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董卓都死了,说实话,董家确实也是翻不起什么大风浪来了,这点马超很清楚。而且以董家在临洮在陇西的地位,可以说马超只要保护好了他们,他们也是投桃报李,这陇西在凉州军的治下,也算是凉州军治理很不错的一个郡,尤其是还挨着羌人,也有不少羌人就干脆在陇西生活,而董家和羌人还有那么点儿关系,马超知道,这买卖做得,是不赔的。确实,

    看看如今的陇西什么样儿,就知道了。至于说其他的,只要马超一句话,凉州军在凉州保护个家族,那不还是小菜一碟,谁敢轻举妄动,敢有动作的,说实话,都让马超给灭了,凉州也不是没被他灭了什么家族,那算个什么啊。这乱世中,更是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算。

    其实也别说是乱世,哪怕就是太平盛世,其实也都是如此了。更何况你在凉州,凉州军就是老大,你还敢跟他们对着干?那可真是想早死了,确实。这点你在凉州军没什么实力的时候,确实还要看些家族的眼色,毕竟实力不如人家啊,可等以后羽翼已丰的时候,就再没那

    事儿了。所以说这就是,谁有实力,那谁就是老大,没什么说的,所以就更不用说是如今这乱世了。而对于自己主公几人要离开,明日就走,李为他们都是在所料之中。确实,这今日都把允吾周边转完了,那么也没其他的地方去了,至于说其他的县,自己主公他们也没什么兴趣,这个自己几人很清楚。在其他的几个郡,还不都是如此,李为他们几个也是都知道。

    再一日上午,马超五人是离开了允吾,南下去了陇县,李为他们三人加上允吾的大小官员,是给马超他们送出了城。李为他们几个很清楚,别看金城是和羌人作战的第一线,这个不假,可自己主公这时候来了这么一次,下一次什么时候过来,那都不知道了。当然,如果说有什

    么大战的话,那他是怎么都得过来,没有的话,那就不一定了。小规模战事的话,自己主公也不会过来,都会交给自己几人处理就好。其实李为他们也不是说就真希望有什么大战,是,他们希望羌人过来不假,可只要小规模战事就可以了,并非就一定要来个什么大战事。

    所以说李为他们也不是说就只是为了自己考虑,不去想金城百姓,那还真不是。所以说他们期待小战争,但是真有那种大战的话,那可不是他们想要的,一下就不死不休的那种。是,如果真说羌人来了,李为他们也不会怕,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是真要说损失多少人马,多少老百姓,那却肯定不是他们想要的,这个也是不错。可要是事到临头了,那么

    也确实是没办法。不过更多的,他们希望是小战事,别来什么伤筋动骨就可以,让自己这些人,过点儿瘾就可以了。确实,这个才是他们最为真实的想法,好歹李为他们可就是金城本地人,虽然不是允吾的,可却也是临羌的人,李家村的村民。就因为当初烧当羌的屠杀,

    李家村就只剩下了他们十八个,所以说李为他们怎么都不可能想着当年的事儿重演,不可能希望羌人再来屠杀什么的,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他们可真不希望来个大战,小打小闹的话,就可以了,至少现在羌人可确实是不敢去屠杀汉人了,毕竟马超是个比较强势的诸侯,干那样儿的事儿,要想好自己的后果,看看烧当羌就知道一二了。确实,当初烧当羌是傻x

    了,要是现在的话,他们可不会那么做,不过却没机会了。所以说这也算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吧,至少烧当羌肯定后悔,这当初就不该屠戮汉人一个村子,结果最后全部落都被灭了,也真是惨。是,部落屠了汉人一个村,但是汉人却屠了他们整个一个部落,这羌人一个部落的人数和实力,那确实不是汉人一个村所能比的,这个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但都是人命,

    这个确实没什么区别。而在李为他们和马超眼里,其实区别就大了去了,毕竟本族人和异族,那根本就是两种情况。是啊,就说马超他可以说自己随便去屠杀异族,他都不会有太大的感觉,当然了,能少杀点儿人,这个他也肯定是要那么去做的。不过要说屠戮汉人,这个

    马超可真就做不出来了。是,曹操那样儿的奸雄能做出来,马超很清楚,如果不是说当初徐州的事儿,影响太不好,以后曹操不知道还要屠杀什么地方呢。不是其人不知道老百姓是个什么地位,但是马超清楚,曹操做事儿,那就是有其人想法的,所以哪怕就是屠杀老百姓,

    他觉得值得去做,那么就一定会去做的,就这么简单。可马超很多东西,他就不会去做就是了,至少屠杀汉人,马超就不会去做,而曹操就会去做,而且还做完了。所以说马超对曹操这点,他是看不惯的,在马超看来,这屠杀自己同胞,那和异族也没什么区别,可自己这汉人是异族吗?不是马超瞧不起异族,他确实是看不上看不起他们,很多都是,也就是个别

    的几点,马超还觉得有那么点儿可取的地方而已,对,就是这样儿。更多的,异族对马超来说,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太好的地方就是了。毕竟更多的,他们还只是草原文明,和汉人终究是不能比的,至少马超就是这么认为。当然不是说草原文明就没有他们的好处,这个是肯

    定有的,就比如说他们基本上人人都是骑兵,这骑战的水平,那确实是比汉人强,这个是肯定的了。其他的话,马超也没太觉得有什么超过汉人的,确实,也就是牛羊马匹倒是不少,毕竟放牧为生,那些都是必不可少的了,这个很正常,至于说其他的,马超也没看出来什么。

