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董卓知道李儒在做什么,不过他也没阻止。只是他确实有点儿想不明白,怎么文优什么时候变成滥好人了?就这样儿的一个小黄门,没一千也有八百的,他怎么样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还用那好心去帮他,董卓对此确实是不太明白。

    可李儒他其实想得也很简单,第一他确实是有点儿不忍,但是这个还不至于让李儒如此,毕竟他李儒真就不是什么好人。而其实李儒之所以这样,那还是因为第二层意思,那就是他想得很明白,其实对自己来说,几句话无非就是举手之劳,动口之劳,但是对这个小黄门来说,也许就能让他平安无事,所以他一定会对自己是感恩戴德的。

    而你可不要小看这样的小人物,别看对方就只是一个小黄门而已,但是他可是宫中的人,这样一个小人物也许你觉得没什么,但是在很多事儿上,可能一个小人物就会影响全局,尤其还是如今这个非常之时,也许这么个宫中的小人物就会起到大作用也不一定。不过就算对己方半点儿用都没有,但是自己也没损失什么不是吗。

    李儒这时候自然不会和董卓解释什么,他倒是也看出来了自己主公的一丝不解,不过他相信,就算自己不说,自己主公也早晚都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之后董卓上书刘宏,让小黄门顺便带回雒阳,小黄门可不敢不听,赶紧接了过去。董卓见对方如此,他心中就暗笑,心说自己真就有那么可怕?

    小黄门此时不敢多待,没多久就向董卓他们告辞了,董卓也没挽留,毕竟他还是想让刘宏早点儿看到自己写的东西的。

    就在小黄门走后没多久,大营守卒前来禀报:“大帅,凉州牧在营外求见!”

    董卓一听就是一愣,他和李儒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丝疑惑来。确实,这个时候他马超来这儿做什么,要说他们可还不知道马超要大婚的消息,所以董卓此时还以为马超可能是为了韩遂一事而来的。

    “快,算了,文优,还是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董卓本来想说快请他进来,不过他又一想,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如今就在大营外求见,怎么也得自己亲自去请进来。可见董卓是把马超是放在了和他自己同样的位置上,而李儒听后,也是点了点头,本该如此啊。

    两人到了营门口,这么一看,果然是马超在大营外呢,马超见到董卓和李儒后,赶紧开口说道:“仲颖兄,文优先生,别来无恙啊,哈哈哈!!”

    董卓闻言也是哈哈大笑,“今日也不知是什么风儿,把孟起你吹到我这儿来了啊!”

    李儒也是笑道:“儒见过州牧!”

    “在营外谈话可不是董某的待客之道,孟起快随我入营一叙!!”

    “仲颖兄请!!”

    说着,董卓和马超两人就并肩向大营内走去,而李儒则落后两人半个身子,跟在两人身后,这是最为基本的礼节。

    董卓请马超进入到中军大帐后,三人相继入座,董卓先开口问道,“孟起今日前来董某处,莫非是有何要事不成?”

    董卓其实这时候他也挺纳闷的,怎么马超今日就他这么一个人儿呢,所以他也不想和马超兜圈子了,直接就开口询问。

    其实这样也正中了马超下怀,毕竟他也知道自己的时间有限,所以能早点儿切入主题,也好省些时间啊。

    “不瞒仲颖兄说,超此次前来确实有事,不过在此之前,超还是要先感谢下仲颖兄之前在韩文约一事上高抬贵手了!!”

    说着马超对董卓和李儒一拱手,这就代表着对两人的感谢。

    董卓听后一笑,“孟起不必客气,此事乃小事耳!而对当年令尊之事,董某也深感遗憾,看来今日孟起终于是手刃了仇人,父仇得报了!!”

    马超点点头,“不错,此事还多亏仲颖兄成全啊,超在此再次多谢仲颖兄了!不过今日超前来叨扰仲颖兄,一为特意来感谢仲颖兄当初的成全,二来则是超在八月初六就要完婚了,所以到时还请仲颖兄前来一聚啊!!”

    董卓一听眼眉一挑,说道:“哦?既然如此,董某倒是要先恭喜孟起了,孟起你可终于是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此乃大好事,大好事啊,哈哈哈!!”

