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斜谷的事儿,他从那儿来武关后,就不怎么关心了,确实,那和他没什么大关系了。而在武关这儿,那自然还都是要自己做主。对王双来说,自己主公那么器重自己,说是知遇之恩,其实也并不为过。毕竟自己主公是亲自任命自己来这儿的,从当初的杂号校尉,到了如今的守城主将,确实是不得不说,这可不就是自己主公的器重和信任吗,这缺一不可啊。当然,

    王双是没那么骄傲,可该有的,他也是有,这个肯定如此。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就如何如何有本事,但是怎么说呢,至少他不敢说自己是什么一流水平,可怎么也是二流顶尖的本事,这点他觉得还是没错的,这是事实。当然他不会那么不谦虚,上来就说自己如何如何长本事

    了,那不开玩笑吗,真要说起来,其实王双这个人他不怎么太爱说话,也就是马超吧,自己主公,那是必须的,自己怎么都要多说几句,其他人的话,能不说什么,自己觉得还是不多说更好,这个他自然是知道,所以说这就是王双王子全,他一直都是如此想法。马超和其

    人说着,当然更多都是他说,而王双听,或者说他根本也不想发表什么意见,这个确实也没错。对他来说,这也难得听自己主公说什么,尤其是南阳的事儿。要说王双如今官职也不算小了,好歹是雄关的主将,虽说不如太守,可和一个重要县城的主将,那是一样儿的官职。甚至重要性,可能还要比对方高那么点儿,可他虽说如此,也没可以去探听南阳的情报,毕

    竟,如果南阳还有一半在人家兖州军的手里,那么王双会觉得自己有必要派人去查探,可如今这样儿,他是觉得没有必要了。就是这回事儿,对王双来说,这南阳都是己方地盘,去年就是了,自己再派人去查探,那是什么意思?那样儿的事儿,他可做不出来,不会那么去

    做,哪怕真说起来的话,其实并不算什么,但是他也不会,哪怕王双依旧是非常关心关注南阳的情况,因为可以说那地方和武关有着非常大的关系,这个话是一点儿都没错的,王双还能不清楚?其他的,他还真是没什么太大的好奇,这个也是,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说

    那样儿了。说着说着就到了晚上,王双是早让下人准备好了晚宴,虽说司隶的特色,自己主公他们都太熟悉了,可来武关这么一次,王双也不可能说什么都不准备,那不开玩笑吗?真是一点儿都没可能啊,该准备的晚宴还得是按时准备,特色该有的,还得是上啊,这个是一点儿没错。尤其是崔安,王双别的不那么清楚,可对这个还是知道的,你要是让那大爷饿

    着的话,那可就有意思了。崔安可不管你是谁,尤其是王双也知道,自己和那大爷不熟啊,没交情啊,所以说对方可不会给自己面子,这个是肯定的。而其他方面,自己除了年纪比对方年轻,也没什么优势了。这个也是,王双是属于凉州军中年轻一派的代表,他就只比陆逊

    大一岁,所以说确实是年轻多了,比崔安来说,那真是优势太多了,毕竟崔安年纪比两个王双都要大,就是这样儿。所以说王双其实也是有担心,不担心不可能,他知道,哪怕自己主公不会多说什么,可真要是给崔安这大爷饿着了,那么自己主公也还是不会多说,但是崔安呢……所以说自然就是赶紧准备好,让自己主公吩咐摆宴,如此来得更好,确实如此啊。

    马超此时已经吩咐摆宴,下人陆续端上来了吃食,都摆好后,马超吩咐众人是开宴,这时候也没什么客气的,大家吃喝就好了。对他们来说,这武关就在司隶,特色什么的,那是经常吃,确实没什么让他们可期待的,不过吃了东西能饱,不至于饿,那就是比什么都好了。马超看着众人的态度,还都是不错的,这在武关饮宴,其实就是司隶的地盘了,也没什么让

    他们所期待的在里就是了。毕竟在这儿所吃到的东西,那在长安都能吃到,并且在长安,那庖厨的水平可不是武关这儿能比得上的,全天下,也就是许都,还有不知道的家族,那些地方才可能,其他的,马超自然不会觉得顶级的庖厨能有多少,三五个,那都多说了。所以

    说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马超也是没想更多,看王双那样儿,他绝对是不敢得罪崔安那样儿的,别说他在己方是人微言轻的那种,就算是元老级别的人物,有大功的人,也一样儿是不敢得罪崔安,这个是肯定的。你看马岱本事还行,也算是让自己认可,重要是自己器重他,

    可你看他敢得罪崔安吗?所以这都不用多说了,这崔安可没谁敢得罪,就是自己的话,也不得不去多照顾一下对方的情绪,这个是肯定的,这倒不是说马超就怕崔安,主要是和他认识那么多年了,而且他还是崔先生唯一的儿子,怎么说马超都得给面子的,这个是肯定的,并且崔安头脑还转得慢,所以说马超也是比较照顾他,这个必然。这个应该说从哪个方面来

    说,马超这个当兄弟的当朋友的当主公的,其实都应该这么做。可以说崔安为了凉州军,为了自己这个兄弟吧,确实是尽力太多了太多了,马超都清楚。可以说崔安给己方的贡献,那确实是太大了,他一个人,能顶好几个,真的,这个马超都知道,也是事实啊,就是如此。

    崔安这在己方几十年,连成亲都快五十了。当然了,马超觉得这个和己方关系好像也不是那么大,但是每当自己以前看崔先生那样儿的神情,马超就觉得这个事儿其实和自己好像也是有关系的……不过好在如今是早都解决了这个问题,他儿子也都有了,至少崔家是有后了,

