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于说舌头没了,那么说实话,其实习惯就好了。说话不用,真要交流,写个字也行。就只是吃饭费点儿劲,不过他们也确实,那是早已习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马超是拉着李为的手,进了允吾城。他这一晃儿也确实,多少年没到这儿来了,确实,真是有年头了。有李为他们在金城,马超是真太放心了。对他来说,十八子在金城,基本上羌人就不敢动了,没

    办法,这就是“人的名,树的影”,这你不服不行啊。李为他们的名声,可以说在羌人地界,那是最响的,毕竟谁都不想不了烧当羌的后尘,所以谁敢得罪李为他们?都知道,那十八个都是疯子,确实,就看他们名儿就不难知道,这对除了他们汉族之外,惹到他们就是个

    死,没什么说的。确实,这点马超就很清楚,所以说让李为他们在金城,他觉得自己这么做,那真是太对了。金城是抵御羌人的第一线,结果看现在情况,羌人哪敢造次?所以说李为他们的做用大了去了,这个马超实在是太清楚了,就十八子的一个名儿,就对羌人有大压

    力,有震慑力。这个真是,一点儿都没错,李为他们十八子的名声,就是现在在羌人那儿,都是最好使的,比马超、崔安还有贾诩他们都好使。别看马超是他们口中的“神威天将军”不假,但那是因为凉州军的实力,谁让马超是老大呢,所以说羌人那么称呼马超。可真要是在羌人那儿,让他们最害怕的,还得是十八子,然后是崔安,之后是贾诩,最后才是马超。

    当然羌人也知道,马超是主公,所以说其他那几个,都得是听他的。其实如果不是这样儿情况的话,马超也未必能排在前五。毕竟说起来羌人也知道马超武艺高超,但是真和前几个比起来,其实他算是仁慈多了。确实,不管是十八子,还是说崔安,乃至于是贾诩,都是有

    “前科”的。可以说他们随便拉出来一个,那都是手上沾满了羌人的血,这个一点儿都不假。唯独就是马超,也许就是因为当主公的原因,以致于他杀的羌人,肯定没十八子和崔安多,这个是肯定的。而他和贾诩也不一样儿,所以说在羌人那儿,哪怕马超是老大不假,可

    他依旧是排在十八子、崔安和贾诩的后边儿。其实这么来看,他们还不怎么了解马超,确实。如果说真了解的话,那么就该把他排在第一的位置上,因为马超这人,你可以说他对自己人,对汉人的话,也许他还能有手软的时候,这个很正常。但是在对付异族上面,可以说他从来都不会手软,就这么简单。所以说他是没十八子、崔安他们杀异族多,但是他们那些

    个,哪个不是在马超的怂恿下去做的呢,还都是。所以说真要了解这些的人,才知道,其实马超就是那个最危险的人物,至少不管是十八子、崔安他们也好,是贾诩也罢,可都是马超属下,这个是一点儿没错。其实如果说没有马超那么纵容的话,十八子倒是还得那样儿,

    不过崔安的话,他多少能收敛点儿吧,至少马超大多数的时候,他说话,崔安还是能听的,这个确实。至于说十八子的话,马超当初是答应了他们,所以说他们如何,马超不会管那么多。不过最后的结果是,马超是谁都没去管,结果十八子,还有崔安这么个杀神,是灭了烧当羌。马超确实,他对异族,没什么感觉,反正也是异族,不是汉人,就算是绝种了,那也

    无所谓了,至少他是如此想法。毕竟马超虽然没总说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样儿的话,但是他也确实如此想法。毕竟异族能和汉人一样儿吗,差远了,这就是马超所认为的。所以说马超对付异族,从来都没手软过,他也知道,这对付他们可不能手软。试问他们对汉人手软过吗,所以……异族一直都是个大问题,马超是从来都不敢小看,毕竟他可是知道以

    后可能要发生的,所以说为了避免历史的重演,马超自然是觉得不要经历那样儿是最好的了,不过自己身上的责任也大了,所以异族可是大患啊,从来都是。毕竟马超可没认为己方实力能灭了人家所有的异族,开什么玩笑,那可真是没可能,所以还得是慢慢来吧。毕竟就

    从如今来看,还是那话,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说这个就是好事儿。当然了,小打小闹的事儿,那还是有的,这个一点儿不错。就说并州有,凉州其实也有,不过就是羌人也不敢大动作,就敦煌那边儿出现的探马,都算是一个小动作了,不过就是很小很小而已,就是这

    样儿。大动作的话,在凉州,羌人可都不敢轻举妄动。想动敦煌,都得派探马刺探很久,还决定不了。毕竟羌人也不傻,这拿不下城池,那么就要陷里了,都得砸手里。可不是吗,要是说能几日就破了城池,那倒是怎么都行,怎么都好,可显然,哪有那么简单?说起来他们一直都是在找机会,就是这样儿。如果说探马在探听情报,这是不假,可他们更大的期望,

    其实就是在等天赐良机,不过就从如今这个情况来看,至少现在是没有。对啊,这就是现实,那好机会哪有那么容易就有的,确实如此啊。所以说羌人也是有些急,对他们来说,虽说不是必须要拿下敦煌,可里面的钱粮,那肯定是他们需要的。要说羌人哪有什么收入?最

