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几章关于羌人的这块,从资料上来看,烧当羌应该是之前就已经是没有了,只不过因为文中剧情的需要,所以增加虚构的东西总是在所难免的,这个大家对此也不要太过认真。毕竟个人写得是小说,不是历史。而从第一章个人也说过,个人写东西,虚构的东西不算少。反正个人觉得大的方向对了,那么其他的地方大家也应该能多少理解点儿吧。

    --------------------------------------------------

    就在马超成亲一个多月之后,他终于是兵发西羌,准备带兵屠戮烧当羌了。而随他一起去的自然就是张飞、武安国还有十八子他们。马超准备带的兵也不算太多,不过就是带走凉州军的一半,三万人而已。

    之所以才带走一半,就是马超认为如今的烧当羌其实还不至于让他全军都出马,毕竟现在的烧当羌可不是很早之前的那个烧当羌了,所以他觉得自己的三万人是照样儿能把烧当羌全给灭了。所以“杀鸡焉用宰牛刀”啊,六万人就是宰牛刀了,而三万人才是杀鸡的刀嘛。

    “夫君,早去早回,贞儿等你!”

    此时在陇县刺史府,糜贞知道自己夫君要带兵出征,所以自然要送别马超。要说如今两人成亲也不过才一个多月的时间,而糜贞和马超两人也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虽然马超他每天都要处理公务没错,但是其他空闲的时间他可都是在陪着糜贞的,反正是能陪着她的时候马超就绝对不会去做别的。

    而对于这点糜贞也是都知道的,她更知道自己的夫君都忙着什么,但是今日马超要带兵出征,她还是非常地不舍。毕竟上战场不是去游山玩水去了,所以实在是太过于危险,让人放心不下。

    以前的她是不在马超身边,所以马超带兵出征她也不知道,但是这次糜贞是作为妻子,同样儿也是第一次送别自己的夫君。糜贞她也是能深切地体会出,作为一个妻子送自己夫君上战场的心情。平时的她是州牧夫人,是主母,但是这时候的她只不过是一个盼着自己丈夫能早日得胜归来的妻子。她其实和其他士卒妻子的心情都是一样儿的,这些倒是没有什么分别。

    而马超他则更是深有体会,以前他就自己这么一个人,虽然有母亲也有弟弟妹妹,但是他们都不在自己身边,所以对士卒妻子送别自己丈夫,虽然看得也不算少,但是却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个,所以也就对此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但是今日不同以往,如今的自己也是有家室的人了,成亲这不都一个多月了吗。而妻子糜贞不只是相貌是一等一的,不只是有才学,也不只是有家世,其人更是贤惠大方,懂得持家,更是与自己的母亲弟弟妹妹相处得都特别好,而在自己属下那儿也是有口皆碑,他们对这个主母都是非常地尊重。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马超也终于明白什么是贤妻,至于说良母,这个以后就知道了。不过贤妻那确实是如此,马超没事儿的时候自己的心里也偷着笑,什么叫福气,这就是。古人曾云,“家有贤妻,男人不做横事”,这么长时间里,马超算是明白了古人的意思。而糜贞,自己的妻子,她对自己的影响也确实是很大很大。

    此时,马超是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人牵挂着自己,当然自己也是又多了一个牵挂的人了。

    马超微微一笑,“放心了,夫君还舍不得贞儿呢,当然要早点儿回来了!!”

    糜贞闻言,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脸突然就红了一下。她刚想对马超实施自己的手段,不过一看马超如今是穿着盔甲呢,所以根本就没法行动啊,所以此时她也只能是小声地撒娇道:“孟起哥哥你讨厌,不理你了!”

    马超挑眉一笑,他是特别喜欢看糜贞如此的模样儿,因为糜贞在其他人的面前都是一个特别好特别正面的形象出现的。而也只有在自己的面前,她还是一如以前自己认识她那时候的样子,常常都是如此。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马超才没忘记,如今的她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还是年纪不太大的小姑娘。

    “好了,要走了,大不了回来再让贞儿你如此吧!”

    马超平时对糜贞很不老实,所以他总被糜贞掐,但是今日他穿上了盔甲,这招就不能用了,所以马超也只能说回来再说吧。其实他作为一个习武多年的人,当然这个对他没什么用了,只不过没事儿逗逗小姑娘,其实也挺有意思的,至少马超就是如此觉得的。

    糜贞皱了皱漂亮的小鼻子,右手握起拳,在马超面前晃了晃,“哼!”

