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以前还有个辽东公孙度,也能拉出来十万人马,可兖州军一出马,没多久不就灭了,还不是简单的事儿。其实在马超看来,公孙度算是被他儿子公孙康给坑了,没办法,有个坑爹的儿子,那也没地方说理去。反正你当老子的是卧床不起了,也管不了不肖子了,那也是真没办法啊,最后还不那样儿被灭了。所以说就大汉的地盘上,除了三大诸侯,三分天下的,其

    他人,真都是癣疥之患,没什么大不了的。确实,哪怕就像是南蛮异族,孟获那些人,一样儿是打不过凉州军,毕竟他们不是北方异族。要真是鲜卑那样儿的对手,那么就不知道什么情况了啊。真是,怎么都得承认一点,那就是虽说北方异族和南蛮的文明是有不同了,可

    以说南蛮那些人,是走在了他们的前面,可真轮起来兵力战力,南蛮异族是怎么都比不上北方异族的,这个真心没错。确实,还是那话,南蛮的异族是像汉人学习,想要有更好的发展,更好的生活,而北方异族可没有,毕竟游牧那可不是汉人的东西,汉人是农耕文明,而

    不是草原文明。而南蛮的异族当然也不会是草原文明,那地方哪有啊,所以说这个也是,没草原就没多少战马,没战马,那么骑兵就没什么战力,就这么简单。南蛮异族的骑兵如何和北方异族比呢,真是不行啊,他们骑兵连凉州军都比不上,所以就更不用说去和北方异族比了,真的。所以说异族中怎么说都是北方的异族才是真正心腹大患,那真是一点儿都没错。

    马超五人洗簌后继续会客厅饮宴,臧霸依旧是盛情款待,这江夏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特色,这个也是不错,除了昨晚还有前晚的话,今晚可是少有在本地吃到特色的时候,这个确实也是不错。虽然马超对这儿的特色没那么大兴趣儿,可架不住崔安他这能吃,他看崔安那样儿,

    自己食欲也是增加了点儿。还别说,其实崔安确实有这个功能,马超还是清楚的,毕竟认识他都几十年了,这在宴席上,那更是不少,马超自然是很有经验了。真心要是没太大胃口的时候,其实就看崔安就行了,应该说他从来,马超是没看过他没有胃口的时候,还真是啊。

    所以说崔安在这个上面,他其实也是有很大作用的,所以马超还是很清楚的,确实啊。所以说此时此刻,马超虽然没那么大胃口,可他看到了崔安之后,就变了,反正是比之前强多了。这崔安也是不光战事上有大用,这吃饭上面,马超也不得不承认,他也是有点儿用啊,确实如此。其实你就别说是自己了,就换成其他人,也不敢说自己就一点儿不被其人所影响

    的,这个还真是,所以……这如今在江夏,西陵这儿,也就是明晚再一个晚上,然后就离开了,所以说马超他们也算是比较珍惜这最后的两日。确实,毕竟真是,下一次什么时候过来,那都不一定了。真要是江东军过来进攻的话,那么估计马超会马上过来荆州,甚至就到

    江夏这儿来,其他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机会了。所以说其实不期待马超这个当主公的到这儿来,那还是有好处的,更多的他再来的话,那就说明江夏这儿出事儿了,而且还不是小事儿,是大事儿,说战事等等。可不是吗,因此,这也是有好有坏,这个是肯定的了,至于说在不出什么事儿的前提下,马超还能过来,那就不用想了,基本上是不可能,真没可能。

    晚宴结束后,自然还是臧霸让下人撤下宴席,而马超还是和他说着今日的见闻,不过是西陵城外的了。城外和城内自然是不同,可给马超的感觉都是,西陵城这几年也是发展不错,这确实一点儿没错,对臧霸依旧是表扬了几句,这个也没说有重复什么的,反正那夸人的话,那还不是多了去了。而且确实,不得不说,马超手下人,还就买自己主公这账,怎么说自己

    主公也是很少出来,所以说这夸人的事儿,那就更少,至少当面这一顿夸,确实是不容易了,确实,太少了,一点儿不错。所以说还是那话,比起赏赐来,这马超手下人,尤其是不在长安的,那一听自己主公的表扬认可,那有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那可真一点儿不夸张,

    其实仔细一想,好像也是正常。确实,毕竟马超是凉州军之主,是当老大的人物,这肯定就是他说一句话,比别人都好使多了,肯定如此啊。所以说他开口表扬,那比别人的称赞什么的,自然是来得更重要,对马超这些手下来说,可不就是如此,所以说这一路上都基本这

    样儿了。真是,这表扬手下几句,就是比那些赏赐有用了。毕竟一直都是,凉州军是有钱粮的军队,比兖州军和江东军那强,所以说这赏赐从来都不少,可那个自己主公的表扬,却没有那么多啊,这个真是。所以说这确实是有用了,一点儿没错。其他地方如此,在江夏这儿,也都没什么区别。之后马超他们回去休息,这和臧霸也说了不少,其他的话,还有明日

    呢,确实也不着急啊。在西陵城这儿,具体说应该算是第四日吧,马超他们五人是出城走远了点儿。这今日走远了,和昨日前日当然都不一样儿,今日这走远不少,不过还没出西陵城的地盘,都在这个县的地界内呢,这个也是。哪怕西陵不是襄阳也不是江陵,这地方可没

    人家那两个县大,可毕竟是江夏的治所,因此这地方其实也不算小了,至少在江夏一个地方,那确实是够大,这个一点儿没错。可要是和南郡的两大县相比,那还是比不上的,那也是没错。好歹襄阳和江陵都是大县,城池都是大城池,那可不是西陵能比的,拍马不及啊。

