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打斗了刚过五十回合,结果张绣最后是一招之差,败于张辽。张绣败走,而张辽却也没去追,毕竟谁知道张绣会不会来个回马枪什么的。在张辽看来,两人的武艺严格来说,就只在伯仲之间,但是对方真要来个回马枪的话,自己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还真就不一定能招架得住。

    张绣败回己方后,下马对董卓言道:“末将有负主公所托,还请主公责罚!”

    董卓虽然心中不满,但是也不会处罚张绣,毕竟对方那个叫张辽的将领确实是有两下,张绣不是人家的对手也正常,“此事不在将军,将军无需自责!”

    “末将多谢主公不责之恩!”

    张绣心下惭愧,心说自己武艺还是不行啊,这刚投入到主公的帐下,结果第一战就败了。人家都是旗开得胜,结果自己却是首战失利。

    张绣退了回去后,他叔父张济在他旁边劝道:“绣儿不必自责,敌军张文远武艺确实不容小觑,有如此对手,你也难免不敌,毕竟‘强中自有强中手’啊!”

    张济虽然武艺不是那么太高,但是他也知道,习武之人最忌有心结,要不武艺可能终生都不得寸进了。他就害怕自己这个侄儿一个想不开,那可就不好办了。

    谁知张绣则是一笑:“叔父,小侄也知如此!今日小侄不只见到了张文远之武艺,还有吕布如此人物,小侄也知道,天下之大,奇人辈出,不过胜败乃兵家常事,小侄不会气馁,还要会一会这天下的英雄!”

    张济闻言很是欣慰,“不错,绣儿你能如此想那就太好了,如此,叔父也能放心了!”

    “小侄却让叔父担心了,此侄儿之过也!”

    张济大笑,“无妨,无妨,叔父看你如今能如此,叔父心中甚慰,心中甚慰啊!”

    有常胜将军,但却没有永远都不会失败的将军,张济觉得如果年轻人受不了打击,那以后的路绝对是走不远。但是自己的侄儿张绣,却让自己很欣慰,虽然刚来就受了些打击,但是这个未尝又不是一件好事儿啊。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凡事皆有利弊,世间之事皆是如此。

    此时董卓一看,张辽还没有动,看来丁原这老匹夫是铁了心要和自己斗几阵了,所以他说道:“谁去再战此人?”

    身旁一人出言道:“主公,末-将,请-战!!”

    一听这个声音,还有这请战时说话的特点,除了华雄,董卓军中就没有第二个了。

    “好,此战非华将军不可!准战!”

    “诺!末-将,得-令!”

    华雄说完,提刀出马,来到了两军阵前,用刀指着张辽说道:“关西华雄,前来领教!”

    因为吕布在这儿,所以基本上人人都收敛了很多,和平时都不太一样了。

    张辽说了句请,然后两人就开战了,刚斗了十个回合,吕布是微微皱眉,心说文远不是此人的对手啊。倒不是他武艺不如此人,而是经验不如人家,早晚必失!

    想到此处,他则对旁边的丁原说道:“义父,文远不是华雄对手,早做打算才是!”

    丁原一听,他可没怀疑吕布是说假话,或者说错了。既然自己的义子说张文远要输,那么肯定就得输。张文远有勇有谋,乃是自己的不可多得的爱将,绝对不容有失。

    “快,鸣金!”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逢鼓必进,闻金必退”,而张辽此时也知道,这是自己主公让自己撤退了,怕自己吃亏。其实他心有不甘,并不是自己武艺不如这个华雄,如果说之前自己和张绣的武艺是伯仲之间,但是自己却比他高一筹的话。那么自己和华雄的武艺其实应该是不分胜败的,但自己不如人家的却不是武艺,而是对敌的经验。华雄其人,和他交上手后,张辽就知道,对方的经验可比自己多得不是一点儿半点,所以自己在这上面吃亏了。

    但是不如人家就是不如人家,这点儿张辽确实也没什么好去争辩的,所以他虚晃一招,说道:“今日张某不敌,他日定当再来领教!”

    要说华雄自己更是很清楚,张辽并不是武艺不如自己,就是差在了对敌的经验上,而他对张辽的武艺也是挺欣赏的。而此时他则对张辽的为人更是欣赏了,张辽不是武艺比不上自己,而他却出言认输了,这样儿的人才是真英雄,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没什么去狡辩或者放狠话什么的。

    “好,华某随时恭候!”

    而此时张辽已经回归己方的队伍中了,回来则向丁原请罪,“主公,末将有失我军威风,还请主公责罚!”

    丁原听后就是一笑,“‘胜败乃兵家常事’也,文远不必如此,下去歇息去吧!”

