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马超和赵云都知道赵雨的小伎俩,但两人却不能说什么,只能是无奈地摇头苦笑。

    时间不早了,收拾收拾,各回各屋休息了。至于剩下的鹿肉,当然是明天再吃了。

    不知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赵云晚上梦见自己和马超两人领大军大战异族军,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崔安梦见马超再也不限制他喝酒了,他每天都喝得人事不省才罢休。

    马超这小子是梦见了赵云拜了自己当主公,从此他和赵云还有其他部下纵横天下,所向无敌。

    最有意思的梦当属赵雨做的了,她则梦见马超为了讨好她,给她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和好玩的,而且她怎么欺负马超,马超也不生气。

    就这样他们渡过了这个晚上。

    到了第二天清晨,马超和崔安相继起来,他们以为自己起得已经很早。但等他们出来一看,赵云早都在屋外练枪了。看来赵云很刻苦勤勉,童渊这个老师也是相当严格。

    童渊和赵云也看到了马超他们,只听童渊说道:“孟起,福达,你们来得正好,先吃些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去林中!”他说的马超他们当然要听从。

    “诺!”说完,两人转身回屋吃饭,饭是赵雨做的,小姑娘年纪虽小,但因为父母和大哥的早逝,让五岁的她很早就会做饭了,做得就是鹿肉粥,马超和崔安吃得都感觉不错。

    吃罢早饭,马超他们就跟着童渊一起去了树林。到了昨日见到童渊的地方,童渊先给赵云讲解再加上示范了一些枪技,大约不到一个时辰,然后他让赵云自己先练着,“有什么不太明白的地方可以向你福达师兄请教!”

    “弟子明白!”

    童渊嘱咐完了赵云后,他就领着马超走到了树林中。之所以远离赵云和崔安,倒不是有什么话要背着两人,而是童渊要说的东西只和马超一人有关系,再说他也比较喜欢清静,旁边的人是越少越好。

    走着走着,童渊从怀中掏出了马超借给自己看的南华所作之书。他把书还给了马超,“孟起,书昨晚我已看完,你对书中的枪法和刀法有什么不懂之处尽管来问就是。”

    马超听了欣喜若狂,他没想到童渊这么大方,而且不光是枪法,就连刀法也都懂得。

    其实他也不好好想想,童渊在武艺上不下于南华,虽说他不研究刀法,但到了他这样的境界,早就是一通百通了,什么兵器早已不重要。

    “多谢师叔成全!”马超由衷感谢施礼道。

    “从今日起,每日未时到申时,由我为你指点枪法和刀法,直至你能把所有的都融会贯通!”

    马超闻言,激动万分,每日两个时辰啊,别说两个时辰了,就算是两分钟也够瞧的了。这师叔对自己还真就是没说的,估计就算亲叔也没这么好了。

    马超又要施礼,不过被童渊拦住了,他让马超抓紧时间,有对枪法刀法的疑惑就问,马超于是问了几个不懂的地方,童渊都给他一一做了解答。

    听了童渊所说,马超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自己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招式原来是这么样的,有高人指点和自学就是不一样。

    从此,童渊每日指点马超两个时辰,不光是嘴上做着解答,有时他还要亲自用枪来演示,马超不光是懂了之前不懂的枪法刀法,就连从前懂的也让童渊一点一点地巩固了。不单是马超一人受益,崔安每日也受童渊指点一个时辰,倒不是童渊厚此薄彼,而是崔安不像马超那样不懂的多,童渊指点他的更多的是经验。其他的时间才是童渊亲自指导赵云练武。

    而童渊不在的时候,如果他去指点马超了,那就有崔安敦促赵云练武,如果童渊在指点崔安,当然就是有马超陪着赵云。赵云当然不是要人看着才好好练,更多的是无论马超还是崔安,虽然都不如他老师童渊,但大多时候是可以给他解答疑惑的。以他们的水平来指点现在的赵云还是绰绰有余的。

    如此日复一日,转眼半年多就过去了。童渊用心去教他们,马超他们也用心去学了。这一段时间,马超和崔安的武艺又有所进步,两人的武艺水平到如今应该可以定下来了。两人都是一流上等的水平,除了遇到吕布那变态,基本上就是站在顶峰了。

    说着很简单,但其中的艰苦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崔安从六岁开始学艺,到如今二十二岁,足有十六年,也就是用戟用了十六年,有天赋还刻苦,这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马超今年十一岁,年纪虽小,但习武也已有八年了,天生神力,有天赋,更刻苦,自学武艺,一点一滴的。每天至少一个时辰练武,日日不落,又得到了名师指点半年多,可以说他现在所缺少的只是对敌经验。马超的经验就是和崔安都差着很多,更不用说和沙场宿将了。

