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又和公孙瓒还有刘备他们聊了一会儿后,马超这才告退。

    送走马超后,公孙瓒向刘备问道:“玄德,你观孟起此人如何?”

    刘备则是淡淡一笑,“久闻扶风马超马孟起乃少年英雄也,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在刘备看来,马超确实是当得起少年英雄这四个字,他自认为自己还算是有些眼光,而马超此人绝对是个人才大才。他其实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当初先帝评价马孟起其人“孟起大汉之栋梁,不坠其先祖之名耳”,这话说得是一点儿都不错。

    还有一点就是,一般人见到自己,都不会怎么重视。就说自己曾经在幽州也遇到过围剿黄巾叛贼的董卓,结果帮了董卓一次,但最后就因为自己是白身,结果却被董卓看不起,只是送了些财物就把自己给打发走了。

    而其他人呢,就拿这此诸侯会盟的人来说吧,各路诸侯中,除了曹操曹孟德对自己挺客气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正眼儿看过,也根本就瞧不起自己。尤其是袁家的袁术袁公路,更是如此。但是马超和其他人却不一样,这个也算是最大的不同吧。

    所以马超给刘备留下的印象就是,他对刘备是和公孙瓒也没什么区别,而刘备就觉得被人重视的感觉很好,然后他就对马超的印象自然也就更好了。当然他不认为马超会知道他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只是认为马超会做人罢了。而他虽然年轻,但是却知道如何和别人交往,让人觉得舒心。

    马超当然不会知道刘备对他的评价很高,而他要知道了的话,估计也会很高兴吧,毕竟刘备的眼光还是很准的,虽然和贾诩不同,但是眼力也是极好啊。

    马超没直接回自己那儿,而是去找了贾诩,贾诩一看是自己主公,忙道:“主公来找诩是有事?”

    马超心说,贾诩你这老狐狸,自己要是不来找你,你还可能跑来找我吗?平时要是不问你什么的时候,你就和哑巴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所以有事儿当然得找你,问你,然后你才能说,不是吗?

    “不过就是路过而已,却顺便问问先生,不知先生觉得我军能否灭了董仲颖?”

    贾诩微微一笑,他却没有直接回答马超所问,而是看着远处袁绍中军大帐的方向言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啊!”

    虽说贾诩没从正面回答,但是马超明白,贾诩的意思很简单,如果十八路诸侯都能团结一心的话,就算是不能覆灭了董卓,但是怎么也能让董卓是蹦跶不起来了。董卓兵力四十万,而诸侯联军虽然比不上他的人马,但是却也有三十几万,但是可能都团结一致,用上全力吗?

    “先生,不知如今这汜水关我们到底何时才能进得去啊?”

    孙坚虽然首战失利,但是袁绍让他将功补过,没有换这个先锋。其实要是以马超的意思,自己是盟主的话,直接就带着大军杀到汜水关下,然后与董卓军展开死战,难道这还拿不下个汜水关吗?但是袁绍,乃至很多人都没有这个想法,就都是想让孙坚一个人去与华雄他们对抗。

    贾诩又望向了汜水关的方向,虽然看不见,但是方向倒是没错,他则对马超言道:“赵岑也好,华雄也罢,不出意外,都不是孙文台之对手!少则一两日,多则十数日吧!”

    马超心说,这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这话自己也能说,贾诩这老狐狸。其实这个倒是马超倒是误会贾诩了,毕竟这个事儿谁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变化,所以多少时日其实都是有可能的,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

    这次马超也不想多说了,直接就返回了他自己的大帐,不搭理贾诩了。而贾诩则看着自己主公的背影,摇头笑了笑。

    第二日,孙坚他是一点儿动作都没有,这一日就这么过去了。

    第三日,孙坚依旧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而这一日又这么过去了。

    到了第四日,孙坚依旧是没什么动静,而这一日可没这么过去,因为此时已经有了传言,说孙文台这个“江东猛虎”已经被关西华雄彻底给吓破胆了。当然这话也不知道是谁给传出来的,反正在诸侯联军中所传甚广。最后身为盟主的袁绍实在是坐不住了,虽然他也没能找出来谣言到底是从何处传出来的,但是自己毕竟是联军的盟主,如今当着众路诸侯的面儿,升帐问问他孙文台总是可以的吧。

    于是袁绍就召集了众人,当然孙坚也到了,袁绍这盟主是指名道姓地让人去找他来的,而等众人都到了中军大帐落座后,袁绍则对众人道:“大家皆已听到谣传了吧,今把大家召集来此,绍就是想问问文台,你到底是如何想法。虽然绍并不相信军中谣传,但是却不得不说,如今此事已经影响了我军的士气,所以绍也不得不如此一问!”

