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送走外祖母这波人之后,此时还在陇西这边儿的就只剩下糜家人、自己的老师阎忠、自己的叔父马日磾还有贾诩他们了。而其他人,除了之前辞行的之外,其余人早就在昨日婚宴过后便告辞离去了。

    对于还没走的人,马超倒是都明白,糜家人和自己的叔父马日磾不可能马上就走,而自己老师阎忠还有贾诩应该则是准备和自己一道回陇县的。

    果然,两日后,糜家人和马超告辞了,一起走得还有马超的叔父马日磾。而马日磾正好和糜家人一道,所以顺便就和他们一起回去了,要说这些日以来,他们相处得都不错。

    不过问题也来了,按理说该走了,那么大家都得走,不过糜芳他是死活都不想离开。而马超一问才知道,敢情糜芳是有他自己想法的。本来他的武艺当初跟着崔安学习了一段时日后,增长了不少,但是和人家厉害得一比,其实还是不够看的。

    而糜芳这人,就是对武艺痴迷,虽说还没达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但是如今也不轻了。而这次他来陇西见到崔安后,和崔安闲聊之时,崔安就告诉他,自己手下的好几个人都不比他崔安的武艺差,结果糜芳就上了心了,怎么也要向其他几人请教一下。其实说白了,就是让人家指点他一下。

    最后马超也实在是没办法,糜芳他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除了糜芳之外,糜家人和马日磾一起离开了,也是马超给他们送走的。而且还有糜贞,反正只要是送亲人,糜贞都露面了,这个也是她作为马家人应该做的。

    送走了糜家人之后,马超知道,自己也是时候该回陇县了。自己身为凉州牧,要自己处理的事儿可不少。当然做到这个位置了,自然绝大多数的事儿都有自己的属下去处理,不过要是有什么大事儿却还得自己拍板才行。而如今都这么多天了,想来也积压了不少只能是自己这个州牧亲自才能处理的东西,所以马超也向自己母亲告了辞,带着糜贞糜芳,还有自己属下加上老师阎忠和贾诩一同上路了。

    之前马超还特意见了自己老师阎忠一面,请他帮忙说服贾诩,不过阎忠对此也只是一笑,“孟起,此事既然你求到为师这儿了,那么为师自当尽力就是,不过结果嘛,为师对此也是没有把握啊!”

    “老师这说得是哪里话,只要老师肯帮忙,弟子就感激不尽了,至于结果,弟子其实早就准备好了,无论怎样,都不是不能接受的!!”

    马超心说,自己都碰壁好几回了,还能差这么一次吗,不会,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如此你就等为师的消息吧!”

    “谢过老师!”

    马超他自己清楚,只要是自己老师答应的事儿,那么就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等众人回到了陇县后,马超特意又去拜访了贾诩。而贾诩见到马超后,只是微笑地看着他,却没说话。马超明白,应该是老师阎忠已经劝说过贾诩了,只是老师没和自己说什么,那就说明老师出马也没成功啊。

    马超一见贾诩不说话,这也不能等着人家发话吧,自己既然来求人来了,那么自然是自己要客气些的。

    “文和先生,不知之前超所提及之事,先生如今考虑得如何了?”

    贾诩依旧是微笑着,不过他却说道:“州牧如今新婚燕尔,怎么倒是跑来陪诩这个半截都入了土的人来了?”

    马超心说,贾诩你就装吧,我这边儿是刚说明来意,你这儿就明知故问啊。

    可马超此时还不能说别的,只好说道:“这,先生言重了!先生怎能是那半截入土之人,就像之前超说得那样儿,如今先生可是不减当年,风采依旧,不可妄自菲薄啊!”

    贾诩摇了摇头,“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反正如此,诩不多言了。只是州牧今日之来意,诩此时敢问州牧一句,州牧为何看重诩这微末之士?”

    这个确实也是贾诩一直以来的疑问,要说自己还算清楚自己的本事,但是他马超马孟起却是如何得知的呢?反正贾诩想不清楚,在他看来,自己一直都是那么低调,更是很少抛头露面,马超就算是注意自己,但是除非十多年一直都关注自己,要不他怎么就知道自己的本事?

    马超对贾诩的疑问自然是不能说实话,所以他只能说道:“这个嘛,不知先生信不信缘分?”

    贾诩疑惑地问道:“哦?缘分?”

    马超点点头,“不错,正是缘分!”

    “州牧此言何意?”

    “先生应该还记得当年之事吧?”

    贾诩知道,马超所说正是当初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当然,诩也知道州牧也还记得!”

    “那是当然,不管先生信不信,反正那时超就认定了先生乃是当世大才,非一般人可比!!”

