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可是有了时间的考验,不是吗?马超私底下称为这个是黄金组合,确实,这就像自己之前所想那样儿,自己这五人组,可以说天下哪儿都去得。别说是己方的地盘了,就是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地方,也不是不能去,这点马超是知道的,不过就是要小心谨慎才行,这个很重要。但是他也明白,这样儿的事儿,郭嘉肯定拦着,他不会让自己去。自己和自己儿子不用

    说了,自己说去哪儿,他都没意见,只会乖乖跟着。而崔安和甘宁,两个大将,对这样儿比较有挑战的事儿,他们确实,不会退缩一点儿,尤其是崔安,他可巴不得去别人那儿呢。也就只有郭嘉,他肯定不让自己去,马超清清楚楚。所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个道

    理马超当然不会不明白,所以说没有必要的话,他肯定不会那么做。而且他知道,自己要去的话,郭嘉肯定得想办法不让自己去,所以自己也不想那么太麻烦,“听人劝,吃饱饭”,这自己也并非就真是那种一点儿都听不进良言的主公,是吧,所以说自己基本上是不会去了。

    所以别说如今这里面有个郭嘉,就算是他真没在这儿,马超也不会去。至少有他儿子在,他不会让他儿子和自己一样儿涉险的,就这么简单。不是马超小看他,就他那经验和自己一比,那差远了。自己和崔安还有甘宁,就算是在重重包围下,也有办法冲出来,但是马焕不行,他连那武艺都没有,所以……别看马超从来都是个严父,但要说真把自己儿子放在一个

    险境,他还是做不出来的。尤其是马焕的本事不到家,所以说马超不会那么去做。如果就只有自己和崔安甘宁三人,那么没准他会找机会,可有马焕,又有郭嘉,所以就别说了,根本就行不通啊,不是吗?不过不管怎么说,马超曾经是有了这么个想法,不过就是胎死腹中,

    确实是让他给否决了,没一点儿商量的余地。本来也是,这自己涉险就算了,自己儿子的话,他还不行啊,所以马超不能那么去做。对他来说,这如今让自己儿子跟着自己走,就算是增加经验,和手下人多接触多熟悉,其实就比什么都强,以后这里大多数,还是要靠着他

    们的。所以说这个才是马超的最终目的,而不是说要去涉险,那可真没有。对于去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地盘,对自己儿子有什么用,马超也没觉得就有大用,根本就没有自己带自己儿子在己方这儿转来得更实际,而且关键是安全啊,所以他是早就熄了带着马焕去兖州军和江东军地盘的心思,早没了。所以说如今马超一直都是如此想法,之前也不是说就没想过其他

    的,但是马上他就给否了,就这么简单。马超五人在陇县就转了一个多时辰,天就黑了,毕竟他们是下午才从阎府出来的,所以说这其实也没多久。天黑了,五人自然是回了阎府,毕竟马超都答应了自己老师,要住下来,那么少说也得是三五日,那都少了。到时候自己老

    师可未必就真能放自己几人离开。不过马超也是有说辞,对他来说,最多也就是十日吧,差不多就是这样儿了,多了的话,在陇县还是耽搁时日,这个不是马超想要的。毕竟对这儿都是那么熟了,这在陇县再怎么转,还能给自己几人有什么特别不同的地方吗?所以说马超给自己几个定下的,在这儿是十日左右,最多也就是多几天,他肯定是要尽量如此,要达不

    成的话,那可就没有办法了。不过马超也是想了,就算是自己老师想要留自己很多时日,那也不会太多,毕竟自己老师都知道,自己还得去其他地方,他可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所以说马超还是有点儿信心的,知道自己老师也不会说就那么一直留下自己,说实话,还真是不至于那样儿。他也知道,自己还得去别的地方,所以这肯定不能在陇县太久,这个是肯

    定的。马超他们回了阎府,阎忠毕竟是马超的老师,那身份在那儿摆着呢,所以他不可能和马超手下一样儿,在府门口等他,那可真是开大玩笑了。真那么做,马超不得赶紧认错,肯定是出事儿了,让自己老师不满意了啊。不过对于马超他们几个回来,阎忠还是很高兴的,

    也是知道,这天黑了,他们自然是都该回家了,这不很正常。赶紧让下人准备晚宴,没一会儿,宴席就摆上了。阎忠作为马超老师,他是不可能缺钱的,那也真是玩笑了,没那事儿。不过对他来说,都这么个年纪了,对那些身外之物,确实是早都没什么要求了,这个也确实

    没错。毕竟身为马超的老师,阎忠还可能缺钱吗,那缺钱了一定是笑话。就说马超不能让那种情况发生,就算是没他说话,手下的人,也绝对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不是吗。而且最关键的是阎忠对财物这些,他基本上也没什么要求了,所以说根本就不是个什么事儿。或者说他一直都没什么要求,毕竟其人可是个天下名士,就冲这么个名头,也没几个说连饭都

    吃不上的,有几个那样儿的天下名士啊?反正阎忠肯定没那样儿,马超也不能让自己老师那样儿啊,而且他就算不在凉州了,可手下有那么多人呢,张飞不是在凉州吗,所以都不用马超多说什么,阎忠这儿是什么都不缺,而且他确确实实,没什么要求,这个也是不错。所

    以这事儿都不用马超去过问,手下必然是处理非常好。而且还是那话,阎忠都没什么要求,所以对于凉州这儿,他们做的也没多少,只要让阎忠不缺吃喝用度,就一切都没问题了。而整个阎府也没多少人,就十几个,所以说真就没什么开销。真算起来,还没马超那将军府的

