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终于是再次见到了刘备,而他是则是去拜访公孙瓒的时候见到的。当然了,这个就是他故意如此的了,要不就不一定能和刘备有什么太多的交往。所以怎么能放着如此人物,马超还不去看看呢,那样儿他觉得就可惜了。所以尽管他知道以后自己还少不了要和刘备此人打交道,但是他觉得还是先见见其人来得更好。

    “伯珪兄,不打扰吧!”马超是一个人来拜访公孙瓒的。

    公孙瓒见马超如此说,就是一笑,“怎么会,孟起能来我这儿,这真是蓬荜生辉啊!”

    马超看着公孙瓒身后的两人,装作不知地问道:“不知伯珪兄身后这二位是?”

    “怪我,都怪我啊!忘了来介绍了,孟起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涿郡刘备刘玄德,也是我之同窗好友!”

    刘备和公孙瓒同为卢植的学生,所以公孙瓒也怕马超看轻自己这个好友,所以如此说道。

    马超一听,心说自己可不敢小看他刘玄德啊!此时他连忙对刘备言道:“原来是玄德兄,扶风马超马孟起见过玄德兄,真是幸会啊!”

    虽然马超并不怎么喜欢刘备其人,但是对他还算是有些佩服的。刘备能和曹操对峙那么多年,就这么一点,其人的本事绝对不容小看。曹操灭了多少人,最后三分天下,孙权他算是继承了父兄的基业,而刘备才真正算是白手起家的人。所以曹操他后来临终前的遗憾就是没灭了孙权和刘备,但是相比较而言,对刘备他才是更大的遗憾。

    曾经有人说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儿,就是说如果刘备比曹操提前死了,那么没准曹操还能多活个一年半载的。但是历史没有假设,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刘备确实造成了曹操的大遗憾,这个倒是没错的。

    刘备闻言,他是心中苦笑啊,心说马孟起如此之人物是不可能听说过自己的,而这么说话也无非就是客套罢了,自己可不能当真。

    不过他却还是抱拳说道:“久闻扶风马孟起之名,今能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备听闻孟起先祖乃是大汉伏波将军马援公,而备亦是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今日却能得见孟起,莫非此真乃缘乎?”

    马超心说,刘备你有本事,不服不行啊!他好像是经常就把他的出身挂在嘴边,总是中山靖王之后,汉室宗亲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但是还别说,这样儿是真有效果啊。刘备能和曹操孙权两人三分天下,其人自然是有本事。但是同样儿他身为汉室宗亲,大汉皇叔,就这么个名头,却足够他用的了。曹操再怎么强,他姓曹;而孙权再怎么黑,可他姓孙;而刘备呢,他再弱小,但是他姓刘啊,这就是一个没法去改变而且也不可能让人忽略的东西。

    大汉到如今是近四百年了,就算他刘备再落魄之时,也还是有人追随着他,所以是不得不承认,他汉室宗亲的身份也一样儿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至少他手下人可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什么,也都知道自己的主公要兴复汉室,追随着他几乎都是无怨无悔。

    马超闻言一笑,不过这笑中的深意却不是别人所能明白的,也只有他自己最明白。

    “不知这一位是?”

    马超看其人比自己好像也大不了几岁吧,只见其人说道:“某乃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

    马超心说刘备还是一样的幸运,当然一样也是有能力,要不能收服太史慈吗,当然他可不认为太史慈是公孙瓒的属下。

    果然刘备出言道:“子义曾经救过备之性命,乃是生死兄弟也!”

    结果太史慈听后,忙说道:“主公之大恩,慈不能报其万一!”

    马超一看,他也是不得不感叹啊,虽然张飞投靠自己了,但是刘备却还是遇到了太史慈,而且看这样儿太史慈还是死心踏地地追随他。刘备其人有本事,而且还是个潜龙。有语云: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刘备此人绝非是池中之物,只是不得时机而已啊。

    但是即便如此,马超也没有现在就灭了刘备的心思。他对于曹操也好,孙坚也罢,乃至于如今的刘备,马超都没有其他的心思。因为在他看来,只有在战场上把这些英雄人物们都打倒了,那才算自己的本事,而这也是自己所要去做的。让他们在很有势力的情况下,被自己所灭,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来。而重生这一世,自己最大的心愿其实不是别的,而就是去会一会天下群雄。别说是一个曹操,一个刘备了,其实自己倒是希望能多出几个像曹操刘备如此的人物,要真这样儿的话,那才会更有意思。

    几人落座后,公孙瓒此时说道:“好了,孟起你来我这儿,是为了?”

    “伯珪兄之意是说,小弟没事儿就不能来拜访伯珪兄了?”

