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反正他最清楚的,就是说自己父亲,不出意外的话,传位给自己的话,怎么说也得十年以后吧。当然了,这个也确实不是绝对的,多了甚至少了,那都不是不可能,这个他也知道,不过也是,马焕至少这个年纪来说,他还没那么大的权力**,这也确实是一点儿没错。应该说马焕和他老子也差不多,至少在这个方面,那可真是,随马超,当然也和他母亲差不多。

    可以说不管是马超也好,是糜贞也罢,都对权力没太大的**,马超是没办法了,他不当主公不当老大,那混得肯定不如现在。糜贞的话,更对权力没什么想法,这个是肯定的。结果马焕也是,他没想多少,这个也确实。所以说对于这个大位,马焕都没想那么多,当然马

    超是一直都有他自己的打算,这个也是不错。对他来说,一直都是那样儿,就是越早把位置交给自己儿子,自己也就是越早轻松了。可想法虽然是挺好,但是绝对要天下太平了,甚至解决了心腹大患—异族,真到了那个时候,基本上自己也可以去隐居了,不必再操劳了。

    马超一直都认为自己所想不错,可惜就是想法很好,可实际确实,真心没那么简单容易。真要都那样儿的话,那都好了,可显然不是啊。所以说还是那话,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怎么说也都是这么样儿,没什么例外的。还是那话,哪怕现在异族大举进攻,可大汉的地方,那可不止有己方,还有兖州军和江东军呢,

    联合起来对付异族,马超觉得还是可以的。毕竟异族是有实力不假,可己方加上兖州军再加上江东军的话,那是举全国,整个大汉的力量,对付异族,那还是没问题的,至少马超觉得是如此。而曹操和孙策他们,真要是到了异族大举进攻的话,其实都不用自己多说,他们

    肯定是要和己方联合的。曹操是什么人,最基本的,其人是确实,对异族还是比较强硬的,这个自己知道。孙策的话,那是个比较纯粹的武将,所以说异族真来了,他还能手软?马超真是不相信,让其人对付异族,那还是没问题的,至少马超是相信曹操和孙策的,没大问题。

    在府邸的会客厅中,马超和武安国聊了起来,当然肯定是之前在襄阳看到黄忠的事儿。虽说武安国的武艺也是一流不假,可黄忠比的话,还差了点儿。至少后者的话,那是一流上等,哪怕都那个年纪了,其实武艺都没怎么下降,这个马超很清楚。而武安国的话,武艺突破二流到一流后,就没再成长,增加的不过就是经验,武艺高的话,那是没有。不过其人放到荆

    州这儿,那确实还是数一数二的,毕竟除了黄忠之外,也就是庞德,武艺和武安国差不多,两人要真是生死相搏的话,其实就是半斤八两,马超觉得是谁也奈何不了谁。而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文士,毕竟不管是蒋琬也好,是费祎也罢,都是。李恢的话,他是有个二流武艺,

    可终究还是不能和武将比,他那二流水平是最末的。其他的,臧霸的话,其人不是以武艺闻名的,他也是个二流武艺,所以说和一流还不能比,就黄忠是比武安国强点儿,庞德的话,是和他差不多,两人是同级,其他人,那都比不上他。所以说庞德是安排在南阳,他和李恢在那儿,马超放心。而江陵这儿,那自然还得是武安国,其人武艺在守城时候,马超觉得还

    是有不小作用的。确实,他不说是勇冠三军,可也差不多少了。尤其是在荆州这儿,那就更没说的,因此,马超是让武安国在这儿。他那意思,怎么说武安国守江陵,不说一直都能守住,可也差不多少了,一般般的敌人还真不是问题啊,所以说这个是马超能确定肯定的,他还是很相信武安国的。主要是在荆州的江东军的江陵,说实话,没什么太过危险的人物。

    当然了,人家要是大军过来,那么就算不是孙策亲自来,可只要派周瑜、鲁肃和庞统随便一个随军,那么可以说己方就是如临大敌了,那就是大敌。怎么说三人都是天下顶级谋士,还不是己方在荆州这几个将领能对付得了的。能守住城池三五日,甚至更多,可早晚要丢,

    要失守,这个就是马超想法。所以说他也确实,没指望太多,只能说是差不多就行了,那天下顶级谋士随军过来,马超也知道,己方不可能一直都守住城池,早晚要丢,可只要能等着己方援军到来,其实就可以了。这个可以说就是他的想法,没指望多少,可基本的,那还

    是要的。在会客厅中,马超是和武安国说了之前在襄阳的事儿,当然也不是详细说,只是大致而已。不过就这样儿也是说到了晚上,到了晚宴的时候,自然是武安国让下人准备了晚宴。这自己主公他们是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一次,所以说他必然是要用心热情招待,尽全力招待啊。别说是他了,就是其他州郡,哪怕就是当州牧的,哪个敢怠慢了?真心没有,毕竟自

    己主公好不容易来一次,下一次什么时候,那都不知道了。所以说这来这么一次,各地的州牧太守守将,那肯定是要尽全力招待好自己主公他们几个,至少不会让他们不满意什么的,这是最基本的,可以说如果自己主公他们真要是不满意了,那么可不光是丢人的问题,就是

    这样儿。面子是重要,但是依旧还有其他更重要的,比如说自己主公他们的态度,难道就不重要吗?所以说这个确实,他们最主要是不想自己主公还有郭嘉他们几个不满,然后才能说是面子问题。其实都到了那个位置上,真说是在乎面子,可确实,真心是没多少,这个也

