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者的路要好走,但是却绕远了,而且走得地方多,梓潼、绵竹、雒县,然后进成都。但是走广汉属国的话,那就走阴平道、然到了蜀郡走汶江道,之后到郫县,然后就进到成都了。要说这几个地方,进到广汉属国,到阴平道,这路没多远,可要从阴平道到汶江道,这路就不好走了,绝对是要翻山越岭,所以说路途上是近了,可绝对需要消耗时间,这个马超他们

    都知道。而从汶江道到郫县,这路马超他们已经想好了,走水路,三条小船足够了,最后从郫县到成都,这不光是近,也没什么不好走的地方了。说实话,就是从阴平道到汶江道,这路最不好走,马超他们几个估计也没人走那儿,毕竟要翻山,太费劲了……所以说考虑几

    人体力的地方来了,这可不光是他们要爬上,还得是带马上山,这个才是最费劲的。毕竟要就只是五个人的话,真是没太大问题,毕竟不是说一直都爬上,就那么两次而已,所以说没问题。但是要带着战马上去下去的,这个可真是,不容易,太不容易了。主要是郭嘉,其

    他四个倒是还行,所以得多帮他。毕竟要想郭嘉带着马上山,那纯属做梦。说实话,马超他们可都知道,就算他郭嘉自己爬山,那都费劲呢,就更不用说还得带着战马了。而马超、崔安,那都是天生神力,哪怕是如今这个年纪了,可真没差太多,双臂还是那么有力。至于说甘宁,虽然他不是天生神力,可也没差多少,马焕的话,力量是不能和自己父亲他们三人

    比,可却比郭嘉强多了,勉强带战马上山,他还是能做到的。所以说这里面也就是郭嘉不行,还得是崔安和甘宁他们多帮衬着了,这个是肯定的。至于说你让马超帮忙,马超就算真上了,郭嘉都不敢让自己主公动手,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最后还得是崔安和甘宁,他们两

    人多出力。而且不得不说什么呢,那就是五人中,马超和崔安的战马都是宝马,所以说确实,这肯定是有利的,至于说那三人战马也是上等战马,哪怕是,不如宝马,但确实,也还都不错,这个倒是也没错。看到了广汉属国的界碑,马超他们是直接往南,奔向了阴平道。

    走阴平道—汶江道—郫县—成都,这个路线是马超决定的,当然其他几人也都同意了。至于说马焕的话,他实在是不了解这个,因此肯定是随大流,更何况是他父亲的决定,他可真不会反驳,这是肯定的。郭嘉和崔安对这儿自然很了解,甘宁就是益州人,都不用多说了,所以其实也就是马焕没来过,甚至没听过这阴平道这地方。确实,因为他还接触不到这个,

    这个距离他的话,确实是很远,陆逊还没教给他这些。陆逊的话,他自然知道,这个没说的,只是没马超他们那么了解而已,就是这样儿。说起来走阴平道,确实是耽误时间,这个马超他们都承认,可说实话,走梓潼—绵竹—雒县—成都,这条路的话,在哪个地方不得呆

    个两日,马超他们都不能早走,所以说他们不会直接走那几个地方。而阴平道那儿,说实话,他们就呆一个晚上,也就差不多了,就是这样儿,可说实话,在梓潼、绵竹和雒县,马超他们能就只是呆一个晚上吗?所以说这个也是,马超哪怕是走阴平耽误时间,他也不想说就在去成都的途中,在那几个地方呆好几日,那样儿不是他打算的,哪怕蜀道难,可他们一

    样儿可以加快速度,尽量争取是快点儿赶到成都。所以说这个就是马超的想法,而郭嘉他们也是,都知道自己主公(父亲)到底为什么要走阴平道,而不走梓潼的原因。其实一想也是,就说自己主公(父亲)的那性格来说,你让他在梓潼那几个地方呆那么多时日的话,显然不是他性格。可到了那几个地方,那太守县城守将什么的都热情招待,邀请,确实也都盛

    情难却啊,这点他们自然也都知道。所以说自己主公没有选择梓潼—成都一线,而是走了道路最不好走的阴平道—成都一线,确实是足以说明问题了。而郭嘉他们在听了自己主公(父亲)说走阴平道的时候,他们确实也都没什么意见,所以这不一起跟着走了吗,哪怕他们都

    知道,这道都可他娘的难走了,说是从出门到现在,最难走的路,都一点儿没错,确实,别说是从出门到现在了,就算是放到天底下来说,从阴平道走汶江道去郫县,最后再到成都这条路,都是非常难走的,这个一点儿都没错。不过虽说如此,几人也没一点儿意见,反正

    最后都是自己主公(父亲)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马超五人到了阴平道,他们倒是没想到,在这儿是看到了广汉属国这地方的就算是太守吧,毕竟属国来讲,和郡不一样儿,但是马超的安排,这地方和太守也没区别。这地方的太守是阎圃,是马超当初从汉中特意安排在这儿,没想到今日是又见着了,所以说马超虽说没想在这儿多留,可还是住了一日和两个晚

    上,他们才离开的。马超他们是快到晚上的时候,到的阴平道,所以说他们是在这儿两个晚上和一个白日,之后上午就离开了,奔向蜀郡,要去往汶江道。去那儿马超他们可不认为蜀郡的人能在那儿,毕竟从成都去汶江还没那么近,而且他们没必要过去,只要是在成都等

