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确实,换成其他人,自己儿子未必就听那么认真啊,自己还不清楚?所谓是“知子莫若父”,其实这话说得是很有道理的。马超就这么一路和自己儿子说着,当然他也不是一直都他一个人说,偶尔也是让郭嘉和甘宁说两句,崔安就直接无视掉了。毕竟还是那个情况,让他说,那就算了吧,马超也没多想那个。但是崔安马超是没让他说,不过郭嘉和甘宁,他们倒是说

    了几句,这不说几句的话,那也没可能啊。而且两人不像崔安那样儿,反正他们是不排斥着,毕竟一路上说的其实都不少了,这也真是,就属崔安他没怎么说。一转眼就四个时辰,马超他们回了,对五人来说,自然是早回去了,毕竟在这儿要五日呢,时日可不短。不过今

    日也是,没转全宛城,宛城可不是个小地方,这也真是,而马超他们意思,自然也是在这儿转两日,也让自己儿子对此地有更多的了解吧,这个也是马超的想法。而五日的安排,马超想法就是在宛城城内两日,城外周边两日,最后一日自然就是比之前远点儿走了。所以说

    马超他们在南阳的安排,就是这样儿,五日一晃儿就会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会耽误时日的。而对自己主公的安排,庞德和李恢他们是不知道,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主公在南阳在宛城的五日,大致是个什么样儿的情况,这个他们多少都是想到了,不假。五人回了府,院中有庞德和李恢他们等候,以两人对南阳的经营,那么多年,自然是掌控非常,

    所以说马超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两人是太清楚了,这晚宴都好了。就等着自己主公他们回来,之后会客厅饮宴了。马超他们洗簌完毕后,就去了会客厅,他是直接让下人摆宴,对此马超他们也都是轻车熟路了,一点儿没错,太熟了。马超他们是吃好喝好了,而庞德和李恢

    他们自然也是准备的好,招待好。之后晚宴结束,庞德让下人撤下,马超是和他们说起了宛城见闻,当然也不过就是简单说说而已,毕竟马超也知道,庞德和李恢他们,最想听的,还是自己对他们治理郡县的认可,表扬他们,就是这样儿,所以说他也没吝啬这个,确实都

    夸奖了他们两人一番,而且也不得不说,两人治理南阳,那确实是很有成绩,当然了,这个主要是李恢。军事上的事儿,主要都是庞德负责,李恢辅助,而政务上的事儿,庞德都是倚靠李恢来做,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可是不如李恢太多了。而军事上,那自然还是庞德老大,别看李恢谋略是不错,可这在比较和平的时候,没战事的情况下,谋略再高,其实没太大用,

    还得是像庞德这样儿的纯粹武将,勇冠三军的大将,才最有用,至少在这个上面,确实是比李恢强,哪怕他也算是个二流将领加谋士,可在没什么战事的时候,那军事上,李恢是不如庞德。其实就算是有了战事,他也一样儿是不如庞德,除非是在谋略上面,这点庞德是不

    如李恢,这是一点儿都没错。所以说这个其实也算是“术业有专攻”,这个确实如此,别看李恢也是有个二流武艺不假,但是和庞德一比,那可不够看的。而庞德也是有点儿头脑不错,可和李恢这么个谋士一比,也是不如,这个确实是这样儿。所以说这也是两人的不同之处,马超这个当主公的,他自然是清楚,而两人一文一武,算是相辅相成,马超把南阳交给

    他们,他确实是很放心。毕竟庞德和李恢的组合,别的不说,就说这在其他郡,和别的地方一比,差距就出来了。说起来马超从来就不怀疑两人的本事,让两人合作守御一个郡,哪怕就是南阳这样儿的天下大郡,马超还是觉得有点儿屈才了。这和张既在汉中一样儿,以其人的本事,就算是当州牧,那都是绰绰有余的,而庞德和李恢呢,至少马超清楚,他们两人

    配合一下,当州牧也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啊。这倒不是说张既比庞德加上李恢,他们两人的本事都大,那还不是。主要是张既更适合做这个州牧,这点马超很清楚,而庞德和李恢他们两人配合,那么当州牧自然也都是绰绰有余,这个是一点儿都不错,可不是说他们两人加

    一起才能比得上张既一个,那可真不是。还是适合不适合的问题,这个才重要,要就以本事来说的话,崔安本事还不小呢,可他能但州牧吗?显然还是不行,甘宁本事也可以,可他能当州牧吗?所以说有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本事如何,只是衡量的一个标准,但绝对不是最

    让马超看重的那个,这个才是根本。要说凉州军中,有本事的,能做州牧的人,那可多了去了,可适合的,相比之下,就少了。所以说要从这里面去选最为适合的那几个,其实真心是不容易,不过却还是让马超这个主公选择好了,他觉得不错。确实,虽说这个也不是绝对的,但马超也想过,其实算是比较好的了,如今这样儿。所以说他一直都是以自己想法为标

    准去安排的,哪怕是还有更适合做州牧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马超是不会让他们上。说张既,他就不愿意,所以也是不可强求啊,马超想法。马超结束了这今晚的闲聊,之后就回去休息了,明日还得是接着转宛城,他和庞德李恢他们也都说了,在这儿五日的时间,

    也是早告诉他们了,所以说这个都没什么。又一日早晨,庞德和李恢他们是陪着自己主公五人一起朝食。他们这也算是一个习惯吧,只要自己主公在南阳,他们早晨基本上都是陪着马超他们一起吃朝食的,这个一点儿没错。而对此,马超也算是习惯,毕竟这可不是一次两

