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看罗县这儿的江东军士卒是好久都没战事了,但是说实话,朱然还是每日都训练他们的,除了战事的时候。因此这就不得不说,朱然是本事也不错,眼光也可以,重要还是知道未雨绸缪,这点也是挺重要的,真是。要不然的话,如今的江东军守城,就说在罗县这儿的,那肯定都要生疏不少,至少是有点儿吧,肯定的。但是没那样儿,这不就说明问题了,真是。

    而作为当事人的马岱,甚至城下观战的马超他们,那可都感受到了,也看出来了,这个还真是一点儿不错。必须承认,这也算是朱然本事,肯定如此啊,确实,其他的,他守城本就不如周泰,综合实力也是不如马岱,可其实这都不重要了,至少暂时不是,这也没错。被城

    头儿的朱然逼退,虽说马岱是不想,他也是没办法,谁让己方就是个试探进攻呢。而此时马超已经让士卒鸣金收兵,马岱带兵撤退。罗县终究还是不如之前的蕲春,人马没人家那儿多,这朱然更不是周泰,而且江东军士卒也不同,虽说在罗县这儿,从未缺少过训练,可是

    和蕲春那儿的百战之师一比,还是有所不同,马岱是深有体会啊,这个肯定是,确实如此。毕竟蕲春什么情况,不是罗县能比的,真是。马超带着众人回营,依旧是表扬了马岱两句,之后打发走了他们。这今日一切还是在他所料之中,没什么意外的。说实话,如果己方八万人马在战不过江东军一万人,虽说是守城,可却不是蕲春那样儿的,所以说那样儿的话,这

    己方也不用再战下去了,不适合争天下,真是。别说己方战力本来就比他们强,就说这己方之前也是从蕲春战场上来的,这他们江东军在长沙这儿的,那可以说是多年都没有战事了,所以说如何和己方相比?这个不是马超看不上看不起他们,而确实是事实,就是这样儿,如

    果说这样儿己方还破不了罗县的话,那么是要多衰,真是。不过马超知道,不会那样儿的,不管是己方几个,就是罗县城里的朱然,你问他,这他是能守住城池?他要是觉得能守住,那可真是天方夜谭了,马超是一点儿都不相信的,而他朱然有点儿本事不假,可周泰怎么样

    儿,比他强,蕲春人马比罗县多,还算是百战之师,最后呢,不是一样儿没守住城池,所以就更不用说是罗县这儿了,真是。反正马超他们是都有信心破城,这个是肯定的,而朱然也是没信心守城,但是他却有信心拖住凉州军,这个自己尽力。确实,自己不敢说就比董袭还有蒋钦他们强了,可最少是不会差什么的,这个还真是,所以说自己对此,那还有什么没

    信心的呢,确实是有,不过这个不是守城,而是尽量让凉州军损失人马,就是这样儿。有些事儿他是做不到,这个朱然也知道,确实。可有的,那自己是能做到的,可以,所以这个也没错,自己有信心啊。真是,这个有什么没信心的呢,这消耗对方人马,又不是死守城池。

    这如果说是后者,哪怕就是孙策让的,朱然都未必那样儿,最后全军覆没可以,可让他自己给江东军尽忠,给孙策尽忠什么的,现在的其人,那还做不到,这个确实。说起来要是换成是黄盖那样儿的老将,那么都不用孙策说,关键时候,其人绝对是要拼死一战的,哪怕是自己死了,可也不会让敌军好,就是如此。但是朱然的话,呵呵,其人至少暂时不会那样儿

    就是了,这个也没错。然后其他的,那重要吗,真心都不重要了,守不住城,就得更多消耗敌军人马,这个就是朱然觉得最为重要的,如此,而不是太的,真是,所以说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这是没错。而今日第一日的战事,总体上来说,他其实还算是满意的,哪怕就只是凉州军的试探,哪怕最后马岱还是上来了。可说实话,这一切还都是他所料之中的,真

    就是很正常,所以说朱然也没太多的想法,别的都不说,就说之前蕲春的周泰,这最开始马岱进攻的时候,其人不也是上到城头儿了。是,你可以说那个时候的凉州军是有十万人马,如今可是少了两万,就剩下八万人了。但是说实话,这罗县城内的人马,也是不能和蕲春相

    比,不管是从数量上,还是说从战力上,这个都是。所以说这么个情况,朱然当然是总体来说是满意的,这个很正常。毕竟凉州军有八万人,而己方却只有可怜的一万人,不过好在还过万了,这还算是不错。毕竟之前的邾县和鄂县,至少朱然所知道的,邾县就没有过万的

    人马守城,鄂县也差不多,所以……这如今城池都有万人,哪怕凉州军的人马是比之前多,那又如何?真心不是什么大事儿,自己确实,还是那话,不敢说就一定超过董袭蒋钦他们什么的,可却绝对不会比他们还差就是了,就是如此,真是没错,这点儿信心,朱然还是有的,要不然的话,他也不用和凉州军大战了,直接带兵撤退,那不比什么都好,可那显然不可能

    啊。毕竟还是江东军守城,这个是优势,而凉州军攻城,他们在这上是劣势,最基本的。如果说连这个都没有了的话,那么虽说朱然不会灰溜溜撤退,可也真是,他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儿就是了,这个肯定如此。怎么说这他手里还有一万人马,这就是底儿,心里也是有

    底儿。如果说没有一万人马,就只有几千的话,哪怕就是据守城池,朱然也是没底儿。真是那样儿的话,说实话,别说是消耗对方人马了,这无非就是他们凉州军什么时候破了罗县的问题,也就是这样儿了。不过如今因为有万人又据守城池,所以说朱然多少都有点儿底儿,

