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确实,别说马超是带兵绕路到了罗县,之后拿下城池才到的临湘,就算是他想突袭临湘,那都不可能,临湘算是在长沙的中部,可不像蕲春,在江夏的东边儿。所以说起来想进兵临湘,不管你在哪儿进兵,都是要被人家给发现的,可之前江东军进兵蕲春,却是没有被己方发现。这个就不得不说,是己方的大意,而对方这隐藏也不错,行进也是偷偷摸摸,算是没

    什么太大动静。真的,要不然的话,马超觉得己方怎么都能发现,做好准备迎敌,而不是被凉州军给奇袭了,不光是损失不少,一个县城就那么丢了,这个可真是没什么好处,可不是。所以说临湘可不比蕲春,后者的话,其实是有那个奇袭的条件,可是前者真心就没有,

    别说是八万人马,就是八千也不好使。这个真是,如果是八百的话,没准还行,毕竟不到千人的话,也许还能不被兖州军的探马发现,这个并非就是没可能。但是八千八万,那是没什么可能不被发现的,八千都得发现,就更不用说是八万人了,那八万人是个什么概念,你

    真正看到了,就有个直观的了解了,真的,那也绝对不是八百八千能相提并论的,真是。八百的话,其实进长沙,都未必真就不能被江东军给发现了,至少这个时候,那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确实如此,毕竟情况不同。如果说凉州军和江东军都没大战的话,那么就未必,但是都已经是大战了,那么就容易被发现了,很正常。这个你必须承认,凉州军与江东军大战

    的时候,双方可以说都是神经紧绷,这个肯定是。而且在其他郡县的守将也都是想着,这敌军要是来了的话……所以说没有谁不更加小心谨慎,让己方探马多出去一些,多去久一点儿,就为了查探情报啊,真是。所以说该发现的,那肯定都能发现,别说是八百了,就是八

    十甚至八个人,也许都可能被发现,这个没什么。当然了,要真是发现不了的话,那么再多点儿都可能不被发现,不过八万的话,傻子都能看着,那就不用多说什么了。而马超是带兵到了临湘,凉州军在城外驻扎了下来,黄盖就那么看着敌军在城外驻扎,他是想着之后的

    战事。这和凉州军,那绝对是恶战,对己方没什么好处,可却还得是尽力而战啊,这个肯定是,不过之后自己还得像朱然那样儿,带着残兵跑……对此,黄盖肯定是不想,可他却也知道,其实这个自己是决定不了,除非己方一下就多了好几万人,那么自己是有信心守住临湘,可如今这个人马,自己真是没什么信心啊,真是。没兵的时候,就是周泰那样儿的,最

    后照样儿不好使,这个黄盖实在是太清楚了,真是。要真说起来,就以本事来论,自己可是不如周泰啊,这个他也知道,所以就更不用说是人马还比蕲春少了。当然,也是,这人家凉州军人马也比之前少了,这个不假,可自己这儿人马也不如蕲春啊,更何况自己还不如周

    泰,这个才是根本,黄盖都清楚。要说他嘴上的话,大多时候黄盖是不会承认,自己比不上周泰,不如其人。但是心里,怎么都那么认为,事实就是事实,自己不如其人,毕竟人家好歹是大将,可自己终究不是,这个没错。当然了,自己好歹是在军中多年,这个经验什么的,那也不是他周泰能比的,这也确实,如果说自己还有超过对方的,那就是这个了,不是

    其他的。看到城外那么多人马,黄盖压力确实不小,比之前在罗县的朱然,那是只多不少,这个肯定是。毕竟朱然丢了罗县,最多也就是只丢了一个长沙比较重要的一个县而已,但是黄盖知道,如果说连临湘也丢了,那么加上之前的罗县,可以说长沙就算是沦陷一半了,这个他作为长沙太守,那还是知道的,确实很清楚,其实就是如此。这个也不得不说,马超是

    很会选择县城去攻略,这个黄盖也是看得出来,可以说经验丰富的人,都得如此,很正常。而马超的话,显然就是了,真没错。黄盖从来没因为马超年纪比自己小十几岁,他就小看其人,这个真没有。别说他的身份地位,就说其人十岁出头儿就已经在并州军中效力了,这点

    就绝对不是一般般的人能比得上的。最早当兵的时候,都得十三四岁了,差不多那样儿吧,不过马超的话,人家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军中混了,这个可不是别人能比的,黄盖很清楚,至少自己比不上啊,真是。不过虽说如此,可他是不怕凉州军什么,顾虑担心也没

    办法,那不可能没有啊。哪怕就是凉州军不占优,他这该有的顾虑也肯定有,不过多少的问题而已,就是这样儿。如果说是江东军占优的话,那么在黄盖这儿的顾虑就少,很正常,几乎就不会怎么想。可如今不是他们占优,就一个城池有点儿优势,其他的还都在人家那儿,所以说他顾虑就多,这个也是没办法,哪怕就是他这么个老将,这江东军的元老之一,也是

    一样儿免不了如此,这个肯定是,没什么区别。而此时他就等着明日的战事,敌军第一次试探进攻。虽说黄盖是没大信心,可该守城,该自己尽力,那还是不含糊的,这个肯定是。而且他好歹是老将一个,而且临湘这儿人马可比之前罗县还多,所以守城时日,那必然是要

    多于罗县,这个肯定是,除非是出大意外,那就没有办法了。有时候非人力所能及的东西,你哪怕就算是本事逆天,可依旧是不能力挽狂澜,就这么简单。而黄盖是不希望那样儿,真要有的话,还不如出个什么奇迹,让己方逼退了凉州军,那样儿的话不是比什么都好?真是,

