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后投靠了荆州军,更是没有太多自由,更多的也只能说是在荆州转,最多就是荆州扬州边儿上,差不多就是这样儿了。所以说真说到走的地方,那肯定是马超、郭嘉和崔安,他们三个去过的地方最多,其次才是甘宁,最后就是马焕,实在是他也没去过什么地方,这还是第一次和自己父亲出来游历,所以他也没到过几个地方,这个可一点儿没错。不过这一次游

    历结束,马焕也能和别人说,自己走了多少多少个地方。确实,多少人一辈子都走不了那么多个州郡,所以说他去了这些,其实就不算少了,肯定的。但是和马超他们,那还是不能

    比的,毕竟马焕他才走了多少个地方,马超年轻的时候,那去的地方可多了,多少个大州他

    都去了,确实不是马焕所能比的。一日转不完整个成都城,其实就是两个,也不是说能把成都城内所有的地方都转全了。但是马超他们显然不会在这儿太久,在城内转两日,就已经是他们多说了。明日的话,那还得去成都城周边村镇去转,而不会再在城内了,后日的话,

    几人就要离开成都了。毕竟成都可不是陇县,所以说马超他们也不可能在这儿很多时日,这个是肯定的。而张松他们也知道,毕竟自己主公他们之前在其他地方,也都是如此了。毕竟之前的那些个郡县,哪怕就是州治所,可除了陇县之外,其他地方,自己主公他们也就是呆了几日,就那样儿了,这在成都的时日还不短了,确实。马超对成都的发展,他自然是满

    意,而且不得不说,成都这儿的百姓,确实都是安乐业。马超也可以说,这确实是比较安逸。应该说从己方占了成都城之后,这地方就再也没什么战事了,所以说安逸的年头也够久了,这个是马超的感觉。他也不是没想过,这个也算是有利有弊,好处自然就是安,

    这个不光是老百姓的想法,他们想要的,其实也是马超想要的。他何尝不想早日一统,让大汉百姓都能如此,可惜短时间内,还是达不到,他也只能说是某几个地方,像成都这样儿的,而已。多了的话,马超也保证不了,毕竟不管是司隶、冀州、并州、凉州,还是说荆州,

    哪个地方都有战事的可能。益州也不是说就一点儿都没有了,只是如今几率很小而已,而成都,这地方实在是没什么战事,马超很清楚。当成都这儿也有了战事,那么马超相信,绝对是大战了,而且还是对己方不利的,就是这么简单。所以说真是要成都有了战事,那得成什么样儿?马超还是能想到的,不过这个时候,那肯定还是不能有的。就算是羌人,他们也

    不会来益州,凉州还不够他们去的呢,到益州,那更是早死。确实,益州这地方,战马什么的,基本上除了劳动力之外,真心没大用。所以说羌人骑兵倒是不少,而且战力也不错,可惜却没大用,所以说就靠着益州这地方凉州军的步卒,羌人真敢来,那么他们来多少,最

    后都可能被灭了,真心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确实,要是在凉州的话,马超他们还不敢那么说,甚至就没那样儿的想法,可是在益州,真心羌人是没优势,优势可都在凉州军这儿。所以说羌人也不傻,他们能跑益州来?开什么玩笑,那脑袋是要让驴给踢了,或者说是被门给挤了,最后变成那样儿的吧。要不然的话,他们能放着凉州不去进攻,跑益州这儿来?真心

    是太扯了。所以说其实马超都很了解,至少他就知道,就算说自己是羌人的话,自己都不会来益州,凉州都没解决好呢,还能来这儿?至于说南蛮,那真是没办法了,谁让他们和益州挨着,甚至有人就生活在益州的地盘上,所以说他们不进攻益州,还能上哪儿去?交州倒是也行,不过那地方他们可知道,穷地方,和益州还真是没法比啊,所以说他们和羌人也有

    一样儿的地方,他们进攻益州,就和羌人进攻凉州都差不多。而他们不会去交州,就和羌人也不会来益州,也差不多,所以说马超都懂。不过如今南蛮没那么大威胁,或者说他们一直都没什么威胁。毕竟他们不像北方异族那样儿,有骑兵,战力还强。他们没什么骑兵,实

    在是益州这儿也用不上骑兵,而且他们也确实,南蛮没什么战马,这个一点儿不错。他们那儿是也有马匹不假,可他们出产的马,马超见过,可以说只能是作为劳动力了,当战马的话,那影响太大。说实话他们的战马,还得从凉州买,这个马超知道,也给了他们点儿优惠。

    对马超来说,他还真是不怕卖给南蛮战马能如何。别说他们买的少,就算是多了,马超都巴不得那样儿,实在是因为益州这地方,战马不是没用,可真心没大用。真想来个什么骑兵个大战,那基本上就别想了。所以说马超卖给南蛮他们战马,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他就没什么感觉,而南蛮要是有买很多战马的意思,马超都巴不得如此。不过显然,南蛮确实,

    他们也没需要那么多,这个是肯定的,就是马超也知道。所以说对这样儿的事儿,他也是没什么在乎在意的。所以说成都一直都很安逸,在马超看来,就算是距离这儿近的,有那个需求的南蛮,他们想进攻成都,都得是破好几个郡才行。可说实话,不是马超看不起看不上

    他们,就南蛮那水平,他们占两个郡都顶天儿了,多了的话,他是真不相信的。而且益州可不是包子,这点马超是太清楚了。而且不得不说,这己方在益州人马的战力,那绝对不会说比南蛮弱,这点是肯定的,马超相信,因为这就是事实啊。当然了,南蛮的人马要比己方

