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说其人那个眼界,可绝对不是马焕所能比的。确实,想当年马超怎么认识的陆逊,还不是他跑荆州的时候,双方遇到了。马超是因为战事,而陆逊他就纯粹是路过了。所以说这里其实也是有缘分,当然了,也不排除确实里面多少是有点儿陆逊刻意的成分,这个是很正常的,要不然也不是那样儿了。陆逊和马超都是比较主动,所以最后是一拍即合,就是这样

    儿。马超不会因为他年轻就不去用他,而陆逊也不会因为家是江东的,就去投靠江东军,那还真没有。其实仔细一想,应该说陆逊怎么都是有他自己想法的一个,所以他知道江东军没有大势,他不是周瑜,也不是鲁肃,更不是庞统,所以他为什么去投靠江东?难道就因为

    他是江东人?那可真是没有,反正他们陆家更多的人还都是在江东效力,可就因为这样儿,陆逊才觉得自己就不用了,自己在凉州军这儿,那是正好。本来大家族都是这样儿,没几个就只是一棵树上吊死的,是有,可太少了,也就像糜家那样儿,没办法了,才一棵树吊死了。

    所以说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其实才是大家族大世家,他们总去做的事儿。真就那么在一棵树上吊死的,真是,极其少数而已,不会是主流。毕竟谁也不能确定,这最后夺天下的,到底是哪一方。就说如今吧,凉州军和兖州军的几率最大,可你能说江东军就没有机会了吗?谁都不能十成十去肯定,所以一样儿是有那么多人支持江东,这个很正常。但是明眼

    人还是看得出来,只有凉州军和兖州军,他们有一方才能得天下。如果真要是算一下三分的几率都有多大,有人还特意算过,那就是凉州军差不多有五成的几率夺天下,而兖州军有三成半,最后那一成半是江东的。所以说这个才是公认的,至于说准不准,那只是说是见仁

    见智了,就是这样儿。确实,凉州军为什么有五成,就因为兖州军加上江东军,他们双方加起来都未必能占到凉州军他们多少便宜,所以说凉州军可不就得有五成吗。其实一想,这个是有道理,如果像那样儿计算的话,凉州军甚至要超过了五成,确实,兖州军和江东军联

    合还干不过凉州军,那么凉州军可不就超过五成了。所以说这五成,其实就看如今这个情况来论定的话,那么只能说是往少说了。当然了,兖州军和江东军一起对付过凉州军,前两个那是没出全力,当然人家凉州军其实也是没出全力。所以说这里面到底是多少,这个谁都不能肯定,也只能说是一个大概,差不多就是这样儿了。所以真说起来,这五成,其实不会

    是多了,至于说是少了多少,这个谁也不能确定。但是有一点,是公认的,那就是凉州军一统天下的几率最大,这个不管是有多少,都是最大,这个是公认的,确实如此啊。所以说这个才是根本,凉州军是公认实力最强,这个是没错,所以说……马超给自己儿子和甘宁讲

    富平城的情况,主要是给自己儿子讲,甘宁是顺带带着的。当然了,马超其实也知道,他是听不进去,自己都知道。不过怎么说呢,对甘宁来说,五句话能听进去一句,马超觉得就算是可以了,其他的,他确实是不指望。可自己儿子,那必须要把自己所说的,不说都记住,可大致要都了解,这个才是必须的必要的,就是这样儿。而马焕也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所

    以他可没像甘宁那样儿,左耳朵听右耳朵冒出去了,五句能听进去一句,还不一定能记住,确实,所以说甘宁和马焕,那还是不能比的。马超和他说,就只是顺带着的,他也知道,自己主公主要是对自己少主说呢,基本上没自己什么事儿。所以甘宁也不是什么不知道,到后

    来他也是干脆就不听了,当然了,马超也是不给他说了,就只是给自己儿子一个人说。确实,

    这人一多,马超也是照顾不到,哪怕甘宁其实也听不进去几句。但是毕竟是多了一个,所以这个是肯定不如一个人效果的,这个必然啊。说实话,马焕就知道,这自己跟着自己父亲出来,那就是来对了。当然,他也很清楚自己父亲的用意,这个是没错。但是这么说吧,和

    陆逊学这个东西,他也不是没说过富平,但是陆逊他再怎么了解,可也是不如马超,这个是肯定的,所以说两人所说的,前者是没有后者那么详细,这个也确实是一点儿没错。所以说马焕从自己父亲这儿,是知道了不少他以前不知道的,当然有的就是陆逊,他也不知道。

    其实也不光就只有马超一个人说,甘宁也是第一次来,所以他没什么说的,最多就问自己主公一下,如此而已。崔安的话,他找有什么好吃的,根本也不可能说什么,关键是他能知道什么,这个很重要。所以最后也只有郭嘉老哥儿一个了,他虽说对富平城的了解,那确实是没有自己主公了解得多,但是怎么说呢,至少比崔安比甘宁强多了,这个是一定的,所

    以……马焕听了自己父亲和奉孝先生所讲之后,他确实是知道了不少。他也知道,这就是出来的好处了。可以说这自己如果是在长安的话,哪怕自己父亲和郭嘉和自己说这么多,甚至是更多,可自己不会说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可在本地这儿,说着这个地方的情况,结合一

