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此,曹操所认为的,己方早到江夏,和这个是有关系,可更主要的,那却还得是看着郭淮能顶住凉州军的多少日强攻了,就是这样儿。表现好了,那么好几日也是没问题的,可要不然的话,那么两三日城池就要被破了,那实在是太正常了。其实只要他能支持个四五日,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己方的人马可就到了,再对上凉州军的话,己方也不至于说那么被动

    啊,连点儿人马都没有,就几千人,不至于。所以说这个是曹操如今的想法,他可不想是己方援军到了,而那个时候己方在江夏却是没有占据对方的城池,那确实是个不怎么样儿的情况,不是曹操想要的。他还没想着己方碰到了凉州军,最后就会胜什么的,如今这连己方

    援军到了,己方还能不能占着凉州军的县城都不知道,那么胜败的话,己方不占优,还指望着什么胜利呢?这个确实,如果说己方有什么优势的话,曹操那才会觉得己方是有可能取得最后胜利的,但没什么优势的话……说真的,他也不认为己方最后就真能赢了他们凉州军。

    毕竟多少次的事实都证明了,这己方是打不过人家,这才是事实。哪怕最后也是把凉州军给整的剩下不了多少人马了,可最后却依旧是己方败了,全军覆没也不是没有的事儿,而人家呢,至少还剩下点儿人马。所以不能就说曹操没信心,实在是他也不会盲目自信,真那样儿的话,就不能叫自信了,而就是自大自负,一点儿没错。而曹操在战事刚进行的时候,他

    还不至于说那样儿,这个也确实。曹操对凉州军,他算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认知,至少他算是了解凉州军的,也是比较了解马超的,这个是一点儿没错。可马超也算是了解兖州军吧,但他绝对是更了解曹操,就是这样儿。曹操了解他,可却不及他了解曹操,这个才是

    真心没错的。毕竟马超对曹操的了解,那可不光就是在这个时代,不光就因为他和曹操有过接触,还都算是朋友。准确来说,应该是他还不认识曹操的时候,就对其人有了一定的了解,哪怕其实并非就那么深入,可那也算是了,这个确实,其他的,经过两人的接触交往,

    这个就深了。所以说马超也是一步步了解其人,曹操也算是了解他,不过确实,他不如马超了解自己一样儿那么了解对方,毕竟他没有了解那么多年的历史,可马超却有,一千八百多年终于是超越,这个肯定的。所以说这个是有差距的,必然,但这个不算是什么太大的事儿,确实,哪怕这个其实并不是对等的,可不会影响太多就是了。曹操不会觉得马超了解自

    己就是什么不好的事儿,这个倒是还没有,曹操可不是说那种没有心胸小气的人,那肯定不是他曹孟德啊,这个还真是。真说起来,还是那话,历史上的曹操,还是个比较有心胸的人,这个是没错。你别看其人又杀这个杀那个的,说起来那是因为他是奸雄,就那样儿,真

    算起来,其人是个心胸宽广之人,这个是没错。一个小气的人,基本上很难争霸天下的,天下霸主,有几个那样儿的?不能说就一个没有,但确实,太少了,有多少?所以说这个也真是,不管是曹操,还是马超、孙策他们,真说起来,都不是个小气的人,这个一点儿没错。反而还都是很有心胸,这个也真是,所以说曹操不会有太多想法,就算是马超对自己知根知

    底儿那么了解,反而不能说都是坏事儿。所以这个事儿也确实,不算什么了,如今曹操所要去考虑的,还是己方郭淮是否能支持到己方援军到江夏,能支持到,那就比什么都好,支持不到,己方就没多少优势了,好处都是人家的啊。所以说曹操一直都是在想这个事儿,但是他也知道没什么用,反正到时候看郭淮如何了,到底是能给己方争点儿好处,还是优势尽

    失,还得看他本事。当然了,人家凉州军如何,这个也是需要看,毕竟他们是主角,这个一点儿不错,当然曹操不会认为说己方是配角,这个还不是,可和凉州军一比……郭淮等着马超带着大军过来,不过他也知道,对方出现的第一目的县城是驮国,而不是自己在的鄳县,

    可这个都不重要了,自己也没办法在凉州军第一次进攻的那个城中出现。那么既然这个不行,就只能是考虑其他的了,比如说城内城防什么的,凉州军之前留下的确实还不少,可肯定也对付不了六万人马,因此,这他这几日可以说一直都是让士卒给城内增加城防,别管用

    不用得上,准备足够,那还是应该的。毕竟郭淮其人,绝对不是那种没准备的人,哪怕就是准备过了,他觉得也是比准备不足要好多了,比准备不充分强啊,真是。郭淮对自己要求其实是非常严格的,这个了解他的人,那可都知道,曹操是更加清楚,这个不错。所以说其人是宁可让城防多了都用不过来,甚至都用不到那么多,他们就被打退了,可也绝对不会少

    到不够用就是了,这个是肯定的,他不会让那样儿的事儿发生。多了总比少了好,这个是郭淮的想法,在这上面,他确实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点确实是没错。毕竟如今己方还有多少人了?在援军没到来之前,郭淮是什么都不敢想,他最多就是觉得自己要坚守到

    援军到来,那就算是最大的功劳了。真的,至于说其他的,可能吗?郭淮可不是那种白日做梦的人,这个可一点儿不错。更何况,其人还是比较现实的,也知道要接受现实,就这么简单。如今兖州军没几千人,对上人家六万,这还有什么说的,丢一个城,自己守住一个,

