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那也不能怪自己好吧,至少谁知道在荆州能战了那么久,损失那么多那么大。这个真说起来,其实当初的哪一路诸侯,那都是有责任的,或多或少,或大或小,都有。马超不否认己方有责任,但是其他的诸侯,那也是,大哥别笑话二哥。是啊,一想就是这么回事儿。马超他们结束了襄阳周边的走访,回了襄阳城内,今日也是最后一日在襄阳了,最后一晚在

    这儿住,黄忠也都知道,昨晚自己主公也都说了。所以说今晚也是最后一次招待自己主公他们了,依旧是丰盛晚宴,马超虽说不像崔安那么好吃,可也确实,绝对是比之前还多吃了点儿。毕竟黄忠也是用心了,所以说也真是,至少马超确实,他是给了黄忠或者更准确来说,

    是给荆州众人大面子。当然,也可以说黄忠他们准备不错,是符合马超的胃口,要不然的话,给面子是要给,可马超却不会说吃如今这么多就是了,所以说……黄忠看自己主公吃好喝好,显得是很满意的样儿,他也是放心了。崔安的话,只要是好吃的,他的嘴就不会闲着

    了,其他人的话,郭嘉和甘宁都比较好酒,吃的差点儿,而自己少主的话,很多地方倒是随自己主公,所以……自己主公满意了,这个基本上也就没问题了。毕竟崔安其实是挺好满足,让其人满意,看他吃多少就知道了。郭嘉和甘宁的话,黄忠自认为这准备的酒水还都不错,长安也不是说就喝不到,但确实,还得是荆州本地更正宗啊,所以说不怕他们不满意。

    最后自己少主,说实话,只要自己主公满意了,那么他就没什么不满意的。也可以这么说,只要自己主公满意了,那么自己少主就算是再不满,他都不会多说,就是这样儿,黄忠太清楚了,因为他会觉得没有必要。当然这话也可以这么说,那就是如果自己主公不满意,那么

    可以说自己少主就算是再如何认可,他这个时候也一样儿是不会多说,就是如此,因为黄忠也是看得出来,自己这个少主,可没那么大那么多的发言权啊,这一想也正常。毕竟是自己主公带他出来,这独立自主的话,还差着点儿,出门儿在外,自然都是要听主公听这个父

    亲的,所以……最后马超是满意了,和黄忠说几句之后,就和郭嘉他们离开了。当然最后他也是没有忘了说,明日他就该带人离开襄阳,去江陵了,虽说黄忠都知道,可马超还得是今晚先说一次。然后明日就带着自己儿子他们几个离开了,黄忠和襄阳众人自然还得是送一下,到时候都得出来。马超他们离开了襄阳城,黄忠众人是给自己主公五人送出了襄阳城,

    他是不希望自己主公这么几日就离开,但是却也没办法。确实,自己主公他们已经在这儿五日多了,可以说确实已经是非常多的时日了,所以说也是给了自己给了襄阳这儿的官员大面子了。可不是吗,自己还不知道吗,还是那话,自己主公他们在很多地方,那就住了三日,

    所以说这在襄阳,真心就已经不错了。黄忠不是个不知足的人,这个肯定没错。所以说马超在这儿五日多,他是真觉得是可以了,再多的话,那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得了的。确实,别说是三言两语,就是三十言二十语,也一样儿是不好使,确确实实,如此。而自己主公他们虽说是要离开襄阳,可不会离开南郡,还要去江陵,这一样儿是南郡的地方,还距离襄阳

    不远。马超一行人去了江陵,其实以他的本意,马超是从心里往外,不那么想去江陵。毕竟当初守御江陵的霍峻,不是被己方给俘虏,而是己方有了其他的非常手段,给暗杀了。说起来这个确实,不太符合“江湖规矩”,也就是霍峻就算是个守城大将,可他终究只是个将领,你看要换成是曹操或者孙策,那可真就要出大问题,这个马超知道。可也真是,马超实

    在是被逼不行了,最后才那样儿,要不然的话,他可真不会说派个游侠,也算是刺客,去江陵啊。不过马超也就敢做那么一次,之后他也确实,是不敢了。毕竟没谁就真敢说那样儿,“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说你真有那个实力的话,那么你怎么做,可能都没事儿,可要是

    没那个实力的话……那可真是,那话说得挺有道理,有实力去装x,那就是牛x,但是没实力也去装x的话,那就真是傻x了。至少马超肯定是想当前者,而不会去做后者,就是这样儿。确实,马超可没认为己方凉州军有能在全天下装x的实力,至少真心不敢再派什么刺

    客之类的,真要出问题,那可就不是小事儿。真是,如果那都随便儿了的话,那天下就得更乱了,没什么说的,就是这样儿。至少马超是没听说曹操和孙策他们做过那事儿,真是,就算两人,其实也有所顾忌,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谁都顾虑,那么自然而然,就没那么轻易去做,甚至干脆就不做了。不过曹操那个性格,还有孙策那个性格,马超自认为还是比较

    了解的。前者的话,也许是有遗憾,而或者的话,马超觉得更多是不屑,差不多就是如此。马超五人到了江陵,守御江陵的是武安国,他是亲自出城,当然也还有江陵城内的大小官员,都出来迎接自己主公。武安国虽说是守御江陵的主将不假,可他官职并不小,但是江陵这地

    方,放谁,最后马超怎么想,还得是让武安国亲自守御着,他才能放心。是,要是让黄忠在这儿,他是更放心,不过那不可能。所以说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让一直都在荆州的武安国,守御在江陵,马超也算是能放心多了。所以说武安国就从凉州军拿下江陵开始,他就被