    “多谢主公!”

    华雄胜了一局,心中高兴,而董卓一方自然也是欢喜异常。结果还没等华雄退下的时候,并州军一方的吕布策马而来。

    华雄一见吕布,心道,真是自己怕什么就来什么啊。本来以他的本意,确实是不想碰到吕布,但是却还有一丝想与吕布切磋一下的想法。虽然算是矛盾,但是这却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尽管他不认为自己能胜过吕布,不过能与如此高人过招,那对自己也是有所帮助的。

    吕布带马来到了华雄近前,淡淡说道:“五原吕布!”

    华雄手中横刀,咽了口唾液,“关西华雄!”

    虽然华雄不觉得自己能胜,但是还不至于一点儿底气都没有,怎么说自己也不可能一个回合就被杀吧,所以华雄这嗓子还是挺有中气的。

    说完,就向吕布攻来,而吕布对华雄的武艺也有些兴趣,毕竟他也是好久都没遇到武艺不错的人了,而这关西华雄却也值得自己出手一次。

    结果华雄这次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做武艺高超,吕布应该已无人能出其右了。华雄曾经就以为自己武艺不错,结果今日遇到吕布,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以前自己虽然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却第一次遇到吕布这种级别的对手。才刚过二十回合,华雄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董卓军中的赵岑说道:“主公,华将军不是吕布的对手,您看是不是让末将也前去助阵!”

    本来武将以多打少一般来说是少数,但是如今特殊情况,董卓也不管其他的了,反正只要不输就行啊,“好,快去助阵!”

    “诺!”

    要说赵岑别的不行,但是胆量不小,其人武艺不过三流顶峰,但是却敢去对战吕布,虽然是二对一,但是你也不得不说其人确实是敢上啊。不过他这样儿做是有用意的,他还是清楚的,其他那几个将领也想上,但是却不太好意思先出口,那么自己第一个说了,他们之后也好上来不是。

    结果赵岑上场了,虽然华雄也不耻这么二对一,但是他也知道赵岑是好意,也不好埋怨人家什么,还得感谢人家呢。

    吕布一看有人助阵,他大喊道:“你们剩下的人也都一起上来吧,我吕奉先又有何惧!”

    吕布这才是艺高人胆大,赵岑加入了战斗,刚和华雄一起打了三个回合,董卓那边儿的樊稠就忍不住上来助阵了,他看吕布太狂,而且华雄和赵岑根本就不是人家对手啊。所以他一着急,和董卓说了声后,也拍马上了场。

    樊稠武艺可不是赵岑那种三流水平,他可是二流上等的武艺,虽然不是二流上等中顶尖顶峰的武艺水,但却也相差不远了。结果他一上来,一下就缓解了赵岑的压力,毕竟吕布那级别的武将,确实不是他那三流水平能对付得了的。

    三人又和吕布斗了七八个回合,依旧是处在下风之中,张济此时也和董卓说道:“末将请战!”

    “去吧!”

    董卓心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我看你吕布吕奉先到底能支持多久!在董卓看来,一对一的单挑当然是公平对决,而两个人就变了,那么之后是三个、四个、五个甚至是更多,他觉得其实都没什么太大区别了,反正丢人都丢了,群殴也不差这几个。

    而张济和他们也不一样,他们几个作为武将确实还不太好意思去群殴,但是张济顾虑少一点儿,看三人战吕布还是落入了下风,他就直接上去参战了。

    吕布大喝一声,“来得好,还有没有?”

    吕布此时一人对战四人,是半点儿不惧,反而是越战越勇。不过他倒是有兴致了,可那四个心里却叫苦了,什么时候越到了这种人啊,实在是太强了,自己四人都不是人家对手啊。

    而当吕布喊出还有没有的时候,董卓则看了眼还剩下的张绣,毕竟这时候己方能上场的就剩下张绣了,至于张绣的手下胡车儿,则被张绣给扔到士卒中带领步兵去了。

    张绣脸微微一红,说实话,如今都已经四个人战吕布了,他真是不好意思再上了,但是看自己主公那意思,还想让自己也上去。

    张绣一咬牙,心道,自己不是欺负吕布,而是顾及叔父的安危,所以自己不能不上了。就这样,张绣拍马而来,大喊道:“吕奉先,休得伤我叔父,武威张绣来也!”

    反正他就是这么喊得,至于到底他说怎么想的,那就只有他本人知道了。而吕布一看,又来一个,太好了,董卓帐下的都到了吧,自己放手一战,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本事。就这样,董卓一方是五对一,而吕布则是以一挑五,如今打斗到了六十多回合,他依旧是不落下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