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本来都是在自己主公的大帐内准备听候主公调遣的,因为此时谁都知道,今晚就要和烧当羌展开决战了。但是却不曾想到烧当羌的大营居然在此时出了变故,而且看主公这样儿,还得是自己亲自去看看才行。所以众人也都随着马超的一声令下,跟着马超一同前去了。

    等众人出了大营后,对面那就是烧当羌的大营,虽然两营的距离还很远,但是确实能看到火光,也能听到大营内隐约传来的喊杀声。看情况果然是发生了变故,众人此时心想。

    马超对此却是微微皱眉,于是对众人说道:“各位对此有何想法?”

    “主公,属下以为,烧当羌大营确实是出现了变故,看样而应该是被人夜袭了!”

    难得武安国他说句话,所以不管到底事实如何,马超听了还是对他略微地点点头,以示鼓励。不过武安国这边儿的话刚说完,那边儿的李为就出言说道:“主公,属下看此事还得小心啊,万一是敌军之计,那么这个可就……”

    马超听了李为的话他感到很欣慰,因为李为能如此说,那么就说明他至少此时还没被仇恨所蒙蔽,依旧保持着谨慎小心。

    只见马超对众人笑道:“各位,你们难道就没有听到什么吗?”

    马超的这句话,让崔安和武安国是不明所以,因为从烧当羌大营隐约传来的话都是羌语,而他们两个是不懂羌语啊。不过十八子他们倒是恍然大悟,尤其是李为,他此时则对马超说道:“主公,听他们喊得好像是先零羌狗什么的,不知属下所言可对?”

    “不错,我听得也正是如此,看来烧当羌处境不妙啊,哈哈!”

    李为他因为和烧当羌有着血海深仇,所以他懂得羌语。而十八子的其他人虽然没有李为懂的那么多,但是基本上的一些羌语也都是略知一二的。而马超那可就是真正对此是特别精通的了,因为他父亲马腾就是有一半的羌人血统,而且马腾从小就在羌汉杂居的地方长大,所以他精通羌语。而马超小时候也和自己父亲学习了羌语,虽然马超也不喜欢这个鸟语,但是所谓“艺多不压身”吧,多学习总是好的,而且凭借他过目不忘的本事,他没几年就对此精通了。

    虽然从烧当羌大营传来的喊杀声确实是很杂乱,但是马超却捕捉到了其中最有用的,也是喊得最多的话,那就是,杀先零羌狗。别看就这么一句,就是这么一句,却让马超突然就明白了,这应该就是烧当羌和先零羌他们两方打起来了。至于他们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马超也不得而知,但是他怀疑很可能这个就和贾诩那个老狐狸是脱不了关系的。毕竟有他在的地方,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啊。

    不过马超可不会就认为是贾诩去冒充先零羌,然后去与烧当羌对战,贾诩他可是带走了一万凉州军士卒啊。就算他想冒充先零羌,可先零羌他们士卒的那种服饰上哪儿去找呢,就算是能找到几件几十件,甚至上百件吧,可上哪整千件万件去呢。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马超不相信,而是就算他贾诩再怎么厉害,可对此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所以马超当下就认为,先零羌的人是被贾诩给算计了,结果烧当羌和他们先打起来了,而贾诩就等着在那儿当渔翁呢。

    马超心说,好,好啊,老狐狸果然老狐狸,就是厉害啊。如今既然烧当羌和先零羌他们两方先打了起来,正在那儿死拼呢,那自己这边儿不就正好可以让凉州军再多休息一会儿了吗。就只等到他们两败俱伤之际,自己再带凉州军趁势杀出,那么一局可定乾坤啊。

    “好,如此我们先回吧!如我所料不错的话,此时正是烧当羌与先零羌开战了,正好让他们去战吧,而我们就等着最后再出手了!”

    李为闻言他的眼前一亮,虽然他此时也很着急,想马上就冲入烧当羌的大营去冲杀,但是自己主公的命令却不得不服从。而且又不是没有机会,只是还得再晚些罢了。

    “主公所言甚是,让烧当羌和先零羌他们狗咬狗吧,我们捡便宜就好了!”

    李为笑道,而旁边的崔安和武安国也是哈哈大笑,如此真是大快人心啊。

    马超留下了探马,让他们继续注意烧当羌大营的情况后,他就又带着众人回了大帐。等回到了大帐后,马超对众人说道:“各位,刚才经过我的计算,大概一个半时辰左右,就是我军出马的大好时机了!”

