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后,麻唐又和马超商议了一下具体的时间,等一切都商议好后,他这才向马超告辞离去。

    看着麻唐走出大帐的背影,马超心说,哼,这次是谁算计谁还不一定呢,反正自己这边儿有贾诩这么个老狐狸在,我就不信他能被你们羌人给算计了?你们想得倒是挺好,但是到最后估计你们就该是要“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哈哈,哈哈哈,马超此时是在心中哈哈大笑。

    两日后的中午,马超就准备展开他们此次的行动了。因为今日晚上的亥时正是他与麻唐约定好的时间,两方是共破烧当羌,所以这个时候贾诩就要出发了。

    其实之前贾诩出得主意说来也很简单,因为早年他还在游学的时候,是特意来到过西羌地区的。虽然他也没有深入多远,但是近边儿的地方那可是都到过。而且此地他更是特别地熟悉,他知道有一条异常隐蔽的小路通向烧当羌大营的后方,所以此次向马超提议由他亲自带兵去绕到烧当羌大营的后方,最后和马超两方是前后夹击烧当羌的大军。

    至于那条小路嘛,就连烧当羌的人估计都不知道,而当年的贾诩他也是在无意中才发现的。不过根据他的预计,这条小路绝对不好走就是了,因为这个在当年就是不好走,所以就更别说又过了这么多年了。而之所以要在今日行动,就是因为贾诩他的意思,他认为就在与麻唐约定好的日子动手才最好。

    他麻唐不是想坐山观虎斗,坐收渔利吗,而贾诩他又何尝不是想见招拆招来个将计就计呢。所以最后就把这个和绕到烧当羌大营后方夹击,两个放在了一起,这就是贾诩的想法。在他看来,反正就是一并解决了吧,省时省事。

    贾诩带走了之前他带来的两万士卒中的一半,也就是一万人,悄悄地离开了大营。和他同去的还有张飞,而这个也是马超特意安排的,张飞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贾诩的人身安全。贾诩对此自然是没什么意见了,其实虽然张飞看着像个粗人,但是贾诩却是很清楚,涿郡张飞张益德,这是个读过不少书的人,而且还是颇有主意主见的。

    虽然比起谋士来他当然还是不如,但是你要小看他的话,那吃亏的可能就是你了。尤其贾诩之前还看到过张飞的草书和画得仕女图,就连他对此也是不得不感叹了一句,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而此话用在张飞张益德的身上,却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贾诩他不只是带走了一万士卒,更是带走了马超营中大部分的精锐斥候,还卷走了一些烧当羌士卒的服饰,他说这个可能要用到,很有用。而对此马超自然是无不应允,而且他也明白贾诩之意,果然这老狐狸是老谋深算,谨慎得很啊。确实,这个时候你不谨慎小心那肯定是不行的,什么叫“一招走错,满盘皆输”,其实还不就是这么个道理吗。

    贾诩带着人马向隐蔽的小路进发,等到了地方后,事实也证明了他之前的想法是对的,那是一点儿都没错啊。小路果然是异常地难走,不只是坑坑洼洼,乱石满地,而且还更是杂草丛生,崎岖坎坷。虽然那草还不至于像人那么高,但是还真都差不了多少了。看来此地应该真是没人走,所以才成这样儿了。

    而如果马超在此的话,他一定会马上就感慨一下,某个文学家说得是一点儿没错,“世上本没有路,而走得多了,也便成了路”,而走得不多,或者干脆没人走,那路自然也就荒废了啊,而这条小路不正是如此吗。

    没办法,再难走的路也得往前走,而且是必须走。虽然此时尽管士卒是心中叫苦,而且心里顺带着把贾诩给骂了几十遍,但是该行动的时候还是得行动,服从命令才行啊,要不后果可不堪设想。而贾诩呢,他虽说如今年纪大了是没错,但是他却也和普通的凉州军士卒一样儿,在小路上慢慢走着。

    而旁边的张飞见此情形,他对贾诩那真是不得不佩服了,而且还是五体投地的。心说虽然贾诩贾文和他只不过就是个文士而已,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做得一切却并不比任何武将差什么,一样儿的身先士卒,确实给士卒们起到了榜样带头的作用啊。

    所以哪怕此时士卒们的心中再叫苦,再有怨言,但是当他们看到了正在前面缓缓走着的贾诩的时候,他们心中也都没有太多可想的了。你看人家一介文人贾先生都能如此,而自己等人还是军中之人呢,如今这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啊,难道说自己还不如人家贾先生那样儿的一介书生吗。

    所以士卒们一想到此处,很多人真都是马上就抛开了那些抱怨,也不顾其他地就向前走去。怎么说也是凉州军的士卒,怎么可能还不如一介书生,这要是被人给传了出去,那不只是给自己丢人,给凉州军丢人,更是给州牧丢人啊!这人,丢不起!!

