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董卓这么一看,怎么一说到迁都事宜,众人此时都是在那儿若有所思,不过却没人说话呢。于是他又出言道:“还望各位能畅所欲言,不必顾及,今日只是各抒己见,此事还没有具体定论!”

    其实对董卓他来说,迁都的事儿其实大了去了,所以很有必要先是和自己的属下们商议一番。然后等都商议好后,自己再去找朝中的文武大臣还有小皇帝,到时就这么一说,反正他们是同意也得同意,是不同意也得同意。

    “主公,属下以为,此时迁都确实乃是上上之策啊!”

    李儒闻言一看,说话的人正是郭汜。心说如今不管主公说什么,他郭汜基本上都是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支持赞成的。真是小人,久而久之,主公早晚是必受其人所误啊。

    董卓闻言则是哈哈一笑,“不错,不错,我亦是如此想法!却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主公,属下认为此事不妥!”

    董卓一看,说话的人正是自己的属下张济,“哦?到底是有何不妥啊?”

    虽然董卓不满张济反对,但是他却也没直接表现出来什么。毕竟众人一起议事,之前也早就说了是各抒己见,反正只要是能讲出自己的见解就行。

    “主公,如今各路诸侯正在汜水关外与我军鏖战,而我军此时的当务之急正是要增兵汜水关,防御敌军才是。而迁都乃是大事,却不可对此事轻率而决啊!”

    李儒一听,心中是不住地点头赞同,心说张济说得才是金玉良言,主公要是听郭汜那种就会拍马屁的小人的话那可就要耽误了大事儿啊。

    董卓听后,仔细这么一想。张济的话却也是不无道理。只是真就一定要和诸侯联军非战不可吗,自己撤退到长安,不和他们打了难道就不行吗。

    所以他则说道:“这个,这些年来,天下连年战乱不断,百姓是苦不堪言!‘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亦不忍百姓流离失所,天下十室九空。所以我军虽然不怕他们诸侯联军,但是我却不想再与他们如此对峙下去了,所以我如今想与各位商议迁都之事。便是如此缘由。如我们与诸侯联军在汜水关外峙日久,而诸侯大军皆堵在汜水关外,到时这受苦的可都是雒阳和周边郡县的百姓啊!而我确实也实不忍百姓因为两军的交战如此!”

    李儒听了自己主公所言,他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主公一般。他以为董卓这辈子也说不出来这样儿的话,但是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今日谁能想到自己主公居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唉。李儒心说。难道这安逸享乐真就能让人有如此的改变吗?以前的主公哪去了,苍天啊,这真是时也运也命也!

    其他人和李儒也都差不多少,也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主公一样儿。谁也没想到,自己主公因为想迁都居然都说出来这么样儿的话了。要知道,众人几乎人人都是追随董卓多年了。但却还真就是从来都没听董卓说过这样儿的话,平生第一次,第一次啊。绝无仅有,只此一次。

    就这样儿。董卓话说完后,让众人是愣了能有足足五分钟,全场是鸦雀无声,而只有喘气儿的声音,这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啊。

    “主公,诸侯联军不一定会与我军持久战!”

    董卓一看说话之人乃是刚带兵而回的吕布,他随即便问道:“奉先,这何以见得?”

    李儒听了吕布所说,他也是来了兴趣,心说吕奉先他为何有如此一说?看看他怎么说吧。

    吕布一笑:“主公当知,诸侯联军其实也并非是铁板一块,而他们之中却还有些并不被人所知的东西在。比如说在之前第一次孙文台夜袭华雄之时,之所以华雄与赵岑能有所防备,正是因为诸侯联军中有人给他们写了密信告知了此事,所以他们之后才是早做了防范,甚至在最后埋伏了孙文台,让他大败而回!”

    董卓一听,心说还有这事儿?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啊,看看众人的表现,显然其他人也不知道这个啊。原来也不是自己一人不知,是几乎就没人知道,董卓他这回算是平衡了。本来他以为吕布都知道的事儿,别人可能也都知道。结果一看众人的表情,他就明白了,原来是只有吕布他一人知道啊,而别人都不知道。

    吕布先说完这几句后,就又把赵岑给他所讲的,他又原封不动地给众人都讲了一遍。董卓一听,还有证据,便问吕布:“当初那密信如今所在何处?”

    吕布一愣,随即便说道:“想来应该还在赵守将处!”

    董卓点点头,他决定一会儿就派人去汜水关把那封密信给取回来。虽然赵岑说是人用左手写的,以防被人认出来,但是毕竟那可是唯一的真凭实据啊,没准就能从中探查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此时的李儒倒是把眼一眯,心道,等把那密信拿来之后,自己也许能用它来使些手段去对付诸侯联军啊。这可是个非常不错的证物,用好了都能超过几万大军。

    董卓一看,心说此事就算是先告一段落了,不过奉先他却也没说到迁都之事上啊,于是他则继续问道:“不知奉先对于迁都一事有何看法?”

