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和马焕是去了后院,去见马超母亲马焕祖母,郭嘉他们自然是去休息,这刚回来,也不至于说什么事儿都找他们来。马超父子见到了刘氏,和自己母亲打过招呼,马超也没说几句就让自己母亲给赶走了,就留下马焕在,而他自然是去找自己妻子去了,他也知道自己母亲那个意思,毕竟自己也是和自己妻子都半年没见了。马超来见糜贞,马焕就等着把,这自己

    这个当老子的都得先见自己妻子,等你当儿子的想见母亲的话,那等过一会儿的吧。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儿子终究是大了,成亲了连孩子都有了,所以说也是知道,给自己父亲多点儿时间。再说了,自己还不知道他吗,这甄宓怀孕了,虽说还没生,可也是有六个多月七个

    月了,所以说这其实也快了,也就是这三个月之后了,差不多这样儿吧。所以说就和自己一样儿,自己儿子也肯定是想着见自己妻子,而不是在自己母亲这儿多久,他这个当爹的不也是如此想法,都一样儿了,所以说马超也知道,这小子和自己差不多,这事儿没大区别啊。

    马焕还真就是如此想法,是和自己祖母告别后,来到自己母亲这儿,和糜贞说了几句,他就跑了。他那意思是要给父母相处的机会,可实际上呢,马超和糜贞都知道这小子最真实的想法是什么,不是说他就不想让父母相处,不过那绝对不是最重要的,这个都不用多说了。看到自己儿子离开后,马超一笑,他是继续和糜贞说着话,依旧是出门的事儿,不过就是大

    致说了下而已,根本也用不着详细,而且可以说自己妻子确实,她从来都不爱听这个,比起这个来,她是希望看到自己平安回来,就像现在这样儿,如此。其实当马焕离开的时候,马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笑后,也是没忘了对妻子笑笑,说道:“儿大不由爹了,孩子长大

    了!”听着自己夫君的感慨,糜贞也是一想,她的想法确实是和马超一样儿,不过她也是说道:“焕儿和当初的你一样儿呢。”马超是苦笑了一下,没再多言。确实,还是那话,自己儿子可不是和当初自己一样儿,自己从别地方回来,是要先见母亲,可想着的还是自己妻子,

    这个一点儿没错。两人没聊多久,就到了晚上,马超自然是去赴宴,也是宴请众人,让糜贞在家等着他。这是他走了半年才回来,第一个晚上,怎么也得是好好陪着自己妻子,这个是肯定的。说起来这在糜贞看来,半年时间确实是长,这别说是马超走了半年,就算是半个月,她都觉得多了,不过她是早都习惯了,而且还有自己儿媳在,平时甄宓是在将军府里,

    今日这知道马焕回来,她也回马焕的府邸了。马超在会客厅宴请众人,大家是吃好喝好,确实是吃了不少也喝了不少,这难得自己主公回来,这个确实,他们也算是等了半年吧,马超开始是和众人说了几句,主要就是和留守的陆逊他们说的,然后大手一挥,众人就开始吃

    喝上了。马超这个时候看着崔安,不得不承认,到了长安,他还是那样儿。当然了,己方在长安可是有着顶级的庖厨,那确实是不同,做出菜的口味,可要超过其他的郡县,这个马超是知道的。连他也都是吃了不少,只要是气氛不错,而却没人敢灌自己主公,他们都不敢,所以说最多就是马超和他们喝一爵完事儿,他们却不敢对马超如何。其实众人也都知道,这

    自己主公第一日回来,这晚上是吧,所谓是“选别胜新婚”,真要是让自己主公喝多了,就算自己主公不说什么,那么肯定是得罪主母了,这己方可就那么一个主母,还是少主的母亲,这关系……说实话,众人对马超的话,有敬畏,但是对糜贞,他们有的就只有尊重尊敬了,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尽管糜贞是很少露面的一个,可只要出来,那么必定就是让众人

    尊重,没人敢小看。别看糜贞出身是商人之女,但是这都多少年了,已经几乎就是没人去想那些了。这个还真是,如果说一开始是有想法的话,可也没说敢说什么,就只能是在自己心里想着而已。而如今这都多少年了,马卿云和马焕姐弟俩都十四五了,所以说也真是,这

    么多年,改变的东西,其实很多。而且基本上只要是凉州军的人,不管是上到各个将领谋士,还是下到凉州军士卒,其实基本上都知道,凉州军的大财神爷,那不是别人,就是带着商队通行西域经商的糜竺。虽说一次从凉州到西域,再回来,这个时间不短,可说实话,给

    凉州军挣的钱,真心不少,这个是大头儿,一点儿没错,所以说这没人敢小看糜家人,这糜竺就这么一个妹妹,一个外甥和外甥女,也就是糜芳,是没太大本事,不过也是个太守,好歹算是凉州军比较上层的人物了,这个也是没错。所以说糜家在凉州军中是有势力的,至少比起你就老哥儿一个的人来说,那还不是有优势。可不管是糜贞也好,还是说两个兄长也

    罢,确实也都没什么权力**,至少对这个,马超还是很放心的。确实,这和他们都认识二十多年了,这糜竺他们都什么样儿,马超还是很清楚的。你说糜竺对商业对挣钱这方面,他确实是很有兴趣儿,可要说到什么权力的话,那和他真是没太大关系。而且糜竺是回来长

    安,没多久就还得离开,一离开至少好几个月,说实话,就算是有再大的权力,这远离了政治中心,甚至说起来都算是出大汉了,那还能有什么作为呢?至少马超是不那么认为,所以说糜竺是找到了他最喜欢的事儿去做,马超觉得挺好。糜芳的话,他也许是想当大官儿,