    其实凉州军也确实,在马超想来,确实就是这么个比较有集体荣誉感的一支队伍。如果说还是在很久以前,他们还是一直在明里暗里地与并州军相争,但是在那次经历了耿鄙的大败之后,已经几乎是没人再怎么想这个了。以前的凉州军和并州军确实是都想着要天下第一,当然了,这个更多的是说骑兵第一。

    那时谁都想自己第一,也都想让人认可自己是第一。所以一直以来,凉州军和并州军都是谁也不服谁的,以致于所有凉州的军队、并州的军队,都是如此。但是经过了当年耿鄙的那场大败,接着是马超接手了之后。其实凉州军一直都是在慢慢地改变着,尤其是马超刚开始对凉州军士卒说过的话,“第一不是自封的,而是天下人承认的才算。作为凉州刺史的本人也认为凉州军是最强的,但是我们强在什么地方,那是要让天下人看到了才行!并州军不管如何,只要我们遇到他们,之后再把他们给打败,那么如此,他们还有何与我军抗衡的?”

    当初马超的一番话让凉州军绝大多数的士卒们都明白了,就是想要第一,那就要证明给天下人看才行。而如何去证明,那么就要有绝对的实力才行。而怎么才能有实力,那自然是要去刻苦训练了,没这些,哪有实力?而到时再把并州军给打败了,把他们踩在脚下,试问他们还何面目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

    其实那个时候凉州军是初逢大败,而且是败得比较彻底,最后就只有不到两成的人逃了回来。所以马超在整合了新的凉州军后,他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毕竟凉州军受这个第一的影响挺大的,只是马超觉得什么第一第二第三的,那通通都是虚名,累人的虚名啊。但是士卒却很在乎这个,所以最后是没办法了,他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而他的意思是想让士卒能抓紧训练,也好真正证明自己是第一。结果最后的效果也确实不错,直到如今,大多士卒还都记得这个事儿呢,而当年马超的话,那更是深深地烙印到了许许多多士卒的心里。

    此时的张飞觉得挺奇怪,因为最开始的时候,他感觉凉州军的士卒好像是挺不满的,虽然都没说什么,但是他却也能感觉得出来,很多人都有心有不甘啊。但是这才过了这么一会儿,这就已经有所变化了,士卒们几乎个个都是很振奋,像是前面有美人似的。难道贾诩他真就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影响到这么多的人,榜样有这么大的作用吗?张飞他确实对凉州军还不是说是那么特别了解,所以他不明白。但是如果马超此时在这儿的话,那他估计一下就会明白了,但是换成是他张飞嘛,他确实还是差了不少啊。

    张飞都注意到的东西,贾诩他当然也早都注意到了。不过他可不是张飞,张飞不太明白的东西,他贾诩可是明白得很呢。此时他心说,凉州军果然是不一般啊,这绝对非是一般的军队可比。而马孟起此人有如此之助力,当得走得更远,前途甚是远大啊。

    乱世靠得是什么,那还不就是你的势力吗。而试问手下要是有着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那么天下还有谁能与你争锋啊。不过虽然凉州军可谈不上什么战无不胜,但是在贾诩的眼里看来,他们确实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至于说以后具体能达到什么程度,这个可就不好说了。不过有发展是一定的,而且还不小,这贾诩的眼睛可毒着呢。要说他这辈子可也要靠着他这双眼睛混呢,所以毒这是当然要的了。

    大军不知是走了多久,贾诩突然就命令全军停止前进,在原地休息。说实话,确实是很累啊,比急行军都累,而贾诩自己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了,所以这个时候正好休息一下,大家也都借此机会缓解缓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