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的这个建议,众人是一致通过了。他们的想法也是如此,都认为并州牧丁原丁健阳,就是那个能制衡董卓董仲颖的人。只要让他进京,那么董卓他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不得不说,曹操和众人的想法都是好的。但是他们却还是不了解董卓和丁原,至少他们觉得丁原能牵制住董卓,其实这个就是太想当然了。丁原帐下除了武将就是武将,连个像样儿的谋士都没有,而董卓帐下的李儒,那可是天下都闻名的谋士,还有个李肃,那也是个不能小瞧的人。但是很明显,曹操和众人都没有把这些给考虑进去,错估了当前的形势,以致于之后他们一时间已经再也不能和董卓相抗衡了。

    在向雒阳行军的途中,董卓也探听到了雒阳的最新情报。当他听说马超已经把皇子辩给带走了的时候,董卓一生气就把桌案直接用剑给砍成两半了。

    “唉,文优,如今雒阳城内有变,看来之前我们所想是行不通了!”

    董卓也挺无奈的,本来他和李儒想得倒是挺好,因为就那么两个皇子,而刘宏和何进都死了,但是大位最终还得是刘辩的。这个董卓和李儒也都是没做他想,毕竟朝中还是支持嫡长的人多,势力大,而且刘辩继位,可以说对大多数人的利益来说,这个才是最大的。而并不是那个刘协,他给不了大多数人太多的利益。

    所以之前董卓和李儒相商的倒是挺好,只要自己带着大军一到雒阳,那么自己在朝中立足稳定了之后,就商量废立之事,只要废了刘辩,支持刘协继位,那么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就无人能及了。可惜啊,可惜的是事与愿违,谁能想到半路杀出个拦路虎来,而马超马孟起就是那个拦路虎。

    董卓此时心中暗骂,雒阳的那帮人都是废物,饭桶啊。马超带着皇子,这么个大活人,就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子地下悄无声息地溜走了。你说他们不是废物,不是饭桶,还能是什么。董卓心说,如果自己早就在雒阳的话,就绝对不会让马超带着皇子逃跑的。可如今却让他坏了自己的大计啊,这损失可大了。

    李儒也明白自己主公的想法,但是他对此也只能是抱以苦笑,他李儒只是个人,而不是神,不可能什么事儿都能很清楚地早早知道。所以马超这个事儿确实是个大意外,谁能想到他早就潜伏进雒阳了,关键是还把皇子给整走了,这个不是小事儿,但是谁都对此都没办法,明知道就是他做的,但是谁都没主意。所以也只能是以后再说了,就到时候再说吧。

    “主公,此次意外确实是所有人都所料不及的,所以不只是我们,雒阳的那帮人对此一样是毫无办法。而且比起我们来,他们才更应该着急才对,毕竟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那可都是支持皇子辩的!”

    听李儒这么一说,董卓他才算是平衡了点儿。确实如此,雒阳那帮人应该比自己更着急才对,皇子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丢了,他们还好意思说什么吗,到时候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和自己说的。

    --------------------------------------------------

    董卓带着大军来到了雒阳,大军驻扎完毕后,他就带着李儒他们进到了雒阳城。如今这虽然是非常时期,但是却没人不敢让董卓进来。

    虽说你不让他进来,董卓也不一定就敢直接去攻雒阳城,但是他只要把他那几十万的大军给雒阳城围个水泄不通,那么可就麻烦了。雒阳别的不多,就人多,有钱人多、当官的人也多、同样儿怕死的人就更多。所以没人敢把他董卓给拦在外面,说实话,也知道拦不住他。别看雒阳还有十几万的人马,但是真正明白的人都知道,就算你能拦住董卓一时,但是他也早晚必进雒阳。

    董卓带着他的属下还有自己的侍卫进了雒阳城后,和众人碰了个面,当然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也是初来乍到,而且董卓认为越重要的人物就得越晚些表态什么,而自己明显就是重要人物,所以也不急着说什么。

    见了众人后,董卓就简单地说了几句,然后就散了。众人都散了之后,骑都尉鲍信找到了袁绍,把他拉到了无人的偏僻角落里,然后皱着眉头轻轻地对他说道:“本初,如今董仲颖手握重兵,野心不小且心怀不轨,我们不如择机动手,不然日后必然吃亏!今趁他刚到京城,立足未稳,士卒疲惫之时,我们设计赚他,定可把董仲颖等人一举成擒,要不早晚则必生祸患啊!”

    鲍信他算是看出来了,董卓的野心绝对不小,所谓一叶而知秋,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啊。再这么下去,他必然是要祸乱天下,无人能制了。虽然并州牧丁原丁健阳如今是在来京的路上,但是鲍信怎么也觉得丁原牵制不住董卓,没准最后他也没好下场,所以到时候可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袁绍心说,我还能不知道这个吗。只是,如今只有董卓来了大汉才能更乱,而天下不乱,自己又怎么能从中得到更多的好处啊。就算能把董卓杀了,他属下能放过自己吗,明显不能,就算把他属下也都能一起给杀了,但是不还有那些士卒吗,一旦被人利用一下,那么那几十万的士卒还不把自己给分尸了。

    “唉,允诚兄,绍也有此意,但是无奈兵微将寡,而董仲颖他毕竟在城外陈兵几十万,我们不如他也!”