    这更远地方的村落,和昨日所看到的西陵周边很近的村镇又不一样儿,毕竟是距离越近的,基本上都是好处更多,确实,这离得近有好处啊,发展更好,远点儿相比之下,好处就少了。毕竟那话其实很有道理,哪怕这个时候还没这话,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其实一想,就是这样儿。距离近的,那自然就是近水楼台,远了的话,何谈是近呢,是吧,所以说……

    西陵这儿也是,近的村落,那都是本地的土著,远一点儿的,有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可不是荆州本地人,这个马超他们都知道了。所以在这儿,其实和江陵城那儿看到的都差不多,荆州本地土著老百姓,确实是怕凉州军的人,可从外地过来的,确实就没那么害怕了,这个

    也是不错。所以说西陵这儿发展是比不上江陵,这个是肯定的,但是这周边,其实和那儿也是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不同的地方其实更多,而西陵终究是比不上江陵的,基本上什么都比不上,除了它是江夏治所之外,至少江陵不是江夏治所好吧。当然了,这个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那个也说明不了太多,这个真是不错。其他方面,西陵还是不能和江陵比的,哪怕都

    有个陵字,这话也不是没说过,可差距终究还是有的,就是如此。终于转完了,五人回了西陵城,明日上午就该离开这儿了,说起来他们也没什么不舍。毕竟江夏这儿真就没什么,除了说是挨着敌军的郡县之外,别的也没了。对马超来说,就因为这个,他才看重,马焕的话,自己父亲带他去哪儿,他就跟着去了。郭嘉和崔安,他们都没什么太多的想法,甘宁的

    话,就属他对这儿最熟悉,所以说都不爱呆了,就是这样儿。比起江夏来,对他来说,还不如直接就北上南阳来得更好,尽管对他来说,其实南阳也算是熟悉,不过却没江夏这么熟罢了。毕竟甘宁在江夏都多少年了,而相比之下,南阳的话,他才去了多少次?确实,还是

    不能比的,这个真不错。可也没错,就说甘宁对荆州的了解,那还是要超过郭嘉、崔安还有马焕他们的,这个是肯定的,好歹其人在这儿那么多年了,先是当水贼,之后又加入了荆州军,当时一晃儿都很多年了。如果不是荆州出了那么多的事儿,没准甘宁会一直早荆州军

    很多年吧。不过荆州怎么说都不会太平,尤其是在刘表治下,荆州军手里的时候。乱其实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一点儿都没错。就说荆州本地,他刘表也就只有一半的话语权,这本身就是大问题,确实,怎么想怎么是,所以说出事儿也是大事儿。刘表并非是没本事的人,可遭遇到了荆州的那些人,他一个人也玩不转,毕竟当年他确实是单枪匹马一个人跑荆州来的,

    就靠着他一个人,能成什么大事儿?真心是不行,所以说不靠着本土的土著势力,那你是想都别想,还掌大权?不成傀儡就不错了,好歹刘表最后还有一半的大权呢,这个还真是没错,并非就是荆州世家大族的傀儡啊。当然世家大族也不可能说做那么绝对,哪有多少像曹

    操那样儿的,“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皇帝都成傀儡摆设了,除了有个名儿,那真是基本上就什么都没有。而曹操那绝对是大权在握,整个一权臣代表,那可真是。别看凉州军了江东军,也是都有实力,尤其是前者,可就只有曹操一方,他才是手握大权的,这个可真是,好

    歹如今还是大汉天下啊,当皇帝的是刘协,就这么简单。天子姓刘,而不是姓马、姓曹、姓孙什么的,这才是根本。而且大汉都好几百年了,对当今天下的影响,哪怕如今其实是变弱了不假,可依旧是有不小影响,这可是一点儿都没错,确实如此啊。就算是在历史上,曹丕当皇帝,那都得是二二〇年了,所以说也没那么快,大汉的天下,没那么容易早灭了,哪

    怕就是残喘,你也得承认是王朝继续了,除了彻底是禅让皇位后,改朝换代了。至于说之前那都是伪帝,就像袁术那样儿的傻x,拿个玉玺就敢称帝的,都属于不被历史承认的,最多史书上写几句,完事儿了。但是三国就不是了,好歹是个朝代,哪怕是分裂的,天下三分

    了,可也是承认的三家政权啊,魏蜀吴各有特点特色,三方实力不同,可最后,准确来说,谁都没笑道最后,笑到最后的,那还是世家大族,司马氏吗,这个还真是,争来争去,最后是给别人争了,这是给他人做嫁衣啊。不过想想,其实历史就这样儿,你预测不了太多,只

    能说是尽力吧。就算是马超这个身份,他这样儿的,他都不敢说自己能改变历史多少,这个确确实实没错。哪怕如今马超可以说,历史是被自己改变了一些,但是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有些东西,那就是根本,至少暂时是没法改变的,说世家,世家大族的问题,他就解决不了,这点还真是没错。他也不知道别人都是如何解决的,反正他就是解决不了,至少

    这个时代,他就是解决不了,没那么大本事。而如今的异族,暂时也解决不了,以后的话,是有机会,可暂时还不够,这个他也知道,其他的,那还有,就不用多说了。马超他们此时是回了西陵城太守府,见到了臧霸,之后依旧是洗簌晚宴聊天最后去休息。虽然是最后一晚

    了,可他们也一样儿是平静对待,没什么太多想法。反正早走晚走,早晚都是要离开的,这个确实,三日的话,其实一想也不算太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