    就这么简单。可不是吗,要真是没底儿的话,这也不是如今这样儿了,就这么简单,所以这个也是,朱然还能很好坚守在这儿,绝对不是说他为了报效江东军报效自己主公什么的,他还不至于这么高尚,至少此时此刻,那可真没有。那话不错,如果说换成是黄盖的话,那这都没什么太大问题,可换成是如今的朱然,那可就有了问题,这个确实如此。黄盖怎么说

    都是江东军两代的元老人物,江东军如此之人,确实是没几个,这个一点儿没错,所以说他能给江东军尽忠,给孙策效死命,可朱然却做不到。这个可不光是他年轻的问题,那只是小事儿,更重要的是,他还没在江东军多少年,别看他也三十多岁了,这个是不假,可他却

    没加入江东军那么多年啊,如此你还让他对江东军有什么归属感之类的,让他效死命?这孙策也没对他有什么大恩惠,想让其人效死命的话,至少现在是一点儿都没可能了,所以说如今他做得还都算是不错,至少没带兵跑了。当然了,怎么说罗县都有一万人马,朱然还不至于说一场没战,直接就带兵跑的,那可真是不会有。其实就算是人马都没多少了,除非是

    他觉得马上城池就要被破,那没办法,朱然就是那个时候不想退,可却也得退了,那是没办法的事儿,但是如今,己方可都还没到那山穷水尽的地步,就是如此,至少朱然没觉得啊,事实也是这样儿了。对他来说,这其实也是,自己能坚守到最后一刻,那是绝对不会早退早离开的,这个肯定是。虽说朱然还不会像黄盖那样儿,给己方给孙策尽忠,可他也知道,这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不管怎么说,自己主公都算是重用自己一回,把自己放到罗县,那就是如此,所以说自己也不能就怂了,这个肯定不能也不行,所以自己要拿出来全力对付凉州军,就这么简单。要说朱然不认为自己就比马岱本事大了,这如今己方和对方士卒人马

    的差距也不小。可说实话,他觉得就凭自己的本事,凭己方士卒的数量,对上凉州军,如今这自己坚守个七八日,那还是没大问题的。真是,至少七八日,他觉得没问题,对,这个是把试探性进攻也放里的七八日。不过虽说如此,其实也不能说就少了,自己不敢说能坚守

    个十日以上,但是七八日,没大问题。多的话,那还得是看具体,这个肯定是啊,自己倒是想坚守多日,要是能一直守下去,那都好了,不过怎么想是怎么都不可能,所以都不用多说了。“走一步,看一步”,也就是这样儿了,有时候你是想法挺好,可实际最后就要给你来个巨大“惊喜”,这事儿也不是说就没发生过,反而还是有很大几率的,真是,所以这个

    也是,没期望太大,大了,失望也许就大了。至少朱然是没有,这个真心没错,而和他一比,显然就是马超他们的信心就多了,这个还真是。不过怎么说呢,哪怕就是这样儿,他们也还是说没敢小看了朱然小觑了江东军,那可一点儿没有。毕竟他们也知道,如今是忌讳轻

    敌啊,真轻敌的话,最后可是要出大问题的。这个几率也许是不大,可不大的几率,那却不代表就发生不了,这个肯定是。马超很清楚,就算是一个小概率事件,那也不是没可能发生,不过就是几率大小问题。如今的话,己方不轻敌大意,那么没多少时日,就必破罗县,

    这个都不用多说了。和朱然对拖住凉州军,消耗他们人马的信心一样儿,马超他们对破罗县,那也是很有信心,或者说最后事实就是如此,你还真得是承认,就是这样儿啊。毕竟还是那话,这罗县可真是不能和之前的蕲春相比,不管是守将的实力本事,还是士卒的多寡和战力,这个都是有距离的。马超虽然他不会认为这其中就有很大的差距,可确实,这罗县可

    真是比不上蕲春的,就这么简单。当然了,朱然是本事不如周泰,这个一点儿不错,可他年纪却比其人小了,这个也是没错。不过马超也没觉得这个算是什么大优势,反而还得说,人家周泰是经验丰富,而且当过水贼,那水战作战能力可是要超过朱然一大块儿,这个也是

    一点儿没错,他就很清楚。所以说别看己方人马是比之前对蕲春的时候还少了两万,可对方如今在罗县的,那比也是比蕲春少了?所以说这个,马超也是不想再多说了,都是优势啊,己方的优势,他们江东军的劣势,就是这样儿。而他觉得自己这几个能看到,知道这个,那

    么罗县的朱然,他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些的,显然他也是很清楚,必然啊。但是马超觉得其人是依旧有很大信心,当然了,这个肯定不是守城的信心,马超也知道,这个其人是没有多少,甚至就干脆没有了。不过他能认为是拖住己方,让己方消耗更多人马,像己方在邾县和鄂县那样儿,这个也许是差不多吧。但是马超不觉得这个有什么,反正你守将有本事,有人

    马的话,这个己方损失那可是不可避免的,而最后无非就是损失多少的问题,差不多就是这样儿了。而自己是希望少损失,但这事儿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所以是不是,必须要承认的是什么呢,那就是自己也绝对不会那么想当然,这还是要接受事实,绝对不会去白日做梦

    什么的,那不是自己性格,也不是自己会做的,不是吗?马超觉得自己算是比较了解自己,或者说有时候也是很有自知之明,就是这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