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一个回合,双方就各自罢兵归营了。其实要好好算起来,此次两军真正的初次交锋,那真是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不管是凉州军一方,还是说烧当羌一方,都是如此,谁都各自有各自的损失,然后两方几乎差不太多,所以谁也没占到便宜,谁也没怎么吃亏。

    不过要真算起来,还是烧当羌吃大亏了,毕竟迷吉帐下的一员猛将就这么殒命了。看看此时迷吉的脸色就知道了,他是如何的心疼啊。

    “唉,真是没想到,滇奴居然死了,被汉军给害死了啊!”

    不提别的什么,迷吉帐下死了一员猛将,其实换谁谁都得心疼啊。但是人都已经死了,想得再多也没用,所以迷吉也就不再多想了。只是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马超和凉州军的身上,毕竟要是没有他们的到来,自己帐下的猛将就不会阵亡,自己烧当羌的勇士就不会死伤。

    不过还有一点是他所不太能接受的,那就是根据刚刚自己手下的统计,这次和汉军的初次交锋,己方根本就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当然了,汉军同样儿也是没有占到任何便宜,不过在迷吉的眼里来看,自己烧当羌的勇士们才是最最强大的,那些孱弱的汉人如何能比得了,两者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吗。

    但是如今事实却败在眼前,自己是不能不相信了。本来第一次让里吉去稍微试探一下马超和汉军的时候,自己虽然听他所说的也算是信了,不过真正见过了之后,自己其实才算是真正地相信了,这回是一点儿都不会怀疑,汉军确实比很久很久之前自己预想得要强,所以以后可能就是苦战了。

    对此迷吉也只能是自己在心里苦笑几下,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反正自己当初的年少轻狂,如今是到了自己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只是这个代价可能有些大。虽然自己从内心上根本就不想承认什么,但是事实却不会改变,汉军确实很强,是强敌,不次于己方的勇士,所以结果会如何,自己也相信己方会胜利,但是真的一定会吗,反正自己也不知道。

    不说迷吉在那儿胡思乱想,就说凉州军撤兵,然后马超回了自己的大帐后,他特意把张飞、武安国还有十八子都给召集来了,想和大家简单地聊几句。

    众人都到了大帐,张飞三人拱手齐声道:“主公!”

    马超对众人点点头,然后伸出右手慢慢地微压,示意众人都各自坐好。

    “大家都坐吧,咱们说一下今日之战!”

    “谢主公!”

    众人坐下后,马超对众人说道:“想必各位也都看到了,烧当羌的战力不容小觑,绝非泛泛,所以不知大家都有何想法?”

    马超经过这次和烧当羌的出战,不,再加上之前和那个烧当羌的第一勇士里吉的一战,他是看出来了,烧当羌的战力确实很强,其实要真说起来的话,应该比自己训练多年的凉州军还要强上半分。

    而这次的对手,别看只有区区的三万多人,但是战力却绝对不是以前的玉门关马贼、太平道黄巾军还有韩遂的叛贼所能比的。其实不管是玉门关的马贼也好,还是太平道黄巾军也罢,甚至是韩遂的叛贼一方,其实在马超的眼里看来,他们真就是乌合之众,至少在战力上不如自己的凉州军。

    但是今日遭遇的烧当羌,马超知道,就光以战力上来说,绝对是己方的劲敌了。就这,人家还是没把老弱妇孺给算上呢,如果算上这些人,那么己方就不是对手啊。不要小看老弱妇孺,也许汉人的老弱妇孺基本上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但是一般异族的老弱妇孺那可都是要比汉人强得多啊。这个就是事实,你不承认也是如此。就拿最简单的一点来说吧,人家人人都会骑马,这个汉人就比不了人家。

    其实马超并不是怕烧当羌什么,但是却不能算是太多。他知道真要是硬碰硬,硬拼的话,那么自己这边儿最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大家一起玩完。不过人家还有老弱妇孺在,这个和自己的初衷可是不一样啊。还有一点便是,自己的凉州军可禁不起损失这么多,自己不在乎什么家底。但是从陇县出来的时候,自己可是暗下过决心的,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力,带回更多的凉州军士卒。自己如果这个都做不好的话,那还谈什么去争霸天下啊。

