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你口口声声说要灭了烧当羌,可你也是烧当羌的吧,不知这个又如何解释?”

    马超这句问完后,只听麻唐冷哼了一声,而且把眼一瞪,表情十分丰富,看样儿是和烧当羌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哼,州牧可以说在下是烧当羌的,但是在下要说的是,州牧的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其实在下心里却不承认这个,更何况它烧当羌乃是在下的仇人啊!”

    马超一听,有意思,这里看来是有什么故事啊。

    “这,这其中有何隐情不成?”

    麻唐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好似下定了决心回忆着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对众人是缓缓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一件比较狗血的往事就被麻唐给缓缓地道出了,众人一听,原来如此啊,怪不得此人要覆灭烧当羌,原来还有这么一件不为大家所知的事情。

    麻唐确实就像他自己说得那样儿,其实他真是从心里不认可自己是烧当羌的人。如果严格来说的话,他其实也只能算是半个烧当羌的人。因为他的父亲是先零羌的,而母亲才是烧当羌的,所以他之能算是一半吧。

    在几十年前,那时候的烧当羌是刚刚没落,然后先零羌还有其他几个羌族部落就趁火打劫,是联手把烧当羌给赶到了如今这么个偏僻的破地方来了。而从那时起,烧当羌和先零羌就算是结下仇了,所以两个部落几乎是没有任何往来,有也只不过是部落个别人私下里进行的。

    而麻唐的父亲和母亲就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之后彼此又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结果最后就有了麻唐这个结晶。而这个事儿在羌人来说其实不过就是个平常的事儿而已,但是当初烧当羌的首领,那时候还不是迷吉,而是他的父亲,他探听出来了自己部落的女子生下的是先零羌的种,结果当然他就火了。

    平时的话,这个事儿根本就没什么,但是那时候烧当羌和先零羌是刚刚结下大仇,而迷吉的父亲是正憋着气儿没地方发呢,出了这样儿的事儿,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是可忍,孰不可忍。结果就把麻唐的母亲给处死了,不过麻唐比较幸运,因为他母亲早就知道自己会如此,所以他被他母亲早早就给送走了,最后他是被人送到了先零羌他父亲那儿。

    直到那个时候,他父亲这才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在,可是孩子的母亲却已经不在了。不过这样又能如何,他自己也不过就是个没什么势力也没什么实力的小士卒而已,所以只能把麻唐拉扯大。等到麻唐十岁的时候,他父亲也不在了,不过他却把这些恩怨都告诉了麻唐。至于自己儿子要如何做,那么就随他去吧,他是管不到了。

    结果麻唐自然是立志要给母亲报仇,于是就潜伏到了烧当羌那儿,而之后又到了迷吉的帐下,而迷吉可什么都不知道,还一直以为这麻唐是个忠心耿耿的人才呢。

    而麻唐这些年,是一直都在寻找着时机来对付迷吉和烧当羌,可是一直都没什么好机会。但是这次他发现了,那就是马超带着汉军来报仇,这不正是自己一直都在苦苦找寻的大好时机吗。结果就在今日的夜晚,他找了这么个机会,就准备来找马超谈合作的事儿,结果最后却被大营的守卫给当成细作抓了进来。不过他那时候正发愁怎么进来呢,没想到啊,倒是很容易地就见到了马超。

    众人知道麻唐是为何如此了,这也解释地通了,他要覆灭烧当羌的事儿。不过马超还是偷偷看了眼贾诩,只见贾诩对他微微地点了点头。那意思是说,这个没错,麻唐这说得故事是真实的。

    马超这一下就心里有数了,也许这个麻唐的一番话,一个故事能骗过所有人,但是他觉得绝对是瞒不过贾诩这老狐狸了。反正马超可不认为麻唐有这么大的本事能骗过贾诩,其实他自己也是偏向于麻唐所说之事是真的。毕竟有些东西,你演戏终究是演戏,而有些东西可不是能演出来的。就看麻唐的那个表情,那个动作,那么一番话,马超也算是深有体会,毕竟他曾经也是为了报父仇而一直蛰伏着的人。而麻唐,其实也这样儿。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啊,就是这么回事儿。

    这都听人家讲完了,马超对麻唐说道:“这个你也不要激动,一定是有机会报仇的!再说了,这么多年你都等了,难道还差这些时日吗?”

