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同样儿是关注南阳啊,这点和王双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太大区别。至少他们对武关是没有多大的兴趣儿,毕竟都是司隶的地方,所以说武关真有什么事儿的话,他们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但是南阳的话……确实,这点不得不承认,那地方出了大事儿,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就传到杜陵来,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杜畿他们关心关注南阳,还是有道理的,毕竟南阳

    挨着司隶,京兆和南阳也都相邻,可他们对南阳不了解,这个不了解不是说他们不知道南阳如何,而是这个时候南阳什么情况,他们是不太知道,就和王双一样儿,所以说……马超给杜畿和雷铜他们讲南阳的事儿,自己五人在宛城转悠,当然他可没说南阳怎么发展好了,

    那样儿的话,当着杜畿的面儿说,那不是等于是夸了别人,而忽略了当事人吗,那样儿的事儿,马超是不会做的,哪怕他也知道,真说起来,其实杜畿不会那么太过在意这个,不会那么在乎。雷铜的话,这个政事上面的问题,也是,和他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这个也是没

    错。但是毕竟他也算是京兆这地方的一个官员,所以说雷铜肯定也是不会那么爱听自己就光去表扬庞德和李恢他们了,所以说这事儿马超都不会去做就是了。毕竟还没在京兆杜陵这儿怎么转,怎么可能这刚来就夸他们一番,那也太假了点儿吧,所以……马超和杜畿还有雷铜他们说了几句,这就已经晚宴了,自然杜畿他们是让下人准备好了,而马超是拍手下令摆

    宴。京兆杜陵这儿,马超他们居然也是在这儿三日,然后才离开,返回长安。对马超他们来说,这反正都已经是京兆地界了,说实话,他们是真心不着急,这个是肯定的。如果说这个时候还没到司隶,甚至可能没到京兆的话,那么还可能在其他地方耽搁几日,可这杜陵距

    离长安有多近,那都不用多说了,真心就是没走两步那可就到了。所以说很快,马超他们就回了长安,这五人组从长安出去,到今日这回到长安,说实话,居然还没到整六个月,一算,还差两日六个月,马超他们是早算出来了,这可真是,还是有点儿出乎他所料的。本来

    马超觉得半年可能都不够,可最后发现,还算是绰绰有余了,主要是荆州根本就没走多少时日,算一下也就二十日二三吧,从到了襄阳之后,再从南阳离开,差不多就这样儿了。所以说半年还没呢,这不还差了两日才到,因此这时间还是充裕的,回到长安,马超他们自然是算到了,这确实是和当初在凉州的时候,他们所想的不同啊。就是马超他也不得不承认,

    这自己想法是一个样儿,可实际情况呢,它又是一个样儿。确实,在凉州的时候,谁知道最后走过了益州和荆州,最后又去了武关和京兆,最后才回到长安,这期间还不到三个月,是差两日才到三个月啊。所以这个确实,是马超他们最开始没有想到的,不过之后他也是想

    了,估计回到长安的时候,也许是用不到半年,结果这个倒还真是没错,时间充裕。这不加一起不到半年,回来了。陆逊是带着在长安的所有官员,出城一里,迎接自己主公他们五人。这毕竟有近半年没见自己主公他们了,可以说陆逊他们就等着马超回来呢。确实,毕竟有的东西,就得是马超亲自过目才行,哪怕陆逊并非就是一点儿不能处理,可该是马超过目

    的,那必须要让这个主公看,这是肯定的,哪怕马超这半年都没在,可该他过目的东西,陆逊都早已是准备好了,就等着自己主公回来看呢,如此。当然了,这个肯定也不是说马超一回到长安,就得把那些累积的东西都看一遍,那还没可能,他肯定是要好好休息后,才去看去处理。别看马超就离开半年,可真心让他处理的东西是有不假,可不是那种什么紧急的

    东西,非要马上处理不可,就算是拖个几个月半年,那都是没什么问题。所以说马超才放心离开,至于说让自己必须要去过目的东西,那就更没什么问题了,至少他是非常相信陆逊其人的本事能力的,所以说那更是小意思了。所以说真就是,马超早离开,不过也算是早回

    来了,怎么都不会耽误什么的,这个是一点儿没错。还是那话,真要是有耽误,出什么事儿的话,马超不会走,甚至中途就得回来,不过不还没那样儿吗,总体来说,确实是非常顺利,这个确实是极好的,如此。所以说马超是回到了长安,可也不会一下就那么忙就对了。

    马超他们是有半年没见过陆逊那几个了,如今还在长安的,凉州军的主要人物除了陆逊之外,还有好几个,说马岱、张任、张绣、胡车儿、吴懿、吴班叔侄这些人,可都在长安,他们属于“常驻长安的人口”,这个就是马超给他们暗中起的名儿,当着他们的面儿,马超自然是怎么都不会说,他就是心里面的想法而已。不过在马超看来,有这几个和陆逊在,再

    加上己方在长安的人马,就算曹操真来,他们兖州军二十万大军,不说破不了长安,可陆逊守几个月,马超觉得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甚至真就守得住,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啊。至少马超不觉得陆逊他们这些人的组合,能轻易让曹操兖州军大军破了长安?所以说他还有

    什么不放心的呢,更何况如今是什么情况,那就是己方依旧是全据了司隶,他们兖州军要从东边儿过来,依旧是要过雒阳—函谷关—弘农,至少这么几个地方都是要经过的,最后大军才能到长安,不过进了弘农之后,还不可能一下就到长安城下,这中间还有好几个地方好