    对马超来说,最最好的那就是智取,不过一时半会儿自己这边儿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他此时倒是有点儿埋怨自己了,为什么当初就没把贾诩贾文和给带过来呢,如果贾诩在这儿的话,没准他就能有什么好主意也不一定。看看吧,此时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三日之内自己还是没什么建树,那么就一定要把贾诩这老狐狸给召过来,想必他应该能起到大的作用。

    此时的马超给自己定了个期限,毕竟他马超马孟起真不是一个什么事儿都想着去依靠别人的人。其实马超在重大重要的事儿上更多的时候他想得都是去靠自己,只要是自己能解决好或者是能处理好的东西,一般来说都是他自己去完成。而实在是自己也无能为力的东西,那么他就会去让别人帮忙什么的。当然了,在有些东西上,他还是想着和别人合作的,这个也不是没有。但是第一时间靠自己,这个,马超确实是如此想法。

    众人听自己主公这么一说,他们一时也没什么话了,本来嘛,马超看到的东西,其他人自然也都看到了。不得不说,烧当羌确实是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啊,这个却是没错。其实这个想想也不难明白,如果烧当羌真是那种好欺负的羌族部落,那不就早被别的羌族部落给吞并了吗,还能把他们给留到现在?

    虽说烧当羌的存在,那是种种原因的结果,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的战力其实也是原因之一。就因为他们还有战力,而且不是很弱,所以才没人敢打主意。因为万一最后烧当羌来个鱼死网破,那谁碰的谁就倒霉了。虽然能灭烧当羌,但是确实像之前说得那样儿,绝对是得不偿失,绝对是元气大伤啊。所以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谁也不想把烧当羌逼迫到那个份儿上。

    但是马超他们却危险了,因为从如今的情况来看,烧当羌正在一点点儿地被他给逼迫着,没准走到最后那不也说不定,反正对烧当羌,对迷吉来说,大不了就是个鱼死网破,谁怕谁啊。自己好不了,但是自己还能让马超让汉军他们好吗?

    还是李为先开口了,毕竟他对烧当羌比较了解,而且他是当事人,所以第一个发言很正常,没人会有什么意见。再说此时张飞还有武安国他们两个是巴不得李为先说呢,因为他们确实暂时没什么话说啊。

    “主公,烧当羌的战力确实是比我们预想得要强些,但是我们与他们早已是不死不休,所以不是他们灭就是我们亡。属下以为,我军是不是可以寻找些外力,比如说羌人中的先零羌!”

    马超闻言微微摇了摇头,“你说得不错,但是先零羌却不会成为我军的助力!”

    其实马超之前也不是没想过这个,但是他知道,先零羌绝对不会真正地帮助自己。第一,先零羌和烧当羌同为羌族部落,哪怕是再有矛盾,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啊,“兄弟阋墙而外御其侮”。先零羌和烧当羌其实算是兄弟,而汉军就是外人,虽然他们还不至于是一起外御其侮,但是先零羌的选择……

    第二,先零羌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帮助汉军灭了烧当羌的。他们更想做的其实就是坐山观虎斗,准备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马超虽然没和先零羌接触过,但是推己及人,如果自己是先零羌的话,自己就会如此做的,所以……

    其实马超觉得,假设一下,如果自己真是先零羌的话,那么可能会假意地先和汉军合作,取得汉军的信任,然后等一起把烧当羌灭了后,再在背后给汉军一刀,如此就圆满了。不过先零羌到底是怎么想的,马超也不清楚。不过在他看来,坐山观虎斗是一定的,但是先零羌到底有没有更阴险的打算,这个马超觉得可能性不大。

    李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他也没去争辩什么,只不过旁边的张飞却嚷嚷道:“难道他们先零羌不会帮助烧当羌吗?”

    马超对此倒是没说什么,李为则是摇了摇头,“益德有所不知,烧当羌和很多的羌族部落可都有仇怨,尤其是先零羌。再说,如果羌族的部落真是如此团结的话,那么他们早就够强大起来了,哈哈!”

    张飞听后,他一想,也对啊,李为说得确实有道理,好像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