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已经是四十多个回合过去了,战况不可谓是不激烈,确实真是战况空前啊。而之前的两人,一个鲍忠是让人华雄一个回合就给斩落马下,而另一个俞涉却也没抵挡得住人家的三个回合,然后便是身死魂消。

    也就是孙坚这头“江东猛虎”总算是没给众人丢人,让众人是看到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而诸侯联军这边儿,此时众士卒是一直都在高举兵器齐声高喊着:“孙将军威武!孙将军威武……”喊声震天,那真是一个震耳欲聋。

    人说,人过一万,是无边无沿,而人过十万,是彻地连天。诸侯联军这边儿的士卒都多少人了,可不是区区十万人所能比的啊。

    而此时的汜水关上下,董卓军的士卒却也不甘示弱地喊着:“华将军必胜!华将军必胜!”

    虽然两方都喊上了,算是杠上了。但是说实话,汜水关那边儿明显就不能和诸侯联军这边儿相比。无论是从声音大小上来说还是从气势上来说都是比不了,因为汜水关那边儿,如今赵岑加上华雄,他们一共才有四万多一点儿的人马。但是诸侯联军这边儿呢,除了没在此地的韩馥、孔伷还有王匡他们几人之外,孙坚也是损失了不少人马,但是加在一起却还有二十几万的人马。诸侯联军的人马是董卓军的五倍还多些,所以确实也不是他们所能比的。

    再看战场之上还在激烈战斗着的两人,华雄和孙坚之前他们两人彼此想得倒是有些区别的。华雄他更多的是想看看孙坚的武艺这些年到底如何了,自己和他相比较而言到底怎么样。其实倒是也不是说就一定非要把孙坚置于死地,只是战场之上却不容手下留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他也知道孙坚是个英雄人物,如果不是两军交锋,彼此各为其主的话,他其实也不想与孙坚在此生死相搏,这个也算是惺惺相惜了吧。

    但是其实就算华雄想留情,人家孙坚还不能干呢,因为孙坚是只想把他给杀了。所以如果华雄不认真对待,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毕竟孙坚的武艺绝不在他之下。

    而至于孙坚的想法,他其实如此找上华雄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报仇雪耻,为阵亡的士卒们报仇,为自己雪耻。这些年他确实没经过像如此的失败,而且还是两次。所以被他视为是奇耻大辱,甚至华雄这两次,在孙坚的眼中是比当年战黄巾时的波才,还有凉州羌汉叛乱时的韩遂他们还要严重得多。

    当年的波才侮辱孙坚,然后生擒了他,最后却被孙坚给亲手斩杀。而韩遂他们呢,虽然他们不是被孙坚亲手给斩杀的,但是最后却也都没落个什么好下场。至于今日的华雄,他的结果会如何,那么就拭目以待吧。

    两人如今都已经拿出了看家本领,孙坚他是用得家传的古风刀法,配合古锭刀使用,却是上下翻飞,而古锭刀在他的手中确实也算发挥了其九成的威力。不愧为古风刀法,确实是古朴大气,但是却不乏杀伤力,要说孙坚使得也确实深得其中的精髓了。

    而华雄的刀法则是他多年来以他征战沙场的经验而自创出来的,名叫破甲刀法。一听这名儿就知道,破甲破甲,那就是专破敌将的盔甲,刀刀攻敌要害,每刀虽然不一定都是致命的,但是只要被扎到砍到身体上的话,那确实也是非死即伤。

    两人的刀再一次的碰撞,不过这次倒不是两人要比拼力气,而是无意中撞上的。两人依旧是谁也没奈何得了谁,是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不愧为关西华雄!”

    孙坚说道,这个时候他倒是还敢说话,而他心中确实也觉得华雄当得上是自己的对手。如果要不是彼此结下了大仇,估计也很可能不会像如今这样儿生死相搏吧。看着华雄的刀法,虽然他不知道具体的叫什么名儿,但是其中的杀意确实是让人不可小觑。而孙坚也算看出来了,华雄刀法中透着的凶狠,给人感觉就是,有一种此刀一出,不伤或者不杀死你是誓不罢休的那个意思。还好自己的武艺不错,还能与华雄一拼啊。

    华雄一笑,“‘江东猛虎’,名不虚传!”

