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如今的话,马超还没那样儿,依旧是交给了臧霸,让其人处理。本来马超也想了,是不是应该交给黄忠更好,不过说实话,襄阳距离这儿可比西陵远多了,所以马超这个时候就不想找黄忠了。不过如果等己方占上了临湘,到时候的话,估计自己还得是找黄忠,那都不一定的事儿,确实……这个自己不说是十成十,可是八成的话,那还是可能的,要相信这个。

    当然了,如果说己方还拿不下来临湘,那么说什么都没用,这个也是没错。但是自己有信心,桂阳的话,暂时先不说,可以放一下,但是长沙的话,己方那真可以说是志在必得,最后其郡是必然又回到己方手里的,不信就看看吧,马超对这个,他的信心可从来都没少过,

    真是,一点儿没看错,如此。所以说依旧还得是江东军压力倍增,而相比之下,那就是凉州军压力要小。当然了,去进攻临湘,他们的压力就算是再小,可也还得有,这个肯定是,不过和江东军一比较的话,那肯定还得是凉州军的压力小,而他们江东军的压力大,就是如

    此。黄盖知道朱然败退往临湘这儿来,而没多久,其人就带着残兵回来了,他是亲自出城给对方迎回来。虽说朱然不能说是有大功,但是其人守城也是尽力了,作为太守的黄盖来说,他不是孙策,所以说自然可以出城迎接什么的,那都没什么了。而朱然呢,因为不是自己主公亲自出城来,所以虽说有黄盖,但是说实话,他也没什么感觉。就算是换成是孙策本人来,

    其实朱然也不会有太大感觉就是了。毕竟其人加入江东军才几年?你让他一下就把自己忠心忠诚都给提高到很多,那都是做梦,真是,所以……而黄盖他其实也没指望什么,毕竟就算是自己主公亲自出城,其实说实话,也都未必能有什么效果,这个自己还是知道的。而自

    己为什么出去?那自然就因为自己是长沙太守,是朱然的上级,这他虽说是败退回来,可却也算是拖住了凉州军几日,更是消耗了他们点儿人马。而这对己方来说,其实就算是不错了,至少自己也是如此想法,一点儿没错,所以说自己是出来了,这也表明了自己的一种态

    度,如此。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至少黄盖觉得就是如此。当然了,他和朱然也是没什么太深厚的关系,这个肯定是。虽说没什么仇怨,可却也没什么太多的交情,一点儿没错。所以说他出城迎朱然,那是没一点儿什么情分在里,就只是因为黄盖是长沙太守,而朱然是他这下级,他是上级啊。见到太守,朱然是赶紧打招呼,虽说关系确实是没那么近,可说实话,

    对黄盖其人,朱然还是有那么点儿佩服的。这个佩服不是佩服其人的本事年纪什么的,资历那东西,就是谁加入早,谁资历就老,很正常。而他佩服的,就是黄盖能为己方为自己主公效死命,这个才是朱然佩服的地方,因为他做不到,至少暂时是不行,哪怕孙策还算是器

    重他。不过这事儿在朱然看来,那不是那么看的,至少自己主公器重的人,比自己更甚的,那还有不少,可也不是谁都能像黄盖那样儿效死命,这个自己还是知道的,所以说……朱然是觉得自己做得还算是可以吧,就看如今黄盖也出城来迎了,可见一斑。至少自己之前要防守不利的话,黄盖他哪怕就是长沙太守,他也未必就真能待见自己,这个肯定是,毕竟人家

    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不是自己能比得上的,真是。朱然和黄盖打了招呼后,后者也是和他说了两句,就请朱然入城了。这虽说他是带着残兵回来,可却也是给临湘增加了实力,这个确实,也一点儿没错,真是。黄盖的话,他自然是希望朱然能一直守住罗县,可如今城池都丢了,这也只能说是退而求其次,这让临湘增加点儿人马,也算是不错了,真是如此啊。

    所以说黄盖是如此想法,如今朱然败退回到了临湘,他多少都是欢迎的,也没办法。当然了,等凉州军过来的时候,守城的还得是自己,而不是朱然,没他什么事儿,他就在城里一呆也就是了。不过黄盖也知道点儿,朱然其实也不怎么就真想在临湘这儿守城,这个他应该

    还没有,毕竟这罗县新不败,朱然可不是自己这样儿的老将,多少他还得调节一下,这个肯定是,自己也知道。当然了,如果说自己强制对方一定上的话,朱然也是不会说什么,毕竟自己还是他的上级,而他只是下级,这在军中,那就得是服从军令,这个是没什么说的,

    确实没错。从古至今,军中都是下级服从上级,这个上级的军令,就是下级要执行的。当然你要是违抗的话,那么就有事儿做好,可不是,所以这个也确实……两人是进了临湘,残兵也跟着一起进去了,这对他们来说,活着逃到临湘,暂时保住了小命儿,其实就比什么都好,真是,没看都已经死了那么多吗,这个也确实不错啊。士卒其实心思没那么多,至于说

    给己方给自己主公效死命的,那自然是有不少,但绝对不是所有就对了,这个肯定是。哪怕就算是凉州军,就是兖州军,其实也都不可能让他们手底下所有士卒给他们效死命,那还不可能,只能说是多少的问题,如此。黄盖是请朱然进了临湘,看着两人是并肩而行,可实

    际却绝对不是那样儿。是黄盖在前面,而朱然落后了半个肩膀,毕竟其人不管是在江东军的身份还是地位,都是比不上黄盖的,而且后者还是他的上级,他是不会和其人并肩而行,这个肯定是。换成是孙策的话,黄盖其实也都差不多要像朱然那样儿,除非是孙策是拉着他