    吧。所以说长安可没那么容易就攻到,更何况你就算是兵临城下了,最后破不了长安,你损失还不少,就是这样儿。至少当初曹操为什么不死攻长安,除了他那个不想和马超死磕之外,还有就是他很清楚,长安就凭他当时那些人马,攻不下来,最后还得陷在里面,如果马超要是再调兵过来,那可真就出大事儿了,所以说曹操是吓唬一下凉州军,他就走了。当然,

    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他那所谓给凉州军找麻烦,最后没好处的是他们自己。所以说当初曹操趁机进攻司隶,拿下两个郡,这个地方,确实是他们兖州军占便宜了不假,就是马超他们也是承认的。可在长安那儿,确实是兖州军没占便宜,最后还让雷铜埋伏了一下,所以说

    兖州军也是有得有失,虽说他们损失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可丢不起那个人啊,这点是没错。对曹操来说,他就算是损失几千人,说起来也不如他那面子来得更重要。毕竟兖州军是家大业大,这个一点儿没错,其实真损失几千人,那对曹操对兖州军来说,真就是九牛一毛都不如,所以说面子更重要,这个是没错。不过要多了的话,几万人,那肯定还是人重要,而面

    子就不那么重要了。可事实是他们损失没那么多,所以说面子重要,就是这样儿,所以说这么一分析利弊,就是这样儿,损失个把千儿人马,那对兖州军来说,就是连九牛一毛都不到,可要是几万的话,别说是对他们,就是对凉州军来说,他们都不是九牛一毛啊,这个肯定如此,所以说就是这样儿,几千人,兖州军在乎的是面子,而不是那个人马,毕竟那点儿

    人马,确实是比不上他们面子重要。所以说当初曹操虽说司隶大战总体上是占了点儿便宜,可最后还是丢人了。而其人别看是奸雄不假,可依旧是不能免俗,那么大年纪了,可依旧是在乎在意自己的面子,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曹操可不就是那样儿吗,至少马超是很清楚了。

    他觉得自己幸好不那样儿,马超不是不在乎在意自己的面子,但是怎么说呢,更多时候,他所想的还是己方利益,而不是自己个人的面子什么的。当然了,他可能有时候没那么多想法,可却不代表手底下的人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这个一点儿不错,所以说也确实是如此啊。

    众人都回了将军府,来到了会客厅坐好,这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儿了,毕竟长安是马超凉州军如今的大本营,就和兖州军的许都,江东军的建业一个样儿。这马超他们去其他的地方,哪怕就是他家茂陵,可去了,都是当地太守或者主将要不就是老师,热情招待他和几人,可在长安,就不是别人来招待马超,而是他去招待其他人,这就是一个最大的不同,如今凉州

    军的基础,其实就算是在这儿吧。其他的地方,马超还都不能算是主人,哪怕回家乡,他都成客人了,可在长安,那就是马超是主人,这点是大不同。就是,其他地方都是别人招待马超他们,而在长安,是他招待别人,不就是如此嘛。马超他是先休息了几分钟,当然其他

    人也看得出来,自己主公他们是马不停蹄回来,这此时此刻,自然是先休息一下,缓缓再说其他的,知道自己主公他们都挺累了。其实别看杜陵距离长安近是不假,但是这自己主公可是出门儿半年才回来,所以说这一路上还能不累吗,这个才是关键,所以说他们也都是能

    理解。休息几分钟后,马超这才和陆逊他们说话,这一开口就是说众人这自己不在这长安的时候,都是辛苦了。毕竟自己这个当家的主公不在,他们的事儿肯定就要比之前多了,而且自己不在,他们肯定是得表现更好,至少不能让自己回来多说什么,这个马超都知道。所以说他这第一句话,自然就是认可所有人的工作,都是认真完成,做好了自己应该做的那些。

    众人除了郭嘉他们几个之外,听了自己主公的话,也算是认可吧,他们都是连忙谦虚,哪怕就是张任那样儿的,嘴上不承认马超这个主公,不服他的,这个时候嘴上也是谦虚了两句。马超一看众人所说,他就是一笑,摆了摆手,“好了,各位不必过谦,一切我自心中有数!

    今晚在此设宴,招待大家,各位务必准时!”“诺!”此时众人是异口同声,这是一直以来的套路,自己主公只要从其他地方征战回来,这回到来就是摆宴宴请众人,向来都是如此,这今日刚回来,虽说不是征战,可也都差不多,更何况都半年没回长安了,是吧,所以……

    看到众人情绪都不错,马超挥了挥手,让众人都离开了,他自然当然,不是说直接去休息,还得去后院看自己母亲和自己妻子,见自己母亲是必须的尽孝,看自己妻子糜贞,是马超真心想她了,这一晃儿都已经半年没见着了,这离开的时间可不短,还有马焕,他得和自己一起,这个是肯定的,这当祖母的也是半年没见着孙子了,如果自己再不带他去,自己母亲还

    不知道要如何说自己,关键是自己还什么都说不了是吧。所有人都离开了会客厅,各自忙活自己的事儿去了,马超他们也是如此,不过他和马焕是去了后院,去见马超母亲马焕祖母,郭嘉他们自然是去休息,这刚回来,也不至于说什么事儿都找他们来。马超父子见到了刘氏,

    和自己母亲打过招呼,马超也没说几句就让自己母亲给赶走了,就留下马焕在,而他自然是去找自己妻子去了,他也知道自己母亲那个意思,毕竟自己也是和自己妻子都半年没见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