    在益州的凉州军要多很多,这个也是没错。但是这个战事,不是你说人多,最后就一定能胜的,真要是都那样儿的话,那么战争都简单了。别的不说,就单说三国时代,以少胜多的例子还少吗,就说三国的三大战役里,不都是。官渡之战,曹操胜袁绍,以少胜多。赤壁之战,孙刘联军胜曹操,一样儿是以少胜多。最后夷陵之战,孙权胜刘备,也是没什么区别。

    所以说人多不是说没用,但是并非就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就是了。之前也不是没有,像什么界桥之战之类的,那绝对是以少胜多,不过是没那么出名儿而已,但是马超知道,真要说起来,三国的界桥之战,那绝对是相差特别悬殊的一次以少胜多的战役,只是袁绍和公孙瓒虽

    说都是三国时期的一路强势诸侯,但是和曹操、孙权还有刘备他们,还是要差着一些的,就是这样儿。真说起来,三国里,曹孙刘肯定是主角,而其他的那些诸侯,就只能说是配角了。毕竟三国是魏蜀吴,而不是其他的。当然,主角和配角其实都是少不了,这个是肯定的。不可能说光有主角没有配角,而且对于三国的影响,那肯定是其中三大战役影响最大,而其

    他的,那相比之下还差着。三国中三大战役都有其自身的历史意义,说官渡之战,曹操是直接就奠定了北方霸主的地位,这是一点儿没错。之后的赤壁之战,那影响更大,是奠定了三国鼎立的基础,没赤壁之战,三国可打不了那么多年,最后肯定是曹操一方定鼎天下。至于说夷陵之战,那可以说是直接让蜀国从优势转到劣势,由盛转衰,也是影响到了刘备,

    最后他身死白帝城,对三国影响确实不小。所以说在三国其他的战役,确实是比不上这三大战役的影响。如果说哪个战役真有改变的话,胜利方有变化,那么历史也就改了,就这么简单。所以说三大战役自然就是其他战役所不能比的,而三大战役也都是以少胜多的,这个

    确实。所以说人马多寡,马超从来都没认为很重要。是,这个要太少也不行,但就说如今凉州军人马是不少,算起来是比兖州军和江东军多。可即便如此,己方在这上,没大优势,只有那么一点儿点儿而已,这个马超都清楚。所以说一直都是,兵贵精而不在多,这确实,

    一点儿都没错。看到百姓安乐业,可以说马超是非常满意的。是,这安逸太久了,好处自然就是和平,和平自然就是最有利于发展,这个是肯定的。没听说天天打仗的地方,还发展一大块儿什么的,那不开玩笑吗。所以说成都这个地方是安逸了那么多年不假,可也确实,是真心发展了那么多年,这个马超太清楚了。至于说不好的,那自然就是在这样儿的地方生

    活,马超都知道,人的血性,那肯定是要消磨的,这个必然。如果说你是在一个战乱的地方生存,那么环境决定了你必须要会和环境作斗争,甚至说要杀人什么的,那太正常了。因为你不那样儿,最后的结果,死的就可能是你,没什么说的。所以说生活在那样儿的环境中,

    人是一种什么状态。而生活在安逸的地方,人又是一种什么状态,马超太清楚了。可以说他一路走来,就属这益州成都,百姓是最安逸的,马超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威胁。就说在司隶、冀州,那可都是有着兖州军的威胁,所以说那地方百姓真心没成都这样儿。至于说并州和凉

    州,那更是有异族的威胁,并州不光是有异族,这兖州军也是个大威胁,而荆州也是有江东军兖州军的威胁。可以说就属这益州,有南蛮的威胁,现在基本上就算是没有了,而成都这儿更是安逸,所以说这是马超所担心的地方。确实,古人那话说了没错,应该是安思危,而忘战必危啊,成都如今不就是如此了。天下还没太平,依旧是乱世,但是在成都给马超错

    觉,那就是天下是不是已经太平了?当然这个是没有,太平的只能说是暂时的成都,而不是全天下啊。所以说这不好的一方面,马超他自然也是清楚。但是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大环境在那儿摆着呢,多说也没大用。如果说成都和其他地方一样儿,都是受敌人或者异族

    威胁的一个地儿,那么都不用自己多说,老百姓自然都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可实际情况呢,不不是那样儿吗,所以说哪怕是自己这个当主公的,马超也知道,多说都没什么大用,所以还是不多说好。而且成都确实,真心是没什么大危险,所以说百姓如此,那就这样儿吧。

    对成都这儿,总体上,马超是很满意的。所以说哪怕就是有这么个让他觉得不太好的地方,其实也是无伤大雅,本来这个马超的意思就是很想让己方的百姓都能够安乐业。可显然,这事儿如今还做不到,所以说像成都这样儿的地方,那就是凤毛麟角。对马超来说,他以后努力的方向,就是让己方,甚至以后让大汉,都变成像如今成都这样儿,自己的目的也就达

    到了。确实,真那样儿的话,这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理想,就是如此。是,马超也知道,这个很难,如今还做不到。但是他会一直努力,这个也是不错。在马超看来,也许是有朝一日,自己终于是能做到了,那样儿自己也就安心了,真是没白来一次啊。所以说成都这样儿,

    其实也是让马超想了不少。百姓安乐业,那自然是他想要看到的。可如今这个乱世,真要都那样儿的话,那可就要出问题了。可不是吗,那在乱世如此,可并非什么太好的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