等的武艺,而且还绝对属于二流中顶尖的,而杜仁则更惊讶崔安的功夫,眼前这二十多岁的青年,武艺之高,平生仅见,自己绝不是对手。

    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十个回合、二十个回合、三十个回合、四十……两人足足战了四十五个回合才分胜负。最后的结果是杜仁被崔安用画戟扫落马下,他一直牢记马超的话,所以没下狠手。不过就这样,杜仁被扫了这一下也还是有些吃不消,受了点儿轻伤。

    “多谢手下留情,这局你们赢了!”

    崔安听完一笑,“你也不赖啊,已经好久没遇见能和俺打这么长时间的人了!”

    杜仁则一阵苦笑,心说这辈子我也不想再碰上你了。不知道如果他要是知道崔安这是手下留了许多情的结果,会怎么想。

    杜仁败回本队,杜义和杜礼连忙过去查看他的伤势,还好没什么大伤,擦点药也就好了。

    崔安也回了张雄一方,马超对他说道:“福达,干得好!”

    “嘿嘿,俺可是记着主公你说的话呢!”

    “嗯,不错,晚上我把我那份饭也给你了!”马超笑道。

    崔安咽了咽口水,“主公你可别忘了啊!”

    “忘不了啊!”

    崔安听后,心里甭提多开心了,对他来说,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尤其是能从马超那吃点儿东西,这基本是不可能的,没想到今日自己这主公能这么大方。

    “第二局,张家崔安胜。”

    青年宣布了第二局的结果,这也不过是走过场,结果是什么大家都看到了。

    杜义这时走了出来,“你们是现在就开始最后一局呢,还是过一会儿。”

    张雄看了看马超,马超点点头,张雄回答道:“自然是现在就开始!”

    “好,很好。那就来吧!”

    说着杜义闪身站在了人群的最中央,马超也拿了雪饮刀站在了杜义的对面,他给张飞和崔安各使了个隐蔽的眼色,两人都有所会意。

    杜义看了看马超,然后对张雄说道:“张雄你确定让他来这最后一局?”

    “不错,就是他。怎么,杜义你害怕了?”张雄坚定地说道。

    杜义闻言一愣,马上又哈哈大笑,好像是听到了最有意思的笑话一样,他笑得是前仰后合,眼泪都要笑出来了,不过一会儿他就恢复了。

    杜义指着张雄,“张雄啊,张雄!没想到多年不见你可比当初更有趣了!”

    张雄也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杜义。

    杜义又接着说道:“想我杜义闯荡天下近二十载,别说站在面前的只是一少年,就算是王越在此,我亦不惧!”

    他对自己确实是有自信的,那“幽州一贱”的绰号绝对不是摆设,试问没本事的人可能有这么个拉风的绰号吗。

    曾经的杜义也许是和张雄的水平相差无几,但他为情所困,之后又心灰意冷,眼中只有剑了。所以杜义又钻研了剑道十年,如今的他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水平了。

    杜义拔剑,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托着剑尖,看着马超说道:“乐浪杜义杜仲明,剑名斩情,请指教!”

    马超原本还想调侃一下“幽州一贱”,不过看人家都这么认真对待了,他也不得不认真,而且也发现对方有种高手的气势。

    他拔出刀来,“扶风马超马孟起,刀名雪饮,请!”说完,马超还用左手食指弹了下刀身,然后就向杜义攻去。

    马超是想来一个先发制人,他有种感觉,自己一时半会儿是绝对赢不了杜义的。同样杜义想在短时间胜自己,这也是不可能的。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双方一交上手,不由心中暗惊。

    马超惊讶的是杜义比自己想象中还难对付,而杜义吃惊的则是自己练了二十多年的剑居然在这少年面前讨不到半点儿便宜,这能不让他吃惊吗。本以为自己已经没小看对手,结果交上手才知道,原来还是小看了对手。想想也是,没点儿本事可能上这关键的最后一局吗。

    不过杜义也奇了怪了,这三天的时间,张雄是从哪找的这么强的高手来,之前那长相凶恶的大个是,这回又来了个更逆天的少年。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马超先发制人,用刀横扫杜义,不要觉得这只是简单的一招,那招数是可以随时变化的。

    杜义当然不会傻到去用剑抵挡,他早看出来了,马超力大无穷。以杜义的经验来看,光那把刀就要有几十斤,结果这少年拿着跟玩似的,根本就不是他这样的剑能抵挡得住的。

    遇见力大的人,重在于以巧破力,让对方的力使出来也是无用。所以杜义他不去和马超有兵器上的接触,他更多的是在寻找机会,攻其必救要害。

    马超压力很大,没想到杜义无论是经验还是武艺,都属高超,这要自己一个不小心,没准还真就会输。不过他当然不会输,他同样也是在找机会,争取能一招制敌。

    于是马超加快了出招的节奏,场上比斗,他算是掌握着主动,不过主动是掌握了,可也奈何不了对方。杜义看似被动,但他总能找到机会给马超来上那么一剑,好在马超没有手忙脚乱的。

