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自己上去的时候,马上就被打退,这个可真是,自己丢人了,丢大人了,自己就是如此认为的,所以说这再上去,自己可不能说一下就被打退,两下也不行,这可真是……看着马岱是又一次上来了,郭淮心说,你这也算是越战越勇了,不过自己却一点儿不惧你啊。毕竟己方人马上是缺陷,是不如你们,这个都不假,可己方有城池依托,这个就是最大的优势,

    更何况还有足够的城防,对郭淮来说,这个一样儿是优势。马岱是又上来了,而这一次他是吸取教训,在对方攻过来的时候,他是赶紧先躲开了,然后和郭淮还有兖州军的士卒战在了一处。还别说,这次马岱支持比上一次时间长了,不过也是没到十个回合,就又被打退。

    这一想很正常,郭淮的武艺没比他低多少,更何况有那么多兖州军的士卒,马岱也真是,他也无奈了。别看对方人少不假,可在己方人马没上来那么多的时候,己方是不占什么太大优势的。这如果说自己这个将领上来就能让己方士卒也都上来了,那么一日两日不就破了城

    池,还用打那么多时日吗?所以这个也确实,马岱没指望太多,一直都是,而且他也知道,人家兖州军的援军可就要到了,这到时候……马岱是不怕什么,可也是不想己方就那么吃亏,这个肯定如此。而马超看到马岱是继续被打退,这他也没什么奇了怪的,这一想也正常。毕竟城头还有几千兖州军士卒,关键是还有郭淮这个将领,这是马超无论如何都不会忽略的。

    确实,郭淮本事够,就是城头兖州军的人还不足,要不然的话,马超可不认为马岱就真能上去,那个可未必啊。确实,这全力进攻的话,也许吧,可要是试探性的,那就不用多想了。而如今人家的援军可要到了,这时候两军对垒的事儿,马超还要多考虑一下,这己方人马可

    没人家多啊。确实,人家不算城里的,都有八万,己方来这儿的,那还不到六万,就是这么个差距。两万多人,你必须承认,虽然不是一个天大的差距,可确实是差距了,这个一点儿不错,所以说马超也是感到了压力,这个是肯定的。不过往对己方好的地方想,人多了才

    有意思,这个也真是。至少马超就没觉得人少了有意思,这个一直都如此。不过肯定他也不想太多了,这个必然。最后马岱再上去,又被打退的时候,马超就让士卒鸣金收兵了,这今日是不能拿下鄳县,那么再继续下去,其实也没大用,所以说早鸣金早好。明日的话,自己所料不错,那兖州军的援军就要到了,到时候己方是没大机会再拿下鄳县了。不过这也没

    办法,人家大军过来了,你也只能是和对方的大军对垒,没别的说的。你要继续攻城?那么他们倒是更想,不过马超不会那么选择的,因此那样儿还是己方没什么好处,那好处都让对方给占去了,就是如此。就像之前在西陵一样儿,孙策带着江东军一样儿是不想攻城,就

    要和己方对垒,在己方大军到的时候。为此,他们是直接就退了多少里,这如今的话,兖州军大军要到了,那么己方和江东军其实也没大区别,这个倒是不错。所以说己方也是,不攻城了,就是要和兖州军,两军对垒,如此,就比什么都好,自己也是这么个想法,确实,所以说……马超也是想了,这兖州军要到的时候,己方也是要撤退的,暂退个三十里,差不

    多就那样儿了。这个马超要那么去做肯定不是怕了,而是要做出来一个暂时不攻城,就和兖州军到来的援军一战的样儿。对方看己方如此,他们就知道该如何做了。当然了,他们不和己方对垒,那也是不现实的。想让己方继续进攻,那是没门儿,不过两军在城外对垒,那确实没问题。己方的选择,也是他们不能选择的,就只能按照己方选择的那么走下去,就这

    么简单,确实。而对兖州军来说,马超自然知道,他们是不想按照己方的剧本往下走,可说实话,这个既然是进攻和防御之前已经决定了,定下来了,那么这个其实就是注定了。就像最开始己方守着西陵,而江东军跑来进攻。可等己方大军来到之后,己方是不得不和他们

    在城外大战,这个不是己方想那么选择,而是人家那么选择,己方就得按照孙策那个剧本往下走,就是那样儿。不过还好就是己方最后胜了,这个也是马超所满意的。至于说这一次,那是己方变成了攻城的一方,就和之前江东军相似,而兖州军变成了之前的己方,所以说这

    最后自然就是他们要按照己方的剧本往下走了,就是如此。哪一方攻城,其实在这个时候在这个上面,就算是占据了主动,这个确实,毕竟不管是西陵也好,是鄳县也罢,都不是雒阳还有长安,所以说根本就不可能装下多少人马,这个才是根本。要是能装下那么多的话,往城内不用多,就放下了三四万人,那么己方哪怕还近六万,说实话,也破不了这他们守御

    的城池,就是这样儿。可事实不是不那样儿吗,这如果真要那样儿,那己方要夺城就彻底没什么戏了,但是如今没那样儿,己方还有机会啊。因此这如今的情况,那就是兖州军要跟着己方走,他们倒是,也想己方跟着他们,不过这双方的位置决定了不是那样儿的。如果说

    是己方守城,而他们攻城的话,那么就是己方跟着他们走了,就像是之前江东军一样儿,这个也不错,确实如此。不过现在情况不是己方在攻吗,而他们是在防御,这个才是根本。所以说他们援军过来了,哪怕是人比己方还要多,可却依旧得按照己方安排的走下去,而不

