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像是郭淮不怕凉州军一样儿,他有担心是担心,这个肯定有。而凉州军也是一样儿不怕他,不怕兖州军,这个是肯定的。要说连他们的大队人马,都让凉州军给逼退了,如今就剩下城里的几千人,说实话,他们还是看不上眼。是,对方要和己方死磕,那么己方最后伤亡肯定多,这个一点儿都不用怀疑。可最后结果,己方是伤亡多了,那么对方也一样儿,他们

    可就要全军覆没了,还不就是如此。而显然,这个不是郭淮想要的,这可以说他不想让兖州军全军覆没,真那样儿的话,等再见到了夏侯渊他们,虽说明着,他们不会如何,可背后一定会笑话自己的,这个郭淮想都不用想,那就是事实,毕竟那几个人的性格作风,别看郭

    淮是后加入兖州军的,可他多少也都知道。虽说他们没想自己是能守住城池,那不可能,可自己要真让己方全军覆没了,那么他们不会放弃这个笑话自己的机会的。毕竟这个也算是难道笑话自己一次,他们几个肯定也是不会吝啬的,这个自己还是知道的,自然是很清楚。

    所以说郭淮是觉得自己肯定不能那样儿,不管是为了什么,都不能如此,确实是有够丢人的啊,这个肯定是。所以说他是一直都有自己的想法,这哪怕己方是有损失,可却别给自己整全军覆没了,那样儿的话,自己可真就没脸了,这个真是啊。还是那话,别看郭淮还不到三十,没到而立之年,可他这好面子的程度,那绝对是不小,这个还真是。其人脸皮也没有

    说特别厚,这个也是不错。如果年纪大了点儿的话,也许是不会如此,但是如今他还没过三十呢,说起来在这个时代,确实是不年轻了,不过如果从马超眼里看,那确实是年轻。不过估计也就是他觉得年轻罢了,而其他人,基本上是不会有他那样儿的想法,毕竟这时代的

    局限性啊,影响可不小。当然了,一样儿是有说郭淮年轻的,这个很正常,而他们的意思,那无非就是和别人一比较而言,那么他郭伯济自然就是年轻了,这个真是。因为郭淮不管是和夏侯渊比,还是和徐晃、乐进和李典他们三个相比,他年纪都比四人小,所以说他自然是

    年轻,这个肯定是。因此,这个年轻,别人说郭淮,那是有对比的,他要和程昱那样儿一比,肯定年轻,还年轻多了。是啊,其人那年纪还没到程昱一半,程昱可以说是比兖州军所有的将领、谋士年纪都大,就算是凉州军的黄忠,他也没有程昱的年纪大,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真是。这个确实,不光是兖州军的人,就算是凉州军也好,是江东军也罢,他们谁碰

    到程昱,都得称呼一声老前辈,这个肯定是,人家的年纪和资历在那儿摆着呢。程昱早就是大汉的官员了,而那个年代,同一时期的人,如今活着的也没几个了,至少还出仕的,在三路诸侯中的,那确实是没谁了。也就是黄忠一个,差不多那样儿。不过黄忠最开始官职肯

    定是没人家大,这个一点儿不假,名声更是没法比,这个也不错。而且真说起来,黄忠也算是被他儿子给耽误了不少,这个确实。如果说黄叙没有病的话,以其人本事来说,年轻时候就早已崭露头角了,不说像吕布那有名儿,可绝对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要说黄忠四十多岁的时候,才算是在荆襄有那么点儿名声,这个还真是,不太符合其人的本事,所以说是被他

    儿子耽误了,没办法。这点至少马超就是这么看的,所以说……耽误就耽误了,那也没有办法,但是人家程昱可没被耽误,成名很早,这个也没错。所以说马超也是想了,这确实,在三国时代也是出名儿要趁早,这个还真是没错。所以说你看人家程昱呢,出名儿那么早,虽说年纪不小,可当初也是曹操亲自给请出山的一个。但是再看黄忠,三十多岁的时候还是

    个看守城门的,想离开军中,都没人拦他,随便走。所以说这个就是名声的问题了,说起来他要是荆州军的大将,那么怎么说上位者也不会让他那么轻易就离开,这个是肯定的,马超还能不知道?所以说这个就是出名儿早的好处了,当然了,这个也不全都是好处,不好的

    地方也不是没有,就是少了点儿而已,如此。而郭淮呢,他属于年纪相比年轻,而且也算是出名儿比较早的一个了,这个是肯定的。其人不光是在兖州军,在凉州军的名声也不小,江东军那儿,那也是有一定名声的,所以说别管是名声大小,其人可都算是出了名儿了。这

    个确实,此时凉州军和兖州军是激烈战着,马岱第一次没上到城头,毕竟试探性的进攻,可城头儿的郭淮他可不敢试探啊。所以说马岱没上去,被逼退了,也属正常。不过第二次他终于是带兵上去了,这也算是不容易。不过也看得出来,这试探进攻,马岱都上去了,不得不说,这兖州军也没有那么强了,郭淮要带兵撤退,那还是没错的。这个怎么想怎么是,就

    算是把郭淮换成了其他人,其实也差不多都是如此想法。所以说他如此想法,也要那么去做,其实是没错的。或者说这个就是正确选择了,可不是吗。马岱虽说上了城头,可郭淮也不是吃素的,关键是城头儿的兖州军士卒不干啊,这还顶不住的话,那不等着让人家破城吗?

