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看张鲁当初和己方凉州军血拼,那多少万的鬼卒,太多了。可以说凉州军要不是有那个战力,有那么多钱粮的话,那可真是,未必就拼得过人家啊,这个马超很清楚。所以说这个也是,凉州军那几大优势,可以说是起了大作用了,那是一点儿不假,确实是那样儿啊。马超靠着什么,不能说是凉州军的底蕴,人家汉中的人马是废物吗?显然没有,是,凉州军战

    力能比他们强点儿,但是最后未必就真能那样儿拿下汉中。说起来还是钱粮,当然这个人马多寡也是问题,凉州军要是就只有两三万人的话,那什么都玩儿不转了,确实。所以说这个也是多方面原因,最后是让凉州军大胜,全据了汉中。也是,毕竟汉中怎么说都只是一个

    郡而已,和以整个凉州为依托的凉州军一比,那确实还是要差着的,这个是肯定的。要说汉中张鲁都不如刘璋益州军有实力,这个是肯定的,但最后连益州军都不是凉州军的对手,所以说更何况是他们了,确实啊。所以说这个也是有对比,怎么说汉中一个郡,还是不能和

    一个州去比。马超五人第一日在南郑这儿转,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多年没来,今日这又是再一次熟悉。确实,对马超他们来说,都多少年没来这儿了,真是,就是甘宁也一样儿。毕竟他也是好些年没来汉中这儿了,而汉中这儿呢,其实有蜀地的特征,毕竟是属于益州的地盘,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说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因为又挨着荆州、司隶和凉州,所以说此

    地也是受到了三个大州的影响。当然三个州所影响的也不是整个汉中郡,只是说其地的东北、东部和东南,是受到了荆州的影响,毕竟那些地方都和荆州挨着,所以……西北是受了司隶的严重影响,最西部则是受到了凉州的影响,大体就是这样儿吧。当然汉中还是益州的

    地方,不过其他那三个州,要说没一点儿影响,那都不可能,不过就是多少的问题,差不多就这样儿。确实,像荆州的话,那影响汉中其实就稍微多那么点儿,然后是司隶和凉州,它们是比不上荆州,这个是肯定的,毕竟汉中和荆州挨着那么多呢,这个确实,影响很大啊。

    所以说三州对汉中的影响,确实也是不都一样儿,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整个汉中的情况,其实就是这样儿了,别看它是益州的地方不假,但是可以说是在四个州的交界地方,那确实是非常重要,而且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所以说别看汉中路不好走,这个是没错,可绝对是交通要道,这个是肯定的。最简单的,从凉州去荆州,或者说从荆州去凉州,那最近的路,

    肯定是要过汉中。当然了,绕点儿远的地方,路是更好走,走近路的话,路不好走,就是这么个情况,怎么选择,还是看自己的。最近的路,就是经过汉中,绕点儿远的话,就要走司隶,就是这么简单。不过怎么说呢,司隶和汉中都属于非常太平的地方,这个一点儿不假。

    毕竟汉中被凉州军占据了多年,所以说那地方确实,凉州军在那儿的话语权那肯定是没说的,至今还流传着当初凉州军灭世家的事儿,这可不是假消息,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儿啊。当然现在的凉州军,是不那么做了,主要是他们确实,这占了一个地方,哪怕就算是对凉州军再有什么意见,也都不敢轻易表露出来,所以……确实,家族的传承,那就比一切都重要。

    所以说如今凉州军势大,确实不是哪个世家大族所能抗衡的,要真想和凉州军相抗的话,那就得联合到一起,可这个事儿,至少如今是不可能了,以后的话,那谁知道了,确实……很多时候,或者说根本就是,只有利益,才能把他们联合到一起,要不然的话,那都不可能。所以说就如今来看,那确实是不太可能,没有那样儿的必须要他们联合一起,哪有那样儿的

    利益呢?真是,如果说马超要灭了所有世家大族,那么他们是绝对有联合在一起的理由,也可以说是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这样儿就能联合到一起了。可如今马超有那个心思吗?没有,别说是现在没有,就一直以来,他其实也没有,因为这事儿显然还不可能,至少他是做

    不到,这个没错。当然如果说这个事儿可能的话,他早就那么做了,就是曹操孙策他们,其实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区别的。但是说实话,这就算是世家大族被灭光了,以后还会有新的,那么不过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所以说马超知道,那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还得出

    大问题。所以说马超也没想那些事儿,对他来说,一统是最重要的,然后对付异族,这也差不多了,其他的,那都没什么,只能是慢慢来了。确实,只有时间才能一点儿点儿磨灭那些,而不是自己有多大的实力,有时候哪怕你实力再强,可也未必能改变什么东西,这个很正常,逆天的终究只能说是少数而已,但也不是什么是万能的。马超五人在南郑城转,看到

    此地是受到了司隶和凉州的影响,确实,在长安能看到的东西,在这儿也能看到,虽然不是所有,可六成还是有的。至于说凉州的战马,在汉中这儿也能看到有售卖的,不过是不多而已,更多的也只是下等战马和中等,上等的话,哪怕汉中是凉州军的地盘,可依旧是没有

    多少,这个是肯定的。可以说凉州军是限制这些,尤其是不想给兖州军和江东军,兖州军还差点儿,毕竟他们也有一个幽州,战马还是够了。只有江东军,确实是缺少战马,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他们除了要从幽州买进战马之外,就得靠着从凉州军的地盘上买到战马了。