    麻唐出言道:“在下自然还能等,只是不知州牧的想法,是否和在下合作?”

    马超一听,又是偷眼看了下贾诩,毕竟此时他是不好明目张胆地问贾诩什么的。因为马超是这么想的,贾诩和崔安带两万士卒过来支援,烧当羌绝对知道此事,但是他们更多关注的应该是自己的两万士卒,而对贾诩和崔安,关注地绝对很少,甚至都不会当什么事儿。那么这样儿就太好了,自己正是想要这种效果,没人去防备贾诩,那么自己一定是能马到成功啊。

    结果贾诩这次他没点头,但却也没摇头,只是看口型他是说了一个字,马超看出来了,是个“拖”字啊,他一下就明白了贾诩的意思。贾诩那意思就是,让自己先别答应麻唐什么,之后再说之后的。

    马超一想,这样儿也好,反正大家都在这儿呢,也好一起研究研究。不过倒是还得先把这麻唐给打发走,“这个,你先下去吧。等我与众将士商议一下,明日再答复你,你看如此可好?”

    麻唐一看,这马超想和他自己的属下商议一下此事,那自己还能不让人商议吗,而自己也只能是先行告退了。

    “如此,在下便等着州牧的好消息!”

    “好了,带他下去休息!”

    马超命令麻唐旁边的士卒,别看他说得倒是挺客气的,带麻唐下去休息,但是马超那意思士卒太明白了,要说都跟随自己的州牧多年了,自己州牧什么样儿他还是了解的。州牧的意思就是一定得好好看住了这个人,要是他有什么异动,赶紧禀报。

    “诺!”于是士卒就带麻唐下去休息了,当然还少不了暗中地监视。

    两人下去后,马超向众人问道:“不知各位觉得此事如何?”

    马超当然不是想问这事儿的真假,而是想看看大家有什么别的看法没有。

    结果张飞先开口了:“主公,这事儿我看他说的都是真的,合作的话也未尝不可啊!而我军此时是正愁没有办法破敌,结果这不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吗,哈哈哈!”

    结果张飞说完,大帐中一时都没什么动静。而且他笑得声音也不小,在如此安静的大帐中他笑声显得又是更大了。

    马超心说,张飞的话还是太简单了,如果真要是这么简单那可就好了。因为自己总是觉得这事儿是透着蹊跷啊,但你说是什么地方,自己也不太清楚,而再具体的自己也说不好了。

    他看了眼李为,“李为,说说你的想法!”

    李为一看,这自己主公是直接点名儿了,自己怎么也得说几句才行啊,“诺!主公,属下与益德兄的想法也差不多,只是属下觉得此时我军还得谨慎小心才行啊!”

    “哦?为何?”

    “回主公,难道主公就不觉得此事未免是太过于巧合了吗?如今我军与烧当羌正是相持阶段,谁都想把对方给灭掉,但是却都束手无策。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冒出一人,说要与我军合作,共破烧当羌,这个未免巧合了些!”

    马超赞许地点了点头,李为的话很有道理啊,确实就是如此,此时是自己和迷吉都想着怎么能去灭了对方,而就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就蹦出来一个麻唐,说要和自己合作,把烧当羌给灭了,这事儿真是不得不防啊。

    “有理,超请问文和先生,不知先生觉得此事如何?”

    马超这最后当然就是问贾诩了,至于武安国直接就被他给无视了,而武安国也乐得这样,自己主公什么都不问他才好呢,因为自己实在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啊。至于崔安,问他还不如不问,马超自然不会去自讨没趣儿。

    贾诩睁开了眼睛,说道:“主公,诩只知三件事,其一,麻唐此人确实与烧当羌有杀母之仇,而这其二嘛,自然就是其人确实也是想覆灭烧当羌,这个也是没有错!”

    说道这儿,贾诩不说了,而张飞则对他说道:“看来先生是赞同我的话了,该和此人合作破敌!”

    贾诩只是淡淡一笑,而马超则对张飞说道:“益德你不用心急,先生的话可还没说完呢!”

    张飞一听,也是啊,“那还有第三呢,先生请讲!”

    “这第三,麻唐与烧当羌有仇没错,而他想覆灭烧当羌报仇雪恨亦没错,但是其人却不是想与我们真正合作的,他只不过就是想利用我军耳!”

    听了贾诩的话,马超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