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他们此时是回了西陵城太守府,见到了臧霸,之后依旧是洗簌晚宴聊天最后去休息。虽然是最后一晚了,可他们也一样儿是平静对待,没什么太多想法。反正早走晚走,早晚都是要离开的,这个确实,三日的话,其实一想也不算太少了。毕竟在一个郡,马超他们大多可都是那么个行程,第一日走治所,在城内转,第二日去周边村镇,最后一日再远点儿,基

    本上每次都是这个套路。除非是再多时日,说五日,那样儿的话,他们有充足的时间转这么几个地方,肯定是更为详细就是了。但哪怕就只是三日,其实也不算少了,至少马超他们知道,这个三日时日,其实不短。应该说三日的话,其实是足够转那么几个地方的,这

    个确实是没错。其他的方面,在一个郡的地方,除了治所之外,马超他们也不去其他地方,除非必要,像中山国无极那样儿,必须要去的,要不然的话,他们可真是不会再动了,这个也是没错。毕竟你去了中山,那无极肯定要去,不能说只去了卢奴就完事儿了,那还真是不

    行啊。所以说这就是不同,像是之前去扶风不也是一样儿,不能光去了治所槐里,就不去茂陵,那是不可能的,真是。所以说每个郡的情况不同,马超他们做法也自然是不一样儿。但那不过只是极其个别的郡而已,才是要让他们去治所,还得去其他的县,而更多的,却是不用那样儿。所以说一路走来,其实都是如此,不过在江夏这儿,自然是不用那样儿了,所

    以说三日,马超他们明日就要离开了,而他们虽说是,没怎么留恋江夏这地方,但是终究没多久就要北上回到长安,结束这半年的行程,这一点,他们还是,怎么说呢,有那么一些不舍,这个是肯定的。说实话,就以马超来说,如果就只问他内心的话,其实他是更加愿意

    带着自己儿子出来,而不是带兵去征战什么的。比起后者来,他确实是更想前者,所以说带着自己儿子和郭嘉他们一起出来,也算是一种难得放松了,这个是肯定的,至少在长安,说实话,就肯定不能这样儿。当然了,如此的机会,马超也知道,估计就这么一次了,没太

    多说的。确实,以后那可没这机会了,谁都知道,确实如此啊。毕竟不说马超有没有那个充足的时间,就算是有,其实也用不着再带着自己儿子出来了。所以说这个才是根本,马超不会出来了,至于说马焕自己的话,那他出不出门儿,和马超的关系真心没那么大,这个也不错。对他来说,自己虽说一直都是个严父的形象,可自己就只有那么一双儿女,怎么说都

    是喜爱的,这个一点儿没错。就因为马焕是凉州军是自己唯一的继承人,所以说自己怎么都得严格点儿,这个太正常了,要是自己不那么严格的话,才不正常。所以说,马超还真是,他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自己这个严父当的,也是应该,这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不过如今自己儿子都那么大了,成亲了,这连孩子都要有了,所以说马超也真是,他不想再那么管马焕太多,这个是肯定的。如果说马焕有他自己的想法,只要和自己说一下,那么基本上只要有好处的,自己都会支持。说以后他说什么时候还想出门儿,哪怕就是再走个半年,自己都不会管什么了。至少自己不会再跟着他去,让他和两三个人一起,也就是了。

    所以说这个就是马超一直以来的想法,这个时候,他就是这么想的。毕竟儿子已经大了,可以说在马超的眼里,马焕自然还是孩子,这个一点儿没错。但是在这个时代,如今的年代来说,马焕的年纪,他已经是成年人了,这个也确实是如此。成家了都,孩子都要有了,所以说这个也是……对马超来说,他对自己儿子,也没说就那么不放心。如果说这个时候就把

    凉州军的大权交给他的话,那样儿马超确实,他还有不放心的地方,或者说他一直都是那么个想法。但是对马焕他自己的想法,毕竟都那么大了,马超知道,其实自己也是不好干涉太多。所以说这个也是,他都开始慢慢不那么管马焕了,确实是放开了很多,不少啊。就看

    如今他能带自己儿子出来,这个其实就是特别大的改变,了解马超的,那可都知道,还真是没错。至少马焕要没成亲的话,马超还不会这么做,可如今连孩子都有了,快生下来了,马超这个当父亲也是做主公的,亲自带着他出门儿,其实也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

    儿子大了,马超也知道,哪怕是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其实也真是管不了太多,这个一点儿没错。而且显然,自己儿子和女儿一比,说实话,女儿和自己关系更好,儿子还差点儿,他和他母亲关系比自己强,这个马超太清楚了。不过他也没想过说要改变那些,那都没什么大用,不改变就不改变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马超从有了儿子女儿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

    最后的结果了,必然是自己女儿和自己最好,因为自己最为宠爱她,可自己儿子的话,和自己关系却不会有那么好,因为自己是个严父啊,就是如此。所以说马超从来都没指望着自己能和自己儿子关系多好,这个是肯定的。从小他所见到的就是自己这么一副严父的形象,

    所以说马超也就不去指望什么了,确实。而且他也觉得,其实这个是很正常的,怎么说都是那话,儿子是自己的唯一继承人,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不严厉点儿,那都不可能。可女儿,她虽说是姓马不假,可终究要嫁人,继承不了自己的事业那些,所以说自然是要受到自己更

