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黄叙离开,有庞统他们相送就足够了,自己不必去,就是这样儿。黄叙离开了西陵,返回南郡,这马超也知道,该是己方继续进兵的时候了。当然不会说马上自己就带兵离开,还不至于说那么快。他的意思就是,后日,自己带兵十万,兵发蕲春,这一战是争取拿下蕲春,基本上是没大问题,从如今的情报来看,孙策确实还没继继增兵到蕲春,他是没想着要

    守住第二次。其实一想也,至少马超知道,如果说自己是他孙伯符的话,基本上也得如此,没什么不一样儿的。这他如今不增兵,必然是有其人自己想法在里,确实没想着继续守住蕲春,也不想和己方在蕲春决战,这个自己是看得出来。而江东军没增兵,其实是正和自己的

    意思,这个一点儿没错,自己就想着他们不往蕲春增兵,己方也好是一战拿下城池,这就比什么都好,真是没错。毕竟马超是不想和江东军在蕲春城上城下那么大战,攻城战不是他想要的。如果是两军对垒的话,那倒是他想要的,确实,比起前者来,显然他更希望是后者,

    就是这样儿。黄叙走了,一个人走的,毕竟所有跟着他来的,除了他自己外,都得是留在西陵,这个肯定是。而他也是乐得轻松,这样儿的事儿,他是巴不得多来几次才好,真是。不过这绝对不是说他要在自己主公面前表现,黄叙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是在南郡在县城守城,确实是没什么大事儿,所以……这没什么事儿确实是不太好,至少黄叙是觉得没什么意思,

    有时候还想,要是兖州军或者江东军过来进攻那就好了,至少是有事儿做了不是。当然了,兖州军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了,但是江东军,那估计还是有很大可能。不过对这事儿,黄叙也就是简单想了一下而已,一想一过,没多想,毕竟他其实也不是那么希望在南郡这儿有

    战事,这个肯定是,不过他是希望自己有事儿做,这个是一点儿没错,就是如此,真是。所以说自己父亲两次都让自己来这儿,他是很高兴,也知道自己父亲的话,你说第一次,那还算是让自己在自己主公面前露面露点儿脸,但是如今这第二次,那就肯定不是了。要说李

    严他是没在南郡不假,可自己父亲身为州牧,调其人过来,也就是一个调令的事儿,或者就是一句话,所以……不过黄忠没那么做,自然有他的想法,不是他为了自己儿子,还是黄叙距离近,就在南郡,而且他也知道点儿自己主公的想法。黄忠确实知道,虽说李严本事不错,就算是自己主公也如此认为,可他并不是那么喜欢其人,这点他是很清楚的,确实啊。

    没错,这个认可你的本事是一方面,可当主公做老大的器重不器重你,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就是如此。毕竟有人本事也不小,可当主公做老大的不用你,你这也不好使啊,真是。所以说黄忠知道,其实李严就是,自己主公知道其人本事不错,这个都是认可的,可却不重

    用其人,这个黄忠也没办法,他最后只能是归结为自己主公不那么喜欢对方,也就是这样儿了。确实,马超不那么看得上李严其人,哪怕他本事还不错,但是他觉得对方人品还差点儿,所以说就在荆州呆着吧。需要他的时候,自然就用他,平时的话,用不着他,就不用多说了。李严本事是不错,这个马超也认可,可己方本事不错的,那可不少,这个也是一点儿

    都没错,不少他那么一个。这也可以说凉州军人才济济,要是像江东军那样儿的,那么马超就绝对不会是如今这样儿的想法,这个确实。而己方和兖州军,那人才就不是江东军所能比的,这个一点儿没错,确实如此。别看马超和曹操都一样儿,是希望己方的人才越来越多,他们都不会嫌己方人才多,这个肯定是。而孙策就真是,感觉到他们江东军人才就真是少了,

    和人家凉州军兖州军都没法比啊,真是。所以说马超是那么个想法,其实也容易理解,不那么难。如果说他是孙策的话,那就不一样儿了,这个真是。不过凉州军可不是江东军,不像他们那样儿,马超更不是孙策,这个确实如此啊。李严,马超确实是看不上他,哪怕其人

    有本事。而且如今的话,其人还并非就真和历史上一样儿,但如今马超是不关心关注这个,他想的还是怎么给江东军打退,夺回蕲春,给他们逼出江夏,这个才是己方要去做的,首要任务,这是一点儿没错。其实仔细一想,确实也如此,真心是一点儿没错,其他的,至少暂

    时马超还没想那么多啊,这个也真是。当马超也离开西陵的时候,臧霸是亲自给自己主公送走了,当然还有十万人马,不过都是在城外驻扎着的,这很快就拔营走了。对他来说,臧霸是很想参加蕲春的战事,可他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参与进去了,所以说也是没办法,就只能是等捷报。至于说己方十万人马再破不了蕲春?那可能吗,之前三万多是不行,可十万

    就真是不会不行了,真是。别说蕲春就一个周泰,就董袭和蒋钦也都上去,那都不好使,除非他们也增兵了,那就另说了,不一定什么情况,可如今的话,他们还没那样儿啊。所以说就是臧霸他也是有信心,这个一点儿不假,说起来他也是和自己主公他们一样儿,这都想

    着,十万人马还对付不了对方不到两万的话,这个可真是,己方还不至于说那样儿,是吧,所以……如今江东军在蕲春的人马,就一万多人,这比之前可少了一半,所以说他们损失可不少。己方之前损失的话,其实更多,如今出兵十万,还有不少是从西陵这儿补充进去的,