    是没错。一行人在江陵这儿也都是吃好喝好了,尤其是崔安,吃东西就像是不要钱似的,那吃的。不过也确实是不要他钱,就江陵城花费了,那不过就是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了。荆州是个有钱的州,哪怕就是人少了,可依旧有钱。毕竟交通那么发达,水陆并进的地方,怎么说都不会穷就是了,所以更不用说是在荆州这儿都是举足轻重的江陵了。而这一顿晚宴,几

    顿晚宴,那对江陵城来说,真都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了,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有的地方穷,像并州上郡那样儿,虽说几顿晚宴还不至于吃穷一个郡,也不至于说伤筋动骨,可终究不像其他富裕的地方,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各地不同的情况,也确实是对他们影响不一

    样儿。可自己主公来了,哪怕就是再穷的地方,也一定是拿出来最好的东西招待,这个是一点儿不错,还是这太难得了,等马超他们再来的时候,那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也许还能来,但是也许可能很多年都看不着,这都很正常。饮完宴,马超他们就去了武安国给他们准备的房间休息,江陵这儿虽说是个军事重镇不假,可这儿还没有马超的府邸,主要是他没让,

    要不然的话,就看这么富裕的地方,就算是再建一座府邸,其实都绰绰有余,真没什么。但是老大不说同意,说不行,不同意,那么底下人自然是不敢不听,所以说襄阳是荆州治所,那地方是有马超的将军府,可江陵,那是真没有,马超他们还得是住在武安国办公的府邸。不过毕竟是个富裕的地方,江陵这儿的府邸自然不小,但是也不会说特别大,至少不会说超

    过襄阳,但是住下几十人,那还是没什么问题的。确实是,要真是连几十人再装不下的话,那么府邸也小了点儿。至少江陵这儿,还不至于说那样儿,这地方的府邸不会超过襄阳不假,可也绝对不会小了,那小了的话,不仅是面子问题。就像如今这样儿,自己主公一来,一看

    连住的地方都不大不好,那么就是事儿了。所以别说是凉州军占了江陵后,还稍微改造了一小下,就是没有,以前荆州军还有之后刘备汉军在这儿的时候,府邸可都没小了,当然比起现在来说的话,还是如今能稍微大了那么点儿,毕竟不单单是江陵富裕,凉州军更是不差

    钱儿啊。马超他们是住了下来,晚上自然都是好好休息。他们是不知道武安国晚上都什么时候休息,不过估计也差不多吧。虽说这在荆州,还有两个郡是在人家江东军的手里,但是怎么说呢,至少一时半会儿,还都是没什么动作,对方暂时是不会有太大动作了。说起来马超是这么认为的,只有孙策觉得他们实力够了,足以再在荆州占己方的几个郡,他们才会有

    所动作。要不然的话,真心他是不会那样儿的。一夜休息不错,第二日,马超他们朝食之后,就离开了府邸,去了江陵城的街上转。当然了,之前也是武安国陪着自己主公他们一起吃早饭,马超也没多说,毕竟确实是太熟悉了,也没什么说的,既然武安国执意如此,自己

    这个当主公的,其实也不好多说。不过马超不去说不让来的州牧太守,都是自己主公不说什么,等他们离开之后,本人就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最多也就是派几个所谓的保镖,暗中保护一下,哪怕其实是没什么大用,可确实,态度是有了,也做出来了,算是做好了吧,如

    此。江陵城马超是不爱过来,可来都来了,自然也是不能多说,不过和之前襄阳不同,在这儿也就是三日,那都多说了。少的话,也不能少,就三日吧,马超的想法。其实对于出来的时日,最开始的时候,走了三个月,马超还以为要不够,可能要超过六个月,但是如今来看,也许回到长安,其实是用不了半年,也许就是不到半年时间。毕竟当时到襄阳的时候,

    马超算了下,应该是正好从长安出来五个月了,而如今呢,是在襄阳五日,之后又来到了江陵,这才五个月七日的时间。所以别说是在江陵三日,就是更多,五日,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确实,马超是真不想在这儿时日太久,所以说三日就该离开了,他觉得也是挺好。

    毕竟多了吧,是他不想,不愿意那样儿,少了的话,还容易是被江陵这儿的人挑理,这自己这个当主公,有不好当。不说方方面面都得照顾到,这至少武安国的想法,你得知道吧,怎么说也不能让其人觉得自己到江陵这儿了,还区别对待。所以说马超知道,自己就不可能

    在这儿少于三日了,哪怕其实就算是一日,他觉得都多了,可不呆三日,那可能吗?所以说也确实,这马超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三日还算是好的,至少没说自己要在这儿五日,那还真是没有。在襄阳,他是能住五日,但是在江陵的话,三日足够了。要说当初进攻江陵的时候,马超是在城外好几个月,这他娘的都要吐了,真的,这是马超心里最为真实的想法,不

    过就是他不会对谁多说而已,自己知道就可以了。确实,马超这人也不是说什么话都要对别人说不可,其实很多事儿,那就只有他自己,他老哥儿一个人知道。比如说穿越这个事儿,他可不就谁都没对谁说吗,就他自己知道。其实这个事儿也,怎么说呢,马超觉得就算是说

    出去,其实也估计没人信,而信了的人,难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毕竟是防人之心啊,马超连最为亲近的人,他可都没说,足以见得他对此事的重视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