    贾诩心里是一百个不相信,难道他马孟起五岁之时就能有识人之明?这,可能吗?

    贾诩这回想得还真就错了,别说马超那时候都五岁了,就算当初马超才刚出生,那时候他都是有着思想的,而这个又算得了什么呢。因为时代的局限性,所以哪怕贾诩被后人称为是“乱国毒士”,但也还有东西是他所不能理解的。

    马超看着贾诩的反应,心说,就知道你不相信,不过这个也没关系,只是前奏罢了,他继续说道:“当然,这只是当初超的第一感觉罢了,先生也不必过于认真!其实超之所以更加认定先生之大才,还是因为老师所说得那一句话!”

    “哦?不知阎师都说了什么?”贾诩也挺好奇,他确实也不知当年阎忠和马超说了什么。

    马超一笑,“当初老师对超说,‘超儿,文和有良、平之奇,确是大才!’,就是因为当初的这一句话,所以便让超是深深记住了先生!而老师的话,超却从来都不敢忘怀,直至今日!!”

    本来这话当年阎忠所说的是这样的,“超儿,文和有良、平之奇,确是大才。但文和太过看重自己,善于自保,也不知是福是祸啊!”,但是马超当然不能对贾诩把所有的话都给讲出来,所以他就只对贾诩说了一半。

    但别看就只有这么一半,阎忠是什么人,那是凉州最出名儿的名士,而其人更是很少去评价什么人。可他却说贾诩此人有良、平之奇,那么这话如果传出去的话,贾诩的身价绝对比现在要多得多。这就是汉代的名士效应,哪怕你是个没什么名儿的小卒,但是有那天下闻名的名士说了你几句好话,那么你就可能被士林所记住,让很多人所认识。

    贾诩一听马超所说,心中高兴,别看贾诩此人确实有本事,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了,毕竟阎忠那可是闻名天下的名士啊。多少人想见他都见不到,更别说让他给个什么评价了。更主要的是阎忠对自己的评价还挺高,良、平之奇。张良和陈平那是什么人,一个是汉初三杰之一,为汉高祖刘邦打江山立下过大功,辅佐刘邦登上了九五。而陈平,那更是不能小看的人物,其人不只是多有奇谋,更是汉初的大功臣之一啊。

    虽然心中非常高兴,但是贾诩表面上可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只是对马超淡淡地说道:“阎师过誉了,过誉了,诩实在是受宠若惊,受宠若惊啊!”

    贾诩倒是还挺谦虚,但是他心里可不谦虚,他觉得自己也许比不上张良,但是却比陈平要强些,贾诩这倒不是自大骄傲,而是其人真正有那个本事。

    “可超倒是觉得老师所言不错,所以如今才三番五次地前来说服先生,超确实希望能与先生一道,在如今这天下创出一番事业来!”

    马超如今这已经是赤/裸/裸地拉拢贾诩了,不过贾诩他好像还是不为所动啊。

    贾诩想了一会儿,说道:“不知州牧之志?”

    马超心说来了,关键时候到了,是龙是虫就看自己如何回答了。对于贾诩这样的人,马超也不会怎么藏着掖着,反正自己怎么想的这时候就怎么说吧。

    “哈哈哈,超倒是想先问先生一句,不知先生认为,这天下是何人之天下?”

    贾诩闻言来了兴趣,“当然是大汉天下,乃是刘氏江山!”

    马超摇摇头,他知道贾诩这是故意的,只听他说道:“非也,超听闻,‘天下乃人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天下乃百姓之天下,非一人一姓之天下啊!当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嬴氏得了天下,可为何如今却是刘氏做了皇帝?所以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人人之天下!嬴氏不得民心,所以刘氏才做上了皇帝,如此不知先生以为然否?”

    贾诩没有去评论马超所言对与错,只是他在听了马超所说之后,是仰天大笑,笑过后,他对马超深施一礼,严肃认真地说道:“武威姑臧人贾诩贾文和,见过主公!”

    马超如今是彻底通过了贾诩的考验,而贾诩他暂时也拜了马超为主,至于以后能走到多远,贾诩觉得自己会拭目以待的。

    马超心里高兴,真是双喜临门,自己刚成婚一大喜,这又得了一顶级谋士,这又是大喜。虽说贾诩谈不上对自己什么忠心,但是只要他在自己帐下就行,他在自己这儿,总比在别人那儿好啊,好多了。要是在别人那儿,那自己还不总得是提心吊胆的啊,可如今却不会如此了。

    “超今有文和先生相助,真乃天助我也!”马超赶紧扶住了贾诩。

    至此,马超终于是如愿以偿,贾诩加入到了自己的一方,在自己的帐下做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