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他们三人说完后,贾诩则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各位就出发吧!”

    “诺!”

    三人是齐声应诺,然后换上了贾诩从凉州军大营带来的烧当羌士卒的服饰,三人就骑马出发了。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贾诩自言自语地道,“希望三位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张飞三人策马向着先零羌潜伏的地方行去,而此时三人已经快要进入到先零羌埋伏的地点了。而这个地方也正是贾诩从那个死去先零羌探马口中得知的,因为先零羌就怕烧当羌的探马过来,而有所觉察。所以就在这儿有个小埋伏,虽然人不是特别多,但是消灭探马斥候却是足够用了。

    张飞对着两人比了个手势,那意思就是先放慢速度,一定要小心点儿。两人会意,然后就在三人刚踏进先零羌的埋伏之地的时候,其中一个凉州军的士卒就大喊道:“有埋伏,有埋伏!”当然这话是用羌语说的,而他们时刻都记得贾诩的嘱咐呢,千万别说汉语,千万别说汉语,那是半个字都不能说啊。

    先零羌埋伏的士卒此时还纳闷呢,这自己这边儿也没人有什么动静啊,怎么对方就知道有埋伏呢。不过大帅有令,一切不是自己人的,到这来都得死,宁可杀错,不能放过啊。所以先零羌埋伏的士卒没办法了,此时是该射箭的射箭,该出马的都出来了,准备杀了前来的三个人。

    结果先零羌的士卒刚冒出头,就听对方又喊上了,“不好,是,是先零羌狗,快走!”

    张飞这时也适时地大喊了一句:“快撤!快撤!”

    结果三人是赶紧地向烧当羌大营的方向跑去,而张飞说得那个词还是贾诩教他的呢,贾诩是特意教了张飞两个词,这两个词也是要用到的。而张飞接受能力也挺强,虽然他确实不喜欢羌人的鸟语,但是确实有需要,他也就无奈地学了两个词。

    先零羌的一个小头目一看,这还了得,对方应该就是烧当羌狗了,可不能让他们给跑了,跑了的话,大帅一怒,所有人都没好果子吃。

    所以他急忙是大喊道:“快,快追啊,别让烧当羌狗跑了!”

    先零羌的士卒显然也知道后果,所以都在后面玩命地追,但是张飞他们三人的距离和他们实在是太远了,虽然他们在后面已经是紧追不舍了,但是却怎么也追不上,干着急。

    先零羌的小头目真是急了,看来今晚这可真是要暴露了,他急忙地对旁边的士卒喊道:“快,快回去禀报大帅,就说暴露了,请大帅定夺!”

    “诺!”士卒听后赶紧是带马往回跑,去禀告他们先零羌大帅去了。

    小头目此时已经是下了狠心了,反正怎么都是一死,今晚自己就死在烧当羌狗的手里自己也认了。“大家快追啊,千万别让烧当羌狗给跑了!”

    两方的仇恨确实不小,所以都称对方是狗,要说汉人这边都没这样儿呢,这就可见先零羌和烧当羌两方的仇怨之深了。

    当张飞三人玩命地跑到,直到看到了烧当羌的营帐后,张飞心道:“先生之计可就要成了!”

    所以张飞此时大喊,那大嗓门,虽然此时他们距离烧当羌的大营还不近,但是不说烧当羌全营都能听见吧,可听到的人却也不少了,“敌袭,敌袭了!”

    这个就是贾诩教张飞的第二个词,他知道就凭张飞的那个大嗓门,一定是有作用就是了。而这时凉州军的一个士卒也跟着喊道:“先零羌狗来了,大家快迎战!先零羌狗来了,大家快迎战啊!”

    至于剩下的那个则喊着:“大家快迎敌,先零羌狗杀来了,先零羌狗杀来了!”

    就这么几句话,烧当羌的大营可开锅了,听到这几句话的士卒心里都咯噔了一下。本来刚开始听有人喊敌袭敌袭的时候,还以为是汉军趁夜杀了过来呢。结果后面又一听是先零羌狗,听到这个的烧当羌士卒那都是义愤填膺,先零羌狗居然敢这时候过来,他娘的看爷爷不把他们给杀得落花流水。

    要说烧当羌的士卒最恨得真就不是汉军,而就是先零羌的,所以一听先零羌狗来袭,没睡的,或者已经醒来的都穿戴好,拿起了自己的兵器就迎战去了。就算还没起来的,也被同一个营帐的士卒给整醒了,然后一听是敌袭,还是先零羌狗来了,个个都是士气高涨,准备和对方来个死战。

