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感谢老鼠大怪兽这位书友的打赏和推荐票,最近这些天都打赏多次了而且每天都投推荐,十分感,谢谢!不过个人是受之有愧啊!

    乐就和刘三各自回到了自己主公那儿复命,结果刘三他倒是还算不错,刘岱多少是安慰了他几句。管刘岱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就算他刘岱只是做个样子吧,其实那也算是可以了。不过乐就可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袁术干脆是连看他都没看,就直接是对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让他退下。估计要不是因为还有这么多人在场的原因,估计袁术直接就说让他滚了。

    袁术和刘岱他们两方的人马也被打退了之后,又有两方人马马上就补了上去。马超一看却是盟主袁绍和陶谦他们两方的人马,袁绍这边儿是他的手下一个叫马延的将领带兵,而陶谦那边儿则是个叫张闓的人领兵。

    此时的赵岑正在汜水关上大喊道:“弟兄们,别看诸侯联军他们人多,但是却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如今已经证明了自己,而此时敌人又要攻上来,我们要如何?”

    “战!战!战!”

    守关的士卒齐声喊道,而赵岑对此显得还算满意。

    “好,弟兄们,敌军已经攻过来了,随我杀啊!”

    “杀!”

    离得近了用兵器杀,而距离远的则被守关士卒用石头砸,用热油热水浇,攻关的士卒确实是倒了大霉,都是损失惨重。

    “啊……”

    基本上攻关的士卒经常发出的就是这个声音,然后士卒就从云梯上掉落下来。虽然攻关的士卒是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是却没人能登上关,不是被人给扎下来砍下来。就是被石头给砸了下来,要不就是被热油和热水给烫了下来。还有的则是让人直接就把云梯给推倒了,更惨惨的是让人家把云梯给烧了,连带着人也一起被烧死了,因为身上有油啊。

    还是没多久,袁绍和陶谦这一拨也败退了,是不退不行,因为两方人马根本就没多少人了。而此时正在远处看着的马超,他突然想起了前世的那话,“不是我军太无能。而是敌军太狡猾”啊,但在这儿可以说,不是我军太无能,而是敌军太占优啊。

    像这样儿的情况,马超觉得也是没什么好办法。要不除非是赵岑他能开关投降。把汜水关献给袁绍,要不就只能是这么拿人往上冲杀了。要不还能如何。要赵岑撤退了也行。他退了,自然汜水关就易主了,不过这个想法虽然挺好,但就是不可能。

    所以此时只能是消耗对方,不只是要消耗对方守卒的人数,还有对方的防御物品。什么石头了,油了还有乱七八糟的那些东西,都是。如果对方没人了,或者东西都用光了。那基本上己方就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了。

    袁绍和陶谦两方的残兵这一退下来,马超和张杨他们的人马马上就补了上去。这次是他们两人的人马攻关了,马超这边是由马岱出马,而张杨那儿则是个叫穆顺的将领带兵。马超他们是倒数第二拨,而他后面是最后一拨了。之后就又该轮回来了,不过不是从曹操那儿开始的,因为曹操之前还有两拨人马呢,他只是第三拨而已。

    之前马超就对马岱说了,一切多加小心,只要尽力就好。至于其他的倒是都不重要了,而属下的命才是最重要的。本来马超这次主要就是来练兵的,毕竟士卒都没见过什么血,所以更不可能都不死人,这却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也不是说属下的命就比士卒的命更如何如何,只是对马超来说,他当然是更看重属下,更何况马岱还是他的族弟。

    结果马超他们当然也不比前面的几拨人马好到哪儿去,还是没过多久就败退了下来,等最后一拨,也就是张邈和鲍信的人马上去然后再一次地败退下来时,袁绍就果断地让人鸣金收兵了。他这时候算是看出来了,汜水关确实不是自己一方想攻下来就能攻下来的,赵岑的近三万人马确实也是不可小看,而董仲颖就只让此人守御着汜水关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其实要说最感慨的人还得说是马超了,他可算是所有的诸侯里面对赵岑是最清楚的一个了。以前的赵岑不过就是董卓大营的一个普通的守卫啊,可是到了如今却成长到了这个地步。虽然其人依旧是武艺平平,但是其人对于董仲颖交给他的任务,每次完成得倒是都不错,所以其人确实是不容小看。