    开销大呢,确实。所以说他老师这儿,还真是不用他操心什么,这点儿事儿都办不好的话,那张飞也真是,没什么本事没什么眼力价啊,所以那个还是没可能的。晚宴做好后,阎忠吩咐下人摆宴,毕竟他不是马超手下,还是他老师,所以在这儿,肯定都是阎忠说了算,没马超什么事儿,其实他也是乐得如此,总和自己手下一起,也没什么意思,这是马超自己觉得

    如此。毕竟自己手下那些,哪怕和自己关系再近,马超也是能感觉出来,还是有那么点儿距离。其实就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自己家人,除了母亲、妹妹还有妻子之外,其他的,和自己都或多或少是有距离的,马超心里很清楚。他终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是那么特别在

    意这个身份地位的差距,但是他不在意,可却不代表别人不在意,所以……也就是阎忠是马超老师,而且他都那么大年纪了,这地位上的差距,阎忠根本就没怎么重视过,所以在马超看来,自己老师还是当初的那个老师。确实,阎忠看马超也是,别看他如今是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牧、槐里侯,可在他眼里,马超确实还是当初那个拜师学艺的小孩儿,没什么太

    大区别。所以说马超如果他真是没什么事儿的话,他确实是希望自己能在自己老师这儿多住几日,可实际情况却不允许那样儿啊。所以说还是那话,马超是有自己的打算,真是不能在这儿太久,这个是肯定的。如果说马上自己五人就回长安了,那么就算是在陇县多些时日,那都无所谓了,可如今这情况,也就是才走了近一半的路,所以说这个时候,也真是不好耽

    搁太久,这点马超他们都很清楚。在宴席上的人,可不光是阎忠,就是刘璋和刘辩,他们也都在座,陪着马超他们一起,确实是不容易。马超也知道,这是给自己和老师面子,要不然两人未必能在这儿。毕竟以他们的身份来说,能让他们陪着吃饭的,天底下也是屈指可数

    啊。确实,在陇县这儿,除了马超,也就是阎忠,他们能一起陪着,哪怕是张飞,那也不好使。毕竟两人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一个是曾经的益州牧,当过主公的人,哪怕刘璋现在就只是个富家翁,可一样儿是不能小觑了。另一个更是曾经当过皇帝的人,所以都不用

    多说了。对马超能来陇县,两人也是挺高兴,刘璋虽说不是当初当主公的人了,可他觉得还是如今的生活更适合自己,哪怕如今肯定没有当初更享受。不过说实话,能在凉州军这儿保住小命,其实就比什么都好了。至于说刘辩,他自然是觉得如今的生活最好,而不是当皇帝,这个是肯定的。就看自己兄弟刘协就知道了,名义上的皇帝,可说实话,他那傀儡皇帝,

    有还不如没有,当还不如不当。所以说刘辩他这辈子都当不上一个合格的皇帝,就看他那想法。至少刘协就不是那么个想法,是,他也知道,其实自己就是个傀儡不假,可自己不当这个皇帝,那就更对不起列祖列宗了。因为当的话,还有翻身的那一日,这还是有机会的,

    可要是自己真不做了,那么就永远没有翻身之日了,就这么简单。所以说刘辩没这个想法,他就觉得当那样儿的皇帝还不如不当,可刘协却比他想得更多。不过他还是没仔细想想,自己到底是不是曹操的对手,真心不是。而曹操活着的话,他也能活着,可曹操要没了,他没

    准也得死。所以说刘协也不傻,知道什么时候对付曹操最好,什么时候自己该出手,可结果和他所想的还是不一样儿,因为哪次都没成功。其他的他也都知道,这自己实力就真是不如他曹孟德了?不是刘协不想相信,实在是大汉国祚近四百年,就算是到了今日,依旧是有忠臣良将,只是可惜啊,和曹操手下一比,这差距……和兖州军的实力对比,那么和凉州军

    呢,说实话,刘协真是不想想那么多。至于说江东军,他和那俩一比,刘协基本上就忽略了,哪怕说起来他那实力还不如江东军呢。好歹人家是三分天下了,可你刘协还只是傀儡而已,就是这样儿。所以刘辩在这个方面,他还是不能和刘协相比,可以说刘协一直都为了自、

    己和大汉,在和曹操/他们斗着,哪怕他从来都没赢过。但是刘辩的话,从当初他当皇帝那天开始,他就不怎么愿意,不过如今他的愿望终于是实现了,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觉得自己生活真是挺好,自己也是早都娶妻生子,真心是挺不错的。所以说刘辩这辈子是非常感

    马超的,他不傻,知道没马超帮自己的话,这自己早都不知道死多少年了,真的。而自己却帮不了凉州军太多,这个倒是也没错。但是对马超来说,其实刘辩活着就足够了,其他的,那可真都不重要了。毕竟马超对刘辩和刘协,那分明就是两种不同的态度,当然了,他也承认,刘辩确实,他不适合当皇帝。别说是天下大乱的时候,就不是,天下太平的时候,他

    刘辩当皇帝,最后也得让人给废掉。但是刘协却不一样儿,如果是天下太平的时候,刘协未必就当不了一个合格的皇帝。也许他不是一个好皇帝,可却绝对是一个合格的皇帝,就是这样儿。所以就连马超也知道,刘辩是真不适合当皇帝,那么远离那个圈子,其实就是他最

    好的结果,所以马超是给他救了,给他带凉州这儿来了。对他来说,不在那儿了,其实就比什么都好,当皇帝的事儿,有他兄弟刘协,那不是挺好。18689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