    着自己几个就好了。而从阴平道到汶江道这一段路,就开始是马超他们从长安出来,最难走的一段路了。反正以后什么样儿不知道,可确实,这段路是前无古人了,之前是没这么难走的,所以说考验五人的地方也是开始了。其实马超非要走这儿,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让自己儿子知道一下,这行路难啊,总在长安,那可真是体会不到这路途艰辛的。确实,马超觉得有几个人跟着一起,都这么费劲,试问如果就只有自己儿子一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儿的想法,所以说马超觉得自己带着自己儿子走一趟这么难走的路,其实是很有必要的。确实,不说别人了,就说郭嘉,他就懂自己的想法,所以说自己当初一提,说走阴平

    道,郭嘉是马上就出言同意了,这不就说明问题。而马超在益州的打算就是,去蜀郡成都,州治所肯定去,之后离开成都去越嶲,然后到牂牁,再之后往犍为、巴郡,最后益州的最末站就是汉中了,马超就是如此安排的。至于说永昌那几个地方,马超就不准备去了,实在要

    真去了那么远地儿的话,估计自己几个还得去南蛮一趟,都到了永昌,那么不去南蛮的话,可真就说不过去啊,这事儿就算是让孟获他们知道,肯定也是要对自己有意见。所以说自己去了越嶲和牂牁,其实也就是了,那都已经挺远了,真让孟获他们知道的话,多少还得是对自己几人有那么点儿意见的,毕竟到牂牁就已经是益州的边上了,挨着南蛮,这个确实也是。

    所以说其实马超觉得去牂牁就已经很远了,可他却还得去啊。至于说永昌的话,那就算了。至少对他来说,这哪怕是去了牂牁,以后就算是孟获问起自己,怎么没去南蛮呢,自己也不是没有借口。可一去永昌,而不去南蛮的话,那么自己以后那样儿就真是理亏了,确实如此啊,所以说……是,马超倒是不怕什么,那有什么可怕的呢,只不过他也是希望麻烦的事儿

    能少点儿,这个是肯定的。尤其是孟获那异族的人,基本上说话都是直来直去,也不会说太宛转,哪怕是面对自己,也都如此,所以说自己也不想真就是被质问一下,确实自己也是没什么面子啊,如果真那样儿的话。因此,这确实,马超真心不希望那样儿,哪怕他都不知

    道,这最后下一次什么时候,孟获才能见到自己,或者说是自己见到他,反正都一样儿,没太大区别,就是这个意思吧。不管怎么说,马超肯定是不希望那样儿的,也是,容易引起对方的误会什么的,这个也是不好了,确实。所以说他是不会去永昌,最多就是去牂牁一次。

    马超几人终于是再次体会到了蜀道难,上一次都是好些年前了,还是从益州回长安那时候的事儿。而如今马超的意思,主要是给自己儿子看的,让他好明白,这蜀道到底是有多难走,当初自己和众将,领兵在益州作战,还有和南蛮作战,那可真是太不容易了,真的。毕竟马超的人马中,绝大多数其实都是凉州的人,所以说你让他们骑马,他们是擅长,可让他们爬

    山,走山路,那可真是,不擅长啊。而如今马超他们就开始走山路了,没办法,这他娘的不这么走没有路啊,所以说这个……马超他们确实,真是费了大劲了。这因为一路上走的地方都没什么人烟,所以说马超让崔安和甘宁是准备了n多吃的,当然更多的还是干粮,没

    办法,这出门在外,这如今这样儿的情况,只能是如此,没别的办法。虽说条件也是艰苦,可马超没有一点儿后悔的,而郭嘉他们也是没什么抱怨的。毕竟都是几人自己选择的,这个是一点儿没错。其实别说是这样了,就是比这条件更艰苦的时候,他们也不是说没碰到过。

    所以说这个时候艰苦是艰苦,困难也是挺困难,确实,不过那也只是和他们从长安出来之后到现在相比较而言,真和他们最艰苦的时候,其实还是不如的,就是这样儿。而马超倒是对自己的决定很满意,确实,这如果没有自己说要走阴平道这条路,那么也几乎是很难让自己儿子体会到如此艰辛的事儿,所以说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至少自己几个,就算是郭

    嘉,说起来他吃的苦,都比马焕多多了,而自己儿子,可真是还差了大一块儿啊,确实。所以说如果不是这样儿的机会,说实话,马超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给自己儿子这么个压力,让他吃点儿苦什么的。说实话,这种程度的困难,在马超他们四个看来,也就是刚能达到中

    等而已,真心算不了太多,但是在马焕来看,可真他娘的太困难了。但是虽说如此,他也就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却真是不敢表露出来。确实,马焕虽说心里有对自己父亲的埋怨,但是他也知道,这自己父亲还是为了自己好啊,所以说自己还能不明白事理吗,确实就是……

    不过有想法是有想法,可他什么都没说,知道这自己还得是练啊。当然马焕他其实是更清楚,那就是他确实,就算是真和自己父亲抱怨牢骚几句的话,自己父亲肯定就该说自己了,如此的话,那绝对不是他想要的,毕竟这个时候,可不光是他和马超父子俩,还有郭嘉、崔安和甘宁他们呢,所以这个……经过了长途跋涉,跋山涉水啊,马超他们这一日是终于到了

    汶江道,确实是真心不容易,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走了一半的路了。确实,从阴平道到成都,阴平道到汶江道,那绝对算一半,而另一半自然就是从汶江道到郫县再到成都了,就是这样儿。在汶江道这儿守着的,是以前益州军的投靠凉州军的一个副将,现在是在这儿守

    着,叫王雷,马超对其人也是有那么点儿印象,不过不深而已。马超他们是下午到的,他已经是吩咐下去了,让王雷准备船只,明日上午五人就渡河去郫县,王雷是连忙应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