    --------------------------------------------------

    此时在烧当羌大营的麻唐心情不错,就等着亥时一到,自己这边儿的人放火,然后与汉军里应外合。等汉军与烧当羌杀得两败俱伤之时,先零羌的军队再杀出来,坐收渔利,把他们两方一起灭了,自己那就是大功一件啊。

    可就在他这么想着,异常得意的时候,他就突然听人喊着什么敌袭,先零羌狗来了。本来麻唐还以为是自己这边儿的人先行动了,结果把汉军给引来了。不过一想不对啊,这时辰如今可还没到呢,自己这边儿的人不可能会提前行动的啊。再说汉军要来也得是从正面来,从前方杀过来啊,怎么这个声音是从大营后方传来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先零羌,难道说,不好,不好了!麻唐毕竟比一般的羌人还多点儿智商,所以他是一下就想到了,这是先零羌来的军队提前发动了啊,怎么会这样儿呢,不是早都说好了嘛,是等汉军和烧当羌死拼之后,再坐收渔利的吗,怎么如今这倒是提前了啊。

    不过到底事实是什么,麻唐如今也已经来不及想了,他只能是寄托如今的汉军是赶紧杀来,也好让先零羌的损失降到最低,所以他赶紧喊道:“来人!”

    “诺!”

    “命我们的人提前放火,快去!”

    “诺!”

    他的手下领命而去,麻唐心说,马超啊马超,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才是啊。虽然如今还没到亥时,与约定的时辰不符,但是麻唐觉得马超依旧是会中计,因为他特别想要胜利啊。在麻唐看来,一心想要胜利的人,被胜利蒙蔽的人,那是最可能犯错儿的,可是事实会像是他想得那样儿吗?

    此时麻唐的人已经得到了他的命令而在大营四处放火了,而先零羌的大部队却也已经杀到了烧当羌的大营。本来计划真不是这样儿的,但是计划却没有变化快啊,当先零羌的大帅一听说暴露了,他就知道,今晚之事看样儿是彻底坏事了。但是这时候说别的也没用了,只能是看怎么处理善后吧。

    不过这位却也真是一根筋,死脑筋啊。在他的想法中,先零羌人的骄傲是不允许自己带兵临阵退缩的。本来他要真是带着大军赶紧逃跑,一路跑回先零羌的话,那还能保住这次先零羌的兵力,没什么太大损失。但结果这位是直接就带兵杀到先零羌的大营了,这不就正好是中了人家贾诩之计吗。如今根本就是不怕你去烧当羌大营,而是就怕你不去啊!

    这位在马上大喊:“先零羌的勇士们,今晚就是灭亡烧当羌狗之时,大家快随我杀啊!”

    结果他这两句话还真就起了点儿作用,两方本来就有仇,所以是点火儿就着了啊。

    “杀,杀!”

    “杀了烧当羌狗,杀啊!”

    “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杀烧当羌狗!”

    ……

    如今先零羌的士卒已经没工夫再去想什么到底是怎么暴露的了,因为此时最为紧要的就是杀了这帮烧当羌狗,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正所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其实也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烧当羌的士卒就更不用说了,本来烧当羌和先零羌彼此就有仇恨,而且烧当羌士卒晚上休息得本来是挺好的,结果这先零羌的就趁夜来夜袭了。在烧当羌士卒看来,这不明显就是趁火打劫嘛,看着己方和汉军打得都这么累了,然后先零羌狗就跑来趁火打劫了。可以说这时候烧当羌的士卒那真是恨透了先零羌的,所以两方一交锋,就是死战,没人退缩。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就没有第三种情况。

    --------------------------------------------------

    此时马超正在大帐中准备出战事宜,结果探马前来禀报,“报州牧,烧当羌大营有异动!”

    “具体什么情况?”

    “烧当羌大营此时很多地方都是一片火光,而且他们如今正与不明的军队战斗!”

    “好,再探!”

    “诺!”

    不过马超又一想,这个好像不对吧。火光的话应该是麻唐吧,不过明明和他说好了是亥时,可是如今还没到亥时呢,他麻唐今晚提前发动了?至于不明军队,那应该是贾诩,是吗?不过想来好像是不错,但是马超却觉得哪地方还是不对。所以他临时决定亲自到烧当羌的大营前去看看,想到这儿,他就招呼了众人去了两军的大营前看看情况。

    “各位,如今烧当羌的大营有变,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为好!”

    “诺!”众人应诺,随着马超一起前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