    多的宠爱,很正常。所以说这个问题,其实马超是早都想过了,他也是很清楚,所以说儿子和女儿,其实就是这么个情况。但是归根结底,不管是对马焕还是对马卿云,马超这个当父亲的,对他们可都是爱护的,这个一点儿没错。当严父,那是没办法了,马超觉得自己是没办法去选择的,所以说就是那样儿了。一夜无话,马超他们是在江陵西陵城这儿住了最后

    一个晚上,早晨,或者更准确来说是上午的时候,吃完了朝食,休息过后,马超他们就离开了西陵,自然是臧霸亲自给自己主公五人送走了。臧霸的话,他是有不舍,这个是肯定的,在这一点上,他和其他郡的太守也没太大区别。可他和其他太守一样儿没区别的地方还有,

    那就是臧霸也是改变不了自己主公五人的想法,是一点儿都不成,这个也确确实实没错,就是这样儿啊。他是希望自己主公几人能在江夏久一点儿,哪怕不在西陵这儿,去其他的县也是好的,不过一想,这个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说臧霸也一样儿,是看着马超他们五人上马离开了西陵城,北上去了南阳,也是荆州的最后一站,并且这最后就直接回长安了,是这半

    年来出行的尾声。南阳就是最后一站,可不光是荆州,也算是行程的最后一站了,当然之后回长安还得路过的地方,那是没办法,不能算在行程内的,但也是回长安路过的地方啊,所以说……马超五人是北上南阳,在宛城,庞德和李恢是亲自带着人来迎接自己主公五人。没错,南阳宛城,就是马超他们在荆州的最后一站了,不过还不能说是回长安的之后一站,

    毕竟他们从宛城回长安还得经过武关和京兆,这都是马超他们不可能不停留的地方,所以说……马超和庞德还有李恢他们打了招呼,两人毕竟都属于马超亲自安排在这儿的主将,虽说是以庞德为主,而李恢是辅,但是他们必然都要出现在宛城,这个是肯定的,都不用多说。

    尤其是如今凉州军可是据有南阳全境,去年才刚大战完,所以说如今豫州的兖州军可老实多了,所以说两人就算是都在宛城,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点马超还是清楚的。而自己这个当主公的来了,他们自然是都要出来迎接,也是必须必然的,自己也正好和他们多说两

    句,这个更好。马超五人是跟着庞德和李恢进了宛城,对这儿,那可是太熟悉了,毕竟去年还来了呢,确实熟啊。那南阳大战,虽说在宛城没多久,可之前之后,其实也都好几日了,这个也没错。而且来宛城,那可不是说就只有去年来过,那不开玩笑吗,至少南阳这儿,宛城这里,他们确实是比荆州的其他地方熟悉,这个是一点儿没错,不管是马超还是说郭嘉、

    崔安和甘宁他们,马焕基本上就可以无视了,这个哪儿都一样儿,除非是长安、扶风或者凉州的陇县、汉阳郡那有限的几个地方,而其他的地方,那就不用想了,基本上他都是第一次过来,就是这样儿。众人是来到了会客厅中,对庞德和李恢他们来说,都知道这南阳其实

    就是自己主公他们的最后一站了,而后他们就直接走武关回长安了,这半年的行程也就完事儿了。所以说从哪来讲,这都是必须要好招待,拿出十成的水平来,这样儿才行,毕竟南阳算是最后一站了,可以说自己主公绝对是很重视这里,要不然的话,去年都来了,还不短

    的时日,今年的话,其实不一定就非要过来。当然说回长安路过这儿,这个倒是。不过庞德和李恢他们可没认为,说自己主公最后回长安要经过南阳,他就一定会带着少主过来。说实话,以他们对自己主公的了解来说,他们还真是没那么认为,这个肯定不是绝对的就是了,所以说自己主公能来,确实是给了自己两人大面子了。所以说自己主公他们能来,庞德李恢

    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少主也在这儿。在会客厅中,马超还是讲了荆州的见闻,主要是上一站在江夏的事儿,而南郡他是没说什么,马超觉得也没必要。如果说有必要说的话,他自然都会说的。南郡和南阳,可以说都是荆州中最重要的郡,这个是肯定的,两郡就是第一第二,

    不过要真说起来,到底哪个更重要,其实马超也不好说,确实,就说你的右手和左手哪个你能失去?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基本上常用的还是右手,可左手你敢说你能失去吗?显然还是不能,你能说左手不重要?所以……这个南郡和南阳也差不多,至少马超就觉得像自己

    的左右手,所以就不用多说了。而庞德和李恢他们,马超也知道,他们多少有点儿想法,肯定不会觉得南阳不如南郡,一定是前者比后者强,所以说马超不好说太多,就只是说了江夏的事儿,而却没有说南郡的事儿。至于说庞德和李恢,他们虽说知道自己主公肯定是先到了南郡,之后才去的江夏,可却没人主动去问什么,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如果就只是自己主

    公不想说的,那么你说什么,其实都没大用,所以说两人也都知趣,知道什么该说该问,而什么就最好不要说了,确实啊。所以说他们也确实没多说,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毕竟都在凉州军那么多年了,还有什么不了解马超的,多少都是知道不少的,这个也确实不错。

    马超自然也知道庞德和李恢他们那点儿想法,知道他们是看出来自己的意思了,而自己也自然是明白他们的想法,这有些事儿就是心照不宣了,如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