    虽然马超计算得这个他也不敢说怎么准确,但是他估摸着也差不了太多。因为毕竟烧当羌如今还是有着两万五六千人马的,而先零羌他们至少也得派出将近两万人左右吧,所以马超觉得一个半时辰其实就差不多了。

    在一个半时辰后,马超在大帐中下令道:“各位,今夜就是我军破敌的大好时机,崔安!”

    “属下在!”崔安赶紧站起,出来说道。

    “命你带兵一万,袭击烧当羌大营南侧,不得有误!只要是羌人,就不必放过!”

    “诺!主公这个交给俺,那就放心吧!”

    崔安接过马超的令箭后,是乐呵呵地就出帐点兵去了。

    “武安国!”

    “属下在!”

    武安国闻言也赶紧站起,然后走了出来说道。

    “你同样也带领一万士卒,袭击烧当羌大营的北侧,不得有误!同样,只要是羌人,就不必放过!”

    “诺!”

    武安国接过令箭后,也出了大帐去点兵了。

    “十八子就与我带着剩下的士卒,一起从中路进攻烧当羌的大营吧!”

    “诺!”

    李为应诺,而十八子中的其他人则也是对马超抱拳。

    崔安和武安国要带走两万,所以马超这边儿就只剩不到两万的人了。中路可以说是大营守卫最强的地方,而一般来说,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主帅的中军大帐就在大营的最中间,而羌人和汉人其实也都是一个样儿的。

    等三路大军都集合完毕后,马超对众人和士卒们大声地说道:“各位,今夜就是我军与烧当羌决战之时,望各位都能全力以赴,拿出我凉州军的本事来,让羌人不敢再小看我军,各位随我杀!!”

    “杀!!杀!!杀!!”

    凉州军士卒此时是喊杀声震天,崔安和武安国也对士卒们大喊道:“弟兄们随我杀啊!”

    “杀!!”

    凉州军三路大军,就这么直接就杀向了烧当羌的大营。要说烧当羌确实也是真够倒霉的了,本来这时候他们就快要胜利了,眼看就要把先零羌的人都给消灭之时,凉州军这时候却参战了。不只是马超这边儿,贾诩那边也一样是从后方向烧当羌的大营杀奔而来。

    “随我杀啊,胜败就在今夜了!”张飞此时也是大喊道。

    他早是命令了一百士卒在原地保护着贾诩,而他自己则带着剩下士卒杀向了烧当羌的大营。本来张飞之前想自己还是别去带兵杀敌了,不过是贾诩让他去的。毕竟没人带兵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张飞就留下了一百精锐士卒保护着贾诩,而自己则带兵去杀敌了。

    贾诩这人是善于自保没错,但是如今大局当前,他觉得自己待得这个地方也挺隐蔽的,一百精锐能保护得了自己,所以他就让张飞带兵去对敌了。其实贾诩他这儿不只有一百精锐,还有所有的探马斥候可都在他这儿。所以在贾诩看来,真要是有突发情况的话,那么自己也是能最早得知,然后好做出应对之策。

    等凉州军这边儿一前一后地杀向了烧当羌的大营后,烧当羌的士卒确实傻了,怎么也没想到前面有汉军也就罢了,可怎么后方却也出现了汉军呢。难道说先零羌和汉军联合了?这,这么可能?要是如此的话,今晚己方算是完了,全完了啊。不过他们也不好好想想,就算先零羌和凉州军联合在了一起,可凉州军到底是怎么在他们大营的后方出现的呢,这个其实还真是个大问题啊。

    倒是比起烧当羌士卒的纳闷,先零羌的残余士卒他们倒是比较高兴,毕竟马上就要败亡的时候,汉军从天而降。虽然不知道为何汉军会从前后两个方向杀了过来,但是此时谁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就是保住小命儿要紧啊。不过他们却想错了,凉州军的到来虽然是让他们败亡慢了一点儿,但是凉州军那可不是省油的灯啊,不管你是烧当羌的士卒,还是说先零羌的士卒,反正只要不是自己人,凉州军此时是见着就杀啊,是根本就不管别的。

    所以先零羌的士卒还没高兴多久呢,就被凉州军的士卒给咔嚓了。之前他们要面对的只不过就是烧当羌的士卒,但是如今却要面对着两方的士卒了。

    就这样儿,先零羌的却是被第一个灭的,连他们的那个大帅都被张飞一蛇矛给挑死了。而烧当羌虽然比先零羌的士卒多谢,但是如今却只剩下不到三千的人了,没办法,谁让烧当羌的很多主要将领都让麻唐给阴了呢,就连里吉也没能幸免,要不他们还真不可能损失这么多。从这点上来看,麻唐确实也算是帮马超帮凉州军做了件好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