    多就是放个羊了,牛了,养点儿战马而已。而他们的战马,也确实是和兖州军还有江东军有交易,马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羌人卖再多战马,其实也没多少,这个确实。毕竟凉州就是马超的地盘,怎么说都能控制,限制,这个是肯定

    的。如果说马超一味去禁止羌人和兖州军还有江东军交易的话,那么最后肯定是要适得其反,毕竟物极必反啊,这个道理马超还是知道的。对他来说,他就算是不怕太多,可怎么也是不想有那么多麻烦,这个是肯定的。马超和李为他们进了太守府,在会客厅中,他和李为几人说上了。当然主要是马超和李为说,其他的李报和李深毕竟不能说话,所以他们也只能

    是听着,插不上话啊。不过他们要是用手语,非要和马超说话的话,他也不是说就一点儿听不懂,那还是懂的,不说全都明白,可大多数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个倒是也一点儿都没错。李为听着自己主公说,他确实是听得出来,自己主公对自己十八个人,这些年的表现,

    可以说还是很满意的。确实,至少李为也是知道,自己这十几个人,那可以说真是尽力了。不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吧,可也确实,那是费了不少力啊,这个可是一点儿不假。而羌人是怕自己这个十八个,所谓就是“疯子”吧,所以本来是第一线的金城,反而还比较太平。小打小闹肯定有,不过也没那么多,这个也是不错,至少听自己主公说,都是满意的。

    马超是特意表扬了李为他们几句,虽说十八子在这儿就三个人,不过马超也知道,李为作为大哥,他就算是代表了其他的十五个,那两个不是在吗,老二李报和老五李深都在座,就是不能说话而已,但是能听着好吧。对马超来说,他们三个就是代表了十八子的十八个人,是一点儿都没有问题。确实,就算就只有李为一个,他也能代表整体的十八个人,这个是一

    点儿没错的,其他人不行,可李为却没问题,这个马超知道。所以说他有什么对十八子的话,就直接和李为说就可以了,别说这儿还有两个呢,就算是真就只有李为一个,马超也知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马超是很清楚,至少在这个上面,李为他们已经算是不分彼此了,

    自己和李为说,其实就等于是对他们十八个人说,都一样儿,这个是一点儿不错。而李为也是,他都知道自己主公那意思。其实如果是自己的话,自己如果是自己主公,那么此时也得是这样儿。十八个人不可能每个人他都去见了,也不好说一下就都全了,所以这话对自己

    一人说,其实也算是对所有人说了,没太大区别。马超没说多久,天就黑了,李为是早已吩咐了下人准备晚宴。毕竟自己主公几人可就在会客厅,所以说天还没黑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让下人去准备了,如此。没一会儿,晚宴就准别好了,马超吩咐摆宴,下人便陆续端上来了吃食。李为自然是了解马超他们的,哪怕是马焕还有甘宁,十八子得到的情报,自然是知

    道他们的喜好,这个是一点儿没错。而马超对于李为他们清楚自己儿子和甘宁喜欢吃什么,他是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马超觉得,这李为他们知道这个,那才是正常,不知道的话,那才不怎么正常了。确实,这金城这儿的情报,在整个凉州,那都是没说的,马超确实是很清

    楚。尤其说是对自己儿子,那是凉州军少主,甘宁也是己方的大将,所以说他们的一些信息,不是所有的李为他们都能知道,可基本上大多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个确实。至少说他们喜欢是什么饭菜,这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东西,李为他们自然是很清楚了,这个还真是。

    所以说确实,马超所想也是没错,就这信息,十八子他们知道,那就是太正常不过了。要说他们真不知道的话,那就该说这金城的情报系统,肯定是不行了。是啊,连自己人的情报都没这么详细,那么就更别说是敌军,是异族的了,是吧。不过还好,至少马超就很清楚,这该李为他们知道的,他们肯定是都了解过了,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自己都不用去多言,

    这不都明摆着的了。其实就光说马超的话,他其实没有说把自己目光都放在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上面。这每到一个地方,说起来各地的太守都是用最好的招待自己五人,都是自己几个喜欢吃什么,他们就吩咐下人去做。说实话,马超已经不关注自己最喜欢吃的了,毕竟这总

    是吃总是吃,就算是再爱吃的东西,也有一定的熟悉了,太熟儿了,就真是没意思。虽说还不至于说让几人吃吐了,可也确实,并非就都是好事儿了。所以说马超关注的可不是自己喜欢吃的,而是金城这儿的特产,就是这样儿。对他来说,自己喜欢吃的,可以说什么时候,

    在什么地方,其实都能吃。可当地的特色特产,这个确实,并非就是你想吃就一定能吃到的,确实如此啊。所以说,其实马超更关注的是金城的特产特色,而不是他所喜欢的菜色。显然,李为他们也是看出来了,不过他们却不会多说什么,因为那都没什么大用。而且真正聪明的人,是少说多做,那样儿才能说是让自己主公能看重看好,而不是说一堆,然后几乎

    什么都没去做,那样儿只能说是让上位者厌烦,不就是如此吗。但是还好,就是马超看李为他们,还真不至于说是厌烦,确实,那是很看重,这个是一点儿没错。毕竟他也很清楚,这金城可是少不了人家十八子在这儿坐镇。可不是吗,就因为有了他们,这抵御羌人的第一

    线,已经不是那么名副其实了,当然,其实这个是马超他们想要看到的。如果说真就名副其实的话,那么己方又该投入到紧张的战事中去了,那不是马超想要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