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行人走远了,远离雒阳城之后,马超这才停了下来。而张让此时也从车内出了来,然后他使了个眼色,马超会意,两人走了几步,来到了更远一点儿的地方。

    “今晚多亏孟起你援手了,我才能得以逃出生天!”

    “侯爷不必客气,侯爷也曾帮了超不少。不过超这就要离开了,侯爷要走,也马上离开吧,把车夫打发走就可以了,这些盘缠还望侯爷收下!”

    马超觉得张让应该没带什么财物,确实,张让的财物都不在他身边,所以他着急逃命,根本就没带什么财物。马超这个算是及时雨了,张让也不矫情地就收了下来。

    “唉,孟起啊,之前我就说过,你帮我,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一下!”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了三张像是纸还是什么的东西,马超也不知道。

    然后把它递给了马超:“孟起,这是我祖传的藏宝图,不过当年一共是分成了四份,可我就有其中的三份,至于最后的那份儿,还得你自己去寻找了!”

    马超心说,什么玩意,藏宝图?真的假的,张让还有这东西?

    好像是看出来马超的疑惑了,不过张让对此却也只是一笑,“也许孟起有所怀疑,也算人之常情。但是你要听我讲完其中的个中缘由,就知道此事的真假了!”

    说着,张让便给马超讲了一个藏宝图的故事。张让的先祖本是吴广的心腹手下,而吴广早就想到了陈胜他成不了大事,所以一直都在准备为自己留条后路。哪怕最后失败,也能隐姓埋名地去过富足的日子,所以他暗中就把军中,还有自己的财物都一点点儿地转移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然后埋了起来,最后画成了一张藏宝图。

    之后他就把藏宝图一分为四,自己留下了其中的四分之一,然后自己的三个心腹,各得了其他的四分之一。本来说好的,如果大事不成,几人就挖出宝藏,远走高飞,结果最后还没来得及享用宝藏,吴广就已经身死了。至于藏宝图,除了他的三个心腹,其他人就不得而知了。而吴广的那张藏宝图,随着他的身死,也消失不见了。而他的三个心腹是怎么也找不到,最后此事就这么算了。

    张让也是听他父亲说的,因为这个事儿是他们家口口相传的,基本上每代人都想找到吴广的宝藏。因为据先祖留下的话说,吴广的宝藏,是他从大泽乡起义的那一日开始,一点点儿积攒起来的,直到他身死。那么一共有多少,这个倒是谁也不知道,但是绝对不会少就是了。

    所以年轻时的张让也想着有朝一日能集齐四张藏宝图,然后找到吴广宝藏。直到张让进了宫当了宦官,然后权势越来越大,最后他利用职务之便,也动用了不少的力量去找那四分之三的藏宝图。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他就找到了其中的四分之二,而那四分之一他是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找到。

    就这样儿,张让最后也就灰心了。毕竟他如今的财富够他多少辈子的了,他并不缺少财物。只是吴广宝藏是他先祖,还有历代先人的遗愿,而且也是自己少年时的一个心愿。但是没办法完成,自己也是很无奈。直到今日,自己要回老家安度晚年,而自己藏起来的那些财物足够自己的了,自己再找什么吴广宝藏也没用。更何况自己也没什么后人,所以还不如把这个送给马超,还他个人情。

    马超心说,还有这好事儿,看来自己的运气不错,不过这个藏宝图还缺了四分之一啊,这个就不好办了。但是他还是不客气地接了过来,毕竟自己可是冒着大风险把他张让给送出雒阳城的,所以这个也是自己应得的。

    “如此,超就多谢侯爷了!”

    张让一笑:“孟起当知,我的财物也足够我之花销了。而宝藏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自古以来都是有缘者得之,我找了几十年,也没有找到那最后一张藏宝图。希望孟起你能找到吧,你应该是有缘者!”

    “承侯爷吉言,超自当努力!如此,超这就告辞了!”

    “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好了,我也走了,告辞!”

    马超把刘辩从车里拉出来,然后让他也上了自己的马,马超再次上马后,对着张让一拱手:“侯爷,咱们后会有期!”

    张让对着马超也是一抱拳,“孟起保重!”