    所以说马岱也是有着不小压力的,依旧是让郭淮和城头儿士卒联手,给他逼退了,第三次的话,他是没能上去,马超让士卒鸣金收兵。这他也是想到了,这己方在这儿战,其实也不会多久,郭淮是聪明人,他就早带兵跑早好。显然,其人不是傻子啊,所以说自己没什么不

    放心的。凉州军鸣金,马岱带兵撤退,郭淮是轻松多了,不过经过了今日一战,他也是更加坚定晚上就要带兵撤的意思,这个是肯定的。要说都这样儿了,还不带兵退,那么就等着己方全军覆没,自己被笑话吧,这哪个都不是郭淮想要看到的,肯定是啊。所以说是必须带兵走了,晚上就得撤,没什么说的。如此一来,其实对谁都好,就是这样儿,郭淮觉得没错。

    天黑的时候,郭淮就带兵退了,这兖州军早准备好了,不是一早就准备了,而是凉州军暂退的时候,郭淮就已经下令,天黑时候全军撤退!而对还在县的兖州军士卒来说,这郭淮的命令,不啻于是天籁,这个肯定是,这自己将军可以说这么早就带兵离开,对自己这些个,

    那自然都是好事儿,就没几个士卒不赞成的。确实,还是那话,谁都想好好的,而不是去做那无谓的牺牲,这个就连兖州军士卒都是如此。对他们来说,主将就要死守在这儿了,他们也是一样儿在这儿死战,肯定如此。可很多士卒都不希望那样儿,所以一说这撤退,几乎就是所有人都赶着想早点儿走,盼着早点儿天黑,也好早离开这儿死地方。真是,在荆州,

    在江夏这儿,己方都损失多少人马了?那可真是太多了,所以说兖州军士卒,那可真是不想再在这儿呆多久,这个肯定是啊。而马超他们呢,知道了县城里的兖州军士卒跑了,他们也没去追,确实就是穷寇莫追,更何况你这儿人马是比对方多了不假,可却不是绝对优势啊。怎像那样儿的话,都未必就要去追,那么就别说是如今这样儿了,确实。马超没让人去

    追,可兖州军前脚撤退,他就派人接收了县,毕竟这也是江夏的一个县,马超不那么看重,可也挺重要,这个才是实际情况,是最实在的。而郭淮撤退匆忙,他也没管县城里的其他东西,除了粮草财物都让他卷跑了之外,其他的剩下点儿城防什么的,那都留给凉州军

    了。不过马超也不在乎那点儿东西,就算是钱粮那些,他都不在乎,谁让凉州军财大气粗,至少不是兖州军能比的,这个肯定是。而江东军呢,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个也是没错。凉州军的钱粮,那是绝对超过兖州军,超过江东军,可以说一直都是,这个也确实是一点儿没错。

    所以说对凉州军来说,其实他们最不缺的,那肯定就是钱粮,应该说一直都是。在丝绸之路没大开发的时候,凉州军所产的战马,就是天底下最贵的国产战马,而超过凉州的战马,那都是西域和北方那边儿的了。严格意义来说,并不属于大汉本土的,这个确实是不错。所以说凉州一直都是没缺少过钱,是,那地方没多少粮草,这个肯定没错,但是马超一直也是

    高价买粮,在益州没到手前,凉州军也是没缺过粮,这个比兖州军可强太多了。至少他们还有吃人肉的时候,可凉州军还没到那个地步啊。这个真是,凉州军是肯定没有那样儿过,就算是江东军,也没那么艰苦过,就只有兖州军是那么做过。这个也不得不说,兖州军是人

    多了,而粮少了,就这么简单。要不没几个士卒,那么粮食就算是再少,也不至于说那样儿。而人马再多,只要粮食够了,这他们也还不至于吃人肉什么的,这个肯定是。所以说那个时候兖州军是人多粮少,没办法程昱就想出那么个办法,关键是曹操还很认同,是解决了

    己方大难题啊。这事儿要放到马超孙策他们身上,肯定就不会如此了。马超让人先是接收了县,他肯定不能第一个进去。虽说城里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埋伏之类的,不过对这样儿的事儿,那肯定还是谨慎小心为上,这个必然。就算是马超想第一个进去,那都没可能,所以说……马超派人接收了县后,他才带着人进城,哪怕这个时候都很晚了,不过他也没说就

    明早再说。那样儿不是他的性格,这自己这个当主公做老大的,其实还得是以身作则啊,这个确实也是。马超到了城里,他也没多说,反正都有郭嘉他们安排事儿去做,他就听手下士卒汇报就可以了。之后听完,他就打发走了众人,都让他们回去休息了。出榜安民什么的,

    那当然不用他亲自去,手下士卒就都做了。而在县这儿,以前就都是己方的大汉官员,现在郭淮走了,他们自然也不会跟着走,那么还是要在凉州军在江夏县这儿做事儿,马超又不是第一次见他们,所以说也不用召集那几个了,这个肯定是。所以说都算解决完后,他

    就打发走了众人,都回去休息。马超也是回去休息了,对他来说,这如今和兖州军的战事,那才算是告一段落。除非是对方再卷土重来,要不然的话,至少暂时江夏这儿,那是没有兖州军什么事儿了。不过他也知道,如果说兖州军再来人马的话,那就绝对不是夏侯渊、郭淮他们了,而是曹操亲征,这个如今他差不多也是没什么事儿了,所以说他是必然要自己亲自

    过来的。对曹操来说,他不可能不看重荆州,而江夏的话,只要还有希望到自己手,其实马超觉得他是不会放弃的。就算是自己是他的话,那都是如此,而孙策也是一样儿,己方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江夏重要吗?自然是不用多说,一个南阳的话,是己方和兖州军的必

    争之地,而现在是己方的地盘。江夏的话,那就是己方、兖州军和江东军所要争夺的一处军事重镇,这个是肯定的,如果不是如此的话,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