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带着大军向西羌进发,而在最前面为大军带路的就是十八子他们了。毕竟十八子他们对烧当羌可以说算是相当了解了,所以让他们带路也是正好不过。虽然马超其实也不一定非要用人带路,但是看到李为他们之前自告奋勇的样子后,身为主公的马超他也是不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啊。

    一路上,每到一个地方,马超都让探马斥候拿着自己的刺史大令先到各地的太守府去通知一下,所以根本也没什么人敢阻拦马超。毕竟谁也不可能没事儿吃饱了撑的敢拦凉州牧的军队,除非是真想死的那没办法,要不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啊。

    其实就算没有马超的那刺史大令也没人敢拦啊,毕竟在凉州混了多年的官员,不,就算是混了几个月的都知道,在凉州,谁敢打凉州军的大旗?如果你看一眼马超带的这三万人就知道了,在最前面打着的就是一杆凉字大旗,而这就是凉州军的旗帜。可以说这么多年来,除了当初耿鄙败给了韩遂之外,凉州军可还真就是从没那么窝囊过。

    不说在凉州,人见了这杆大旗都闻风丧胆吧,但是确实也差不多了。而凉字大旗旁边的就是马超的马字帅旗,而后面还有张、武安。至于十八子的就比较有意思了,因为他们打得也是杆凉字的大旗,不过和凉州军有所不同的是,他们在凉字的下面还有两个大字,那就是十八,毕竟这个一模一样还是不太好的。

    虽然没人敢阻拦马超的大军,但是也有那些想好好巴结马超的官员在他带大军驻扎的时候都来溜须了。而马超为官也是多年了,所以对此他心里那是明白得很,他当然也不会赶他们,毕竟“官儿都不打送礼的”,这都是江湖规矩嘛。而要说这帮人也都知道,送马超这个凉州牧什么,他都不可能收,反而自己还得给州牧留下个不好的印象。所以他们也都算是老奸巨猾了,所有人那都是以劳军为名,全都给马超的大军送来了一些粮草和羊。

    马超对此也只能是接受了,毕竟这些东西可不是他们当官儿的东西。就算自己不收,最后也都得落到他们自己的口袋里,所以马超也算是来者不拒。这个蚊子再小也是肉,所以粮草多了总比少了强啊。

    然后这江湖规矩,马超都是象征性地对来的人勉励了几句,夸了几句,最后说以后在陛下面前都会为大家美言的,而每次来的人听后,之后都是欣然而去。马超他可不只是凉州牧,更是皇帝面前的红人,而且也是和十常侍的张让还有大将军何进的关系非常,这些东西凉州的官员几乎都知道。因为对于凉州大部分的官员来说,你可以不知道治下的百姓有多少,也可以不知道手底下的属下都是谁,但是唯独不能不知道凉州牧是谁,不能不知道这官场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要不哪天真得罪了马超,那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简直就是不堪设想啊。

    而尽管如今的皇帝刘宏病重没错,但是张让和何进还活得好好的,而且那权势依旧滔天,谁不知道啊。更何况如果刘宏真驾崩了,那继位的只能是皇子辩或者是皇子协。而刘辩不用说了,马超马孟起那可是他的老师,所以刘辩继位的话,能亏待人家吗。至于刘协,如果刘宏真让刘协继位的话,那么身为刘宏面前红人的马超,他一定会给马超托孤重任,所以马超必然还是大权在握,谁也撼动不了嘛。

    更主要的是,大家都是在凉州这儿混的,谁都听说了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可是个狠人,而凉州军更是强悍无比。谁手底下也没有人家那么多兵,更没人家那么强大的战力。所以啊只能是好好抱抱州牧的大腿了,万一能巴结上人家呢,也许以后的仕途就会一帆风顺了啊。

    可以说一些凉州的官员,他们算盘打得确实挺好,但是马超能让他们如愿吗。谁心里都有个自己的小算盘,他们想利用马超,但马超又何尝不是想利用他们呢,无非就是彼此彼此吧。

    这一日,马超带兵走到了金城地界,而天也挺晚了,他就命令大军择地驻扎了下来。反正这儿也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自然就是选好了最安全的地方后,然后大军就在此安营扎寨了。

    大军安营扎寨后,马超就让众人埋锅造饭,不必太节约,让大家吃饱就好。此时都已经是晚上了,所以大家也得吃好不是,再说还有之前各地官员劳军的粮草和羊,就这些也够大军吃些时日的了。

    就在马超跟着张飞、武安国还有十八子一起吃饭的时候,探马来报,“禀报州牧,前方不远处发现不明人士?”

    “哦?对方几人?有何特征?”

