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我军大获全胜啊!!”

    把叛贼彻底打败后,李儒高兴地对董卓说道,虽然是顶级谋士,但是看到因为自己的计策而汉军取得了胜利,李儒他也是非常高兴的,感觉自己的脸上感觉也有光。李儒是顶级谋士不错,但可不是圣人,该有的情绪什么的也还是有的,这个是人之常情了。

    不过董卓却缓缓地摇了摇头,“可惜不知能否追到贼首韩文约啊!”

    李儒听后倒是没先表态,其实他也知道自己主公担心这个,这不自己正好是利用士卒打扫战场的时机来和自己主公说几句嘛。

    “主公,如果儒所料不错的话,韩文约,只怕他是已经命不久矣了!”

    董卓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这,文优,何以见得啊?”

    他心说了,可也没听说韩遂有什么疾病啊,再说病重的不是他的谋士成公英吗?怎么韩遂命不久矣?文优如此说,难道……

    李儒则是一笑,“主公不要忘了,此时的凉州牧是何许人也?”

    董卓闻言是恍然大悟,凉州牧!对了,马超马孟起啊。那和韩遂可是有着杀父之仇的人,可马孟起到如今都已经忍了好几年了,莫非如今就要蹦出来了?看来还真不是没可能啊。

    “果真如此?”

    董卓看样而像是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但其实在他心里已经认定李儒的话了,不过就是想让李儒再好好解释一下而已。

    “不错,儒对此则有九成把握!想来我军一方之事,他马孟起不会不知,所以韩遂只要一回凉州,那么必然就是他的死期!虽说在整个凉州马孟起还未能达到一手遮天的地步,但是他终究还是朝廷所任命的凉州牧啊!!”

    听李儒这么一说,董卓一想也是。这已经是韩遂第二次逃回凉州了,如果说第一次可能是因为马超他刚刚当上凉州刺史,还立足未稳,不敢轻举妄动去动韩遂的话。那么如今已经多年过去了,他马超身为大汉的凉州牧,面对自己的杀父仇人逃回自己所辖的区域,如果还报不了父仇的话,那么让天下人怎么看他。

    大汉是以仁孝治天下,而一个官员是否孝顺,也是朝廷的一项考核内容。而一个不孝顺的官员,是不可能在朝为官的,就算也许一时能蒙混过去,那么到最后也会被撤换掉的。

    “听君一席话,茅塞顿开啊!文优所言甚是,我亦是如此认为!让人回来吧,不用再去追穷寇了,也算是给马孟起个面子吧!”

    “诺!”

    李儒虽然是嘴上如此说着,可他心中清楚得很。心中暗笑,什么给马孟起面子,不过就是自己主公找个台阶下而已,如果说真要等到己方的人把韩遂追到了的话,那么等待自己人的很可能就是韩遂的尸体罢了。那么到时候可就不好办了,所以自己主公为了面子也算是找个台阶,顺坡下驴了。但李儒却什么也不能说,更不能表现出什么异常来,是明明知道如此,但是却还要装作不知,这个当谋士的,其实这行也不好干啊。

    其实李儒还算是比较清楚的,马超那边一直是迟迟没有动作,那么就一定说明他是有着他自己的打算的。虽然他不知道马超具体的打算,但是人嘛,无非就是利益二字而已,谁也脱离不了这个。

    果然,韩遂刚带着残兵败将进了凉州后,就遇到了马超的拦截。

    “韩文约,认识我否?”

    马超在韩遂面前横枪立马,大喝道。

    韩遂看到是马超后,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居然把这茬给忘了。凉州可是马孟起的地盘啊,自己这,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你是马孟起!!”

    马超倒是有点儿意外,心说行啊,韩遂连自己都认得,不错,不错啊。他可不知道韩遂不单单是认得他,而且还见过他呢。这事儿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年了,但是马超还是被韩遂一下就给认出来了。

    “不错,韩文约,‘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日我看你还是乖乖下马受缚吧!!”

    韩遂他其实是早看出来了,马超至少这次是带了三千人来堵截自己,而且看样儿还都是精锐。可就凭自己这几百残兵,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啊,想要逃出生天是别想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能逃走,可凉州哪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马超做凉州牧都好几年了,他想要灭了已经没什么势力的自己可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那往回跑更不可能了,如今是前面有马孟起,后面有董仲颖啊。再说韩遂知道,马超不可能就派了这么点儿人来堵截自己,绝对还有人埋伏在别的司隶通往凉州的必经之路上,而自己是别想逃了。

    韩遂知道今日自己是在劫难逃了,他一咬牙,对马超说道:“马孟起,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为父报仇,找我韩文约没有错!但这与我一干属下无关,还希望你能放过他们!”