    可他有自知之明,所以说当个太守,其实他觉得就算是不错了,太守可不是个小官,至少他管着一个郡,加一起还有好几万人马呢,把郡国兵什么的都算上了。所以说糜芳心里也是,他一直都有数,自己如今这样儿,哪怕就是跑并州来了,这穷苦的地方,自己也认了,他终究还是满意的,至少自己大兄,自己小妹都不错,都还好,以后自己外甥更是凉州军之主,

    对他来说,还有什么不满的呢,他也没什么太大追求了,如此。确实,糜芳加入了凉州军之后,到现在,他就是转变成了如今这样儿。可以说他是有变化的,如今这样儿,就是变化。还是那话,马超一开始也不认为糜芳能有多大忠诚,可他之后想了,这他们整个糜家都绑在

    自己身上了,可以说他们和自己和凉州军,那真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点儿都没错。这他大哥给己方做事儿,这他唯一的妹妹嫁给了自己,还是自己唯一的妻子,自己也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他外甥,所以说这个事儿还不用多说了,真都是糜芳想背叛自己都没什么机会,除非和异族联系联系,不过那事儿,马超觉得他还没那么大胆量,就是这样儿。

    晚宴完毕后,马超让人撤下,他和众人闲聊了几句,就回去了,当然也是打发走了众人。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这自己主公刚才和自己这些人说几句,无非就是所谓“江湖规矩”,他还是想着早打发走自己这些个,然后他好早回后院啊,这个自己这些人还能不明白吗?众人是陆续离开,都走了之后,马超这才回了后院,不过他也想了,手下人还算是给面子,这哪

    怕是自己刚回来的第一次晚宴,他们也是没耽误太久时间,这一会儿就都吃完了。马超自然是知道他们的心思,这都很正常。他回了后院见糜贞,糜贞自然是给马超更衣洗簌,虽说他是不想让自己妻子,但是这其实都习惯了,马超也是几乎就没太多的想法了,而且这都半

    年没见了,自己妻子的心思,自己还是很了解的。自己四十岁,自己妻子比自己小几岁,不过这年纪上,如果从古人这儿来看,自然是年纪很大了,不过就只是从马超的眼里来看,其实自己妻子年纪还不是那么大,他觉得是正好,没那么老,这是马超所认为的。他没和糜

    贞多说,也看得出来自己妻子的意思,所以也就是赶紧洗簌下就休息了,当然夫妻之间的事儿就不用多说了。第二天一早,马超起来和自己妻子一起用朝食,当然之前练武什么的他是都没落下后,之后陆逊过来了,后面还跟着凉州军士卒,抱着一堆竹简。马超知道,这是来活儿了,需要自己处理和查看的,这不陆逊都让人给自己搬来了。虽说一个士卒就都抱过

    来了,可确实,马超知道,真心是挺多的。别看就只有己方的一个士卒,但是马超知道啊,这己方一个士卒,尤其是将军府里的,抱着个七八十斤的东西过来,那真是都不成问题,这个真是一点儿没错。就说陆逊吧,别看是个文士,就是个书生,这真不假,可你要让他抱着

    七八十斤的东西,也还是没问题。虽然不可能和士卒一样儿,抱着东西来回走吧,他是没那么轻松,但是抱起来还是没问题的,这点马超很相信。话说这个时代的文士,绝对真就没有说纯粹的手无缚鸡之力什么的,基本上还都是有点儿手段的,这个倒是不错,马超了解。

    只能说是相比之下,至少和武将是没法比,可比一般的老百姓,那不是强多了,这个一点儿没错。马超让士卒把东西放下离开,而士卒离开后,他也是早请陆逊坐下来了,当然古人还是那跪坐着。此时马超一笑,“伯言这半年来确实是辛苦了!”首先他就是认可了陆逊这半年所做的,别看马超是刚回来不假,可有的东西,他自然是知道。陆逊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

    他还是连忙谦虚了两句,马超一看,这读书人啊,从来都是这样儿,基本上大多数都是如此,自己哪怕是当主公的,其实也不好多说。之后他和陆逊说了几句,无非就是他不在长安,这都有什么事儿,陆逊也是对自己主公说了。还别说,哪怕就是马超没在这儿,可长安确实,

    除了让马超亲自处理过目的东西之外,就真是没什么事儿了,应该说这半年来,确实是没有什么大事儿不好的事儿发生,至于说小事儿的话,那当然是有,不过有陆逊在还有那么多凉州军将领在长安,试问还有什么事儿是真心解决不了的,基本上都是能解决了解决好的。

    确实,这长安除了马超他们五个不在之外,其他的和平时也没有区别,就是这样儿。而主要就是少了马超而已,郭嘉的话,基本上他只是作为马超的幕僚,其他人不会问他什么,他说起来就只对马超负责,就是这样儿。崔安他除了军事之外,其他的和他都没什么关系,你也别让他去做,所以说有他没他,只要不是战事,那都没大区别。马焕不用多说了,最后的

    甘宁也是,不过马超这次回来,是有意让甘宁去练水军,这个他倒是比之前要受重用了,这也确实。和陆逊说了会儿后,陆逊就告辞了,就剩下马超一人,他开始处理和过目这陆逊给他的这些,其实一个多时辰,马超是肯定能整好的,一点儿问题没有,最后再让士卒给陆

    逊送过去就好了。而马超等他都处理好后,他还要让士卒去请甘宁过来,他好把自己的想法和他说一下,让他去黄河训练水军,这就是他的想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