    孙坚此时心中暗骂,到底这谣言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华雄?不可能,虽然诸侯驻扎的地方也算是汜水关的范围,但是距离可不近,再说华雄他有这本事吗?那不是敌军就只能是自己人了,一想到这儿,孙坚就忍不住叹气啊,如今是大敌当前,本来应该是大家团结一致,共同对外的时候,但是却没想到如此啊。而自己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但是为什么有人却不想要自己好啊。

    “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别让自己把那个造谣的给抓到,要不绝饶不了他!可如今都这样儿了,孙坚见身为盟主的袁绍都如此地询问自己,那么自己要再不说点儿什么,也没法向众人交待。再说自己首战失礼,盟主也没怪责自己,反而让自己将功补过,而这此自己怎么说也得给盟主面子。

    孙坚出列,对众人言道:“盟主,各位,都算是了解我孙某为人,怎么可能就因为一次的失利而怕了他华雄?之前两日,之所以孙某没有出战,只是因为属下给我出了个主意,而我认为还不错,所以就采纳了,但却没与各位说而已!”

    “就说嘛,孙文台乃是‘江东猛虎’,怎么可能怕了他关西华雄!”

    “不错,不错!文台勇烈,岂是他没区区华雄可比的?”

    “当然,‘米粒之珠岂能与皓月争辉’,哈哈哈,可笑也!”

    ……

    袁绍见此情形,他则伸出来右手微压一下,示意众人都停下来,见众人都安静了之后,他则问道:“不知文台属下出得是何主意,能否说来一听?”

    孙坚此时自然不会去隐瞒什么,“当然,只是之前却还未来得及说,如今盟主既然问到了此处,那自然是不能不说,其实说来也简单,就是……”

    孙坚把程普怎么和他说的,他就和众人都说了一遍。结果众人一听,还算是不错吧,至少对付个区区华雄应该是足够了。

    袁绍一笑,轻拍了下长案:“好,文台既然有如此想法,那么想必到时定能马当成功!”

    “哈哈,多谢盟主,各位还请放心就是!”

    要说别人基本上都挺高兴,但是却有一人例外,那就是袁术袁公路。

    其实袁术和孙坚他们彼此倒是没什么过节,更是没什么仇恨。但是这几日以来,袁术因为袁绍盟主的事儿,他是正憋着气儿没地方发呢,结果孙坚就倒霉了。因为他首战失利,而却没有被袁绍给他任何处罚,最后袁绍还安慰了孙坚几句,让他将功补过。

    而从那时候开始,袁术就开始看孙坚不顺眼了。因为在他看来,这每一日诸侯联军所消耗的粮草无数,虽说不是从自己的南阳郡拿出来的,但是自己如今总督粮草,每日看着这么多的粮草从自己手中消失,他袁公路心疼啊。当然他袁术如此可不是什么节约的人,而是他早就把韩馥和孔伷运来的粮草当成是他自己的了,所以看着每日自己的粮草大量消耗,袁术当然是心中都在滴血了。

    结果孙坚居然还避而不战了,这就是在浪费粮草,而且是耽误全军的大事啊。于是袁术当时就怒了,之后他就派遣心腹之人伪装了一下,然后在全军散布谣言,他的意思就是让孙坚快点儿出兵,或者让袁绍换个先锋也行。这就是袁术的意思,但是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所有人还是站在他孙坚这边儿的,而且还都听他袁绍的。袁术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所以他最后是气得回了自己的大帐。

    回到大帐后,袁术是看到什么就踢什么,看到什么东西是拿起来就扔,嘴上还嘟囔着什么,此时他身后走来一人,对他言道:“不知主公何事心忧,属下可为主公谋划!”

    袁术一看是自己的谋士来了,也不好再如此大发脾气,毕竟作为主公,在自己的属下面前,还是要保持个良好的形象的。而且如今正好自己也有事要让谋士出点儿主意,而谋士的建议,没准最后就能起到大作用也不一定。

    坐下后,袁术问道:“袁本初让孙文台为先锋,攻汜水关,不知先生认为,孙文台何时能攻下此关隘啊?”

    他帐下的谋士一笑:“主公莫非期望他孙文台攻下这汜水关?”

    这,袁术一听,怎么回事儿,我不期望他孙坚攻下汜水关吗?我是太期望了,大家早日进军也好能少消耗些粮草不是。

    “这,不知先生之意是?”

    “主公,请听属下一言,吴郡孙坚孙文台乃‘江东猛虎’!其若得雒,不可复制,此为除狼而得虎也!主公不可不防啊!”

    俗话说得好,“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啊,袁术的这个谋士看着像是为自己的主公着想,实则就是个狗头军师,而且袁术还不知道,以为对方如何了得呢。

    袁术一听,这话有道理啊,太有道理了。他孙文台攻下了汜水关,肯定是马上就要兵进雒阳的,然后其他人都得晚一步。别的什么狼虎先不说,就说他孙坚第一个到雒阳,那么自己的脸面往哪儿搁啊。自己这次带了这么多兵,每日还得管着这么多的粮草,不说是有大功劳吧,但怎么也是劳苦功高啊,可他孙坚是先进汜水关到雒阳了,他立下了大功,得到了大好处。可自己呢,到最后估计是什么都得不到,反而还丢了面子。

    不行,绝对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孙文台拿下汜水关,于是袁术赶紧就把今日袁绍召集众人,然后还有孙坚所说的话都和自己的这个狗头军师讲了,狗头军师听后一笑,“主公,此事易耳,只是不知主公敢做否?”

    袁术把眼微眯,心说都这时候了,自己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再说不管是什么事儿,只要自己处理得当,应该是没人知道就是自己所为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