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不管是怎么说,郭淮都得是那么去做,哪怕他如今还是城内三千人马的主帅,可是和人家,那还没法比啊。见到了夏侯渊,郭淮是赶紧和几人打招呼,夏侯渊点头,然后跟着郭淮进了城,其他三人也是对他微微点头,别看郭淮年纪还没到三十,可确实是己方的后起之秀,还深得自己主公的器重,这个一点儿不假。可说实话,他们几个那绝对不是因为自己主

    公看重也器重郭淮,他们才客气的。那说实话,还真心没那样儿。为什么和郭淮客气,最主要还是因为他们认可了其人的本事,都知道郭淮是己方后起之秀中本事比较不错的一个,这点是一点儿没错。说实话,徐晃他们知道,自己几个三十分岁,甚至更老,这确实,年纪

    大了。可人家郭淮呢,还没到三十,更重要是本事不错,所以说有了其人,那就是己方的希望,就这么简单,他们都是如此想法。说实话,要是郭淮他没相应的本事的话,那么徐晃他们几个不会对其人如何客气,哪怕他是自己主公看重的人,那也改变不了他们多少,这个

    是肯定的。毕竟徐晃他们几个,那真不是说你被自己主公器重了,他们就能高看你一眼,这个还真不是。至少郭淮没本事的话,那就别想了,可你只要本事够,那么他们几个还真是能高看你一眼,就是这样儿。夏侯渊的话,如果说他不是主帅的话,那么他和徐晃他们几个也没大区别。可惜他是主帅,那么就不可能和徐晃他们一样儿了,这个是一点儿没错的,确

    实。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夏侯渊,面对郭淮,他还可以。如果说是换成一个没什么本事,却也站在他面前的一个,他还得是这么和对方客气,毕竟就因为他是主帅,没其他说的。如果说夏侯渊不是主帅,和徐晃他们一样儿,那么他就不用戴着面具了,可惜这还不行啊。但

    是好在他和郭淮虽说不熟,最多就是认识,可他们也没什么矛盾,这个也是不错。更重要的是,夏侯渊也和徐晃他们一样儿,知道郭淮本事,以致于和其人比较客气。要说夏侯渊作为兖州军最元老的几个人之一,还是曹操的族弟,这个其人是有傲气,多少都有那么点儿,

    但是在郭淮面前,至少此时此刻,他还不会表现出来,如此。郭淮是给夏侯渊一行人请进了府邸会客厅,对他来说,这鄳县的会客厅虽说不是治所的,但却也可以,这个还真是。毕竟荆州不是个穷地方,人还不少,所以说江夏这么重要的一个郡,哪怕就是排在后面的县,也不可能很寒酸就是了,这个必然。郭淮占这儿之后,他还发现府库里有不少钱粮呢,当然

    这个没那么特别多,可相比之下,比那个驮国可是多多了,这个真心没错。郭淮让士卒仔细查看了一下,最后一看,是足够自己这三千来人半年多的用度,这个可真是不少了,确实。三千多人用半年还多的物资,这是个什么概念的,就相当于一万人用两个月的,这个差不多

    就这样儿了。真要说起来的话,可能还要比这个多几日,就是这样儿。所以说这鄳县的物资,那可比驮国多太多了,也就是西阳那儿,是不会比这儿少的,就是如此。其他地方,那也就是西陵、蕲春,还比这儿多了,肯定是啊。不过西陵还在凉州军手里,可蕲春却是落到江东军手中了,那物资都便宜他们了。毕竟江夏这儿可是前线,凉州军在这儿的物资,有的

    地方可真是不少,这是肯定的。马超这个人,说起来他对后勤保障这些,是非常看重的。确实,你可以说这个城池守城的人马不多,可能就两三千,但是钱粮什么的,那绝对是充足的。多了也许还没有,可战事的时候,至少一个月的资源,那是绝对有的,而实际上只会比这个多,却不会比这个少就是了。所以说连江夏这儿,也是没大区别,前线的地方,那更是

    马超所看重的。可也真是,他没说在哪个县城都放了那么多物资,那绝对没有,只能说是个别的而已。就像是北面儿的西阳,那地方物资就很多,比如说治所西陵,最后蕲春,这都不用说了。鄳县的话,物资不少,不过不全都是马超安排的,毕竟他把江夏都教给臧霸了,

    虽说臧霸也是跟着自己主公的来安排,可也有他自己安排下的东西,这个是肯定的。不过臧霸其实不那么看重这个,这也确实。关键是他也知道,自己主公既然都安排好了后勤保障什么的,那么自己其实不用整太多了,所以说也就鄳县这儿,他是增加了点儿,其他的也都

    没什么了。郭淮他们在会客厅中聊着如今的战事,他告诉夏侯渊他们了,这凉州军已经是兵退三十里,什么意思那都不用多说了,在场的人里,那是没有不知道的。夏侯渊他们听完,之后也是问了一下这两日凉州军都是什么情况,不光是他们动作,还有更具体的人马数量之类的,都是问了郭淮一下。其实就算是他们不去问,郭淮也是一样儿要对他们说的,这个一

    点儿没错。听了郭淮所说,他们算是对城外的凉州军有了不少的了解,这绝对就是最好的情况,所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是连这最基本的都做不到的话,那么还何谈能胜了人家?真的,所以说这个也是之后夏侯渊说了下,这他带着的八万人,最后都要跟着

    他一起对付凉州军,城内的一切就还得交给郭淮。而后者虽说也想是去和凉州军战,可如今主帅是夏侯渊,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所以郭淮也没多说,知道没用,就都同意了。对他来说,这不参与和凉州军的战事了,自己也能是休息不少时日,这个可是,也算难得了。