    董卓倒是没想到,马超居然是为了此事而来的,要说马超都这个年纪了才成婚,实在是有点儿晚了。如果要是说家穷,那也很好理解,但是以马超的身份地位来说,一般人确实对此还是不太懂的,但是这些毕竟都是马超他自己的事儿,所以别人自然也是很少过问什么。

    李儒听后也是笑了笑,他这个是善意地笑,毕竟成亲可是人生中的一大喜事,李儒自然也是替马超高兴,毕竟以马超的身份地位,如今才要成亲,这个确实也不容易了。不过对于此事李儒又一想,马超马孟起他不可能就因为要请自己主公所以才特意来此一趟的吧,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了,第一就是他其实还有别的重要的事儿要找自己主公,那么第二也就是说他只不过可能是顺路罢了,所以就来此一趟。

    想到这儿,李儒开口问道:“儒在此也要恭喜州牧了,不过敢问州牧,可是要去雒阳?”

    马超闻言心说,李儒李文优确实厉害,他一下就能看出来自己要去雒阳,对此马超也没隐瞒,“超多谢仲颖兄和文优先生,不错,超确实是要去雒阳。毕竟超的族叔就在雒阳,所以超得亲自前去请他过来才行啊!”

    这个董卓和李儒倒是都知道,马超的族叔就是马日磾,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如今朝廷的人基本上是都知道。不过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旋即分开,两人此时心里都清楚,马超虽说是要去雒阳请他的叔父马日磾,但是估计不会是如此简单啊。就拿董卓自己来说吧,要不是因为他要镇着大军走不开,他这时候也想去雒阳探听探听,可惜不行啊。所以他倒是挺羡慕马超的,因为马超还能单人匹马地去雒阳,可自己虽然也不是不能动,但是去雒阳,反正暂时自己是不可能了。

    “孟起要娶之人可是糜家女?”

    董卓问道,他以前好像听人说过,马超和徐州东海朐县糜家的糜贞有婚约,但是从来也没听马超说起过这个。

    马超笑着点点头,“不错,正是徐州糜家糜贞,超将娶为正妻!”

    董卓心中暗道,果然啊,“孟起好福气,好福气啊!!”

    董卓这确实是真心话,糜贞虽说还不到名闻天下的地步,而董卓也是没见过她,但是却也听人提及过糜贞。知道糜贞如今的年纪也不过就比马超小个两三岁,但是论相貌,绝对是一等一的美人,而论才华,却也不差,论家世,虽说徐州糜家不是什么世家,但是却也不是什么小势力,关键是人家有钱有粮,这点很少有人能比得上的。要说如今这乱世靠什么,他董卓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董卓对马超说好福气。

    “仲颖兄所言不错,超正是如此想法。能娶贞儿为妻,确实是超之福也!!”

    董卓点点头,不过此时他却皱着眉头,说道:“孟起,本来你今日特意前来请董某出席八月初六的婚宴,董某不该推辞。但是,但是今日董某此处的情形你也都看到了,董某如今实在是走不开啊,所以到时,董某可能就要缺席了,这在此先向你告个罪吧!!”

    这点其实都在马超的意料之中,如果董卓要是能去才怪了。如果没赶上如今这个非常时期,没准他董卓还真就会来。别看马超是凉州牧,但是陇西可不是他马超的势力范围,至少临洮不是。那是他董卓的地盘,不只是他董家在临洮为一方豪强,就连牛辅也是在那儿暗中招募私兵,所以他马超虽为州牧,但是也管不到人家那儿去。

    当然,这个其实也算是两人不约而同的东西吧,就是牛辅在临洮发展董卓的势力,马超他不会去管什么。而马超作为凉州牧,在凉州发展自己的势力,他董卓自然也不会去干涉,就这样,两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两人的作为其实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了。

    “仲颖兄如此,超也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无碍,无碍的!”马超一笑说道。

    马超他可没想,说一定就要把董卓请去,其实来此不过就是客气客气而已。毕竟去雒阳一次,如果不来董卓这儿一趟的话,以董卓他那个性格,他以后一定会对自己不满,因为这样的事儿在董卓眼里来看,那就是马超看不起他,这才没过来请他。所以马超有必要来此一趟,哪怕明知道董卓不会来,但是自己做事儿还得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才行。

    董卓这边儿的事儿马超已经都搞定了,本来董卓还要留马超来个晚宴,但是马超婉言谢绝了,如今时间有限啊,吃饭什么时候都行,但是时间可不等人啊。

    没办法,董卓和李儒只能又送马超离开,而马超就在两人的目送下离开了董卓的大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