    鲍信一听就明白了,袁绍他如今这是退缩了。他还是不了解袁绍,袁绍退缩了是没错,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却绝不是害怕,而是他的私心。袁绍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只是这些鲍信不知道罢了。他要是知道了袁绍心中所想,那么他一下就会明白了,可是他不知道。

    看来袁本初是不足与谋啊,鲍信算是真失望了。本来他以为袁家四世三公,而袁本初也是袁家这一代的人才,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却不足以托付大事。如今既然连袁绍袁本初都不能做大事儿了,那么还能有谁一起呢。

    对了,还有一人,也许他能行。鲍信又想到了一人,于是对袁绍说道:“本初兄之意,信已明白,毕竟人各有志,信也就不强求了!”

    袁绍闻言,做出了一脸遗憾而且惭愧的样子,“唉,惭愧惭愧啊!绍如今亦是有心而无力,却让允诚兄失望了,此乃绍之过也!”

    鲍信对此也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就告辞离开了。袁绍看着鲍信的背影,小声自言自语道:“允诚啊,允诚,你只看到了董仲颖之野心,但有野心之人可不止他董仲颖一人啊!董仲颖不会死,也不能死,至少如今却是不行!”

    确实如此,不可能就只有他鲍信一个人看出来董卓的危害了,其实也有其他人也知道。但是为什么其他人都没说什么没做什么,还不都是各有各的想法而已。大汉确实有真正的忠臣良将,但是他们如今在董卓几十万大军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而剩下的那些不算是忠臣良将的人,虽然还不像董卓那样儿,但实际和董卓其实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太大区别。

    鲍信又去了司徒府,去见如今的大汉司徒王允王子师。在他的印象中,王允王子师那可是对大汉忠心耿耿,绝对没说的。也许自己去找他,就会成事。

    王允也是刚回来,之前也是去见董卓了。如今王允虽然位高,但是实际还不如自己做豫州刺史的时候。而要说最近这些天,可把他给气得不行。首先就是马超把皇子辩给劫走了,对王允来说,马超就是劫走的,不是带走的。所以当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王允对马超是骂了小半个时辰才算完事,什么乱臣贼子,枉为人臣,还有什么愧对他先祖了之类的话,都是骂了不少。

    如果马超知道他被王允骂了这么多这么久,也不知他会做何感想。其实他和王允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认识了,但是就因为这么一件事儿,就让王允把他给牢牢地记住了,算是终身难忘。但是对马超的所作所为,王允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虽然凉州和司隶距离不远,都是相邻的。但是如今朝廷内部的事儿都没处理好,所以手就更伸不到凉州去了。

    而且马超身为凉州牧多年,在凉州可以说势力不小,一般人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在劫走皇子一事上,王允对他,暂时也计较不了什么。只能说以后有机会的话,再慢慢计较吧。

    结果这事儿过去没多久,董卓就带兵来了。这个更厉害,王允这不一回来,就对他是破口大骂,当然这次可比骂马超骂得狠多了。

    结果王允骂累了,休息的时候,下人就前来禀报,说骑都尉鲍信求见。

    虽然王允不知鲍信来自己府中作甚,但是还是对下人说道:“请他进来!”

    “诺!”

    不一会儿鲍信就进府了,见到王允后,“在下骑都尉鲍信,见过司徒王公!”

    王允点点头,“允诚请坐!如今不在朝上,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必拘谨!”

    “谢王公,诺!”

    鲍信坐了下来,王允对他挺客气的,因为他知道,鲍信此人对大汉确实也是忠心耿耿,这个没什么说的。而对大汉忠心的人,在王允这儿都算是同道中人,他才能高看一眼,要不就会被他给鄙视,不屑与之为伍。

    “王公今日也见过董仲颖了,要信说,此人就如曹孟德曾言,狼子野心,不可不防啊!”

    “那依允诚之意,该如何对待董仲颖?”

    鲍信闻言,把眼一瞪,“自然是‘快刀斩乱麻’,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王允一听,虽然算是比较欣慰,但是说实话,他也只能在心中暗道一句,鲍信还是有勇无谋啊,成不了大事儿。

    只见他摇了摇头,对鲍信摆了摆手,“不可,此事绝不可为!董仲颖此人在城外陈兵几十万,用以威慑群臣!他既然敢带着属下和侍卫亲入皇城,难道就没有何倚仗?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董仲颖此人却是有备而来啊!”

    “这……”

    鲍信一听,如今就连司徒王允王子师都不同意自己的想法,那么自己是孤掌难鸣啊。看来此事不可为,不可为了!

    其实王允所说那是一点儿都没错,董卓确实是有备而来,而且又根据李儒的建议,他已经做到算是万无一失了,只是鲍信他不知道罢了。

    而鲍信没有再多说,起身向王允告辞了。只是在晚上的时候,他就带着自己的一千多的本部人马离开了雒阳,回老家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