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马超说的确实让贾诩心里腹诽,但是这点确实还难不倒他贾文和。

    只见贾诩对马超一笑,“州牧此话当真?”

    马超点点头,“自然,怎敢欺瞒先生!”

    贾诩心中暗道,别说欺瞒了,我这不都让你给绑来了吗,你马孟起还有何不敢做的。

    “好,不瞒州牧,诩也曾周游天下数载。如果说诩所知道的人还有超过在下的,那么诩可以举荐三位!!”

    说着,贾诩用手比着三根手指,微笑地看着马超的反应。

    马超一挑眼眉,“超洗耳恭听,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马超也想知道,贾诩所说的三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都知晓的,如果要是自己不知道的,那可就捡到宝了。

    “这第一吗,州牧自当知道,此人就在陇县,和州牧很是亲近的啊!”

    马超知道,贾诩所说的正是自己的老师阎忠。要说自己老师在用兵谋略上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贾诩他也不行。要不当初为何贾诩在凉州第一个就来拜访自己的老师,而且还向自己老师请教了不少的问题呢。但是自己老师实在是很低调的人,他根本就不会去当什么谋士军师的,也不会为自己出谋划策。用他的话说,当今天下乃是年轻人的天下,可不是他们的天下,他阎忠早就已经过了那个热血的年代了。

    马超撇了撇嘴,“文和先生,超觉得先生应该说些超所不知的人才算行吧,老师那可是超再熟悉不过的人了,这先生怎么也……”

    “好,州牧所言有理,诩认为然也!不过州牧可没说熟悉之人不可以吧,所以州牧对此却怨不得诩了!”

    两句话就让马超没脾气了,确实如此啊,自己可从来没说是熟悉的人不行,所以人家贾诩确实说得没错啊。

    “先生,这,不知还有何人啊?”

    马超只能问出了这么一句来,不过贾诩倒是没再多说,而是接着马超所问往下说了,“州牧既然觉得熟悉之人不算,那么诩就说一个州牧不熟悉的好了!”

    “请文和先生指教!”

    “好,这第二位嘛,就是豫州颍川荀氏子弟,姓荀名彧字文若,其人之才可比张良萧何,非常人也!”

    马超一听,荀彧啊,没想到贾诩也知道他。不过又一想,马超就笑了,人家贾诩游历天下也好几年,要说他没去过豫州那不可能。所以没准人家就在豫州认识的荀彧也不一定。谁规定就只有自己知道荀彧,而人家却不认识呢,没有这个道理嘛。

    其实马超所想还真就对了,贾诩正是在豫州认识的荀彧。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和荀彧两人彼此相识,贾诩看出来荀彧确实是当今天下的大才,绝非一般人可比。而荀彧虽然不太苟同贾诩其人做事的一些手段方式,但是对贾诩,他确实是很佩服。因为贾诩这人对人心人性的把握上确实已经没什么人能超过他了,实在是太厉害了,这在荀彧认识见过的所有人里是最强的,没有之一。

    贾诩观察着马超的表情,他心想着,看来荀文若其人,马孟起他也是听说过的。

    “之前州牧所说这熟悉之人不能算,那么如今颍川荀文若,相信其人可不是州牧熟悉的吧,也许州牧听说过此人,但是想来此人绝非州牧所熟悉之人!”

    马超听了之后,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贾诩狡猾地已经把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之前自己不是说熟悉的人不算吗,那么这时候贾诩给自己整个自己不熟悉的。听说过是听说了,但是和人家荀彧又不熟啊。不过有一点马超倒是很注意,那就是贾诩对荀彧的形容,其人之才可比张良萧何,看来荀彧在贾诩这评价很高啊。

    张良萧何是什么人,那可是汉初三杰中的两个啊,而贾诩把他们三个放到一起,确实荀彧在他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低。

    “文和先生都如此说了,超还有何可说的呢。不过超很好奇,这个第三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马超确实是好奇了,按照贾诩这个说法,越往后就应该越厉害。别看贾诩说荀彧可比张良萧何,其实马超也知道,他那也是夸张了一下,无非就是说荀彧厉害罢了。马超确实也承认他是个大才,但是一下就能和两人比,这个,确实……

    “好,既然州牧都如此问了,那么第三人诩要是不说,不就不识抬举了吗!州牧请听好,这第三人,就是白马寺的致远大师!”