    马超此时一下就抱住了她,然后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下,爱怜地说道:“好了,我这就走了!”

    糜贞对马超如此已经是习惯了,因为马超是经常偷袭她,不过好在屋中就他们两人,要是还有别人在的话,糜贞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虽然早已嫁给了马超,但是毕竟糜贞还是小姑娘。

    马超是头也不回地就开门离开了,他怕自己再多看几眼糜贞,自己可能就舍不得走了。要说马超觉得自己的自制力还不错,而自己也不是个什么容易感动的人,但是面对糜贞,马超却也不得不承认,她就是自己最大的软肋啊。

    陇县城门口,除了糜贞之外,其他的人都来了,毕竟马超要带兵出征,属下是不可能不来送送的。而不只是他们,家在陇县的士卒们的妻子还有亲人们也都来了不少。马超看着他们,对此也是不得不感慨,自己带走的这三万人,不知还能带回来多少。对此,自己也只能说自己是尽力而为吧,争取把他们都平安地给带回来,这就是乱世,这就是战争。就算自己不对付羌人,但是战争也是不可能避免的,除非天下真正地太平了,再也没有什么战争了,那时也许才算能好。

    马超先是和陈到说了两句,然后又对贾诩说道:“文和先生,府中之事就拜托先生了!”

    贾诩则淡淡地说道:“主公放心!”

    马超点点头,对贾诩自己还是放心的,只要不出什么大意外是没有问题。而马超却没对崔安说什么,因为没必要了,而要说起这个,这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东西。

    本来最开始马超把贾诩收到帐下的时候,马超觉得别人可能能对贾诩还能尊重,但唯独崔安这小子估计不行。结果最后果然是不出所料,就这小子对贾诩看不上眼。其实想想也有道理,因为别人人家都是武将,所以就算武艺不如他崔安,但是崔安对他们还真就没什么看不起的。但贾诩他是个纯文士,这个对崔安来说,他就不感冒了。因为在文人里面,到现在崔安除了惧怕他老爹崔鸿之外,好像真就没服过谁。

    本来马超还准备找个机会对崔安说说,结果还没等他说什么呢,就发现崔安突然对贾诩就转变了态度,好像变得有些害怕他了。马超这时候就奇怪了,当然不只是马超他一人,别人也都很好奇,但却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而马超虽然好奇归好奇,但是却也没打听过这个,毕竟他是知道贾诩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更是个低调的人,如果说他没有对付崔安的方法,那他就不叫“乱国毒士”了,而贾诩同样儿不会去宣扬自己如何如何,所以马超对此也就没多问。

    至于崔安吗,那就更不用说了。他虽然大脑不怎么好使,但却也知道面子,是个好面子的主儿。就拿以前和吕布比试的这个事儿来说吧,他在徐州输给过吕布,但是却从来没和别人提起过这事儿,马超可不认为他把这事儿忘了,而是这小子故意不说的,因为不好意思嘛。所以崔安从来都和人家讲他的“光辉事迹”,不是扎死了这个贼头,就是生擒活捉了那个敌首的,但却从来都没提过自己败给过吕布的事儿。

    而马超对此也只是笑笑而已,但却从来不揭穿他。所以他也知道,要问崔安的话,那更是没用,因为这小子可好面子了,所以这事儿马超也就不问了。

    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马超看了眼众人后,对他们说道:“各位,超这就出发了!”

    众人抱拳,齐声说道:“州牧旗开得胜,早日得胜归来!”

    马超对此也不过就是一笑,然后上了宝马白狮,张飞他们也都各自上了马,士卒们更是辞别了亲人,整装待发,马超则对凉州军一摆手,“弟兄们随我出发,兵进西羌!!”

    就这样,马超带兵向西羌进发了。至于他没有把此事禀报给刘宏,他其实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不是马超没说,而是他准备来一个先斩后奏,他是出兵的同时,其实也给刘宏上书了。至于刘宏那儿是怎么个想法,这个就不在马超所考虑的范围内了。

    不说马超本来就知道刘宏已经是命不久矣,更何况他还亲自到雒阳是亲眼见过了刘宏。马超的心里很清楚,刘宏的身体只能是越往后就越不好,而不会是越来越好。可以说就算是扁鹊再世,神仙也难救了。所以之前就连董卓也是违抗圣旨,就别说马超此时的这些小动作了。人家董卓就直接是公然违抗圣旨了,刘宏也没把他怎么样。而马超觉得自己比董卓,那就算是不错了,好歹还给刘宏上个书不是吗,所以自己其实比董卓厚道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