    的手不放,拉着他走,那样儿情况就是另说了。毕竟这算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这个黄盖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人,而且凭他江东军元老的身份,可以说没谁敢在明面儿上说什么的,最多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也就是那样儿了,真的。毕竟黄盖其人的身份地位,那在江东军中,可不是一般般的人能比得上的,也就是程普、韩当、祖茂、朱治还有周瑜鲁肃那些个吧,

    能和其人相提并论,其他的,都是差着一块儿呢,真是。而周瑜和鲁肃,周瑜也算是元老,可不能和黄盖他们几个比,鲁肃就更不用说了,他还是周瑜给孙策介绍的呢,这个还真是。所以说最元老那个级别的,江东军其实也就是五个,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和朱治,就他

    们五人,那是最元老一批,其他的将领谋士,那可都比不上。在孙坚刚开始起兵的时候,五人就已经追随其人了,以其人为主,一直征讨来着。所以说也是奠定了几人的地位,哪怕就是孙策见了,也得是很恭敬,这个肯定是。说起来几人中,本事都没那么大,可确实是江东军里不可缺少的人物,这点不光是孙策,其他人也都清楚,因为确确实实就是如此,真是。

    这个就是事实,情况就是这样儿,连周瑜和鲁肃,他们都不如黄盖元老,就更不用说是朱然了,才加入江东军没多少年啊,更是不能比,这个也真是。朱然都不能和周瑜鲁肃比,这就更不用说黄盖了。两人进了临湘,对黄盖来说,他确实是不希望己方城池失守,可那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还得说一切都是所料之中,而如今朱然带着残兵来这儿,那也算是给临湘

    增加了实力,这个是好处,自己多想想这个就行了。而其他的,就只有朱然是心里不爽,哪怕黄盖亲自出城来迎,可对他来说,这个真是都不算什么。而他知道,这凉州军可不久就要到临湘来了,到时候这儿守不住,自己还得跑,就不是今日这么进城这样儿了,是灰溜溜

    带兵撤退。不过是有黄盖在前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真是。毕竟其人要比自己先跑,哪怕算是同时,可对方还得是先说撤了之后,自己才能撤才敢撤,不就是如此。这他黄公覆要是没跑,自己先跑了,那么可就出事儿了,就算是自己主公不说什么,他黄盖也不会放过

    自己的,就是如此。朱然是到了临湘,而这个时候,马超也是带兵往临湘来,正在往这儿赶,不久全军就要到了。对凉州军来说,也确实是兵贵神速,这个肯定是,毕竟他们也都是想早日占据长沙,这个肯定是。而还是那话,如今都占据了罗县,那么只要再占上临湘,长沙一半就到手了,而马超他们可不认为江东军能挡住己方,就和罗县一样儿,他们挡不住啊,

    真是。毕竟长沙也没多少江东军人马了,而临湘的黄盖,他也许还能和马岱拼一下,其人的经验丰富,那确实不是马岱能比的,但是他却绝对不会超过马岱,这个马超还是心里有数的,确实。毕竟黄盖不是以其人能力高而出名儿的,这个确实,他是以其人年纪大,和孙坚

    征战时间久,这有了点儿名声。真说起来,他名声未必就有马岱大,这个还真是。不过确实,黄盖是江东军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这个倒是没错,马超也知道。其他的,其人肯定比朱然强,这个马超也想到了,不过强也不是强太多,这个应该也没错。朱然作为后起之秀,

    本事尚可,而黄盖自然是比他强,但是也有限,这个没错。朱然如今年纪还没那么大,这个才是根本,要不然的话,其人绝对不会比黄盖差,这个马超还是知道的,确实如此。毕竟朱然他本事不错,他是认可的,不过碰到比他强的马岱,人马还比江东军多,那么也确实是显不出他自己什么来,这个没错。就是之前在蕲春,就只有己方人马比江东军就多了那么一

    万多点儿的时候,才看出来周泰本事,能显露出来不少。可己方十万人了,这是绝对优势,结果就显示不出周泰什么来了,哪怕其人确实,那可比马岱强啊,这个还真是。再强,他一个人也不能力挽狂澜,就是如此。周泰再厉害,可他也顶不了十万人马,就这么简单。别说

    是一个周泰了,就是三个周泰,那也不好使。十万人马,别说是他了,就是换成吕布守城,也一样儿玩不转儿,真的。如果说换成是吕布守城,最多也就是能多坚持些时日,让凉州军多伤亡点儿,也就是这样儿了,最后还是要破城,就这么简单,那人马上的差距,如今还不

    是一个人能改变的,除非……马超已经带兵到了临湘,这和罗县也没太大区别,都是城门紧闭,早就做好了迎敌的准备。确实,别说马超是带兵绕路到了罗县,之后拿下城池才到的临湘,就算是他想突袭临湘,那都不可能。临湘算是在长沙的中部,可不像蕲春,在江夏的东边儿。说起来想进兵临湘,不管你在哪儿进兵,都是要被人家给发现的,可之前江东军进

    兵蕲春,却是没有被己方发现。这个就不得不说,是己方的大意,而对方这隐藏也不错,行进也是偷偷摸摸,算是没什么太大动静。真的,要不然的话,马超觉得己方怎么都能发现,做好准备迎敌,而不是被凉州军给奇袭了,不光是损失不少,一个县城就那么丢了,这个可

    真是没什么好处,可不是。所以说临湘可不比蕲春,后者的话,其实是有那个奇袭的条件,可是前者真心就没有,别说是八万人马,就是八千也不好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