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也是清楚法正作为,可以说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法正没损害己方什么利益,所以说其人性格马超不喜,可他也不会多说。而且他可是清楚,法正的身体不行,其实也活不了太久,这点他有医术,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只是可惜这么个人才,哪怕己方的人才不少,可马超却依旧不会嫌人才多啊。这个是肯定的,还是那话,当主公的,谁还能嫌自

    己手下人才多了,从来都是觉得少啊,不够用,就是如此。别说马超,就是曹操和孙策他们,其实也都一样儿,没大区别,一直都如此啊。都觉得人才少了,这不够用,都想是天下的人才都归己方用,那才是好,不过显然这个时候是不可能了。当然以后估计也是不太可能,

    毕竟这事儿是没那么绝对的,哪怕就是天下一统了,也不好使。当然了,可以说真到了那个时候,你能说天下绝大多数的人才,确实是让你收入了囊中,那样儿的话,还算是可以,确实是没错,但是所有的话,那就是不对了,不严谨啊,不会是那样儿,只能说是大多数,

    绝大多数,而非是所有。不过马超对法正性格不喜归不喜,而也确实,是认为人才难得,而且法正也不是个长寿的人,因此,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多说的,见到对方了,还是很高兴和其人聊了几句,毕竟法正如今在益州的地位,说实话,也不低,这个马超很清楚。要说把其人拿到整个凉州军来说,他无论是官职还是其他,那都没什么大不了,确实,马超对此很

    清楚。但是说实话,这就在益州这儿,法正却是很有名儿的一个,这个也是没错。当然了,其人更出名儿的还是他那睚眦必报的性格,确实是更有名儿。所以比起其人的才略来说,法正那个性格,才是更让他出名儿的。别的不说,就是凉州军中在益州的人,那可都知道法正

    什么样儿,而且也确实,是真没人敢得罪他,这个也是一点儿没错。就是张松,虽说他是法正上级,而且关系还都不错,毕竟都是好友,但是其人也知道,真不能轻易得罪法正,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当然了,因为有那么一层的关系,法正对张松肯定和对一般般的人不同,

    这个是肯定的。马超和法正说了几句后,还是继续和张松说话,毕竟他才是主角,法正最多就是个配角。不管是在凉州军中,还是说在益州,都是如此。毕竟张松做了那么多年的益州牧,那可不是白当了,确实。而法正虽说也是在凉州军好些年了,可他和张松还是不能比的。说起来张松是凉州军元老,哪怕他是后来投靠到凉州军的,但是人家也算是有过大功对

    凉州军,所以说自然是在凉州军那儿有地位。而且当州牧都多少年了,确实,不是法正能比得了的,这个一点儿没错。所以说马超之前和法正说了几句,可以说已经是给了他不小的面子了,毕竟他还是不能和张松相比的。当然了,法正作为一个代表,益州这儿手下的代表,

    可以说马超肯定是要给他点儿面子的。当然真说起来,法正可不是益州人,说起来他应该是自己老乡,马超知道,都是扶风人,这点自己应该是没记错,他父亲好像是叫法衍,马超也听说过,毕竟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这个倒是没错。只是法正更有名而已,确实不是他父亲能比得上的,这个也一点儿不错。之后这马超和张松一聊就两个多时辰,这天都马上黑

    了,张松是赶紧命下人准备晚宴,招待自己主公一行。马超他们的喜好,张松自然是都知道了,所以说根本就不用他多问,直接就吩咐下人准备了,没一会儿,马超便吩咐摆宴,众人是开始推杯换盏。对张松来说,他也确实,是难得在成都请自己主公赴宴。是啊,你看张松去长安,那晚宴是一回事儿,毕竟那是他主动去拜访马超,自己主公请他的晚宴。但是马

    超他们来成都,这却是张松作为东道主,请自己主公晚宴,这差别可大了去了。所以说哪怕都是晚宴不假,但是差距还是很大的,这个一点儿不假。看着张松、法正他们热情,马超也不好多说,也是多喝了几爵,当然也就几爵而已,确实是一点儿都不影响什么。其实张松

    还有法正他们也都知道,敬酒给自己主公,也就一两爵就够了,多了的话,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毕竟都是谋士,所以说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呢,多少都是明白这个,确实是如此。就算是武将出身的都知道,可不敢和自己主公喝多少,都是差不多就可以了,真要是找人喝,

    那肯定还得是崔安、甘宁他们,而不是自己主公。所以说连武将都知道的事儿,那就更不用说是当谋士的了,对吧。而对于张松他们的热情,确实,马超都能理解。可不是吗,自己要是这多少年自己主公都没过这自己负责的地方来,那么好不容易来一次,自己也得这样儿。虽说马超是当主公,做老大的人,可他也不是没当过下属,至少以前在刘宏那儿,他马超还

    是个臣子。当然如今要是碰到刘协的话,马超依旧是个臣子,不过这个和那个,差别还是很大的。说起来他是没什么归属感不假,可当初刘宏还在世时候的大汉,就算是再怎么风雨飘摇,也不是如今所能比的。确实,刘协说白了就是个傀儡皇帝,皇帝做到他这份儿上,也

    算是可怜不行了。可刘宏你怎么都不能说他是个傀儡,是,刘宏没什么大本事,他那本事都到怎么赚钱上了,结果死了还没花了,剩下不少,便宜别人了。但是真说起来做皇帝,他确实是不合格,至少把他换成刘协的话,是会好很多。可惜刘协生在了不好的时候,那就不

