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是,他不会说把每个州的所有郡都走一遍,那样儿的话,需要多久?所以说只能是去有代表性的,这个是肯定的。因此,这他带着自己儿子出来,就是这么做的。而自己来陇县的时候,也不能说去其他地方,去了,那么就得和如今一样儿,没什么说的。要说来到凉州之后,自己也走了那么多个郡了,可还有好几个自己没去,也是不准备去了,比如说张掖、

    酒泉、安定等等,这些个地方,自己就不会过去了。那么当地的太守,对自己能一点儿意见都没有?马超可不相信,不过下一次再见,那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呢,所以说马超也是“眼不见心不烦”啊,确实如此。对他来说,怎么都是不可能把己方所占的有所郡县都走到,马

    超可没那样儿的想法。但是大多数,有代表性的地方,重要的地方,那自己是一定要带着自己儿子去的。比如说每个州的州治所,这个肯定要去的,怎么都避不开。而像每个州都有特别重要的郡县,那基本上马超也是要带着自己儿子去看看的,这个也是,一直以来都如此。

    允吾给马超的感觉,和之前自己来这儿,也没什么区别。当然了,马超不是说十八子就没治理好,是,虽说他们不擅长这个,自己也清楚,可实际上,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都是有点儿成果的。再说了,人家当太守的都一个人,是,金城这儿也是李为一个,可真正能做主的,其实是他们十八个,只是平时他们都不在金城,驻守在和羌人接壤的那几个县而已。所

    以说金城更多时候,绝大多数的时候,还都是李为说了算。当然,如果十八子都在这儿,或者很多都在,那么他也是比较民主,这个是肯定的。别说其他时候了,就是现在,李报和李深都在允吾,那么很多时候,李为也是要和他们商量一些事儿的,这个是肯定的。至于说

    李报和李深不能说话,那他们和李为确实是没什么交流障碍,毕竟都多少年的弟兄了,这个也真是,他们什么都不用说,看他们表情,李为就知道他们的意思了,就这么简单。你看马超是不明白,可李为明白着呢,确实,这自己有什么不知道的呢,朝夕相处是有效果的。

    所以说金城就是这么一个情况,马超是没多大感觉,可却知道,这实实在在,这地方比以前可是发展了,这个确实是没错。只不过怎么说呢,有的地方,你去了,看到的感觉到的,就是非常明显的,比如说之前去的几个地儿。但是有的地方,其实就像允吾这样儿,就是不怎么明显,马超也都明白,不可能每个地方都一样儿,他还没觉得是那样儿,可以说每个地

    方都发展了,只是程度不同罢了。确实,这点马超还是很清楚的,自己也许是没什么感觉,可那却不代表自己就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知道啊,那可还真没有。所以说马超还是满意的,知道李为他们也是尽力了,是,毕竟他们都不擅长发展,这个是肯定的,可金城的安危

    却是离不开他们十八个啊。所以怎么说,都得是让他们在这儿,这个也是确实没错。其实对马超来说,只要十八子在金城,而羌人投鼠忌器,不敢轻动,那么哪怕郡县没那么大发展,他也认了,毕竟他们都不擅长那些。但是如今来看,他们表现还可以,所以说对此,马超还能不满意吗,他肯定是知足了,毕竟比自己的预想还好,这当然就是最好的情况,肯定是了。

    马超依旧是没忘了给马焕介绍金城允吾这儿的情况,可以说这个还是重点。毕竟金城这儿作为防御羌人的第一线,对己方那是有大作用,确实是有着比较高的地位。羌人一天不被灭,这地方就要重视起来,这个是肯定的。马超那意思,不光是自己如此,如果等以后你马焕接替了自己的位置,羌人还在的话,你也得是这么样儿对待。所以说马超话里话外,都有这么

    一层意思,而郭嘉他们几个自然是都明白,就算是马焕,他也不是没听懂。不过在他的想法中,也许等自己继承自己父亲位置的时候,羌人已经被灭了。确实,这个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就说自己继承自己父亲位置的时候,那必然是天下的一统之后,这个是肯定的了。

    而兖州军和江东军都要被己方给灭了,他们羌人还能比兖州军和江东军加在一起更厉害?显然不可能,他们要有那么大本事的话,也不至于说李为他们一到金城,之后他们就变成缩头乌龟了,这如今在这儿,那可不就是不敢露头儿了吗。这也不是马焕就看不起看不上他们,

    实在是他也知道,羌人这就是怕了,不是怕己方,而是怕李为他们。确实,马焕没能亲眼看到,李为他们和崔安,他们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让羌人怕成那样儿。可说实话,就说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可没怕过己方,所以说羌人就这么一点,都是不能和人家相比的,是吧。确实,哪怕江东军是羌人的话,他们都不至于说怕成那样儿,还怕十八个人,说起来都像笑

    话了,所以马焕觉得挺好笑的。当然他确实是不能理解,他也不是羌人。只有羌人,那才是能真正理解,到底己方为什么那么怕李为他们。所以说没处在那个位置上,确实,对于还是有点儿不能理解的,就像是马焕一样儿。如果他是羌人,哪怕就真不怎么怕,可也是能很

    理解这个的,毕竟当初十八子和崔安他们的事迹,那可都是亲身经历过的。而马焕的话,这却不是他所经历过的,就是这样儿。很多时候,其实就是如此,你没经历过,就很难理解,甚至就是不理解真正有那个经历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感觉,所以说这个其实也算很正常吧。