    韩遂这话说得倒是真心话,他知道今日之事是不能善了了,但是能保住几个自己属下也行啊。要说这时候还跟着自己的属下,那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的人了,可如今这没说给人富贵前途吧,最后倒是让人家跟着自己一起丧命了,这个也实在是自己的无能啊,而捡条命总比让人都给咔嚓了强吧。

    马超闻言是仰天大笑,他心说,不可能,更何况这里还有阎行那厮,自己怎么可能放过罪魁祸首呢。

    “韩文约,此时如果咱们互换个位置,你说你今日能放过我的一干属下否?”

    韩遂听后苦笑,摇了摇头,“好了,我都明白了!”

    “再者说来,你韩文约如今还有何与我谈条件的资格,如今的你还有吗?”

    马超摇了摇头,他是一点儿都不给韩遂面子,直接就出言讽刺道。

    韩遂知道今日无论如何都是过不去这一关了,只是淡淡地说道:“马孟起,希望你能给我个痛快!”

    “韩文约你就放心吧,如今一时半会我还不会杀你们的,不过到时候可就由不得你了!上去把人都给我绑了!!”

    “诺!”士卒齐声应诺。

    随着马超的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凉州军是一拥而上,把韩遂和他的一干属下都给绑了,至于那些残兵,倒是没绑,不过却都给俘虏了。但是像阎行、张横等人还想反抗,结果马超旁边的崔安可不是吃素的,三两下就把敢反抗的人都给挑翻在马下,让士卒们都给绑了。

    这人家董卓和李儒辛辛苦苦用计打败了韩遂,结果马超倒好,直接就捡现成的,是不费一兵一卒就把韩遂他们都给俘虏了。

    要说马超他们为什么会在此地,其实这个还得从头说起。当时马超让魏平到凉州来,结果没几日魏平和二狗两人就到了陇县。而马超给魏平他们两人的任务就是去司隶监视韩遂和汉军的动向。尤其是汉军有什么异常举动,一定要尽快报知给自己知晓。

    至于为什么此事在马超那儿是非魏平不行,这个很简单,就因为魏平可是马超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厉害的探马斥候了,没有之一。而魏平在这方面的造诣之深,可不是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那么此事由他去做,可以说马超对此是特别放心。因为只要在一定的范围内,他是绝对不会被韩遂和董卓他们所发现的。

    而魏平和二狗两人到了汉军和叛贼对峙的战场后,两人就没日没夜地开始监视起两军的动向来了,可是两军是一直也没什么动静。直到有一日,汉军樊稠和张济被派到河里去捉鱼捕虾了,他们确实是干了这事儿了。不过魏平却觉得此时透着怪异,绝对没有看着这么简单。果然,等到他夜晚偷偷地靠近河的上游后,终于发现了,樊稠张济哪是捉鱼捕虾啊,而是在上游蓄水,不用说了,自然就是要水淹叛贼的。

    发现了这个后,魏平赶紧让二狗赶回陇县,通知自己主公此事,而他自己则留下继续监视两军动向。二狗知道了此事后,也是不敢怠慢,于是他连夜赶回了陇县。好在陇县距离此地确实也很近,一日多一点儿的时间就到了,要不还真就不太好办了。

    二狗回到了陇县,把魏平发现的事儿告知了马超后,马超心下高兴,知道此时已经是时机成熟了。他赶紧组织了人马,准备埋伏在司隶通往凉州的必经之路上,到时来个守株待兔。

    这个派兵,虽然马超贵为凉州牧,但是他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凉州军都带走,一个是人越多行军的速度就越慢,再说了韩遂败了之后绝对也剩不下多少士卒了,所以人多了也没大用。这不最后马超只点了六千精锐去参战,而这六千人还兵分两路,第一路由自己带领三千人,加上崔安是一路,而陈到再加上武安国则是另一路。最后还有个第三路,那就是庞德带着五千私兵为第三路。至于庞德,那是马超之前就早给他从陇西叫过来的。一听说要给老主公马腾报仇,庞德和五千私兵可以说是个个都摩拳擦掌,就等着活捉韩遂,然后把他给剐了。

    其实这些年庞德对马超迟迟不去报仇之事也不是没提过,不过马超仔细给他解释了之后,他就明白了,所以对此他也没多说。这不一听说能报仇了,他之前早就从陇西马不停地就赶来了。

    结果韩遂果然是走了马超这条路,而马超正是守株待着兔了,这就是此事的前因后果,这不到了最后,马超是兵不血刃地一下就把韩遂他们给活擒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