    孙坚他都说话了,华雄自己自然也不会当哑巴。而他孙坚有想法,他华雄大脑自然也不是空白的。他心中暗道,孙文台这个刀法不赖,让人感觉是一种历史的大气。但是却不要被此给迷惑了,用杀人兵器使出来的兵器之法有几个是不能杀人伤人的?如此的刀法之中却暗藏着浓郁的杀机,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这也就是自己吧,要是换个比孙文台武艺差的,那马上就能分出胜负来了,轻则是落败受伤,重则就是当场殒命。

    “叮,叮……当,当……”,这可不是两人故意整出来的,而是兵器在打斗的过程中难免相碰相撞,所以就是如此的声音。两人又战了二十几个回合,让在场的众人是大饱眼福。当然了,他们也不免为己方的人担心,毕竟说不定谁一个没注意,大意了,结果那后果就是不可预料啊。

    这时两方的士卒早已是都不再喊了,因为他们此时都不自主地观看着两人的战斗,所耗费的精力体力,要是再玩命儿的喊,那估计要影响观看得效果了。所以场上早已是鸦雀无声,只能听到两人打斗的声音从场中传来。

    马超看着是微微皱眉,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啊,虽然马超并不在乎他华雄如何,但是他却不想让孙坚负伤。毕竟自己和孙坚也算是认识,虽然关系还没到如何如何得好的那种程度,但是自己却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华雄手中落败。尽管如今看来,两人确实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要是孙坚在华雄这儿再败了,那么可就不好办了。

    正在马超想着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时候,场上已经是发生了变化。

    本来孙坚一看,虽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打了多少回合了,但是想来也不少了,此时自己还是狠拼一把就赶紧让它结束吧。想到这儿,就在两人打斗了八十多回合的时候,华雄是一刀直插了过来,奔向了孙坚的前胸。

    孙坚一看,心说来得好,就在此时了,拼了!孙坚是双腿夹紧马腹,然后直接在马上一闪身,华雄的一刀走空,大刀的刀头是紧贴着孙坚的铠甲边上扎空了。可还没等他变招的时候,孙坚再次转回了身子,然后用右臂使劲儿一夹,就把华雄的大刀给稳稳地夹住了。

    华雄真是没想到,自己的大刀居然就这么让孙坚给夹住了。而他此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自己的大刀给抽出来,结果刚这么一用力,大刀却丝毫没动。可就在这时,孙坚的古锭刀已经向他劈来。华雄心说,别以为就你孙文台会如此,让你们看看我关西华雄的手段如何。

    孙坚的古锭刀劈向了华雄,而华雄也是轻轻一闪身,然后左手手掌直接就抓住了他古锭刀的刀背,然后孙坚的古锭刀也动不了了。孙坚右臂夹着华雄的大刀,而华雄的右手则握着自己的大刀。孙坚的左手握着自己的古锭刀,而华雄的左手掌则死死地抓住了他古锭刀的刀背。就这样儿,两人相持着。

    华雄突然大喝:“孙文台你放开!”

    孙坚同样是大喝道:“你先放开!”

    两人是谁也不服谁,就这么较上劲了。突然,孙坚和华雄两人是同时都大喝了一声:“喝……”

    结果孙坚是右臂和身子同时向下和向后使劲,想把华雄的大刀给弄下来。而华雄呢,他当然也是左手掌也向下使着劲儿,想把孙坚的古锭刀给抓掉。结果两人这么一较劲,却是双双从马上掉落了下来。

    这就是场上的突发情况,马超反应算是所有人中最快的了,他一看此情此景,就赶紧对中间的袁绍大喊:“盟主,快鸣金,鸣金!”

    袁绍此时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听马超说的,他都明白,所以赶紧对士卒喝道:“鸣金!鸣金!快!”

    孙坚绝对是不能有失,尤其是自己的兄弟还做了那么一件对不住人家的事儿,而且自己还得为他隐瞒此事,说实话自己如今心中确实是有愧啊。

    至于马超更是不想让孙坚吃亏了,尤其是现在从马上到了马下,那可就不一样了。马上的功夫和步下的功夫那可都不一样的,虽然同为杀人的功夫,但是相差可就很远了。举个例子说,吕布在马上可谓是天下第一,但是他要是哪天没有马了,在步下拼杀,那么就绝对不如自己的步下武艺。马超就有这么个自信,在步下之时吕布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整不好都能把他给斩杀了也不一定。

    汜水关上的赵岑当然也看到了此时场上的情况,他急忙大喝道:“快鸣金,快,快!”

    两方几乎是同时鸣金收兵,“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此时的两人人马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毕竟军中是“闻鼓必进,鸣金必退”,他华雄和孙坚两人听到己方鸣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战了,只能是乖乖地撤退回来。

    其实刚落下马的两人手中都拿着各自的兵器,然后还想继续在步下打一场呢,结果就听双方都鸣金收兵了。虽然两人都是心有不甘,但是毕竟军法如山,谁也不敢去违犯。再说其实两人确实也都累了,毕竟八十多回合那可不是友情切磋,而是生死相搏,所消耗的精力体力不计其数,可不是闹着玩的。

    华雄放下了句狠话,“孙文台,今日算你走运,咱们他日再战!”

    孙坚冷哼了一声,“哼!今日是不该你死!华雄咱们走着瞧!”

    说完,两人都各自上了马,然后回归了自己一方。至于什么背后偷袭,那根本就不可能。说实话,两人虽然都已经是杠上了,是不死不休,但是却还不会趁人之危,在背后下黑手。都算是有身份的人,而且还当着三十几万人的面儿,他们是谁也不会干这事儿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