    就是这样儿。确实如此,毕竟从蕲春回来的人马,凉州军还剩下的,那是早已不到两万了,这个可是一点儿都没错,所以……马超是又带兵去了蕲春,跟着他的也还是没变,就那么几个,唯一变化的,就只有士卒了,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不太一样儿的。确实如此啊,马超也是心里感慨,很正常。不过其他几个,那就没自己主公的想法了,这个也是没错。他们所想

    的,那还是要尽快到蕲春,然后尽快破了城池,好一雪前耻,这个才是他们的想法,尤其是马岱,更是如此所想。孙策是早就知道马超调兵已经到了西陵,之后他们是又从西陵出兵了,至少也是没两日就要到蕲春了,他确实,多多少少都有那么点儿紧张。真说起来,孙策

    他是怎么都不想这蕲春就直接被破,那还真是,不是他想要的。但是孙策没增兵在这儿,那确实也是有他的想法。至少城破了就破了,到时候再看,己方是不是要和凉州军继续战,如果说还继续的话,自己自然是要增兵,可要不想了,那么自然而然,己方就退回江东,不进兵江夏了,就这么简单。不过从如今凉州军这儿来看,孙策觉得就算是己方不增兵不进兵,

    可对方……这个就算是己方不想和凉州军继续战下去,但是对方估计不会放过己方的,这个就是孙策的想法。所以说到时候再看吧,如果好的话,那么自然就有那时候的打算,不好的话,也是有那时候的进退,这个肯定是,确实。当马超带兵再次到了蕲春的时候,凉州军安营扎寨,而孙策他们是再一次都在城头儿看着,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们可是不希望如此

    啊。不过却也没有办法阻挡凉州军,不让他们过来,这个还真是没法啊,人家凉州军可不是你想不让他们过来,他们就不过来的,那可真是没可能,所以说……孙策他们没看完凉州军扎营,那时候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孙策反正是没那个兴趣。他无非就是上来看看,观察

    一下敌情而已。然后是叮嘱了周泰几句,他就和庞统几人下了城头儿。对他来说,确实是不指望周泰和己方士卒什么了,毕竟也没增兵来江夏,没来蕲春,所以说这最后城池是肯定要被破,是一定会丢的,所以说自己也没让周泰就死守什么的,那都没必要的,所以也真是,

    不用自己说太多啊。周泰在城头儿,这个时候也就剩他一个了,这他是看到了凉州军卷土重来,知道这一次己方是守不住城池了,不过也没办法,挡不住啊,这个真是……他都没什么信心了,所以说江东军还能守得住城池?至少从上到下,从孙策开始,到周泰,最后再到江东军士卒,说起来就都没什么信心。而庞统、董袭和蒋钦他们三个,那也都是一样儿的,

    不过他们是不会多说,也不会表露太多就是了。而如今周泰也是,哪怕他知道守不住,可他却也不会在己方士卒的面前说什么自己守不住,这个肯定是。就像是孙策,他明明知道守不住城池,可他也不会说己方要守不住,做好撤退准备什么的。那不是一个当主公应该说的,

    这个肯定是。之前他还特意叮嘱了周泰,让他好好守城呢,当然了,孙策也是没说要死守城池什么的,那都没必要了,一切都在自己所料之中,只要己方不惧他们凉州军就好,这个是自己觉得不错的,确实啊。当然了,如果说是能拖住他们,那就更好了,这个肯定也是。

    孙策他们在城头儿的时候,马超虽说不知道,可他却也想到了。这个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自己等人,其实要换成是他们几个的话,也都得如此,确实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肯定没错。不过对这个,马超是一点儿都不看重,这个也是不错,因为没什么大用。孙策他们在城头儿看己方扎营,无非就是了解一下敌情而已,就算是自己是他们的话,也都那样儿,这

    个也是如此。不是说把孙策换成是自己,就有什么大不一样儿了,那还真是没什么大不同啊,真是。其他的,马超都不那么重视,他看重的,就只是如今一战破蕲春,一雪前耻,这就够了。哪怕己方损失都多了,可也是值得的,这个就是他的想法,如此。凉州军此时已经

    是安营扎寨完了,马超他们自然是早已在中军大帐中安坐。他此时是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今日刚来,不过却也是要快点儿进入战争状态,明日巳时,准时攻城!”“诺!”众人是齐声应诺,虽说除了马岱之外,和其他几个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可他们也都是异口同声应

    诺。毕竟他们哪怕是不亲自带兵作战,可却都是在战场上,这个就足够的。虽说还不能就算是亲自参与厮杀什么的,可在战场上观战,那也是参与了,这个肯定是,怎么说怎么是,这确实啊。所以说听自己主公一下令,众人是齐声应诺,而且马超看众人那状态表情,他可以说是特别满意的。其他人都不说了,是没什么太大用,但是马岱的话,那确实是一点儿没

    问题,看其人的状态,那就是绝对要一战就破了蕲春。一日的话,那肯定不行不成,可这一次破了城池,那确实还是没问题的,真是,一点儿没错。上一次破不了,是己方人马比人多是多了,可却没绝对优势,马岱也不如城头儿的周泰,前者本事不如后者,如果士卒很多

    的话,那倒是没太大问题,可士卒不是不多吗,所以……但是这一次就不同了,还是马岱对周泰,可己方士卒却多太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