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成都确实,真心是没什么大危险,所以说百姓如此,那就这样儿吧。对成都这儿,总体上,马超是很满意的。所以说哪怕就是有这么个让他觉得不太好的地方,其实也是无伤大雅,本来这个马超的意思就是很想让己方的百姓都能够安乐业。可显然,这事儿如今还做不到,所以说像成都这样儿的地方,那就是凤毛麟角。对马超来说,他以后努力的方向,就

    是让己方,甚至以后让大汉,都变成像如今成都这样儿,自己的目的也就达到了。确实,真那样儿的话,这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理想,就是如此。是,马超也知道,这个很难,如今还做不到。但是他会一直努力,这个也是不错。在马超看来,也许是有朝一日,自己终于是

    能做到了,那样儿自己也就安心了,真是没白来一次啊。所以说成都这样儿,其实也是让马超想了不少。百姓安乐业,那自然是他想要看到的。可如今这个乱世,真要都那样儿的话,那可就要出问题了。可不是吗,那在乱世如此,可并非什么太好的事儿。所以马超是不

    会多说,还是那话,没什么大用啊。又是在成都大街上转了四个时辰,马超他们是从还没开市,到开市,最后再到闭市,然后直接到了天刚黑,五人就回去了。对他们来说,这今日加上昨日,两日的时间,就算是没转全成都城里,可确实,也都够了,这个是一点儿没错的。明日的话,确实就不用在城内转了,直接到城外,去周边的村镇看看,看看那些地方都如何。

    此时马超他们是回了州牧府,对他们来说,今日就算是逛完成都了,明日最后一日,后日就离开成都了,也是离开蜀郡了,他们这益州的第一,就算是完了。至于说之前在广汉属国那儿,说实话,那不是马超要到那儿去,实在是路过,必须要经过那儿,谁让阴平道在那

    儿地方呢,所以说……真正益州的第一,其实就是成都,也就是蜀郡,这个才是马超他们的打算。要不然的话,如果说广汉属国是第一,那么马超他们不可能就在那儿耽搁了那么一会儿,他们就离开了阴平道,踏上了去汶江道的路,也是最不好走的了。所以说那儿肯

    定不是第一。五人回了州牧府,还是张松他就在院中等着自己主公几人。对他来说,自然是早就知道马超他们要回来了,所以也是早让下人准备晚宴,自己这不好在府门口,自己主公不让那么招摇,那么就只能是在院中等候了。这都是当手下必须的,张松知道,自己主公走哪儿,哪地方的州牧太守都如此,没什么例外。见到自己主公他们回来后,张松是赶紧

    见礼,然后马超他们洗簌之后,就去了会厅,等着晚宴……晚宴结束,马超是依旧就着成都的事儿,和张松说了几句。他没明着说什么成都百姓都太过安逸,只不过是隐晦着说了一下,不过马超也知道,就凭张松的头脑,自己一说,他就明白什么意思。马超是连续三次

    说到这成都百姓可真是安乐业啊,虽说他是一直笑着来的,不过张松却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并且自己主公没看,连续说了三次安乐业,这每一次,都在安字上加重音,张松要是再听不出来,再不懂的话,那他也就白混了,真的,白在凉州军那么多年了,白在益州这儿当州牧那么多年了,这个他还能不知道吗。之后他也是表态了,以后肯定是继续努力,

    但是马超知道张松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所以他也就没多说,多说都没用。既然知道张松明白自己的意思了,而且还做出了保证,马超自然是更加满意。毕竟张松他可是不光明白自己的意思,还说了,尽力做好,不让这儿百姓太过安逸。虽说马超也觉得这个很难,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起色,可张松都这么说了,那么自然就是好事儿,有效果,哪怕就只是一点

    儿,那也比没有强,比什么都不去做那真是强太多太多了。之后马超也没多说其他的,因为今晚所说的,其实都足够了,其他的,那都没必要。就算是自己最为关心关注的成都百姓太过安逸的事儿,自己都已经隐晦说出来了。自己是没指望太多,而且也确实,这个事儿根

    本也不可能一下就解决好。毕竟这个根源还是在于一个大环境,就是这样儿。益州,蜀郡就是这么个情况,这让自己能如何?确实,什么都不能去做,只能说点到为止,其他的,那就交给张松他们了,而自己也不可能也不会去多说什么。而剩下的,那就顺其自然了,如此。

    之后马超他们依旧是回去休息,也知道,今晚就是在成都的最后一晚了,确实,下一次什么时候来,那都不一定了,也不知道,那都没准。所以说今晚是最后一晚,几人也肯定是很珍惜这在成都的最后时光。毕竟成都这儿的府邸,确实,比起长安和陇县来,那也是一点儿不差的,所以说他们自然是对这儿很满意,这个是肯定的。毕竟长安和陇县是什么情况,而

    成都这儿又是什么情况,所以说这地方的府邸,那自然是让马超他们满意的,确实,比什么冀州、晋阳,那都强太多太多了,这个一点儿不错。而张松给自己主公他们送出了州牧府之后,他就回到了会厅,留下法正,和他说了几句。可以说张松是很重视今晚自己主公对