    等到己方援军来,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真的。等不到的话,那就是自己失败,就是这样儿。郭淮他是怎么都不希望自己失败,这好歹是等着己方援军过来,自己也算是尽了力了,确实。如今他真是,不会有多少奢求,什么逼退凉州军之类的,那比做梦都做梦,他都懂。然后就得是自己能支持到己方援军过来,真心是比什么都强了。他知道,自己主公也是知道

    了凉州军北上的消息,而马上他们可就要到了,不是己方援军,而是凉州军……己方援军的话,还得有个三四日,那都是早的,可凉州军也许明日,甚至今日就到了。不过不是鄳县,是驮国。确实和郭淮所想没差,这日的下午,凉州军就已经到达了驮国,而在这儿守着城的

    不过就是一个副将,带着两千来人,哪怕那些都是兖州军的正规军,算是老兵了,可……带兵守着驮国的是郭淮手下的副将,名儿叫古国,这他也加入兖州军有五六年了,可说实话,本事也就比士卒强点儿,所以说如今也就是个副将。虽说是跟着主将立功也有几件,可说实话,那功劳也不是他的,所以说这真是,你要立功,别说是个副将,就是普通士卒,那曹操

    也能有所奖励,这个真是,兖州军一样儿是赏罚分明啊,这点和凉州军还有江东军,那确实是没什么大区别,三方都是一样儿的,这个也是。如果说军中连赏罚分明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基本上距离被灭也不远了,不是吗?仔细一想,其实真是,要不试试的话就知道了。而凉州军、兖州军还有江东军,那肯定不是那样儿的,这个确实。其他的,有那样儿的,不过

    是被灭了,就这么回事儿。而如今的古国,心里是真怕了,这城里就两千多点儿人马,对上人家六万?别说凉州军有六万正规军过来了,就是人家有一万人,这己方都挡不住,真的。古国不傻,也算是有点儿经验的一个,今年三十多没到四十,年纪也不小,比郭淮大多了,

    可哪怕如此,却也一样儿是玩儿不转啊,这兖州军别说就两千多人守城了,就算是两万多,也未必就真能在人家六万人马的进攻下占到什么便宜。这他绝对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他也算是跟着主将和凉州军战过几次,也是深知人家的厉害,这个一点儿没错。

    所以这今日碰上了大军过来的凉州军,古国也是知道自己该倒霉的时候了,这自己总不可能开城门投降吧,那样儿的话,死的可就不光是自己了。他不是为了己方士卒,虽说是袍泽不假,可他没和多少人有交情,关键是他还为了自己而已。毕竟他的妻子儿女可都在许都,如果说古国这个时候开城门投降,那么就算是曹操没动作,可他手底下的人肯定是要那他的

    妻子儿女动手的,都不用曹操说什么。因此,这为了保住自己妻子儿女性命,古国也不能那么做。大不了自己就是一死,好的话,自己带着残兵跑了,最后最多就是受处罚,可总比丢了小命儿强啊。是,这这个时候开城门投靠凉州军的话,自己也是能保住性命,而且也算

    是给凉州军立个小功,但是自己在许都的亲人,那结果……他可真是不敢想,毕竟自己亲自的性命那比自己重要啊,自己能那么做吗?不能,所以说他是绝对不会开城门投降的,就是要和凉州军死战到底了。如果说最后幸运的话,带着几百人逃跑,能逃出生天,不幸的话,

    那就战死在这儿吧,他也认了,总比自己亲人都死了好。所以说在这个上面,他有自己的选择,或者说是抉择。其实要说古国对曹操对兖州军有多大的忠心,那倒是没那么多,就一定能让他效死命的。可说实话,他家人都在许都,真心来说,他投降了简单,可亲人基本上就没了。这事儿除非曹操这个当主公的亲自发话保他家人,要不然的话,曹操不用多说,手

    下人就给事儿办好了。他们不会等曹操说什么,那么古国家人,就都得给杀,就这么简单,这就是乱世,这就是背叛的下场。很多事儿并非是你主公要亲自命令下去,其实不说什么,手下人就都做好了。而曹操可不是什么时候他都要做坏人的,这个还真是。如果说他想做个

    好人的话,他就可以说保住古国家人的性命,甚至给他们都送到江夏来。而他不想当好人,也不想做坏人,那么就什么都不用说,杀人的事儿自然有手下去做,谁让他们都是曹操手里的刀呢,所以说这个也真是,曹操他轻松啊,手下人事儿倒是多了,但他们也都是愿意的。

    所以这古国也不敢那样儿直接就投靠凉州军,哪怕最后自己倒霉被生擒了,自己都得是给自己主公尽忠,而不是投降。他是想投降,可惜却不能。这都是无奈啊,没办法。如果说自己家里不是那个情况的话,那倒是都好了,可惜还是那样儿。不过怎么说呢,自己知道,自己就算是身死在驮国,这己方也是能给自己家人不少钱粮,自己对这个还是放心的。只是自

    己人要是没了,这以后他们的生活……不过他这也不想太多了,想多了都没用,如今这对方六万人马围城,自己争取多坚守几日,之后实在是守不住了,那就带兵跑,能逃命最好,可要是身死在这儿,那自己也不会怪谁,只能说是自己命不好,没运气,也实在是没办法。

    确实,从自己加入兖州军的那一日开始,自己就想到了,是很大可能有这么一日的,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又不是说一点儿都不能接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