    收兵之后,各路诸侯是各回各营,袁绍也没再召集众人。毕竟虽然自己的提议众人都接受了,也是如此做的,但是结果嘛,实在是不尽人意,实际上就是彻底败了。所以袁绍如此好面子之人,他是不会马上就把所有人都给召集在一起的,要是那样儿的话,他觉得就是让众人来看自己笑话的啊。

    不过虽然他没有召集众人,但是却还有一个人还是去他的大帐找到了他,而那个人就是孙坚了。因为孙坚可还没有忘了,袁绍这个盟主那是亲口答应了他,说要去彻底查清有人在自己背后下黑手,出卖自己的事儿,所以他这不就马上来找袁绍了吗。

    袁绍一看是孙坚来了,他心里可比谁都清楚孙坚的来意。只见他一笑,说道:“来来,文台坐,快坐!”

    “谢盟主!”孙坚坐了下来。

    “坚敢问盟主,不知之前的那件事盟主调查得如何了?”

    袁绍一看,孙坚他是刚坐下就问这个,虽然有所不满,但他却也不能不回答,于是便说道:“文台不知,此败类端的狡猾,绍确实是没有查到何有用的东西啊!”

    孙坚心中失望,不过他又一想,以袁绍盟主的权利,他怎么也应该能查到些东西吧,怎么能什么都没有吗?还是说这其实……

    “敢问盟主,当真是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到?”

    听孙坚又来了如此一问,袁绍他突然就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便说道:“这,文台你当知,如果绍真查到了何有用的东西,难道绍还能不告知于你?”

    袁绍的这话虽然好像是没什么,但是孙坚听出来了,他语气之中有意思责怪的意思。那意思你孙文台还不相信我袁本初做得事儿吗?袁绍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却不会如此说就是了。但是孙坚却是明白,所以他闻言却没再多言,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别看孙坚表面是如此动作,实则心里是直摇头叹息,此时他心说,那也不尽然啊。袁本初你自己心中到底是如何想法,看来也就只有你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可我却是不知啊。所以你说得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我孙文台如何能知晓,最后也只能是自己去做判断了。

    而这时孙坚的眼珠却是一转,稍微想了一下,于是便对袁绍继续说道:“盟主,对于此事坚其实倒是有了一些眉目!”

    袁绍把眼眉一挑,随即问道:“哦?既然如此,那文台请说!”

    别看袁绍此时倒是看不出他什么紧张着急什么的,但实则他心里却比谁都紧张,比谁都着急,生怕袁术的事情败露。

    “此事好像是和袁公路有关!不过坚当然是不会轻易相信此言!”孙坚笑道。

    袁绍闻言是暗中松了口气啊,然后便说道:“文台所想不错,凡是皆讲求真凭实据,而像如此道听途说之言,实在也是不足为信啊!”

    袁绍心说,这是从哪儿传出来的,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呢。看来得在大营中好好查一下了,而像这样儿的事儿是不要再发生,而这样儿的话也不能再流传了。

    孙坚心说,自己要是有证据的话,那就直接去找始作俑者了,还能跑到这儿来和你说这么多?他一看,既然袁绍他什么都不说,那自己再问什么也都是徒劳,所以他也不想再多说了。

    所以就对袁绍说道:“此事还是拜托盟主,坚就不再叨扰了!”

    “文台还请放心便是,绍定当尽力而为!”

    “坚这就告辞了!”

    袁绍直到把孙坚给送出了帐外,他这才算完事儿。看着孙坚离开的背影,袁绍心道,文台勿怪绍也,为了家族绍亦是不得不如此啊!

    而在此时雒阳通往汜水关的路上,一队人马正在马不停蹄地赶着路。为首一人正是吕布吕奉先,胯下赤兔马,马上挂着他的方天画戟,而他是正受了董仲颖之命带着自己收拢的并州军向汜水关而去。

    在之前董卓最开始要派援军去汜水关的时候,本来吕布就是早想出战来的,结果没想到却被华雄给抢先了。而他则自恃身份,却也是不屑与华雄他去争什么,所以最后派出的人是华雄而不是他。可如今华雄却战死,董卓觉得危机来临,所以吕布他终于是出马了。

    而此时骑在赤兔上急着赶路的吕布心说,总算是让自己出马了,要不得给自己憋得不行。十八路的诸侯联军啊,第一次有这么大的阵势,而如此情景怎能少得了我吕布吕奉先呢,就让自己来会一会这十八路诸侯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