    是说己方按他们的走。全军撤退,马岱是有不甘心,可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而他也想到了,估计这次就是暂时的最后一次了,明日的话,没准人家的援军就到了,这个可真是,所以说……这个就真没什么机会了,再有的话,那就只是己方打退了兖州军援军,再继续攻城,不过那个时候己方还能有多少人马?但是鄳县这儿也没多少人,这个倒是一点儿不错,所以

    到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样儿呢。对马岱来说,己方最好的结果,不是说让对方全军覆没,而是让他们早早跑了,带兵撤退,就是城内的郭淮都带兵跑了,这个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如今这么一想,好像还不行,至少这个几率是很小的,哪怕就是马岱也知道,所以说这个……

    马岱带兵回了,马超是让所有人跟着他回营,还是回去开会,这每次基本上都不会变的。回了中军大帐,马超是先说了下今日战事如何,他总体来说,就算是满意了。其实对方就那么三千多人,己方人马数量,那可是压倒性的,就这么简单。不过马岱一上去,郭淮就往死里怼他,这个马超也没办法。他也明白,郭淮其人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他们援军就在路上,

    关键是快到了,这个才重要,所以说他是不惜一切代价,就为了守住城池。其实其人如此作为,马超也不是说就不能理解,毕竟就算是换成是自己的话,也得和他郭淮一样儿,没什么太大区别就是了,这个真心没错。都是那样儿,这谁守城不都是想守住城池,不想的话,直接就弃城跑了就好嘛。所以说没跑的,那都是想着好好守城的,要不然的话,真心都早跑

    了,确实。之前那个古国不就是,如果说他选择早就弃城逃跑的话,那么他至少不会被崔安给咔嚓,但是最后也得被军法从事,这个是肯定的。毕竟只是一个副将而已,郭淮就是为了己方军心,他也得那么做了,肯定的啊。所以说古国的选择,其实怎么看,都是对的。他

    是以牺牲自己一人的代价,却是换来了家人的平安,其实这个就足够的。毕竟他是因为和凉州军战最后才挂的,这曹操就算是收买人心,都得是让他家里人都平安,生活还得是不错,就是如此。毕竟曹操那可是奸雄,他那点儿事儿,那都不在话下,确实如此啊,一点儿没差。

    之后马超也没多说什么,就只是说了这兖州军的援军估计今晚或者明早,他们肯定是要到了,所以说己方做好准备,下午的时候,就只能是兵退三十里了,没什么说的。这个马超是不用和他们去研究,直接下令就可以了,确实,这个可和之前那要进攻兖州军还是继续进攻江东军可不同,大不同。所以说马超就直接说了,兵退三十里。其实众人也都有想法,应该

    说他们知道兖州军援军要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自己主公必然是要有其他动作。话说当初江东军进攻西陵,而己方到西陵的时候,他们不也是如此作为,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么做,不是己方怕了兖州军,而就只是为了让他们来和己方对战,如此而已。就像当初江东军

    也那么做的,他们一样儿不是怕了己方,而是要己方和他们对战。不过就是他们败了,暂时退了,而己方对兖州军的话,己方还是未必就输,他们也真是未必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这个也是一点儿没错,所以……之后马超也没说别的,就给他们都打发走了,反正这个时候

    准备准备,到下午了就暂退个三十里,等兖州军过来了。没出马超他们的所料,兖州军在晚上的时候,终于是到了鄳县,而带兵的确实不是夏侯惇,是他弟弟夏侯渊,那几个将领正是徐晃、乐进和李典三人。而马超从探马处得到了具体消息后,他也不得不说,这也是强敌过来了,确实。之前孙策人马是多不假,可己方人马也不少。而己方自己不太参与战事,他

    们江东军孙策也一样儿。之后那几个将领对上己方的,其实还得是己方占优,毕竟有崔安在呢,哪怕崔安他们都躲开了。而这次,张绣是被马超给留在驮国了,所以说这时候将领剩三个了,崔安、马岱和胡车儿,对上夏侯渊、徐晃、乐进和李典,说实话,其实没什么优势。

    所以说马超知道,这是己方的大敌啊,如果说鄳县郭淮再出来的话,那么己方就真心没什么优势了,不过这个也真是,没那么容易。郭淮他也许还想出来,可夏侯渊未必就能让。这个时候他带着大军过来,主帅就不是郭淮了,而是夏侯渊,这个曹操在信里也是说明白了。

    因此,不是夏侯渊要听他的,而是他们都要听对方的,这个才对。所以说郭淮已经不是主帅了,他还能指挥动的,就只有鄳县内的那三千人,就这样儿了。而城外的大军,那自然都听夏侯渊的话,而不是他的。而此时,夏侯渊他们几个先是进了鄳县,人马的话,都在城外驻扎了下来,就夏侯渊他们四人和十几个亲卫进了鄳县。不过虽说如此,郭淮他还是出城迎

    了下,毕竟夏侯渊他们四个,都不光是官职比他大,更是比他加入兖州军的年头久,这个也是一点儿没错。所以不管是怎么说,郭淮都得是那么去做,哪怕他如今还是城内三千人马的主帅,可是和人家,那还没法比啊。见到了夏侯渊,郭淮是赶紧和几人打招呼,夏侯渊点

    头,然后跟着郭淮进了城,其他三人也是对他微微点头,别看郭淮年纪还没到三十,可确实是己方的后起之秀,还深得自己主公的器重,这个一点儿不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