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和自己主公一起吃,那么怎么说自己主公都不可能给自己赶走,让自己一人吃去。马超看杨仪如此,他也只能是在心里一笑罢了。马超何尝是不知道他的意思呢,不过自己也是,不好多说什么,他这样儿就这样儿吧,确实一起吃饭不容易啊,哪怕就只是早饭而已。可是早饭很重要,这个马超一直都知道,其实在古代在古人这儿,那也是一样儿的。古人是不知

    道什么科学吃早饭,但是他们却清楚,这个早饭必须吃,吃了对身体好,他们知道这个,其实就足够了。确实,多了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大用。不管是什么,最后都要归纳为吃早饭,这个时代叫做朝食,所以说这个才是那根本啊。因此,马超觉得古人也确实,还是比较简单

    的。他们也许是不懂那么多,到底都是为什么,可他们所作所为,却是按照正确的那个去做了,这一点,马超觉得挺好。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这简简单单,未尝就不是个好事儿。真的,自己那个时代,那人懂的倒是不少,可真把所有都去做的,能有几个?所以说这个……

    之后马超他们五人就在邛都转上了,杨仪也没过多打扰,只是亲自送自己主公他们几个出了太守府。而杨仪也是,虽然他是不会过多打扰自己主公他们,不过却也是派人暗中跟着了,自然都是军中好手,绝对是武艺什么都不错的,这个一点儿不错。而杨仪那官职在那儿摆着呢,可以说太守说什么,郡里就得做什么的,这个是肯定的,在汉代,这军政大权可都在太

    守一人手里,这个确实。确实,就看大汉这么一乱,多少太守都变成诸侯了,所以说就看得出来,太守到底有多大的权。当然了,也有个别不是太守刺史州牧什么的,但是那才几个。确实,真正明白的人,都知道,必须要当太守、刺史、州牧,这样儿有实权的官职,有军权

    的,如此才能在乱世中有一席之地。哪个最后不都是占个地方就要上表朝廷,让天子给自己安排个正式的官职,而刚开始都是从太守开始的。地盘大了,才能想其他的,什么刺史州牧了,什么将军之类的。所以说太守基本上就是最基本的争夺天下的这么个官职了,其他的

    那都是小了,也没什么大权。确实,成就一方诸侯的,有比太守还小的官职吗?也许有,但是不太清楚啊,基本上都是这个太守,那个州牧的。刘备那个也算是吧,其人是个县令,不过最后还得是要当州牧这些。确实,一个县令,说实话,确实是没什么大用。连诸侯会盟的时候,袁绍袁术他们都看不起刘备,确实,这会盟最低的都是个太守,他一个县令,自然

    是不被人看得上。所以说袁绍也说了,这看你是帝室之胄,这才让你坐下的。可见确实,袁绍也看不上刘备其他的,最多就是个汉室宗亲。可在诸侯会盟里的人,可不止有他一个汉室宗亲,那个兖州刺史刘岱,不也是个汉室宗亲吗,所以说来会盟的,可不止他刘备一个汉

    室宗亲啊。所以说其实汉室宗亲也不算稀奇,袁绍的话,说实话,就因为是诸侯会盟,共讨董卓,为了这大汉,不管怎么说,名义上,大义上都是如此。所以说来了这么一个汉室宗亲,曹操是个证人,他证明刘备出身,所以说袁绍他哪怕是再看不上刘备,再瞧不起他那个官职,可就其人一个汉室宗亲的名儿,在诸侯会盟这儿,就不可能怠慢了。就看袁术那样儿

    的,不管刘备是说什么,还是说关羽要上去斗将,他都有意见,又这没官职,那没官位的。但他就没说过刘备什么汉室宗亲的事儿,哪怕袁绍让其人坐下了,袁术也没多话。所以说不得不承认,汉室宗亲这么个身份,对刘备帮助太大了。确实,哪怕大汉都要完了,可汉室宗亲代表的太多了,尤其之后连刘协都是亲口承认的,那不管是真的假的,他一承认,那都是

    真的。所以说刘备也是有好运,刘协要真是不想承认的话,那他也是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可是这个皇叔的名儿,确实是给他带来了太多太多的好处,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所以说刘备其实也得是感谢曹操,没曹操带着他去见刘协,估计也是没这事儿。他自己想见刘协,说

    实话,没人引荐的话,那多少年都未必能见着,这个可确实。而且刘协属于是被曹操给控制的一个皇帝,所以说曹操不想让他见着,那么基本上就真要见不着了,至少是很难见到,这个是肯定的。不过曹操不但是带着刘备去见皇帝了,而且还让刘备成了皇叔,不得不说,

    这绝对是帮他大忙了。所以说刘备其实还得感谢曹操,这个确实没错。当然就以双方的关系来说,之前还可以,就算是还行,不过之后就不行了,所以说这个立场影响很大。确实,就说曹操病逝之后,蜀国也没说是派个人去慰问一下,这个确实没有。但是说句实在话,如果刘备死在曹操前面了,那么曹操怎么都得派个代表去看一下。当然曹操没其他意思,谁让

    和刘备认识一回,就曹操能说出来,“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和曹操这样儿一比,刘备还差点儿,真的。没办法,一个汉室宗亲,就直接让他和曹操到对立面上去了,这怎么都是,尤其他那个想法,曹操就是曹贼是汉贼。曹操最开始没想那么多,所以说大意了,放