    马超一听就来了兴趣,不明人士,要说这个可有点儿意思啊,而且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发现不明人士。马超带着三万大军,让十八子带路去烧当羌的地盘,他走得可不是最近的路,而是一条比较偏僻的路,毕竟带着三万大军,而且骑兵还不少。如果走老百姓都走得路,那么怎么也是扰民了,所以马超没这么做。但就是在这样儿偏僻的地方,却还是发现了不明人士,所以这个能不说是有意思吗。

    什么叫不明人士,如果只是普通百姓,探马绝对不会这么来禀报自己,所以这个不明人士应该可不是一般般的人啊。

    “回州牧,对方只有两人,而且都骑着马。不过天太黑,所以远观两人确实看不清,不过以在下的经验来看,对方应该是两名武者!!”

    马超闻言心说,这就对了,要是普通人探马也不可能如此禀报。别看就两个人,但是探马认为对方都是武者,虽然没人觉得两人就能给三万大军带来什么威胁,但是马超对凉州军的教导就从来都是小心无大错,所以探马斥候对此绝对是不敢怠慢。

    “好,你继续查探!”

    “诺!”

    马超也知道,自己这边儿探马绝不可能就这么一个,至少还有一个在那儿看着不明人士,注意对方的动向呢,然后一个回来报信儿的。

    这时候众人饭也都吃完了,马超对众人说道:“各位,有没有兴趣随我一起会会这两位不明人士啊?”

    张飞闻言大声说道:“主公,不就是两个人吗,还用得着亲自去看,看我这就去把他们给抓到大帐中来!!”

    说着,张飞拿起丈八蛇矛就要出去擒拿两人去。

    马超一看就是一皱眉,心说张飞这样这还是年轻啊,你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就敢说去擒拿。你张飞确实有两下是没错,但你可还没到天下无敌的那个地步啊。

    “益德,回来!!”

    四个字,张飞是立马就站住了,不过他却有些不解地问道:“主公为何不让我去?”

    马超缓缓地摇了摇头,“对方是什么人我们尚且不知,怎能如此轻率就做决定?如果对方只是过路百姓,你也去擒拿否?或者对方是有备而来,你张飞张益德就一定能生擒活捉了两人?”

    张飞一听马超这么说,他就不再言语了,当然也就不去了,因为自己主公说得对啊。真要是百姓的话,自己能去擒拿吗。不过要是歹人,可要是对方武艺比自己高的话,那还不知道是谁擒谁呢?

    其实马超也没什么太大的好奇心,只不过觉得这事儿可是有点儿蹊跷,他是不得不小心点儿。这十八子带得这条路,他们大军也走了近一日了,可还真就没见到一个人。但是没想到这时候到了晚上,居然一下就遇到两个,虽然马超不觉得两个人能对己方三万大军有什么大威胁,但是他却也还是不得不防,毕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各位,随我一起去会会两人!”

    “诺!”“诺!”“诺!”

    这三声分别是张飞、武安国和李为说的。马超想到了这些,而三人此时其实也已经想到了此处,要不谁没事儿闲的管这个啊,有那时间还不如在大帐中好好休息呢。

    随即马超就带着张飞他们来到了大军驻扎地的最前面,要说马超选的驻扎之地,选得也挺好。因为此地地方宽度有限,就那么大,而马超几乎就是让大军把路都给堵住了。所以他们两人不管是要对己方不利还是只是经过,都是必须要出现在己方大营之前的,所以马超他们就准备在大营之前来个守株待兔了。

    果然,没多一会儿,探马所说的两人就已经来到了马超众人近前,显然对方也看到了前方有人阻拦,所以此时也是不得不停下来。

    两人驻马后,看着马超众人,而马超也看着对方。马超这时候就觉得对方为首的那人看着眼熟啊,而这感觉可不是第一次了,以前第一次看到朱狼还有第一次看见庞德的时候都是这个感觉。就是对方自己绝对没见过,但是很可能见过对方的什么亲戚。但凭马超的记忆力却一时想不出来,那就说明对方的亲人也绝对不是自己特别特别熟悉的人就是了,不过见过那是绝对见过的。

    应该是友非敌,“你是何人?”“你是何人?”

    马超和对方为首的人是不约而同地问道,马超是主公,所以大事上当然是他先发话,而对方那边儿,显然为首的也是头儿,所以自然也是他先说话了。

    结果说完这句后,马超和对方两人都是哈哈大笑,而张飞他们也是笑了笑。这确实也是无聊的日子多了,所以来这么一下也是有点儿意思。可马超看到对方这么一笑,他终于是知道对方可能是谁了,因为除了他还能有别人吗。只是却想不到,这地方居然能遇到他。

    --------------------------------------------------

    这章是铺垫,因为是要引出为首的这个人。当然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大家可以想一想,这个其实应该不是什么难度大的问题吧,反正个人是觉得没什么难度了。对了,他们这不是两个人吗,后面不是还有一个呢吗,那那个人又是谁呢?不难啊。可以稍微提示一下,凉州人,再说多了就等于告诉大家了,不难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