    不过凉州的上等战马特别不好买,只有退而求其次,中等的也可以,其他的话,那就只有说是从并州搞到并州的上等战马了,虽说没那么太多,可江东军也是能整到几批的。对,是几批,而不是几匹。前者的话,数量还是可观的,后者的话,那不是开玩笑吗?别看并州牧是贾诩不假,可他就算是再有本事,也限制不了并州战马流到江东去的问题,而且还有要流

    向兖州的,这个都禁止不了。除非说并州不出产战马了,这事儿才能算是彻底解决,要不然的话,真心是解决不了。而且真逼急了江东军,他们真要是和北方异族交易的话,那么这个绝对不是马超想见到的。至于说孙策不会做那样儿的事儿,马超相信他也许不会,可他手

    下的人呢?那可真就不一定了,毕竟人都是形形色色,你知道手下人都如何,真要是从北方异族进来一批战马,那么手下人也不会说真话,孙策也未必就会去调查,所以……马超很相信,北方异族是非常愿意和江东军做交易的,这个很正常,而且他们不缺战马,还确实是有富裕,所以说马超是真心不想看到那样儿的事儿,所以说他宁愿是让并州多流出去些战马,

    也不想那样儿。确实,在马超看来,和异族的交易,那就是资敌行为,严重资敌行为。毕竟中原再怎么大战,那都是自己人,兄弟之间的战争。可和异族一扯上关系,那就属于是引狼入室,和外人联合在一起了。如果不是说没有办法了,马超是怎么都不会找异族的,之前他是做过那样儿的事儿,可也是很无奈啊。至少马超就很清楚,自己没什么事儿,是绝对不

    会去找异族的,尤其是北方异族,这个是肯定的。但是马超也很清楚,显然兖州军他们和江东军他们,就没自己这想法。虽说他们也是,不想和异族接触太多,可只要对他们有大好处,有深利益的话,就一定会和异族联合,那都无所谓。所以说这个也是马超所怕的一点,

    这个还真是,他是怕异族越来越强,最后就是己方也对付不了了,那可真是,成华夏罪人了不是。确实,那个时候,不光是己方,就是他们兖州军和江东军,都是华夏的罪人,这就是马超所认为的。所以说他是有必要,不让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与异族交易,那样儿可真是

    没什么好处,至少对大汉来说,是真没什么好处。所以说马超自然是希望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都能禁止和北方异族的交易,不过这事儿也不是他说了算的,只能说是尽量,差不多就是如此。马超当然一点儿都不相信,曹操和孙策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不懂,那真不可能。就算是他们真有所疏忽,可他们手底下的人,那可不是吃干饭的,连自己对异族都是那个态度,

    马超就不相信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说大体上来说,马超其实是放心更多,不过在少数的时候,他也是有担心,或者说是害怕。马超所怕的是和历史一样儿,那确实不是他所希望的,哪怕他其实估计也是看不到了,但是这个事儿……反正不管怎么说,历史上所发生的

    那些,可以说和三国时期那确实是有关系,这点没人会否认,因为就是事实。所以说马超也知道,能让大汉的人多起来,这才是根本,不是吗?要说汉人怎么都是比异族多吧,但是人家异族有优势啊,就是全民皆兵,这个就是大优势,看看人家那骑兵,汉人终究还是不行

    啊。确实,别说是汉人全民皆兵,就算有三分之一的,马超觉得都能灭了异族。不过说起来汉人和人家异族的身体素质,这点马超觉得也是有差别的。确实,汉人生下来吃什么,反正这个时候是没什么好东西,可人家异族呢,尤其是北方异族,那吃的就是牛羊肉,喝得都是什么奶之类的,绝对不是汉人所能比的,这个一点儿不错。确实,马超觉得汉人要是有异

    族那个身体素质的话,其实也不怕他们什么了,确实啊,不过……马超他们在南郑是转了四个时辰,就回了太守府。对他们来说,在汉中也不是说就三日完事儿了,确实,马超也是有心在这儿五日,所以说他是没什么可着急的,确实啊。而这当主公做老大的都不着急,下

    面的众人,那就更没什么着急的了,马焕都是,他可没什么急的,一点儿没错。郭嘉、崔安和甘宁他们,那就更是了。其实他们也是有那个想法,就是好多年没到汉中这儿来了,所以说也确实,在这儿多住几日,也是更多熟悉一下之前所熟悉过的,如今确实没那么熟悉了

    啊。回到了太守府,张既和王平他们都在院中等候,这自己主公他们是来这儿的第一次在南郑转,可以说自己主公的认可,对他们来说,那是非常重要,这个是肯定的。其实别说是张既还有王平了,就是其他郡的太守,哪怕是州牧,也都没有什么例外的,还不都是如此。确实,谁不希望自己主公表扬,难道还是想被批?那可真是有意思了,不过没有那样儿的事

    儿啊。之后马超他们洗簌后和张既王平他们一起到了会客厅,马超他们坐下后,张既示意已经准备好了晚宴,马超是微微点头,“好,德容,子均,摆宴吧!”“诺!”两人齐声应诺,然后也是有下人陆续端上了吃食。和昨日也没特别大的区别,不过就是有两样儿是换成了荆

    州和司隶的特色,显然这确实是汉中受到了荆州和司隶的影响,不过也是周边地区的,一个是南阳的特色菜,一个是京兆的特色,马超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