    自己所说的话,他何尝是看不出来这里面的问题,不过就是基本上解决不了罢了。不过今晚都已经让自己主公提出来了,那么自己也不可能一点儿都不作为,这个不可能。对张松来说,哪怕他也知道没什么用,可自己主公都说了,那么自己就得去做,效果就算是微乎其微,

    那也是自己做了。可自己要是不去做的话,那就不对了,所以他是单独留下了发展。张松可知道,自己在军略和政事上,还差着法正一点儿,所以说肯定这个要他出点儿主意。以前自己是没怎么管,但是现在不行啊。所以,他是直接就对法正说道:“孝直,今晚主公的话,说到成都百姓……”法正其实都不用张松多说,他早知道其人留下自己的意思,因此这在听

    了张松的话,他是微微一笑,“此时虽说无法从根本解决,但是做了,还是能有些效果的,依我来看,不如就……”法正还真是给张松出了个主意,当然这个主意张松一听,就算是现在来说最好的吧。确实,要不然的话,也没其他办法了。对如今的张松来说,既然自己主公

    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事儿,那么当务之急,就是自己去做了,结果的话,他没奢求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可哪怕有那么点儿效果,也是好的。而法正的话,说起来就正中张松下怀,知道按照其人的方法去做,虽说从根本上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可确实,多少都是能有那么点儿效果的,而对张松来说,其实这个就足够了,至少自己是能向自己主公交差了,不是吗,确实。

    所以说对张松来讲,其实确实就是正好,他也很满意。“孝直之言,确实是如此,看来此事就该如此施为!”法正闻言是微微点头,他早知道,自己这么一说,张松就能同意,毕竟自己别的不敢说,但是自己这个主意,那确实是如今最好的了,没有其他的。毕竟自己在益州这么多年,那可不白呆了,所以说……确实,在这上面,反正比张松还强那么点儿。说实

    话,如果不是张松是凉州军元老,还有法正那个性格不是马超所喜欢的,那么这个益州牧,现在估计就是法正了。毕竟张松比法正年纪还要大,所以说法正其实是能接替他的,不过显然,因为马超也不喜欢其人性格,所以说这个暂时就真是不可能了,估计以后也是不太可能。

    不过显然,法正如今也不那么在意这个,这个确实是不错。还是那话,他年轻时候,确实是有理想有抱负,可都如今这个年纪了,确实都消磨了不少,不说是一点儿没有了吧,可也确实,是没多少了,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对于什么升官发财,法正都没什么心思了,确实。

    所以说法正如今就是这么个想法,当然,马超是真心不能让他当这个州牧,哪怕等过些年,那也是不行。至于说为什么,那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可以说如今反正还不是益州老大,不是那个州牧,可已经被他报复的人,就已经是好些个了,这个马超是很清楚。所以说等他真当上州牧的话,那么被他给清算的,也只能是更多。而在益州没人敢得罪他了的话,那么

    这个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说马超不会让法正来当这个益州牧,张松可以,但是他不行啊。所以说马超基本上就真是不会让法正来当这个州牧,除非说他再也不那样儿了,或者说是忍住了不去报复。真要是那样儿的话,马超可以说重用一下其人,这也不是什么不可

    能的事儿。但是说实话,马超觉得那话没错,所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法正再怎么去改,这个性格,基本上是不会怎么去变了,这个就是马超所感觉的,他所认为的。所以说这个益州牧,确实不能是其人,如果说别人的话,那都有考虑,可唯独是法正,马超知道

    不行。所以说如今以后张松退下去了,那么接替他的,肯定不会是法正。是,这个不是绝对的,但是基本上不可能了。马超他们回去休息,这如今在成都的最后一夜,也是知道,得好好享受一下,当然了,其实和平日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明日晚走一会儿。反正也只是在成都周边转一下而已,对马超他们来说,既然是都已经在成都城内转了两日,那么可以说

    周边什么情况,真心都不那么重要了。并且还得说什么呢,那就是这所谓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确实是这么回事儿。至少马超就知道,成都周边的情况,那绝对是比一般般州治所强,所以说……马超他们就算是不去,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不得不说,那就是

    他们来成都的路上,就已经路过了几个村子。当然离开的话,肯定还能路过几个,不过显然,该去还得去,毕竟在其他地方,马超他们可都去了。所以说在成都这儿不去的话,那都是不应该,也容易让张松他们有什么想法。一想肯定是啊,这要是真那样儿了,那么到时候

    自己他们肯定就得想,这自己主公在其他地方,确实是没如此,可怎么来益州了,在成都这儿,却是那样儿了呢。所以说为了不让手下人有什么想法,那样儿的事儿,确实不是马超能做出来的。毕竟说在哪个地方都没那样儿,所以说要从成都开始了,那么必然是问题。马超自然是不怕手下人,但是这确实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是肯定的,尤其是马超这

    当主公的,那就肯定更是如此了。手下人的想法,可以说有时候马超是不那么在意,这个确实。但是该在意的时候,他却从来都不会不在意,这个也是一点儿没错。要说就因为这么一个事儿,就让张松他们有了点儿什么想法,那么这个肯定是不好的,也是不应该,是马超

    不想要的,就这么简单。当然了,马超根本也不会那么去做,其他地方都走了,那么也是不差成都这么个地方。然后就是时间上的问题,哪怕都出来四个月,马超觉得其实也没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