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今巴郡的太守正是当初在对付南蛮时候立下大功的吕凯吕季平,这也是马超亲自任命的,让其人去巴郡当了太守。以吕凯的本事来说,当个太守,那确实是绰绰有余,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吕凯可不是个武将,应该说是个文士,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而当初其人在征南蛮的时候,可是立下大功了,所以说马超是让他来当这个巴郡太守,其他人也是没什么想法。毕竟

    其人也是益州一系的,所以说这对自己主公的安排,其实他们也是没什么话说。当然马超也不是没想过,是不是让其他人来,比如说在汉中的王平,但是说实话,王平不想去其他地方,一直就想着在汉中混,所以说马超也就没安排王平在巴郡,就只是让吕凯去了。要说益

    州很大,不过大体上可以说就是三部分组成,真正了解其地的人都知道,那就是汉中、巴、蜀,这就是益州的三大部分,所以说这比较重要的一个巴郡,马超是怎么都得过来看看。还有就是甘宁本身也是巴郡的人,这就算是回家乡了,马超肯定也得是多照顾一下,这个肯定

    是啊。你看崔安和自己都是茂陵人,自己儿子当然也是,所以说茂陵也是最近还最先去了,郭嘉是豫州颍川人,实在是豫州不在己方地盘上,所以说至少短时间就不用想了,天下一统之后,差不多了。甘宁是巴郡人,所以说马超他们这也是来益州,怎么都得是去巴郡一趟,肯定如此。江州就是巴郡治所,不过甘宁不是江州人,他是临江的,就说马超所走过的这几

    个地方的,那几个都是什么地方的人。阎圃确实是巴郡的人,不过也不是江州的。张松是成都本地人,法正是扶风的,和马超是老乡。高沛都不是益州人,应该是扬州人。杨仪的话,也不是益州人,是襄阳人士。邓贤他是连马超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尹默的话,是梓潼

    人。如今要见到的这个吕凯,是永昌的,之后还要去的汉中,太守张既是冯翊人,王平也是巴郡的人,但也一样儿不是江州人士。所以说马超也是不知道谁是江州的,严颜是当过巴郡太守,但是马超认为他好像也不是巴郡本地人。确实,严颜什么地方的,他也不知道。不

    是什么事儿马超都知道,这个是肯定的,就像同为益州一系的主要人物,严颜,他就不知道其人是什么地方的人。雷铜,马超也不知道,就张任,他还知道,张任就是蜀郡的人,这个马超倒是还清楚。孟达也是扶风的人,和法正一个地方的,这个马超也是知道。在江州城门口,马超他们是看到了吕凯等人,马超是他寒暄了几句。对吕凯来说,这都已经好多年没

    看到自己主公了。而对于自己主公的赏识,知遇之恩,他还是领情的。虽说自己当初是立功了不假,但是说实话,这个其实也没什么,自己算是适逢其会吧,也就是那样儿了。其他的,自己不立功,也未必就没别人立功,其实都很正常,自己算是赶上了,也是自己一直的

    一个打算吧。而自己觉得自己本事的话,当太守还是可以,能胜任,不过益州的人中,那资历比自己老的,还有好几个呢,可他们也没说都当太守,所以说自己这也确实,是受了自己主公的器重了,这个确实。其实吕凯想法还是没错的,马超是很器重其人,这个确实。其人属于这个大器晚成的一个吧,而本事什么的,那都有,当太守,绰绰有余,一点儿问题没

    有。此时马超已经是拉着吕凯的手,进了江州。说实话,当初就因为有吕凯,可以说己方进军南蛮才那么顺利,这个是肯定的。确实,就因为有其人,己方可是少伤亡多少人,这点自己还能不清楚吗。所以说吕凯是立下大功的人,让他当这么个太守,马超也是觉得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其他的,那其实都不是问题,至少马超就是如此想法,什么资历之类的,那肯

    定不是最重要的。就说吕凯有功劳没有,有,足够当太守。那么其人的本事如何,当太守自然也是绰绰有余,而其他的呢,益州永昌人,纯粹的益州一系的人,所以说他来当这个巴郡太守,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人,其实都没什么意见,这个马超很清楚。至于说极少数的话,

    那根本也不算什么。至少马超不会说怎么在乎就是了,这个是肯定的。说起来在益州这儿,也没有那么多就真能超过吕凯很多的,这个马超也是都知道,至少高沛邓贤他们,那还不如其人呢,这个确实没错,所以说是吧,两人都是个太守了,这吕凯有什么不能当太守的呢。

    所以马超觉得没什么,其实也就没什么了。进了太守府,在会客厅中,马超和吕凯他们是开始聊上了,依旧是先益州,或者说这个时候,马超所说的,其实也只能是益州。毕竟一路走来,这之前一直都是在益州的地方转了,而其他的地方,那吕凯显然也是没那么个兴趣儿,这个是肯定的。毕竟从自己主公口中说出来对益州的总体看法,和对走过各郡的看法,对他

    这个益州一系的人来说,其实是很重要的。确实,毕竟作为益州一系的主要人物,这自己主公对他们益州都是如何看的,那可以说是很重要,这个肯定是。不管是巴郡这儿,还是说其他地方,都是如此,吕凯就是这么个想法。而马超也都说了不少,当然是没说完,这就已

    经到了晚上,吕凯是让人准备晚宴。巴郡那可是个大郡,所以说这晚宴准备还确实是很丰盛,就算是和成都比,其实都不差什么。自然也是比犍为那几个地方强,这个确实,一点儿都没错,马超他们还是很有感触的。没错,有钱的郡和没太大太多发展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儿