    能怨谁了,没办法,点子不好,太倒霉啊。所以说这个没有赶上好时候,谁也不能怨,只能说是命不好,没办法。而马超就算是运气比较好的了,这个是肯定的。晚宴结束,马超也没和张松他们多说,毕竟这之前都已经说了那多了,他和郭嘉他们,这时候是直接就去了马超在成都的府邸,当然这个也是张松这个州牧给马超这个主公也是骠骑将军准备的府邸。毕

    竟成都那可是州治所,所以说自然是有马超的府邸,这个是肯定的。而马超他们也是,从陇县出来后,就再也没到自己府邸住下来过了,算起来这成都的府邸,马超自己都知道,那么多年都没来了。说起来他还是比较怀念的,这个也不能说是马超享受,他倒是没那个想法,

    只是觉得,真是有自己的府邸,可自己却不能常来,也是浪费了。但是当州牧的,给自己准备,自己还不能说不要。毕竟这州治所可不是一个郡的郡治所,所以说确实,这准备也就准备了,马超就没再多说。不来的话,那也没办法,其实别说是自己了,就说曹操还有孙策他们,哪个不是如此?确实,和自己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他们的地盘上,每个州的州治所,

    也都有他们的府邸,这个也是不错。所以说人家也都如此,马超自然也是没什么不一样儿的了。当然了,除了州治所之外,也就是和马超有关系有关联的郡,其他地方可都没有他的府邸,这个是马超严令禁止的,一点儿都没错。其实马超他们要这么早就去休息,不和张松他们多说,也不光就只是因为之前都说了那么多。更为主要的,那是因为马超他们应该说从

    阴平道往这儿来的时候开始,这一路上,这十日就没好好休息过,所以说真是,今日终于是到了成都,几人怎么都是要好好休息一晚。是,在其他地方,不是没休息过,但是那能和成都比吗,确实,那差距大了,或者说其实就根本比不了,就是这样儿。所以说哪怕都是休

    息了不假,可还是不能相比的。马超他们回去休息,张松法正他们是亲自给自己主公他们五人送出州牧府。不用谁带路,马超可是知道自己府邸在哪儿,走几步就到了,所以说自然是不用太过麻烦。而张松也知道,毕竟自己主公又不是说没来过,所以确实,他都知道在哪

    儿。回了自己府邸,马超几人自然就是去洗簌然后休息。对他们来说,这真是难得在这休息几日,毕竟成都这府邸,可不是其他地方能比的。确实,首先晋阳那儿就比不上,就是冀州那儿,也一样儿是不行。所以说成都这儿的府邸,和马超在长安,还有凉州陇县,其实都是一个级别的存在,这个可是一点儿没错。益州号称是天府之国,这个地方也许是没那么多

    钱,可基本上人人都知道,其地的粮食产粮,那在天下都可以说是第一,确实,一点儿都没错。大汉十三个州,粮产最高的,就是这个益州,所以说这地方没那么多钱,可却不会缺钱,因为乱世中,粮就是钱,而钱不是粮,因为粮食能吃,钱不行。所以说优势在这儿摆着

    呢,这成都的府邸,自然不会比凉州和司隶那差,这个是肯定的。说起来张松别看都那么大年纪了,可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的。知道这府邸要是不整好,那么不光是自己没面子,可以说整个益州一系的人,都没面子,这个是肯定的。而张松可以说就是益州一系人的代表,

    这个确实没错。就说益州一系的主要人物,张松、法正、张任、严颜、雷铜、李恢、孟达、黄权、阎圃、吴懿、吴班、高沛、邓贤、马汉等等,这些其实都是主要人物。而其中的代表就是张松还有严颜,张松能代表所有文士,严颜是能代表所有的武将,差不多就是这样儿。所以说不光益州牧是张松,他做出来的很多事儿,可以说都代表了整个益州一系的将领。这

    个是什么系的将领,和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其实没太大关系,主要是你之前为谁效力,或者之后和哪一方走得近,这才决定了你是什么地方的。比如说甘宁,他是益州巴郡的人不假,可他不是益州一系的,真说起来,甘宁是荆州一系的代表人物,所以说他就不算在内了。再

    说阎圃,其人以前是汉中张鲁的部下,投靠马超之后,其人和张既他们走得还不是那么近,反而和益州一系的人关系都不错,所以说其人就属于益州一系的。而王平,王平是益州人不假,可他却是直接加入了汉中,和张既他们的关系不错,所以他就不属于益州一系,而是实

    力最强,势力最大的凉州派系的一员。凉州派系的,才是马超的家底儿,说是根本也没错,也是最为亲近的一部分人,这个一点儿不假。而且凉州一系的人也绝对是最多的,这个一点儿没错,就说和马超一起来的,马超父子不用说了,就说崔安和郭嘉,都属于是凉州一系的,还是主要人物。其他的,像在冀州主事的赵云、并州牧贾诩和凉州主事的张飞,可都是凉州

    一些的代表人物,而这些个说是马超的嫡系,也是一点儿没错。就说留守在长安的马岱、张绣这些,还有张绣有个部将,叫胡车儿的,这都是凉州一系的人。就算是陆逊,其实也算是,这点可是没错。因为陆逊身为马焕的老师,他属于是早被人给归到凉州一系的人里去了,

    这个是肯定的。而其他地方,那太守什么的,那就更多了,很多可都是凉州一系的人,这个是一点儿没错。就说马超走的那些个地方,有多少都是凉州一系的人当太守的,确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