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了马超三人讲完了之后,时间已经到了晚上,所以马超还是先设宴为贾诩崔安他们接风,然后再说别的。对马超来说,如今这又不是什么紧急情况,所以该吃晚饭的时候还是要先吃饭的为好。

    宴毕,全都撤下后。马超此时这才出言向贾诩问道:“不知先生有何办法,能让我军以最小的代价灭了这烧当羌?”

    这时候其实不只是迷吉在想着怎么去灭掉汉军,而马超也一样是想着怎么能灭了烧当羌。只是这事儿当然不是那么简单的,贾诩虽然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但是此时他却对马超说道:“诩敢问主公一句,主公可是很早就有此想法了,想要覆灭这烧当羌?”

    虽然不太清楚贾诩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既然他都问到这儿了,马超当然也是不能不回答,再说这个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东西,所以只见他点了点头,“没错,超确实在很多年之前便有此意,不知先生为何有此一问?”

    “主公是否还记得兵法上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诩却想问主公一句,主公对烧当羌到底有多少了解?”

    “这,烧当羌嘛……”

    马超心说我怎么了解,对啊,自己居然不知道多少?贾诩问的这个问题,自己确实是对烧当羌谈不上什么了解啊,但是李为他们不是了解吗,难道这……

    他突然明白贾诩问自己话的用意所在了,是啊,“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自己之前就以为凭借李为他们的了解,自己也就够了。但是实际的情况呢,实际的情况就是,仔细想想,李为其实也不过就比自己了解得多一些而已,而自己是认为够了,但是真实的情况是不行,不够,远远地不够啊。因为李为说得那些也并没有帮上自己太多,所以确实不够。

    之前的自己还没怎么想这些,就想着怎么去打仗了。可此时贾诩这么一问,自己也不得不说,这是自己的失误啊。轻敌了,如果早在几年前自己就派人潜入到烧当羌这儿来,那么如今就绝不会如此,贾诩一问自己,然后自己却说不出什么来。

    马超终于明白,因为自己当初的大意轻敌,所以导致如今的情报其实很少,而就这么一点,这其实就是自己的一大失误。

    贾诩看着马超的表情就是一笑,“呵呵,看来主公是已经明白了!”

    马超赶紧是再次地站起,对着贾诩深深施了一礼,“超多谢先生,此确实乃是超之过也!前车之鉴,超必当吸取教训,再也不会犯如此错误!”

    贾诩只是微微点头,却也没再多说,只是还接着马超之前的询问说道:“主公之前问诩,说有何对付烧当羌的办法,能让我军以最小的代价灭了烧当羌。其实诩确实有些想法,不过此事最后还得由主公来决断才是!”

    马超闻言心中豁然开朗,有主意就好,有主意就好啊,就怕连贾诩他都没有办法,那可真就不好办了。自从贾诩加入了马超的帐下后,这还是马超第一次问计于他,如果说第一次就让马超败兴而回,那么马超确实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好在贾诩此时说有主意,那么就八成这个就能成。

    “文和先生……”

    马超这儿是刚说了不到半句话,结果帐外士卒来报,“报州牧,有人抓到了烧当羌的细作一名,请州牧决断!”

    马超刚想说不见,不过回过味来了,什么什么?烧当羌的细作?不是使者吗,那么这是什么情况来着,对方又是来做什么的?上次来了个使者,然后被自己算是赶出去了,结果这回又来个细作?马超如今他是满脑袋问号啊,疑问太多了,因为这事儿蹊跷啊。不过他此时看了眼贾诩,结果贾诩对他是微微点了点头,马超明白,于是就对士卒说道:“把他带进来!”

    “诺!”士卒领命而去。

    本来这之前马超是刚和贾诩说到了最关键的地方,结果就被突如其来的细作事件给打断了,那么此时暂时也就不能多说了,只能是等着被抓的细作到来。

    果然,没多一会儿,士卒就押上来一人,马超定睛这么一看,这人自己认识啊,这不就是之前那个迷吉派来的烧当羌使者吗,怎么如今被当成细作给抓来了,难道说这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马超带着疑问向此人问道:“下面的细作何人?”

    此人闻言,是一脸苦笑啊,“州牧,在下可不是细作啊,您不认得在下了,在下可是之前的烧当羌使者啊!您可是见过在下的!”