    马超觉得也不错,至少自己和崔先生也是能交差了,不就是这样儿吗,其他的,那自己也只能说是对得起崔安为己方为自己的付出,这个是肯定的,而马超自认为,自己这些年做得还算是不错吧,自我感觉还是可以的,这个也是,马超觉得自己这个主公当的,就算是合格吧。是啊,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如今最强的凉州军了,从上到下,对马超这个主公,可

    以说几乎每个人都是满意的,至于说不满意的也有,可那其实没几个,就是这样儿。一顿晚宴完毕,之后马超是又和王双说了一会儿,他们就回去休息了,在府邸有王双早已给他们安排好的房间,一人一间,住下几个人,那还是绰绰有余的。武关那可是天下雄关,这儿的

    府邸虽说是不能和长安相比,可也不会比一般般的县城小就是了,这个肯定的。而住下五个人,五个房间,就算是五十个人,一样儿是能住得下,太正常了,所以说真心都不是不算什么问题。其他的,王双送自己主公他们离开后,他也离开了会客厅,晚上没什么事儿的话,他还得去关上。确实,非战事的时候,他确实不用时刻都守在武关,但是肯定的,这在休息

    之前,王双还得去巡查一番才行,其他的,都有副将轮流守着,而他却也是住在距离武关不远的地方,王双在那儿休息,至少有什么情况,他第一时间就能出现在关上。所以说马超他们是在府邸休息,而王双肯定不在那儿就是了,他在这关门这儿附近,确实王双不会住在府里,就只是住在这儿了。而马超他们其实也知道王双他这不在府邸,这他们也不是第一次

    来武关了,之前又不是没来过,不过也好几年了,这个也是没错,所以说马超他们早就知道这个了。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对马超来说,休息自然是不错。第二日一早,王双倒是没陪着马超他们一起朝食,不过在马超他们临离开府邸前,他却是出现了一次,给马超他们送了

    出去,这也算是一种礼貌了,确实。马超的话,他自然也是知道王双的意思,他还不至于说陪着自己几个一起吃饭,但是这自己几人要出府,他是无论如何都得过来一下的,这个肯定是啊,不用多说了。马超五人出了府,在武关里转开了,毕竟武关不是个县城,就只是个

    雄关,就和玉门关一样儿,他们都不用多久,就能转完了。确实,毕竟这武关是天下雄关不假,可绝对没说就和县城那么大了,那还不至于。毕竟是司隶的地方,所以说马超他们虽说不着急回长安,可对武关,他们也没多大的兴趣儿。真要是想来的话,就算是从长安过这儿来,其实也不会用多久就到了,这个确实如此,所以说他们对这没两下就能到的地方,也

    确实是没什么大期待的地方,毕竟武关还是不能和其他地方比就是了。其他的地方,绝大多数那都是司隶以外的,这个是,而司隶范围内的地方,他们都是没什么大期待。而出了司隶的地方,就算是再近,那也不是他们总去的,甚至就很久都没去的地方,所以说自然是不

    同了。马超他们在武关转,难得的是他这回没和马焕说多少,就几句话而已。说实话,马焕是没来过这儿不假,可他听武关的消息,那可是不少,就他老师陆逊,都讲过很多,所以说很多东西,他其实都了解了。因此,马超他也是有那个意思,让自己儿子多走多看,而不

    是听自己多说,这就是马超这个时候的想法,毕竟也算是“此一时,彼一时”了,这个时候和之前,那可不一样儿,差别还是很大的,他知道,也是如此认为。在武关转了三个多时辰,他们就回府了,确实也是没什么可看的,这地方还真是很熟悉。毕竟是司隶的地方,和其他地方几年都去不了一次的,那可真是不同,这个是肯定的。而见到自己主公回来,王双

    是赶紧打招呼,“主公巡视归来,请……”那意思让马超和郭嘉他们一起,洗簌之后来会客厅饮宴,没马超他王双是一点儿动作都不敢啊,除了让下人准备晚宴。马超一笑,王双说自己几个是在武关巡视,巡视就巡视吧,总没说自己来这儿指导工作什么的,多了他也没说,

    就只是和王双说了,自己几人回去洗簌,之后他就和郭嘉他们出现在了会客厅中。几人都坐下后,马超一拍手,吩咐摆宴,下人就端上了菜……这武关的菜色和昨日也没什么区别,毕竟这地方的特色其实就那么几种,所以说你要是想多来点儿,那可真是没有了。而马超他

    们终究是在长安混的,所以说这地方对他们来说,太熟悉,这菜色什么的,那也真是熟太多了。所以说对这个,马超他们还都没什么说的,而他们也就今晚最后一晚,明日上午就离开武关了,这个马超此时也是和王双说了,后者虽说是不想自己主公这么早就离开,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能是乐呵呵给自己主公他们送出关去,如此算是最好了。

    而对马超他们来说,在武关这儿,那还真不用呆太久,连三日都不用,像今日转完,可就真完事儿了,没其他的要做了,至少马超他们都是如此想法。而这不是他们急着回长安,那还不是,不过还得到京兆的杜陵,这个确实也是没错,至少看看京兆尹杜畿,和太守一个级

    别的,但说实话,比起一个郡的太守来,京兆尹好歹是属于这个君主脚下的这么个官,相当于首都的市长,所以说这个确实,和其他地方的太守可还不都一样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