    马超五人是从金城南下陇西,这日到了陇西的狄道,陇西太守刘晔,一样儿是亲自带着在狄道的官员迎接自己主公。陇西太守是刘晔,也是当了挺多年了。当初马超是费劲给刘晔说服到自己一方之后,也算是重用其人,先是在南阳,后来又给他调到了凉州陇西。而刘晔呢,说实话,他确实是对马超有意见,这个不假。可终究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说

    马超怎么安排,他就怎么做了,没办法,都已经是上了贼船了,是吧。他不是张任,为了自己面子,就是到了现在,也死活不认马超为主公。刘晔的话,他不管是心里还是嘴上,那却是早承认这个了。至于说让自己在狄道这儿,他也知道,是自己主公看得上自己,也是重

    用自己。毕竟自己和其他在凉州的那些元老不同,自己只能说是被马超特意给留下,为凉州军效力的,而不是一开始就投靠凉州军的那种。但是他知道,确实,自己主公还算是看得上自己,这个倒是没错,要不然的话,那也不至于说让自己到陇西这儿来了。陇西是仅次于金城的,抵挡羌人的第二站,所以说这地方还能不重要吗?自己都清楚,所以说自己在这儿

    当太守,那也算是尽职尽责,尽心尽力了,对得起自己主公的安排,确实……马超看到刘晔,他心里确实,是很高兴。主要是刘晔如今的态度,确实不是最开始那样儿了。最开始的话,他虽然不像张任那样儿,可也还不是说一下就归心什么的,那可真是没有。之后的话,都是慢慢来的。如果说不是马超想起来了自己这儿还有刘晔这么个人才的话,估计自己要不

    就是要听人说才能想起,要不就是去南阳的时候才能想起来吧。不过好在自己算是很早记起对方来了,之后又给其人调到了这么重要的陇西,至于说之前南阳,有庞德和李恢,其实就足够了,这点马超很相信,哪怕如今都已经占了南阳全郡,其实就他们两个在,也是够用

    的,这个没错。马超他们下了战马,刘晔是赶紧给自己主公还有少主他们见礼,至于说郭嘉他们,他也是对几人点了点头,算是见过了。要说几人的官职是要比他大点儿,不过却也不一定非要他开口招呼什么的,要知道,刘晔可不是和他们特别熟,这个是一点儿没错的。

    别看是,刘晔也加入凉州军挺多年了,但是最早在南阳,之后又来了陇西,所以说他和郭嘉、崔安他们不那么熟,和他们二位都不怎么熟呢,那就更不用说是后来才加入到凉州军的甘宁了,是吧。不过虽说如此,可几人也都知道彼此的本事,确实都是有才干的。不管是郭嘉、崔安还是甘宁、刘晔,哪个都不是吃素的,这个一点儿不假,马超也是清清楚楚啊,都

    是有本事的几个。没什么例外,马超他们是跟着刘晔众人进了狄道,直接就去了太守府的会客厅。在会客厅坐下后,马超是先简单说了下,自己几个是从金城南下过这儿来的。他虽说是知道,刘晔肯定都清楚这事儿,但自己这个当主公的,那却还得说一句。然后马超之后

    也说了,去年南阳战事,最后庞德和李恢他们,也是很想念子扬,这个是一点儿没错。刘晔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他就是一笑,知道庞德李恢他们还惦记着自己呢,这心情也是不错。要说刘晔和庞德他们,也没说是走得那么近,这也确实不错,不过熟悉是太熟悉了,这个也

    是没错。所以对两人还能想起自己,刘晔也算是心里挺高兴,毕竟庞德和李恢绝对算得上是他在凉州军中,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比较熟悉的人,确实如此啊。毕竟刘晔算不上是什么死忠元老,所以说他认识的人,其实没多少,其人更是比较低调,所以这……时间过得很快,这马超一和刘晔聊上,两个多时辰就过去了,天还没黑就快黑的时候,刘晔是忙吩咐下

    去,让下人准备晚宴,要速度快些。马超对此也只是笑笑,而没多说。他和郭嘉他们,一路上都是如此,各地的州牧太守要准备晚宴,他是什么都不会说,不会说什么我就爱吃那个那个,必须要有什么什么的。确实,马超他们不会那样儿就是了。说起来他没那么多要求,

    而且也不得不说,马超觉得那样儿也是没大用。所以说,其实就看他们个人,是如此准备的就好,其他的,也不用自己这几个说什么了。如果说真是让几人都不怎么满意的话,那么晚宴之后,自然可以对他们说,这个都没什么。但是可以这么说,一路走来,马超对各地的

    招待,那当然还是很满意的,确实,不得不说,都是有心了。不管是比较富裕的地方,还是穷地方,那可都是下了大本钱来招待几人,都有当地特色和自己几个喜欢吃的,马超觉得如此,其实就足够了。菜确实,不在于多少,只要是够吃,不至于饿着,那就比什么都好。而让自己几个都满意了,那就算是更不容易的事儿了,就是这样儿。当然了,马超他们五个,

    说实话,还真都不是比较挑剔的人,这个一点儿不假。哪怕马超是个主公,是当老大的人,但他不是那样儿总去挑毛病的一个。郭嘉是顶级谋士不假,可他也没说那样儿。崔安的话,他不在乎这个,自己吃好吃饱,就比什么都强。最后的甘宁,不是那种不知足的人,马焕的

    话,和他父亲差不多少,确实是没那么大要求,没那么过多的**,这个可是一点儿没错。在马超的严格要求下,其实就是他自己对自己,那要求也算是很严格了,这个也确实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