    正此时,马超的雪饮刀和杜义的斩情剑有了碰撞,不过马超用不上力,他以为碰不到,结果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再用力了。

    杜义则慌忙撤剑,马超连忙用力,刀刃扫向杜义的右手手腕。杜义收剑收得快,马超的刀扫空了,不过杜义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暗责自己忙中出错,下回不能再这样了。

    不过这么长时间都没赢,杜义确实有点儿急了,自己是什么人,大名鼎鼎的幽州一剑,就在全天下的游侠中也是有这么一号的人物,而今日居然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这丢了脸面,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更没面子。

    不行,必须加把劲儿赶紧赢了,他越这么想,越容易出错。结果他还总盼着马超能出错,然后自己好赢他。这不机会就来了吗,不知怎么的,马超打着打着突然脚下一滑,看样要摔倒。杜义眼前一亮,好机会,赶紧上前一步,用剑刺向了马超。

    但他用剑刺向马超的同时,他发现马超对他笑了笑,不好,中计了,但再想收招已来不及了。因为马超要摔倒的身子早已站稳,而他的刀对刺过来的剑轻轻磕了下,斩情剑就飞了,不过剑是飞了,但同时杜义已经退后了好几步。

    之前当杜义反应过来中计了的时候,剑已经要被刀碰上了,所以他果断弃了剑,而让自己身子退了出去。马超速度是快,但他还是小看了杜义的速度,杜义收剑是来不及,但弃剑自己往后退还是没问题的。

    只见杜义从腰中抽出了一把软剑,马超一见,心说,还真是你有张良计,人有过墙梯啊,这杜义果然有两下。随即,马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张雄一见,皱了皱眉,他认识杜义这么多年,也还是第一次知道杜义腰中还缠着一把软剑,杜义果然不愧为幽州一剑。

    马超又一轮的进攻,杜义可吃不消了,毕竟软剑不是之前的斩情剑,用着一点儿都不顺手,他闯荡天下近二十载,已经不知有多少年没用过此剑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今日在一后辈的手里居然用上了。

    最后两人前后加一起战了近一百回合,杜义还是败了。当刀尖指向杜义胸口的时候,他有种感觉,自己也许是老了,三十多岁的人了,要和年纪大的人比是年轻,但和马超这样的后辈来比,确实是老了很多。

    “我,不如你!你们,赢了!”杜义不好意思说自己败了,只能这么说。

    马超对着他一抱拳,没有说话,杜义不管其人如何,但功夫确实不差,是个值得尊重的好对手。

    马超虽是赢了,但并不代表他武艺就比杜义强。他知道这是加上自己的力量才获得胜利的,而在招数上并不一定比人家强多少。马超一个劲儿地提醒着自己,切莫小看天下人。

    杜义去捡起了斩情剑,收剑入鞘,他先走到马超面前,“你赢了,但希望以后有机会咱们再比试!”

    “愿意奉陪!”马超回答道。

    “张雄,我杜义说话算话,之前怎么说的就怎么做,我马上就带人回乐浪,咱们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了!我可以不给你面子,但我不能不给死去的小玉面子!”杜义面无表情地对张雄说道。

    最后他回了本方,“不过今日我杜义把话放这,从今日起,我杜义与张雄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谁如果敢找张家人的麻烦,我杜义第一个不放过他!我们走吧。”

    杜仁和杜礼见状也没说什么,于是一行十几人离开了树林空地。

    望着杜义萧瑟的背影,张雄张了张嘴,他想说点儿什么,不过他也知道,如今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无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自己和杜义都回不到十多年前那样的兄弟关系。

    杜义的做法张雄还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自己是他,可能做得比他还绝吧,天意弄人啊,他也不得不感慨。

    马超对张雄说道:“没事的,他会想明白的。”

    马超心里是这么想的,看来不是所有人都像刘备那样,有些事也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只能说造化弄人。

    张飞心里倒是没想太多,只是觉得杜义最后也算是男人了一把,对嘛,那样才叫男人。

    崔安的想法就更简单了,晚上终于可以把主公的那份饭也吃了。

    而最后一个旁观者张胜只是不住地摇头,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在涿县城郊外的一处坟地上,杜义在一座墓碑前大哭,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他一边哭一边说着:“小玉,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确实不再是以前的我了!张雄和我的恩怨从此也一笔勾销了。我知道,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只可惜你却没能亲眼见到,苍天不公啊,没想到你就那么去了,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意思!

    从今日起,我就回乐浪老家,今生再也不会出门,以后我会派人来看你的,这辈子我们没什么缘分,相信下辈子你一定会喜欢我的!小玉,我走了,你多保重!”

    说完,杜义上马离去,只有坟前洒过的酒证明着此处有人曾来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