    公孙瓒大笑,“当然不是如此,只是很疑惑罢了,孟起为何此时来到我这儿?”

    马超总不能说我是来看看刘备的吧,好在他早已有所准备,于是便道:“伯珪兄久在幽州,想必了解一些如今鲜卑的情况吧?”

    其实马超至从听了贾诩说的之后,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失误,所以从烧当羌事了回到了陇县,他就派出心腹之人去各地收集情报了。但是鲜卑地盘也不小,而自己派的人确实不可能完全了解,所以还是问问像公孙瓒这样儿常年和异族作战的人,他们应该会掌握着第一手的信息。

    公孙瓒听后,他也不知道马超为什么要了解这些,但却还是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和马超说了。

    马超听着,是不住地点头,看来问公孙瓒就算问对人了,他对鲜卑确实还是了解的,让自己知道了一些自己不太了解的东西。

    而当初檀石槐死后,鲜卑就分裂了。毕竟他作为鲜卑的大人,他在的时候,哪怕身体不太好,但是依旧能威慑住所有的人,但是人一死,鲜卑中有野心的人没有了压制,结果可想而知。

    鲜卑分裂,西部鲜卑叛离。而剩下的鲜卑则最后分成了几大部分,这第一就是以步度根为首的鲜卑,他们据有云中、雁门一带。第二则是以轲比能为首的鲜卑,他们的势力则是在代郡、上谷等地。而最后的那就是原来联盟“东部大人”所领属的若干小股势力了,他们则散布于辽西、右北平和渔阳塞外。当然这三股势力中还是轲比能的势力最强,影响最大。

    而且轲比能这人的野心也不小,属于马超重点盯防的人物,当然对于步度根还有那些小股势力,马超也自然不会就掉以轻心,古人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马超能容纳整个华夏民族,毕竟都是一家人。但是前提是那些异族都能老实的情况下,要不谁要是不老实,马超绝对是不会放过的。而就因为这时候留下的那么多隐患,所以慢慢到了最后才有了让华夏民族伤痛的“五胡之乱”。

    马超对公孙瓒说道:“多谢伯珪兄解惑,小弟真是感激不尽!”

    “孟起客气了,客气了!有帮助就好,本以为对你还没什么帮助呢?”

    “伯珪兄所言,对小弟确实是有所益助啊,怎么能说没有帮助?”

    “如此便好,也不枉你来为兄这一趟!”

    马超觉得公孙瓒其人为人性情豪爽,应该是个值得结交的人。

    “早就知道孟起在西羌屠戮了烧当羌,今日得见,没想到孟起原来对鲜卑也有兴趣!”

    马超一笑,自己确实有兴趣,但是这个却也不好说真话,总不能说自己预料到以后必有祸患吧,所以他只能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伯珪兄身在北平,常年对抗异族,超心中也甚是仰慕!至于说到鲜卑,不瞒伯珪兄说,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大汉对异族就是太好了,但是反过来呢,异族又是如何对待我们的?”

    公孙瓒也是一叹,显然他也是有同感,“孟起所言极是,要是今日遇到个腐儒,那么他就一定得说教于我,又得说什么对待异族要教化什么的。孟起你说,如果异族真能教化了,那他们还能对我们如此吗?”

    马超也叹了口气,“确如伯珪兄所言,小弟当然也不是说教化万民不对,但是异族却非是一般手段就能教化得了的。我们大汉,与异族向来不同,但是异族却如此对待我百姓,那我们难道就要一直如此下去。没有一个强硬手段,如何去保家卫国,让百姓安居乐业呢?”

    “好,孟起说得好啊!今日与孟起真是相见恨晚!”

    马超心说,不会就这么几句就如此了吧,这公孙瓒还是个性情中人啊。

    就连刘备和太史慈也是不住地点头,太史慈身为武将,他自然是站在马超这边儿。哪怕是知道了当初马超屠戮了烧当羌,他觉得也没什么。凭什么羌人能屠杀大汉的百姓,而大汉就不能屠戮了羌人呢,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至于刘备嘛,他虽然觉得马超屠戮了烧当羌不对,但是对马超的一番话,他还算是比较赞同的。对付异族,就不能一味地去用儒家的手段,该狠的时候当然还是要狠,不过要是彼此能和平共处,当然还是和平点儿好。

    在刘备眼中看来,除了汉人,其他的都是蛮夷之辈,如果能教化了那最好不过,不过要是不行,反正蛮夷之人也没什么大智慧,只要略施小计就能把他们耍得团团转,根本就不用惧怕,没准到时候还可以好好利用他们一下也不一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