    说完,两人就分道扬镳了。毕竟马超要回凉州陇县,是往西走,而张让他则要回老家豫州颍川,那是要向东南走。所以两人自然是不同路,相反的路,所以就在这儿分道扬镳了。

    直到今日张让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还是小看了马超其人。就看马超一人进雒阳皇宫,把皇子辩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给带走了,这事儿是谁都能做出来,谁都敢做的吗。张让其实这时候才一阵地后怕,要是自己不和马超他相熟,自己没真心帮马超那么多,没准马超刚看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是被他给灭口了。

    而此时同样在马上的马超也有此感觉,自己也是小看了他张让啊。十常侍诛杀了何进,就张让和蹇硕跑了出来,而蹇硕那是武艺不错,但是张让呢,明显这就是老谋深算啊。其人利用十常侍和何进的过节,然后达到了他自己的最终目的。估计那些人到死都不知道,其实他们都是被张让给利用了。

    这时候的马超一想起之前的事儿,也是一阵心虚。幸好当时自己的眼神不错,发现了他张让。如果没有发现张让,却让他发现了自己,而且他要不是和自己相熟还关系不错的话,没准他就把自己的事儿给捅出去了。毕竟自己可带着皇子呢,也许自己能灭口,但是他就不能来个鱼死网破吗。

    当时的情况是,雒阳城内的守卫巡视比平时都严了好几倍,而马超和张让虽然是在比较偏僻的角落说话,没什么人。但是马超可知道,巡视的守卫可就在距离他们不太远的地方,只要张让他大喊一句,皇子辩在这儿,他马超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还好还好,假设的都没发生,反而是走了个双赢的战略。自己帮了他张让一把,而张让他也把藏宝图给了自己,这也算是公平交易吧。如今马超就没再多想,是一心地赶路。而刘辩好像是确实累了,在马超的前面就睡着了。马上的颠簸对他来说都没影响,可见他累成了什么样。马超一看他这样儿,也只是笑了笑,然后继续抓紧时间赶路。

    --------------------------------------------------

    河东,董卓早就已经把大军驻扎在了此地。这也是当时听了李儒的建议之后,董卓才如此的。本来之前他的大军还在凉州和司隶交界的地方,不过李儒却说,雒阳一旦有变,主公要寻最有利的时机而进驻雒阳,那么就必须要在雒阳附近的地方驻扎下来才行。

    董卓一想也是,兵贵神速,自己如今虽然也在司隶,但是距离雒阳还是很远,所以还得找个距离雒阳近的地方才行。

    然后董卓就问道:“不知文优选好何地了?”

    李儒把手在司隶的地图上一指,董卓一看,“河东!”

    李儒点点头,“不错,此地正是儒给主公选择的地方!”

    董卓抚掌大笑:“好,好啊!文优真乃是神来之笔,此地正适合我军驻扎!”

    董卓一下就明白了李儒的意思,这个河东距离雒阳很近,比现在自己大军在的地方可近多了。如果自己大军驻扎在那儿的话,到时雒阳有变,自己带兵进驻雒阳,急行军的话,只需一日左右。还有就是自己曾是河东太守,而无论是从河东百姓,还是河东的官员来说,其实都和自己相熟,这样儿也好做事。

    结果随着董卓的一声令下,大军就浩浩荡荡地开赴河东。而到了河东后,大军找地方驻扎了下来,不管是当地百姓还是当地的官员,对董卓都没表示出什么不欢迎的。毕竟董卓在河东当太守多年,这地方的人对他也算是很熟悉了。

    可董卓这么个大动作,却让雒阳的大臣都坐不住了,很多人都上书,不过当时刘宏病重,而张让和何进对董卓也不管,对他听之任之,所以最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今日,何进的心腹把他的亲笔信送到了河东董卓的大帐。董卓拆开看后,心说,好,太好了,时机已到。

    看完后,他就把信递给了李儒,李儒看完,心里也很高兴,心说如今时机已至,可以动兵了。

    他对董卓点点头,董卓明白,赶紧召集了众将议事。而这次来得他手下的将领,可以说是最全的一次,李傕、郭汜、樊稠、张济、华雄、张绣、赵岑、李肃等人都在座,就连之前在陇西临洮的牛辅都来了。

    之前董卓让李傕和郭汜还有李肃他们去别的地方征兵,直到前些时日他们才归来,而且带回来了五万大军,加上董卓的十万人,还有牛辅带来的五万人马,如今董卓有着二十万的大军。这些可以说是他这么多年来的家底了,如果没了,那家底也就没了。

    众人都到齐了之后,董卓朗声道:“各位,大将军让我军进驻雒阳,威慑朝中宵小,匡扶大汉社稷!”

    “一切但凭主公安排!”众人异口同声,齐声说道。

    董卓点点头,“各位都是我大汉的好男儿,如今朝中宵小当道,我军当立即兵进雒阳,以震宵小,随我出发!”

    “诺!”

    就这样儿,董卓带着自己的二十万大军,号称四十万,向着雒阳进发。而还没走到半道,就听说了刘宏驾崩何进身死的消息,董卓命令大军加速前行,务必尽快赶到雒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