    马超给调到这儿来了。马超不放心随便派个人在江陵,毕竟江陵确实是很重要,要不然的话,当初也不至于说费了那么大劲要拿下。最后没拿下,都得是用旁门左道的方法,所以说这个也确实,为了江陵,那也都是拼了,当初是不惜一切代价啊。所以别说是马超,应该说凉州军中人,有谁不看重的吗?没有说不看重的,只有说看重是轻还是重,其实就是这样儿。

    而对马超这个当主公的来说,他自然是看重的。毕竟当初为了江陵,他是都上火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就只有说出来个下策,如果说真是有其他选择的话,马超不会那么做。毕竟霍峻怎么说都是个守城大将,哪怕他就算不是战死在沙场,可这种被刺杀的意外,真心

    是不好。毕竟马超也是个武将,这个一点儿不假,他虽然还不能说是一个纯粹的武将,可也是个武将,因此,他自然是知道,武将那死在了战场,那是死得其所,真正的武将,不会觉得那是一个大遗憾。可虽说也算是死在了战场,可却死于其他原因,比如说刺杀,被刺客杀了,那么马超清楚,就算是霍峻,他也会觉得自己冤枉啊。真是,自己是他的话,都得如

    此。江陵城外,马超五人下马,武安国是赶紧上前,给自己主公问好,和其他四人也是点了点头。马超和武安国打了招呼,然后就拉着其人的手,进了江陵。至于说其他人,马超也只是对所有人点了下头,没再多说,就进了江陵,而郭嘉他们也是随后跟了进去。马超虽说不怎么喜欢江陵,这个倒是不错,但是真要是让他不过来这儿,尤其是都到了荆州,甚至都

    到了南郡到了襄阳,再不到这儿来的话,那主将肯定是要挑理,这个马超也不可能说不重视不在乎一下,这个必然。所以他来了江陵,江陵这儿的人,就挑不出来什么毛病了。看此时武安国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几个来这儿,那就是对了,当然是很正确的,那必然如此。

    其实马超到了荆州,不管怎么说,至少有三个地方,那都是必须去的,那就是荆州治所襄阳城,这就是第一站,必须去。之后就是江陵,在荆州南郡,距离襄阳还不远的这么个天下坚城,那是必须去的。第三,就是荆州最北的一个大郡,天下大郡,南阳郡,这么说,都是

    必须去的,哪怕去年还在那儿大战了一场。不过这三个地方,那都是在荆州必须去的,其实就算不去南阳,也不可能,毕竟马超他们北上回长安,那怎么说都是要经过南阳的,最后走武关到长安,所以说不去宛城也不可能,说不过去啊。不过具体到了荆州,除了这三个必须去的地方之外,就多了个江夏,这个也算是顺带着过去的。说起来马超不用说就非要去那

    儿。但是怎么说呢,毕竟江夏和扬州,江东军的地盘都挨着,也和长沙郡相邻,更是和兖州军豫州的汝南郡挨着,这么一个,应该说还是军事重镇的地方,就算是马超可以忽略不去了,但是来都来荆州了,那么怎么说还得过去一趟的。毕竟江东和兖州军,要真都进攻荆州,

    他们联合一起的话,那江夏就是他们双方来攻的第一站,没有其他地方,就因为江夏是他们都挨着的,所以说出兵方便啊。因此,这地方马超还是要过去的,这个是肯定。马超他们几个是进了江陵的府邸,对几人来说,都是有年头没上这儿来了。崔安的话,他就知道吃喝,

    要不就是打仗,对江陵的印象,依旧还是停留在当年费劲才拿下此城的样儿。郭嘉和甘宁的话,想法自然就是比崔安能多点儿,毕竟他们一个是天下顶级谋士,另一个也是在荆州混了那么多年,最后甚至都加入到了荆州军。也就是马焕,他是第一次来,所以说更多的,那当然是好奇。他也是听说过,当年为了拿下江陵城,己方可以说是损失太多了,这个他自然

    是知道。当然也不能说就是因为江陵是天下坚城,那么说的话,排在江陵前面的,那还有好几个,所以说在其他的城池,己方也未必就能损失那么多,可江陵就有了。这个还是,主要因为人家当初有个守城大将,这个连马焕都知道,当然他是听说,而不是亲眼见过,如果

    说是亲眼见过的话,那就印象更深了。但是哪怕如此,马焕可也不仅仅就只听陆逊一个人说过当初江陵的战事,听他父亲马超说过,也听郭嘉说过,所以说这都多少次了。而他对江陵虽说是没什么向往,毕竟一场大战,攻城战,就死伤无数,要说马焕还真是,有和他父亲

    很多一样儿的地方,就比如说比较厌恶战争,但是身处乱世,最不可能没有的,那就是战争,乱世没战争,那就真不叫乱世了,至少马超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说你逃避不了,还得面对啊,尤其是你所处的位置,更是如此。所以说他也只能是尽力,早日结束乱世,也就差不多了,这个就是马超的想法。而马焕其实和自己父亲想法也差不多,不过他不认为到了自

    己这儿,才能结束乱世,而自己父亲就能解决了。是,只不过不知道要多少年而已,五年十年是,二十年,甚至更多,这也不是不可能。反正他最清楚的,就是说自己父亲,不出意外的话,传位给自己的话,怎么说也得十年以后吧。当然了,这个也确实不是绝对的,多了

    甚至少了,那都不是不可能,这个他也知道,不过也是,马焕至少这个年纪来说,他还没那么大的权力**,这也确实是一点儿没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