    郭淮是知道自己能好好休息了,而徐晃他们几个,则是知道自己几人要开始忙了。不过他们和郭淮不同,他是无奈要休息,想是自己参与之后的战事,那最好,可惜人家夏侯渊没让,那么自己就只能是被动休息了,那不是他的本意,不是他想要的,可却不得不那样儿,不那么做不行啊,就得如此。但是徐晃他们几个可不是那样儿,他们是更主动参与进和凉州军的

    战事,他们不会和郭淮一样儿,所以说郭淮更多的是无奈,这想自己也带了一万人马过来,之前什么事儿都是自己说了算,而没人命令自己。可如今呢,这却不是自己说了算了,变成了人家夏侯渊,这个不得不说,自己不好使了,变成人家好使了,这自己确实是没办法

    啊。不过郭淮也没什么意见,没什么嫉妒之心之类的,这个不得不说,人家夏侯渊本事比自己强,这还是己方元老,更是自己主公的亲族,所以说当这个主帅,那可以说是绰绰有余,自己不服不行,确实如此。如果说换成一个不如自己的,自己是会有其他意见,可总体上比自己强的一个,自己确实,也真是没什么意见,这个是一点儿不错。所以说郭淮如此想法,

    他虽说无奈,可也不是不能接受。而夏侯渊他们对郭淮就没什么想法了,至少不管是夏侯渊还是说徐晃他们,都是觉得郭淮继续留守在鄳县,其实就是最好的。他们不是怕郭淮出战会争功什么的,说实话,他们还没那样儿的想法,主要是这个鄳县肯定是要留下一个的,而其他人,谁都没有郭淮最合适,毕竟其人都到江夏多久了?而在鄳县又是多久了?这个确实

    是挺重要的。其他的,最根本的确实就是兖州军如今并不缺少在城外和凉州军对战的将领,加上夏侯渊,徐晃、乐进、李典,一共是四个,真心是不少了,话说凉州军那边儿才几个?他们也都知道张绣是被马超给留在驮国了,这个确实也没错。所以说凉州军那边儿就剩下

    了崔安、马岱然后再有个胡车儿,至于说马超的话,他可以不算在内,这个确实。毕竟他不可能是和你来个单挑什么的,那真是开玩笑了,最多也就杀些士卒,这就是他能做的,如此而已。可己方不同啊,就四个对上他们三个,别看依旧是没大优势不假,可确实还算是不

    错了。之后到了晚上,郭淮是设宴招待了夏侯渊四人,这兖州军他们也是没有忘了城外的士卒,犒赏他们。别看有八万人呢,这个不假,可鄳县这儿犒赏他们几次,那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一点儿不错。其实别说鄳县本来就有物资,就算是没有,这夏侯渊带着八万大军过来,他们后勤保障什么的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说这鄳县城内是郭淮招待夏侯渊几人,城外

    的话,夏侯渊也是杀了不少的羊,来犒赏士卒。虽说这个时候还没和凉州军一战,可犒赏士卒却不能没有,要不然的话,你们当将军的在城内大吃大喝,然后让城外士卒都喝西北风,那可真就容易出问题。真是这么回事儿,不管是凉州军也好,是江东军也罢,都如此,没有

    说当主公主将的大摆宴席,然后就一点儿不管士卒的,多少都是给他们点儿东西,这个是肯定的。说起来士卒要求其实不高,他们没指望说和自己主公和自己将军一样儿那么吃喝,但是改善一下伙食,他们觉得还是能行吧,所以说每次都是,当主公当主帅的,自己吃喝,

    也不会忘了己方士卒,这个必然。晚宴毕,这郭淮让人收拾了,他们是继续在会客厅闲聊,依旧还是离不开战事,这个是肯定的。说起来几人都不是第一次和凉州军打交道了,这个是一点儿不错,可说实话,还是第一次在江夏鄳县这儿和凉州军对战,这个确实是第一次,也是一点儿不错。而如今凉州军在江夏的情况,夏侯渊他们几个自然是要从郭淮这儿详细了解,

    毕竟他们今日才到了鄳县,而郭淮都来多久了?这个也确实是,所以说问他这么个了解情况的,那不比抓瞎强太多了。所以说他们也知道,这如今是很有必要从郭淮口中知道凉州军都如何,马超他们都怎么样儿。别看之前下午也是了解不少,可这样儿的事儿,他们这沙场

    宿将,是从来都不会嫌多的。毕竟了解越多,其实对己方就越有利,就是这样儿。如果说都做不到了解对方的话,那么还何谈就真能胜了对方?确实,凉州军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那是天下闻名的强军,他们尽管嘴上不会承认,心里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人家就

    是那最强的,没什么说的,就是如此啊。人家可一直都是,那都多少年了,真是有年头儿了,真的。而如今夏侯渊他们是想了解凉州军更多,在江夏这儿,那就只能是问郭淮,听他说了,没其他的。当然了,他们和凉州军打交道都是比郭淮多,这个也一点儿没错,毕竟后者才加入兖州军几年?这个也真是,而夏侯渊们四个,随便一个拿出来,那都是元老级的,

    就算是后来的徐晃,那也比郭淮强啊,比他元老多了,这个可是一点儿都没错,真心如此啊。所以说要讲究这个论资排辈的话,郭淮在几个人里,那是资历最少的,资格最新的,和夏侯渊他们四个,那是没法比啊。可曹操既然是能让他带一万人马来江夏,那么足以见得他

    是对郭淮有多器重。是,一万人马可以说是先行的跑灰,可郭淮这个主帅却不是,这个一点儿没错,不光不是,还说明了曹操对其人的看重器重,就是这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