    马超猛地一拍桌案:“怎么,你不是细作?这此人是如何擒得?”

    这前一句是对此人说的,而后面一句则是问这人旁边的士卒的,结果士卒回道:“禀州牧,此人在我军大营外鬼鬼祟祟,所以就被大营守卫当作细作擒拿!”

    马超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如果没有异常,自己凉州军的士卒绝对不会把使者当成是细作给擒拿到这儿的。

    于是他又拍了一下桌案,说道:“你还说不是细作,此时都已如此之晚了,你为何在我军大营外鬼鬼祟祟,是不是有何不可告人的目地,还是迷吉让你如此做的,说!”

    “诺!在,在下可是特意来和州牧合作的啊!”

    “哦?合作?不是迷吉让你来的吗?”

    马超听到合作两字后心里就是一动,于是向此人询问道。

    此人又是苦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州牧请想,真要如此的话在下也就不会在大营外徘徊不前了!”

    马超点点头,“说得倒是有理,那么你为何而来啊?对了,到了如今本州牧也不知你到底叫何名,快快报上名来!”

    “诺,在下名儿叫麻唐,一直都在迷吉的手下做事!”

    马超一听,差点儿没笑了,麻唐,之前有个第一勇士叫里吉,然后这回又来了个麻唐。难道说烧当羌的都研究吃吗,不是里吉就是麻唐的,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再出来个土豆什么的。

    马超因为是一军主帅,更是身为主公的人,所以就算他觉得再好笑的事儿也得忍着,但是他手下的人却是忍不住了。其他人还好点儿,可是崔安和张飞实在是忍不住,所以两人扑哧就笑了一下,然后一看情形不对,马上就收住了。

    不过张飞还是在崔安旁边小声地嘀咕道:“我说福达兄,这烧当羌的人还真会起名儿啊。你是不知道啊,他们还有个第一勇士叫里脊吉的,你说有没有意思!”

    说完,两人又是笑出了声来,结果马超对他们一瞪眼,于是崔安和张飞马上就回复原来的状态了。其实不管是崔安也好,张飞也罢,对马超那真算是言听计从。

    看这两人回复过来了之后,马超继续说道:“那个麻唐,你继续!”

    虽然那个叫麻唐的此时有些尴尬,要说很久以前他小时候确实还不知道什么,但是长大了之后他就知道麻糖是什么东西了,不过名都叫了几十年了,自然不能改了。而自己如今是“人在屋檐下,是不得不低头”啊,自己这算是求人来了,所以不放低姿态那肯定是不行的。

    “诺!在下此次前来,乃是在下自己的主意,与他人无关。因为在下此次前来,确实是与州牧寻求合作来了!”

    说到这儿,他偷眼看着马超,看看马超作何表示。

    果然马超有了兴趣,问道:“不知你要如何合作,或者说你有什么值得我军合作的?”

    马超对这个很现实,合作就是双方双赢的东西,但是双方能合作的基础,不说是彼此实力都差不多吧,但是至少得让对方看到之后能得到的实际利益,而且还是比不合作要得到得多的利益才行。不过马超还真就没看出来,麻唐他能给自己这边儿多大多少的利益。

    麻唐却是一笑,“也许州牧认为在下确实没有这个资格,但是在下却认为,在下正是有这个资格与州牧合作的!”

    “这是为何?”

    “哈哈,正是因为在下乃是在迷吉的帐下做事,而州牧如果与在下合作的话,那么击破烧当羌当是指日可待了!”

    马超也是大笑:“哈哈哈,还不知你居然有如此本事?不过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吗?”

    “州牧当然会相信的,因为在下知道,如今州牧恐怕也是对烧当羌束手无策吧。而在下的最大优势就是在迷吉的帐下做事,是烧当羌一边儿的人,但是如果我们两方里应外合,那么到时烧当羌必灭!”

    麻唐此时是非常自信地说着,而马超听后心说,要是之前的话,自己绝对会动心,没准一下还就同意了也不一定。但是如今贾诩来了,他自然有他的办法,所以不一定非要与你合作。不过看你好像也是想要灭了烧当羌,但是这又是为何呢,难道你麻唐不是烧当羌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