    些东西,自己也不得不说,其实自己是很感兴趣,确实如此啊。所以说马超也知道,这不给自己儿子领出去和他讲这个,就光靠在长安说的话,最后也只能是事倍功半的结果,就是那样儿。可如今,自己和郭嘉都很清楚,就是自己儿子,他也知道,这就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就是如此。几人是转了五个时辰还多点儿,天黑的时候,他们就都回太守府了。果然,魏平也在太守府门口等着他们呢。还好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要不然的话,让老百姓看着,这个太守一直在这儿站着,那确实是不太好啊。马超也是想了,看来自己是有必要和各地太守说一下了,别让他们在太守府门口等着自己,这目标太大,对,就是如此,目标太大了,不

    好。想到就去做,在马超他们和魏平进了太守府,刚到了院中,马超就把自己的意思和魏平说了,后者是连忙点头应诺。对他来说,也是知道这么做是有不妥的地方,不过魏平却也知道,之前哪个地方的太守,哪怕就是州牧,都是这么做的。所以说到了自己这儿,还能说

    不一样儿了?自己这儿多什么啊,不过如今自己主公既然都如此说了,那么也是,自己确实,只能是听着,也是一定要实施,必须听自己主公,那么做了。显然,自己主公是对这个有了意见,之前是没和别人说,不过到了自己这儿,却是说了,这个自己也是都清楚明白知道……马超看魏平表态了,他就知道,对方是听进去了,自己也是没什么可多说的了,确实,

    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洗簌完,五人去了会客厅,马超已经知道晚宴刚好,正是时候,所以也是连忙吩咐摆宴,晚宴开始了。没办法,这马超他们虽说也在富平是吃了点儿东西不假,可真要说起来,那点儿东西,差远了,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也真是,这要想饱,那还得是吃饭菜,大街上吃的那点儿东西,确实是毛儿都不顶,就是这样儿。不过至少吃了那

    点儿小吃什么的,饿不到就是了,这个是肯定的。晚宴完,马超没和魏平多说,就和郭嘉他们回自己房间了。这今日逛了五个多时辰,确实,这可真是挺累了,一点儿都不假。而显然,对自己主公几人的想法,魏平不傻,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他自然是不会去多说什么。反

    而觉得,自己主公早去休息了,未必就不好。毕竟这个时候,在会客厅说话,还是说回屋休息,对自己都没什么影响。自己主公在这儿,自己还是有那么点儿压力在,所以说他这个时候没在这儿,其实也算是好事儿吧,就是这样儿。当然了,魏平知道,今晚自己主公没多

    说,那么明晚,这自然就是不能放过了。魏平是巴不得自己主公在自己这儿能多住几日,不过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也就是三日吧,自己主公就该离开了,所以这也真是,多了的话,那都不用想。一夜过去后,马超五人是继续在富平这儿转,不过已经是从城内转移到城外去了,对他们来说,昨日已经是了解足够城内情况了,今日就是在城外,看看周边村镇的情况

    如何。北地这儿肯定是比不上陇县那边儿,这个都不用多说。但是也不是之前并州上郡那请地方所能比的,哪怕都是富平周边了,可却也没说那么穷,比上郡强,这就是马超他们此时此刻的想法。对他们来说,这上郡应该算是他们所走的地方里,最穷的了,确实,没有之

    一,就是目前来看最穷的,所以说北地这儿肯定是比上郡要强。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治理,马超他们都看到了,上郡比之前可好多了,但是好是好,却依旧是穷地方啊,这可真是,没改变这个实质。当然了,是比在冀州军统治下那强不少,这个倒也是一点儿都没错,确实。

    这一次马超他们几个倒是没像昨日那样儿,天黑了才回去。毕竟要真是太晚,那城门都可能关了。虽说有魏平在,城门未必就能关上,甚至关上再打开也是他一句话的事儿,可确实,马超真心是不希望自己太特殊,那样儿的话,还是给地方找麻烦啊,那不是他要去做的事儿就对了。而马超也是用自己的言行来教导马焕,什么样儿的人,才能说是一个合格的主公。

    确实,马超从来不会说,也没认为,更不会标榜自己是个什么好人,可在当主公这个事儿上,自己确实,自认为做得还算是可以。确实,就算是他手下,基本上也都是如此想法,马超这个主公当的,那自然是合格的,这个不用多说。而身教胜于言传,马超这带着自己儿子

    出来这么一次,其实他也确实,是用自己的行动,来告诉自己儿子,这自己可真是,都是如何做的。马超没说让马焕就和自己一样儿,那他可真是没指望那样儿,但是也得都差不多吧,这个就是他的想法。确实,要说一代不如一代的话,那么马超没准都死不瞑目。但是就

    从如今来看,自己儿子这儿还不至于。自己没说要他什么都超过自己,那也根本不可能。所以在有的方面,他是能超过,而有的地方上,他是拍马不及,而在有的方面上,他和自己差不多,那样儿也就是挺好了,确实如此啊。多了的要求,自己可真是没有,没有什么奢求。马超很清楚,这打江山不容易,守江山,那就是更难。而更难的,是交给了马焕,和自己是

    没什么大关系了。可这最后是自己选择的,也不能就说自己不负责什么的。至少自己在传下大位之前,肯定会把很多东西都安排好就是了。而那个时候的马焕,自己儿子绝对是一个合格的继承者,马超当然是相信这个了。如果说他不合格,自己也不能把位置说就那么轻易

    交给他。只有他什么时候,自己认为是真正合格了,什么时候为止吧,就是这样儿。马超不觉得自己是个好父亲,未必是个合格的父亲,可却绝对是个合格的主公了,就是如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