    次了。所以说他其实也是习惯了,对庞德和李恢早晨的出现,和自己一起吃早饭,马超是没一点儿意外的。真要说意外的话,他们不来,马超才真就意外了,那么是说明出了什么事儿吧,也就是这样儿了。所以说有的地方,马超是不让太守主将过来,但是在有的地方,他也是什么都不管,而南阳这儿,显然就是马超不管的地方,而每个州的州治所,那也不是马

    超去管的地儿,所以说这一路都是这样儿,南阳更是如此,而用完朝食,马超他们五人是第二次出了府,在宛城大街上转开了。这今日是第二日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日了,明日就出城了,所以说今日把昨日没去的地方,还得是转一遍。和昨日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转的

    地方变了,可依旧是宛城,却没有脱离这个范围。其他的,就是马超给自己儿子讲了昨日还没讲过的很多东西,让马焕也是很愿意听,听得津津有味。不得不说,哪怕马超都那么大年纪了,毕竟都四十的人了,但是这说话的水平,还真是,绝对是能力很强的,至少没让马焕心里觉得不爱听,那可真没有。你看马焕是怕自己父亲不假,这个应该说从小就如此,早

    都习惯了,可马超所说这些,他却还是比较喜欢听的,所以说……马焕听的认真,对马超来说,其实这个就是自己想要的,自己目的是达成一半了。至于说那一半的话,自然就是马焕不光是听进去了,还得记住才行,以后他也是一样儿要当主公的人,甚至就是直接当皇帝了,说实话他并不用了解治下多少,肯定不用那么多,不用把自己所说都记住,可最基本的

    东西,马超觉得自己儿子还是必须要了解的,哪怕记不住,可终究是知道,那就可以了,这点不错。所以说这个才是马超最真是最根本的想法,不过他不会多说,谁都不会对谁说,他就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其他的话,那就顺其自然,自己儿子能在这游历当中学到多少,成

    长多少,那更多的还是要看他自己的,不是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就对了。毕竟那话所说没错,叫做“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马超一直都觉得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要不然的话,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几个徒弟,哪怕其他什么都一模一样儿,可最后的成就却依旧是有大有小,

    这个就是个人的修行问题了。马超他们是继续在宛城城内转,对他们来说,不是为了自己,就是为了让马焕多看看而已,其他的就是打发下时间。确实,他们来宛城都不是一次两次了,那在这儿也不知道是多少时日了,太多次也是太久的时日了,所以说对这儿早已是没什么兴趣儿,哪怕其地其实还是有所变化的,这个不假。但也真是,他们对此其实都没什么兴趣,

    真有的话,那也不至于是这个状态,如今这个情况了,是吧。马超他们是边走边说,当然和昨日一样儿的是,他也没忘了让郭嘉和甘宁他们两人说几句,不过也都是点到为止,没说两句,这样儿。而马焕呢,一路上确实都是有兴趣听着,他确实是有兴趣听这个,这是不假。

    就这样儿,虽说不是一直说,毕竟还有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尤其有崔安这么个吃货在,所以说还有停下来买东西吃的时候,这个时候也不好就说太多。而且哪有一直都说着的呢,那也是不可能的,不管是马超还是郭嘉、甘宁他们,都不会那样儿,自己主公不会,手底下的

    人,那就更不会了。马超没怎么吃东西,都是看崔安吃,郭嘉和甘宁的话,就吃了一点儿,马焕也是如此,就马超几乎就是没吃,不过谁都管不了,谁也不敢多说啊,对于这个事儿,所以……同样儿是转了四个时辰,他们就回去了,这宛城就算是转完了,明日还得出城去周边转,不过也是两日,后日是一样儿,而大后日要去更远,就是如此了。马超他们又一次回

    了府,庞德和李恢他们在院中等候,见到自己主公五人回来,还是赶紧实力,马超微微点头,之后洗簌完,会客厅饮宴。再之后就是和庞德李恢说了几句,最后马超他们又回去休息了。又一日,马超他们出了宛城,直接就在周边村镇转了,说实话,也就是走个别的村子,

    马超他们才能看出来这如今还算是太平点儿,可以说一路上,还是能见到穷苦的百姓,虽说没难民,可不代表他们就不受苦,这点马超他们是早看到了,而且还不少。至于说难民潮的话,他们没见到,可不代表就真没有,真要是有战事了,或者大灾大旱的时候,没难民才

    怪了,不过就是多少的问题罢了。所以说不是没有,只不过是少了,而马超他们还没看见,这个才是问题。但确实,不得不承认,如今来说,天下就算是太平多了,至少大战不是哪个地方都有,终究还是局部的。每天肯定还是要死很多人,没战事的时候自然不会因为打仗死人,但终究是个乱世,这确实是问题。宛城这儿确实和荆州的地方是有所不同,可能被凉州

    军占据的时间长了,确实不像荆州其他地方,老百姓那么害怕军中的人,那可还没有。要说南阳这儿从黄巾之乱就开始战乱,百姓经历的也太多了,还真不像荆州那样儿,那么害怕,这个倒是没错。荆州主要是从比较安逸一下就变成了四处战乱,而且持续的时日还那么久,

    确实是让百姓所厌恶,这个一点儿没错。当然南阳百姓一样儿是不喜欢战争,这个是肯定的,不过他们经历太多太多了,说他们早已没什么感觉了,其实也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