    “主公,如今诸侯联军正在汜水关外强行攻关,但是他们却还未攻下来汜水关啊,而此时就谈迁都之事,是不是有些早了?”

    董卓缓缓摇了摇头,对吕布也是对众人说道:“其实不算早了,如果真等汜水关破,诸侯联军杀到雒阳之时,那么我们就晚了。毕竟迁都可不是小事,要处理得很多很多,不是一日两日便能完成得了的!”

    吕布点点头,他自然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只是如今诸侯联军都没攻破汜水关,自己这边儿的人就都跑到长安去了。这不明着是让天下人耻笑吗。如此,天下人会如何说,他们会说董卓军看到诸侯联军后,还没打几仗,结果就都被吓跑了,一口气就跑到了长安啊。吕布心说,要是被人如此说的话,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怎能如此?

    李肃此时则出言道:“主公英明,肃曾听雒阳的童谣传唱。‘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

    董卓一听,顿时就来了兴趣儿,便问道:“这此童谣何解啊?”

    李肃一听。自己还真是没白费劲编了这么一个童谣啊,主公这不已经有了兴趣儿问自己了吗。

    李肃谄笑道:“主公请想。这‘西头一个汉’。自然是指高祖旺于西都长安,传于一十二帝。而这‘东头一个汉’,则正是应光武旺于东都雒阳,今亦是传了一十二帝。所谓天运合回,主公当迁西都长安啊!”

    李儒心道,李肃误主公啊。结果主公对此还是绝对会相信的。而自己怎么就没听说过雒阳街头有这样儿的童谣呢,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李肃自己编出来的。

    董卓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非你之言,我还不知如此!有理。有理!看来迁都乃是天意不可违,不可违啊!”

    其他人一听这话,绝大多数都同意了而不再多说,李儒这么一看,心说不好,如今可还不能就这样儿啊。他知道,此时自己要是再不说话,那么今日可能就再也没有他李儒李文优说话的机会了。

    “主公,儒有话要说!”

    董卓一看是李儒,“好,文优有话但说无妨!”

    李儒是自己的心腹智囊,以前很多事都是求教于他,虽然如今自己很少去问他什么了,但是对于李儒,董卓却是依旧看重的。不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女婿,更是因为其人确实是个大才,这个可是公认的。

    “主公,儒以为,如今我们应该做着两手准备才是!”

    “哦?是哪两手准备?”

    其实董卓已经是想到了,只不过就是再问李儒确定一下。

    随即李儒便说道:“这第一手便是主公所说的迁都一事,当主公和陛下还有朝中文武定下了此事后,就该开始实施了。而第二则是增兵汜水关,主公请想,如果汜水关即日被攻破,那么我们哪里还有迁都的空闲啊?所以必须增兵汜水关方可,那是我们迁都的保障!”

    其实最后这个才是李儒想说的,但是他早就看出来了,自己主公对迁都已经是拍了板儿定下来了,而是谁也改变不了,所以如今的他却也只能是让汜水关晚些时辰丢罢了。而能多抵挡些时日就多抵挡些时日吧,毕竟在迁都一事上还得很长时间才能都处理完啊。

    董卓一听,对,就是这么回事儿。要是自己这边儿正在迁都呢,结果诸侯联军攻破汜水关杀到雒阳来了,还迁什么都啊,没准最后是直接让人给打跑了。

    “不错,不错!就依文优所言!不知哪位愿意领兵增援汜水关啊?”

    结果董卓这么一问,暂时是又没声了。问他什么吧,他们还能说几句,但是一到真格的时候,却没谁愿意了。毕竟诸侯联军二十几万人在汜水关外,虎视眈眈,一般人还真是不愿意去面对他们。你看如今除了赵岑还算好之外,华雄第一个去增援的,结果是阵亡了。而吕布吕奉先第二个去增援的,结果怎么样儿,还不是也败了。那么第三个再去增援的,难道能有什么好结果吗,反正众人是不信。

    李儒看向了张济和张绣叔侄,要说如今在场的众人里,他就觉得这两人的本事不错,而且还是能当此大任的。张济也碰到了李儒的目光,他明白这文优先生的意思。

    于是便出言道:“末将请战!请主公让我们叔侄去增援汜水关!”

    董卓此时是心中满意,之前对张济的一丝不满早就消散没了,“好,如此的话,就有劳二位了!”

    “诺!”

    张绣心中高兴,他其实早就想去了,只是因为有自己叔父在,所以他却也不好先去说什么。而这回好了,自己叔父去汜水关,顺便把自己也带上了,如此是正中自己的下怀啊。

    “诺!末将必不服主公所望!守住汜水关!”

    张济说道,其实他也没什么自信守住汜水关,但是如今却不能丧气不是,还是得给自己增加点儿信心才是。

    李儒一看两人如此,心中满意,自己如今能做的其实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