    吕布实力可称天下第一,但他当然不是刚出世就是天下第一,经验那也是在军中一点一点厮杀出来的。而武艺更是他不断地突破自己,一点点才走到了今日的位置上。

    这半年多来,马超对童渊的感激之情是无以言表,他想过用什么方法来感谢一下自己的这个师叔。但发现确实没什么好方法,大恩不言谢,马超对童渊无比敬重,两人虽无师徒之名,但马超早已把童渊当成了自己的老师。

    这一天,到了光和二年的四月初八,也是马超和崔安告别童渊他们的日子。一大早,马超和崔安就进了童渊的屋中。两人进屋一看,原来赵云和赵雨也都在。看来童渊早知他们两人会来,所以把大家都叫一起来了。

    马超和崔安对童渊施礼,“今日我与福达就向师叔告辞了,还望师叔多多保重。半年多来,幸蒙师叔指点,请师叔受我二人一拜!”说完,马超崔安两人对童渊行大礼,三叩首,磕了三个头。

    童渊没拦着他们,因为这确实是自己应该接受的,如果非要拦着晚辈,他们心中更会觉得亏欠自己。

    “孟起,福达,你们都起来吧。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该来的,该走的,一切皆有定数。你们聊吧,我就先出去了。”童渊出了屋,把剩余的时间留给了几个年轻人。

    “孟起哥哥!”赵雨抱住了马超,这事马超当然不会拒绝,不过他倒是没想到最先开口的是赵雨这个小姑娘。

    这半年多来,马超和赵雨相处得很好。赵雨更多的像是自己的妹妹,他还真就没别的什么想法,再说如今赵雨才刚六岁,马超对一个刚六岁的小姑娘确实暂时没什么想法。

    但赵雨明显是很依赖马超,最近半年多来,两人关系改善,连称呼都改了。马超如今要离开了,她是万分的不舍,但她也明白这是没有办法的。马超要走,没人能留住他。

    “孟起哥哥,你什么时候能再回来啊?”小姑娘都已经哭鼻子了。

    这还真把马超问住了,他自己也不确定到底什么时候能再来这。赵云是必须收到麾下的大才,但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还真就说不好。如果说以后再来赵家村吧,万一到时候有事耽误了,自己没来,不就失信于人了。要是来晚了,赵云他们不在这了,自己没见到他们有什么用,所以马超可不敢去保证这个。

    他只好说道:“小雨,以后我们还是会再见面的,到时你和你二哥一起找到我就可以了。我的家在陇西,具体地点云弟都知道。”说着马超还用手擦了擦赵雨的眼泪。

    赵雨不舍地离开了马超的怀抱,看向了旁边的赵云,“二哥,孟起哥哥说的都是真的?”

    赵云没回答什么,只是冲着赵雨缓缓点了点头。见了赵云点头,赵雨终于不抹眼泪了,“孟起哥哥,以后我和二哥一定会去找你的!”说完她还把右手握成了小拳头。

    马超拍了拍赵雨的小脑袋,“好,我等着你们。”

    赵雨显然不喜欢马超总拍自己的头,她冲着马超吐了吐小舌头,还做了个鬼脸,马超看着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小妹马云騄,如今她也三岁了,快一年多没见,不知她还记不记得自己这个大兄。

    “我送孟起兄一程!”赵云当然不会像赵雨那样又哭又抱的,他早和老师童渊说好了,准备送马超他们一程,童渊也同意了,早就准备好了马匹。

    “好,有劳云弟了。”

    “孟起兄说的哪里话,请!”

    于是三人告别了赵雨出了屋,童渊不知去哪了,不过马超已和他告别过,就没在意这个。

    三人下了山,找到了各自的马。上了马,策马而行,赵云把马超一直送出赵家村的地界。

    当时下山后,马超他们也去了赵老伯家,赵老伯帮了自己那么多忙,临走前当然也要看看。

    赵老伯对马超他们的到来也是意料之中,还说了几句,意思就是年轻人好好干,我老头子看好你。又拜别了赵老伯后,三人才出了赵家村。

    赵云把马超送出赵家村后,马超崔安相继驻马,赵云也停了下来。

    “云弟,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不必再相送了!”马超对着赵云抱拳道。

    “好吧,孟起兄,福达兄,你们多保重!”

    “保重!”“保重!”马超和崔安异口同声地说道。

    “云就不再远送了,二位兄长请!”赵云毕竟是请假出来的,马超当然不会让他走远。

    马超和崔安依旧策马而行,而赵云则看着两人的背影数秒后,才拨转马头向赵家村行去。

    双方走出能有十几步时,马超只听赵云在远处大声喊道:“孟起兄,不要忘了我们之前所说,一起纵横沙场,驱逐胡虏!”

    马超闻言,勒住缰绳,转身看向远处的赵云,马超一笑,“我怎么会忘?就怕到时候你小子不敢来!”马超还和赵云开了个小玩笑。说完,马超回身一带缰绳,再也不看赵云,策马而去。

    赵云初听马超所说微微一愣,然后也回身打马向赵家村而去。

    不一会儿,两人马上都传来了彼此都能听得见的爽朗的大笑声。只有崔安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