    啊。马超还是没说巴郡的事儿,毕竟是刚到这儿,也没太多的发言权,所以说他都是说了之前在其他的郡的情况,也是没有吝啬表扬其他地方。确实,对于其他地方,马超总体来说,他是没什么不满意的,尤其是有的地方,可以说他还是非常满意,确实……而对此,马超和自己手下,其实也是没什么不能说的,并且他可是知道,这吕凯都在关注关心什么,自己清

    楚。确实,如果说自己是他的话,也得是如此,很正常,反正马超是没觉得有什么,晚宴结束,马超也说完了,就回去休息了。对于之前自己主公没说这巴郡的事儿,可却也说了益州其他地方的情况,吕凯都是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毕竟巴郡自己主公今日才刚刚到这儿而

    已,所以说确实,还是那话,他这还不能说什么。最早也是明日才可能,而对此,吕凯其实还是不着急的,确实。马超五人休息不错,毕竟从牂牁到巴郡,其实也并不是很远,从故且兰到江州,确实没那么远就是了。不过就是蜀道是不好走,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是比走其他一样儿的路程要耽误时间,这个确实。所以说其实这个才是问题,远近不是大问题,问

    题是路不那么好走。第二日,马超他们在巴郡的江州转上了,这甘宁他虽说不是江州本地人,可也来过江州多次,所以说哪怕那么多年没到这儿了,可也是对此地无比熟悉。确实,巴郡就是他家,所以说这江州其实也算是半个家乡,这确实没错。古人的乡土情结还是很重的,甘宁也是没什么例外。确实,哪怕他都不知道多少年没到江州这儿来了,可对这江州,

    甘宁可依旧是很熟悉,这个一点儿没错,确实,马超他们都知道,论起来对江州这地方的熟悉,就算是自己四个加在一起,那也是不如人家甘宁一人儿,这个是肯定的了。确实,你看其他地方,除了甘宁家乡,巴郡临江之外,他这对江州,那绝对是五人里最熟悉的了,而

    且确确实实,他最有发言权,这个是肯定的。其他人怎么能和甘宁比呢,确实啊,他就是这地方的地头蛇,那是一点儿没错。马超他们也是多少年都没来这儿了,马焕更是从来都没来过,但是人家甘宁虽说也是多年没来,可来过的次数,那确实不是马超他们几个所能比的。

    这在江州转,有甘宁这个算是半个东道主的,来给他们讲,马超他们几个确实,那是更了解了。毕竟甘宁对江州,那确实不是一般的了解,哪怕这个地方还不是他家乡,但是其人来过的次数那简直是太多了。所以说在江州这儿因为有甘宁在的原因,也确实是让马超他们知道了更多,这他也是不得不在心里说着,确实是多一个了解其地的人,那确实是省了很多事

    儿啊。时间就在甘宁和自己主公他们边走边聊中过去了,四个时辰,其实这么说话的话,很快就过去。五人回了太守府,依旧是晚宴,之后聊天,最后回去休息。马超今晚是说了下自己对江州的感觉,还和之前做了对比。反正是有甘宁这么个地头蛇,所以说马超对江州之

    前,那自然是了解了。而如今什么样儿,那也是看在了眼里,就是这样儿。表扬了吕凯几句,是让他再接再厉,是继续努力。吕凯自然也是赶紧点头应允,对他来说,自己主公表扬自己,那确实是让他高兴。确实,吕凯之前不是说就一直都没见着马超,毕竟去年他这么个

    太守,也是去了长安参加了马焕成亲的婚事,之后才回来,所以说那个时候也是看到了。可自己主公来巴郡,那确实这个可真是机会难得啊。是啊,吕凯还能不知道吗,他和其他的太守都一样儿的想法,如今这自己主公确实,他是能为了少主而出来,可之后呢,还有这样儿的事儿?至少吕凯也是觉得,那基本上就没了。确实,所以说这如今可不是机会难得吗,

    因此,这怎么说自己主公他们也是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一次,所以说对于这个,吕凯他自然是很清楚。马超他们回去休息,而吕凯是想着今晚自己主公对自己所说的那些。他是非常在意也是很重视,自己主公侧面所说的,就是百姓还是安逸太多,这个绝对不是什么事儿。而

    自己也是要多配合益州牧张松,尽量是让益州百姓别那么太过安逸了,可真心是没那么多好处。真说起来的话,那只是坏处比好处多,就是弊大于利啊,所以说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吕凯他都清清楚楚。或者说他其实之前就看到了,知道了,这个肯定是。不过也确实就

    是还没什么好办法就对了,这也是没错。不过就因为吕凯很清楚这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说他一样儿是听进去了自己主公的话,这个也是一点儿没错。或者说之前在益州的其他人,哪个都是听进了马超的话,这个确实没错。不管是在成都的张松法正他们,还是之后的高沛、杨仪、邓贤、尹默,一直到如今巴郡的吕凯,确实,他们是没有一个不重视自己主公所说的

    这个事儿的。当然其实他们是早就有想法了,不过就是没有好的办法罢了。如今的话,其实依旧是没什么好办法,可确实,其实可以说这自己主公都亲自和张松他们说了,让他们想出个好主意了,这不就有了如今这样儿。虽然吕凯还不知道张松他们具体是要如何去做,可

    他却也明白,这自己主公,那确实就是非常非常重视这个,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说是如今就侧面出来了,而自己主公的意思,自己还是都知道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