    贾诩看着马超的反应,结果他是很满意。心说,怎么,也有你马孟起不知道的人物吧,哈哈哈。贾诩心中也是有些小得意,之前的阎忠和荀彧,一个是马超熟悉之人,另一个也是他听说过的。但唯独这为致远大师马超不熟悉,更是没听说过。要说这个人可不是自己杜撰出来的,而是却有其人啊,只不过他马孟起不知道罢了。

    马超心中很是高兴,没白听,收获不小。你看这不就有个自己不知道的,白马寺致远大师,那么就是和尚了。看来真是民间多奇人啊,高手在民间。他可不认为贾诩是在骗他,这个,贾诩根本就没有那必要骗自己,所以看来这个致远大师绝对不能小看了。

    “致远大师年纪与诩相当,不过平时都参悟佛法,所以州牧没听说过也属正常。对于致远大师,诩对他只有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深不可测!”

    说完,贾诩还缓缓摇了摇头,然后又看了看马超,也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马超一听,眼前一亮,贾诩形容对方深不可测,这个当然不可能是说对方的武艺。而贾诩既然能如此形容了,那么这个白马寺的致远大师,以后自己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拜访一下。听贾诩的口气,这样儿的人绝对不会参与世俗争斗什么的,所以想找人家出山根本就不可能了。但是就算不能请人家帮忙,不过和人家聊一聊,学习学习,想来这个致远大师不会拒绝的。

    “今日听文和先生一席话,使得超知晓了不少东西,在此超多谢先生了!”

    说着,马超连忙站起,对着贾诩就是深深鞠了一躬,贾诩也没躲着,理所应当地受了马超一礼。在贾诩看来,这是他应得的。而且马超把自己绑来了,自己还和他讲了这么多,他理所应当地对自己客气点儿啊。

    “州牧,那我们之前所言不知州牧觉得如何?”

    “这……”

    马超听贾诩说了之前两人所言,自己说要是贾诩能给自己说一两个比他强的人,自己就给他自由。而贾诩还真就说出来了,而且还是三个,自己怎么办。要说大丈夫一诺千金,自己是不应该耍赖的,但是要是不这样的话,真把贾诩放走,那自己不白把他给绑来了?

    马超对此确实是有些犹豫,不过他一咬牙,今日的事自己就不承认了,他贾诩还能怎么样。对,就这么干吧。贾诩是绝对不能放走,反正他如果不投靠自己,自己就一直这么软禁着他,直到他投靠自己的那一天。

    “哈哈哈,先生所言超怎么不明白呢。超之前好像也没说过什么吧,不知先生为何有如此一问啊?”

    马超来一个死不承认,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脸皮不厚是绝对不行的。好在这些年自己把自己脸皮锻炼得挺厚了,但是还不够啊,自己得把它练得是更厚才行。你说自己就死不承认能怎么地,这个事儿除了天知地知,还有贾诩和自己,其他就再也没人知道了。假设如果贾诩去宣传的话,那么自己属下绝对没几人会相信他的话的,自己属下自然是更加相信自己的了。

    说完之后,马超还对贾诩做出了一个挑衅的动作。这意思很简单,就是说,怎么样,我就是不承认了,你还能怎么样。

    贾诩一听马超的话,又一看马超的表情,他心中暗道,好,不错啊。为人处事,尤其是生逢乱世,人脸皮不厚根本就不行。虽说身为主公,一州州牧,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应该食言。但是这个该一诺千金的时候自然不要不守承诺,可要是不应该再遵守的时候,也就不用再守着了,脸皮厚才对,不厚不行啊。

    这点贾诩暂时对马超还算是满意,如果马超真要是应了自己之前说的话了,那么贾诩会觉得他不适合当自己的主公。之前的话根本就没第三个人听到,所以就算不承认,他马超马孟起也算是不了什么,反而不承认对他的好处才更多。

    所以其实这个也算是贾诩对马超的一个小小考验了,虽然马超不知道,但是其实他这个已经算是过了。不要认为这个只是贾诩的一个小小考验,其实越小的地方,才能越看出来大问题。贾诩是什么人,自然不能以常理来看的这么一个人。

    “哈哈,哈哈哈,好,好啊!既然州牧你不承认之前之事,那么咱们也无话可说了,请吧,诩就不远送了!”

    看着样儿,虽然像是贾诩对马超有所不满,其实不然,贾诩心里对马超已经算是满意,但是嘴上自然不会怎么承认,还得早早把他给打发走。

    马超也知道自己理亏啊,所以他也不准备多在贾诩的屋中逗留了,“如此,超这就告辞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