    所以说如果马超要是知道自己儿子想法的话,他肯定会说马焕几句。当然不是批评他,而是让他知道,只有经历之后,才更有发言权。而显然,不管是马超还是说崔安他们,可都是当年经历过的,但是马焕,他可就不是有那个经历的了,这个确实,是一点儿都不错。所以说马超会认为自己可比自己儿子有更大的发言权,为什么羌人那么怕十八子,那么怕崔安,

    也顺带着怕了点儿自己,这可不是没有原因的啊。确实,如果说马超没经历过当年的事儿,他也许知道自己儿子想法,他也不会多说,可他既然都经历过了,那么他知道马焕想法之后,那就不可能不说什么了,不过他还不知道马焕想法,这个倒是也没错。而马焕呢,他也没准

    备说把自己想法都告诉自己父亲,这个也确实不假。怎么说每个人都有点儿自己的秘密,差不多少吧,就是这样儿了。而经过了自己父亲比较详细的介绍,马焕也确实是知道了不少金城的事儿。当然,他是更明白自己父亲对这儿的重视,而他显然,也是要让自己对此地重视起来,自己都明白。可还是吗话,这羌人都不敢来的地方,真就一定要让自己那么重视不

    成?不过马焕别的不那么理解,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父亲既然都如此对自己说了,那么就绝对不是无的放矢,而且看奉孝先生,乃至于是福达伯父,他们那表情,就不难知道一二,这金城,确实是该自己无比重视的一个地方啊。确实,马焕就算是不懂,可他也知道自己父亲他们几个的想法,其实可以说就只是他一个人不怎么理解,不那么了解这些,其他的三个,

    都是非常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而且他们可不像马焕那样儿,不知道金城到底是有多重要。其实可以说一句话,就说和羌人接壤的几个郡,有羌人住的几个郡,就算是都失守了,没守住,可只要金城还在,允吾城没事儿,那么凉州军就绝对能一步步收复失地,就是这样儿。

    不过郭嘉他们都了解的东西,却不是马焕能明白的。第一,他还不知道己方各郡到底具体都是什么实力,具体都如何,对己方有着什么样儿的意义。第二,就是他不太明白这个军事上的事儿,哪怕他老师是陆逊,可陆逊还没教他更深层次的东西,或者说是更难懂的一些东

    西吧。就说郭嘉、崔安和甘宁,他们自然是都明白,可马焕还是不那么懂,陆逊肯定懂,可他还没教他的学生呢,而马超呢,显然也是不准备和自己儿子说太多,确实,不是什么自己都必须要去说的,要不让他拜师有什么用?有些东西,理当是他老师陆逊,去教给他的,确实,马超如此认为。就说当年,也是自己老师阎忠教他的这军事上的问题,就简单用凉州

    来说,各郡到底都是有什么军事上的意义。刚开始马超没太懂,毕竟他觉得好像都差不多,没什么太大区别。可等他经验多了,都很了解的时候,他就真心知道了,每个地方,确实是都不一样儿,甚至说差距其实都很大啊。所以说马超也没说是让自己老师什么都给他解释清

    出楚了。而如今呢,他更不会说给自己儿子,什么都让他必须知道。就是对陆逊,马超都没说让他把一切都教给马焕,那可真没有,一直以来,马超都很喜欢那话,就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很多时候,还是要靠你自己,这个是肯定的,至于说你的老师,就只是

    说传道授业解惑,就是这样儿。确实,马超老师阎忠,他也不是把什么都要教给自己弟子,说马超必须要知道什么什么,了解什么,怎么怎么样儿的,那可真是没有。所以说马超也是认为,自己老师是个不错的老师,不是说什么都教给你的老师,才是最好的老师。那样儿的话,马超觉得对学生的塑造,还是有不小影响的。反正对他来说,最看重的是个人发展,而

    不是老师把什么都教给你了,那样儿可真就没什么意思了,至少马超如此认为。再说了,也不可能一个人什么都懂,那不可能,所以说也是,其实没必要,这个也是,马超就是这么想的。几个时辰一晃儿就过了,四个多时辰后,马超他们五人就回了太守府,李为他们可就

    在会客厅等着马超几人呢,知道他们回来了,是赶紧到院中迎了下。虽说马超是不让他们在府门口等着他,不过却也没说不让在院中。怎么说太守府门口,那目标太大,可这院中都是自己人,只有他们能看到知道,门一关,外面的人知道什么,尤其还是太守府里的事儿啊。

    马超对李为他们给自己打招呼,他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和郭嘉他们几个去洗簌了下,毕竟马上就晚宴了,刚才李为也说了,这马上宴席就准备好了……会客厅中,马超吩咐摆宴,众人是又开始了一晚的晚宴,无非就是大吃大喝,如此。对马超来说,也确实,都有多少年了,没吃过这金城的特色了,那可真是有年头了。很少有人知道,马超其实很喜欢吃金城这儿的

    几大特色菜的,只有和他最近的人才知道,而李为他们多少是知道点儿,这个倒是也没错。所以说给马超准备了金城这儿的特色菜肴,和昨晚也没太大区别。别看基本都一样儿,可马超还是很满意,说实话,在其他地方,除了凉州之外,那是基本上吃不到金城这儿的特色了。

    当然了,就算是在凉州的其他郡,也是很难吃到的,这个是一点儿没错。而且也不是谁都知道,马超很喜欢金城这儿的几大特色,要知道的话,那一路走来也不是那样儿了。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