    刘备走了。当然曹操也是听了郭嘉的话,这个确实也是没错。要不然的话,没准刘备是早死了,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所以也是,刘备能从许都那么顺利跑了,他得感谢郭嘉。就因为曹操是听了郭嘉的话,知道刘备是个人物不假,可越是这样儿,就越不能杀他,结果最

    后……马超他们是在邛都转上了,这确实是太久没到这儿来了,而马焕甘宁他们,那更是第一次来。所以说如此机会,他们肯定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是肯定的。确实,这也是个不错的机会,至少两人都没来过这儿,所以说这一看邛都,在这儿多转转,也是有不少兴趣,这个倒是没错。所以说马超那么做是对的,在这儿要呆三日,其实也算是正好了。确实,在

    越嶲这儿,还真是不用呆那么久,三日,那确实是差不多了,没什么。对马超他们来说,两日和三日的区别,也就只是后者比前者多了那么一日而已,确实就是如此。所以说多了这么一日,其实也是无所谓。当然了,不可能说在每个郡,最后都多这么一日,那样儿的话,

    那需要的时日可就多了去了,确实啊。只能说是个别的地方而已,只有在个别地方,多了那么一日,倒是都无所谓了。真要每个郡都来那么一下,那么马超可没那么多时日耽误在这上,所以说……说起来上次路过越嶲,邛都这儿什么样儿,他们还真是,没什么太深的印象了。显然这个不光是说时日久了,尤其这地方也是,不会说给他们留下太深刻的印象,这个

    也是没错。所以说他们基本上都没什么印象了,确实,除了知道当初是来过之外,其他的印象,那可是基本没有了。所以说如今再来邛都,他们确实,这可得是好好看看转转,就是这样儿。而邛都这儿,说说话,给他们的感觉,和之前武阳也没太大区别。但是在有的地方上,他们可真是看到了,那绝对是要超过武阳的。说起来这点他们还真明白,毕竟杨仪治理

    郡县的水平,那可不是高沛所能比的,这个一点儿不错。其实不光是马超,就是郭嘉他们四个,自然也都知道,那高沛可是不能跟杨仪比。确实,至少后者除了资历方面不如前者外,其他方面,那真是高沛不能比的。确实,就算是武艺,高沛都没比杨仪高,所以说这个……

    所以说这么一个人治理的县城,那也不是高沛所能比的,这个没错。哪怕两地其实都差不多,无非就是两地的太守还有其他官员不同,结果就有了区别。不过也难怪,如果说杨仪没有本事的话,他也不值得让自己主公(父亲)如此看重了,这一点,郭嘉他们可早就知道。

    确实,郭嘉还有崔安都认识马超多少年了,就是甘宁,他加入凉州军,那也是有年头了,马焕的话,那更不用说了,在很多地方,他还是非常了解自己父亲的,这个确实。所以说对自己主公(父亲)的那点儿想法,他们还是知道的,知道他对杨仪,到底都是如何想法。和之前那个高沛可不一样儿,几人还不知道吗,他也就是占了一个元老,为己方立过功,所以

    说那犍为太守就是他了。当然,和他是益州一系的将领,那也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个没错。他和邓贤都是因为是益州一系的将领,所以说马超才让他们当了太守。所以说其实也是没有办法了,如果说益州一系还有其他人,是比高沛邓贤他们更适合当这个太守,那么

    马超肯定是早就换人了。但是显然,还没有。法正那样儿的,可不是马超想让他去的,那可真不行啊。对马超来说,他就老实在成都就好,在张松身边儿,自己也算是能放心多了。确实,真要让他在益州当个太守,那么马超是更不放心了,所以说能让他去当太守吗?真心

    是不能,所以说实在是没其他的,让马超觉得更应该当这个太守的了,要不然的话,那不早就换人了?马超他们是很满意杨仪对邛都或者说是对越嶲的治理,如果说再给他几年的话,那只能说是越来越好,就是这样儿。在邛都转了近四个时辰,五人回了太守府。对他们来说,也确实是没什么着急的,毕竟明日还有一日要在这儿转呢,所以说他们也都没有说那么快的

    心思,这个是肯定的。要说两日的话,转一个邛都,那可真是绰绰有余,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马超他们回了太守府,杨仪在院中等候五人,之后自然还是晚宴,结束后,马超他们回去休息,当然他也没有忘了,这对杨仪说了下今日看邛都的感觉,这肯定都是满意的话,而

    且对杨仪那确实是不吝表扬,这个也是马超一直以来,走到哪儿,基本上要表扬各地的太守,他都是那么几句话。可别看就这么两句,但确实,各地太守还是很受用的,毕竟他们也不太知道,其实自己主公到哪儿都是那么几句,都快成套路了。可就算是知道,那又能如何?

    本来就是,自己主公能来这么一回,那可都是非常不容易,所以说也真是,绝对不容易了,真的。所以说自己主公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一次,而且从他口中说出来表扬的话,那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至于说就算是在每个地方,那都如此,可也算正常。其实别说他们不知道了,就算是真知道了,又能如何呢?他们想要的,就是自己主公的认可,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而

    至于说自己主公每到一个地方,基本上都如此说话,那都不是主要问题了。确实,比这还重要的,那不有的是。确实如此,所以说这个他们还没想什么,其实就算是都知道了,那也都无所谓了。就像之前杨仪,听了自己主公表扬,他心里就真心是很高兴。毕竟这可是自己

    主公认可了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所以说自然而然,自己心里是不可能不高兴,很正常。而其他的,他就没想那么多,因为确实,那都不重要了,就这么简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