    不过那也就是想想而已,就黄盖都知道,那九成九是没可能的,真是。当然了,真要是有奇迹出现,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他从来都没指望着那个,这个也是没错。像他那样儿的沙场宿将,从来都不会有那样儿的心思。而有那种心思的,最多也就是个三流武将,或者说普通士卒会有那样儿的想法,把最后的胜败居然还寄托在奇迹上面,这可真是挺有意思的,真是。

    不是说就真发生不了什么奇迹,可是这天下大乱都二十年都多了,可天底下出现过几次奇迹?所以说这个也真是,别指望太多,那是肯定的,多了都没用,或者说你那么指望了,其实就没什么用,真是。反正黄盖肯定没那样儿,他也算是摩拳擦掌,可就等着凉州军过来进

    攻呢,这个肯定是啊。不过如今来看,这必须要说的是,最后自己无奈带兵退了,那也没办法,一切都是正常的,自己还能做的,那就只是尽量拖住凉州军,让他们人马损失更多,如此就是了。其实也必须要承认什么呢,那就说这个才是自己最希望的,也是能达成的,而不是说守住城池,那可真是没什么可能,自己不指望,真是。所以说这个是黄盖一直以来的

    想法,他也是有自知之明,不会去做那白日梦,这个也没错。凉州军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日,就开始了试探性进攻。对他们来说,这都不知道多少次了。而对黄盖来说,也确实是多年都没和凉州军打交道了,真是。反正至从他来长沙这儿当了太守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和凉州军战,之前是有,不过当了太守之后就没了,这个还真是。如果就以他本人来说,他是

    很想和凉州军一战的,这个肯定是。毕竟凉州军是如今天底下公认的最强军,而己方和人家,至少在陆战上,还差了那么点儿,这个自己嘴上基本是不会承认,可心里还是知道的,因为那就是事实。其他的,己方水军是比他们强,比兖州军也强,可谓是天下第一,但是人

    家不和你水战,这你有什么办法?真是,所以说还得是陆上的战斗,那才是大头儿,那才是主要的,这个肯定是。你想要去水战,可对方却不给你那个机会,你也是没办法。而除非说凉州军或者兖州军来扬州进攻了,那么己方怎么也得是让他们来个水战,那就不是他们能

    主动选择得了的了,确实啊。不过那是在己方的地盘,是己方占据了主动,可在人家地盘,人家主动,而己方被动,那么自然那还是人家说了算,就这么简单,确实啊。凉州军的试探进攻,第一次,这虽说马岱总体上来说,他是比黄盖强了,而且凉州军人马是此时临湘人马的好几倍,可这第一次进攻,试探性的,却堪堪被黄盖给防住了,这个还真是,不得不说,

    其人这经验丰富,那是占了大便宜,真是。毕竟之前的蒋钦、董袭和周泰,也自然都包括朱然,他们可没一个在经验上面能比得上黄盖的,这个肯定是。他们中年纪最大的才过了四十,可和黄盖这都要花甲之龄的人一比,那还差了不少呢,真是,所以说这也确实,他们在

    经验一道上,那是比不上黄公覆的,这个他们就算是在嘴上,那也都是承认的,就是事实啊。而且还不得不说,黄盖本事是不如周泰,也没超过董袭他们多少,可他也算是被很多人尊重,毕竟其人不光是元老那么简单,还忠心忠诚江东军还有孙策,就冲着这么一点,也是

    让很多人敬重了,肯定如此啊。毕竟江东军像黄盖那样儿的元老,一共也没几个,就五个,还加上他本人。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和朱治,就这么五个,是当初追随孙坚的最元老,这个一点儿没错,别人可都比不上啊,就这么简单。马岱虽说第一次试探没上到城头儿,可这个也不是说他就一点儿不能接受了,毕竟他也知道,这个还强求不来,己方虽说比人家人

    马多,可黄盖经验比自己丰富多了,而且带着城头儿的江东军第一日就发挥不错,这对上己方试探,自己没上去,其实也算是情有可原,确实如此。而马超已经让士卒鸣金收兵,马岱便带兵退了。他心里是多有遗憾,不过也是没办法,他这是自己知道自己家的事儿,今日

    没上去,无奈是不少,可明日的话,除非他们发挥超常,逆天水平,要不然的话,想挡住己方多了他们好几倍的人马,这个不是自己不相信他们,实在是他们江东军还不够让己方前进不了,阻截不了己方,这个还真是。如果说换成是兖州军的话,再换一个大将,像关羽那

    样儿的,那么马岱就算是明日,他也不敢托大说自己就一定能上去,这个可真是……但是换成了江东军人马,是黄盖守城,那可和关羽差距不小啊,真是。而这个绝对不是马岱小看了他,小觑了其人轻视了江东军,那可真是一点儿没有,而就是事实啊。真是,江东军在陆战那是不如兖州军的,而黄盖哪怕是经验丰富不假,这个谁都不会否认,可是他要是和关羽

    一比,那差距可就大了。除了经验上面外,其他方面,关羽就没有比黄盖弱的,没有比他差的方面,这个马岱还是有数的,毕竟关羽和己方也不是就打过一次交道,虽说没有那么熟,可却绝对没有说很陌生就是了,这个确实。因此,马岱就是那么认为的,可惜江东军不是兖

    州军,而黄盖更不是关羽那厮,这个可真是大不同了,马岱对待的程度,那也是不一样儿的,这也是一点儿没错,不同的情况,不同对待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